【天下無聊】殺手行不行2-24-

達人殿堂

 
    

-24-      「原來妳就是『左輪』……」教授坐在研究室裡休息,右手拿著咖啡,左手本能的搓揉胸口,這是每個被乳殺受害者一定會做的動作。時間長短不定,要看當時的情況。就我自己的經驗來說,好一點揉個十分鐘就OK,慘一點隔兩天還在酸痛。      「左輪,嗯,頗有名氣的新人。『流亡詐欺師』是妳殺的吧?那狡詐的狐狸雖然稱不上什麼高手,但手段陰險……不簡單,入行多久了?別客氣,請坐。」      「謝謝。」小君點點頭,禮貌的坐在教授對面。   「三年七個月。」她回答。      「隔壁這手賤的渾小子呢?」教授喝了口咖啡,顧著和小君說話。是不會直接問我喔?好歹我也是你的學生啊……直接忽視我的存在讓人很受傷耶,再怎麼說我也是七年級後段班的稚嫩小草莓,請小心呵護我好嗎?      「他半年前才進入殺手這一行,很多事還不懂。」小君又低下頭,禮貌的鞠躬,她順勢捏捏我的大腿,要我跟她一起道歉:「剛剛的事還請七海教授多多包涵……」      「不好意思,王教授。」我有點不爽,不知道小君在客氣啥。她感覺像老媽一樣,爲了做錯事情的小孩跟對方低聲下氣。      「雖然手段卑劣無恥,但這小子的反應還不錯……應該說是對死亡的感知本能。嗯,殺過幾個人了?李政司?」教授終於轉過頭來跟我說話。      沒錯!   就是這副囂張的嘴臉。      王教授死禿頭最喜歡在考試後悠哉悠哉的問那些打混摸魚學生的分數:「嗯,你這次考幾分啊,愛睡覺的李同學?」這勾起我不太愉快的回憶,大一上的期中考我就是交白卷考零分啦!      學生好壞取決成績高低。   同理,殺手優劣取決殺人多寡。      「本來可以殺兩個,不過……」我說的兩個是指何先生和噁心炸彈客。雖然炸彈客現在大概已經死了,但嚴格來說並不是我殺的。「發生一點意外,所以……」      好像在說我本來可以考一百分的廢話。   而事實上,我和大雄一樣老是拿鴨蛋。   唔,我腦中突然閃過一個很奇妙的人物對照圖。      如果我是大雄。   那小君就是多啦A夢(她可以拿出一些很奇怪的殺手道具)。   小黃是胖虎(老愛用乳殺欺負我)。   紙巾是小夫(喜歡抓我的小把柄然後冷眼旁觀)。   小蔓是靜香(應該不用解釋吧?)。      阿咧?大雄竟然在和多拉A夢搞曖昧?   呃,大概是我想太多了。      「不用解釋,反正你就是沒殺過人。」教授說。半年前,他也對我說過類似的話:「不用解釋,反正你就是考零分。」唉,我不想被當成大雄啊。      「半年了還沒殺過人?」教授又冷言冷語的嘲諷,很明顯看出來他還在對剛剛的乳殺懷恨在心:「真搞不懂會長怎麼接受你這種人呢?既不聰明也不認真,做什麼事情都是半調子,只會搞一些卑劣的小手段,太差了,太差了,注定撿角一輩子。」      「我從前有個好友。他兒子跟你差不多大,聽說最近也成為殺手,別的不說,名號『德國打老虎』就夠響亮了。新聞不是有報一件便利商店和大坑圓環的車禍?」      我和小君無言的點頭。   當事人好像就是我們。      「那其實是一位喪心病狂連續殺人犯。底細不太清楚,但確實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危險份子……最後,他依然不敵德國打老虎的智謀和高超的槍法,死在大坑山腳下。同樣身為殺手,你們該好好向他學習啊……」      我好想一拳從他的地中海狠狠尻下去。   第一次被人家誤會這麼大。以前總是被和隔壁讀書好厲害考試都考一百分的王聰明同學相比。那也就算了,德國打老虎不就是我嗎?      「教授,其實阿司就是德國……」小君正要出言爲我解釋,卻被我搶先阻止,我不知道自己爲什麼要這麼說,或許只是想向教授證明,我並不只是老爸的兒子。      「德國打手槍。」我說,小君送來一個莫名其妙的眼神。聰明如小君,一眼就看出我心裡頭那不知所謂的小自尊,沒有再多加解釋。      「哦?這名字取得還不錯。似乎在哪聽過……」教授果然跟老爸同一掛,品味一樣讓人不敢恭維。「不閒聊了,你們這兩個小鬼來找我做什麼?」      「我知道教授正在研究有關於SMC『先天性冷血無感症候群』……這方面的知識沒有人比你更清楚。」小君很快的切入重點,這也是我們來找王海勝教授的目的。      「教授剛剛也發現了吧?爲什麼阿司能在幾乎昏厥的狀態下對你出奇不意的乳……不是,是死命掙扎。」小君害羞一下,那兩個字對女生來說很難啟齒。「雖然阿司他很弱……不過他的確是SMC患者。」      「浪費,太浪費了。」教授大嘆一口氣:「我才在猜想你會不會就是SMC患者,不然我怎麼可能會被你給偷襲成功?