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我是死神我怕誰 第六十四章 史萊姆媽媽 。

達人殿堂

 
    

  第六十四章 史萊姆媽媽   話都說到這份兒上了,那還有轉圜的餘地嗎?巨蛟又是鬱悶又是氣憤,心說這人 到底是哪裡蹦出來的,怎麼就盡找我麻煩,也不秤秤自己斤兩,你丫的23級也敢在 這裡和我叫板!   當下憤而應道:「打就打,我一個70級九星顛峰仙獸還怕你區區一個23級人 類?」說完,龐大的蛟軀向岸邊靠了過去,潭水受到擠壓,大片大片的水花全濺上了 岸,巨蛟的兩隻前爪扒在潭邊的巨岩上,看樣子是真的打算上岸和死神一決雌雄了。   見巨蛟涉水而來,死神手握暗血劍,凜然而立,就等巨蛟上岸