爲什麼不是七號擁有SMC,而是你這個乳臭未乾不知上進的傭碌學生?」      教授一口飲乾咖啡,轉向小君沉思一會兒,恍然大悟的說:「我想起來了,妳是理論組的小夏?內人有跟我提過,嗯……沒錯,妳就是小夏。抱歉抱歉,剛剛對你們不太禮貌,有沒想吃點什麼?我這有長崎蛋糕。」      這個死禿頭……   剛剛還對我們愛理不理,現在笑得快變成V怪客。   態度未免差太多了吧?        小君僵硬的看著我笑笑,臉上寫著「早知道就早點說自己是冬姐介紹來」的表情。像我這麼溫和親善的人都對教授這麼感冒,更別說愛惡分明的小君。她心裡一定比我還幹,還罵更多髒話。真想知道小君心裡抱怨些什麼粗話……      王教授帶著我和小君到研究室內的密門。這裡是教授專用的小房間,裡頭擺滿各種整齊的檔案資料,桌上有部電腦,旁邊有台小型的投影機。最初這幾眼還算正常,只是牆壁上琳瑯滿目的槍火嚇到我了。從小手槍到自動步槍十幾把槍枝一應俱全,下方還擺著一架RPG美製火箭筒外加一大箱撤甲榴彈。      教授雖然很禿很機車。   但是我不得不承認他是個非常厲害的學者(而且老婆冬姐很漂亮)。      幾分鐘後,我和小君喝著教授泡的熱咖啡,吃著香甜的長崎蛋糕,悠悠哉哉舒舒服福的坐在沙發上看教授爲我們這兩個死小鬼頭做簡報。這一切都要歸功於教授是個非常愛老婆的好男人,最爽的是冬姐依然跟我老爸有一腿。      老爸,幹的好。   我愛死你了。      教授拿紅外線筆提醒著投影片上的重點。   他推推眼鏡,開始仔細解釋……      「SMC發現於1963年11月22日,震驚世界的美國總統槍殺案,在德州達拉斯街道響起五聲槍響,其中兩槍打進總統約翰‧甘迺迪的腦袋,當年他才46歲。這只是一般人流傳的說法。事實上暗殺總統的殺手奧斯瓦一共開了九槍,這是殺手間的秘密檔案,甘迺迪身亡後的全身X光片……看到了嗎?九槍全部命中。」      「這裡,心臟,三顆子彈。」   「這裡,喉嚨,三顆子彈。」   「這裡,大腦,三顆子彈。」      「奧斯瓦拿的並不是狙擊槍,而是美國海軍陸戰隊用的制式手槍。要用一般手槍連續命中同一個地方幾乎是不可能的事。而這九發子彈可以讓甘迺迪死九次。」      「在這起聞名世界的暗殺事件爆發後,世界殺手聯盟開始研究SMC『先天性冷血無感症候群』……往前推一百年的時間,發現暗殺林肯總統的布思也是SMC的患者。SMC對一般人來說是個無法擺脫的詛咒,但對殺手來說卻是上帝賜與的天賦。」      「藉由SMC提升的感官能力,讓殺手的射擊能力大幅度提升。幾乎不可能命中的目標對他們來說易如反掌。任再微小,移動再快,在SMC殺手眼中都如放在顯微鏡下的相片般清晰,靜止。」      「聽起來是個十分優異的能力對吧?的確是,但同時也伴隨著難以想像的後遺症。要先清楚,造成SMC的現象並不只是患者本身無法分泌腎上腺素……而是大腦將產生一種類似毒品的激素,將神經知覺激發到極限,所以才會對時間的流逝感到異常緩慢,甚至是停止。」      「從理論上的方法來解釋,世界是以四次元的空間存在,長寬高三維加上時間軸第四維。最初段的『時間暫留』就好比把一個四次方程式做一次微分,只剩下三個維度。時間感就這樣消失了。」      「接下來再做一次微分,剩下兩個維度。不只是時間感,連空間感都會扭曲,被簡化成二次元,這時大腦已經是瀕臨極限的狀態。暗殺甘迺迪總統的奧斯瓦就是處於這樣的情況,我稱這階段為『空間暫裂』……」      「依照我所研究的論點,雖然沒有確實證據。但理論上SMC最終階段便是第三次微分,極限,極限,再極限。沒有時間,沒有空間……虛無的世界只剩下唯一目標。」      「歷史上或許出現過這樣的人物,五十年前會長從大陸找到秦代官吏私下所著的史籍,那撰文是這樣寫的……」         ──※──         薊都七月,刺客圖窮匕見,初刺王未果   秦王大怒,拔劍斬其左足,刺客神情虛無,無爲所動      王再斬右足右臂,命使拖行三百尺,於殿外斬首示眾   刺客血流塗地,昂然大笑      行使手起刀落,刺客身首二離,秦王啞然   廳外三百尺,刺客僅存一手一匕,厭厭一息      莫乎鬼神,於死前擲匕於王穿心   始王暴虐無道,乃為天命      薊都七月,秦始王駕崩   薊都七月,秦二王即位      天下無知,始王遭刺   未懼性命之危,弔念捨身救世之蒼雄,著史於此               燕刺,荊軻    來源 :天下無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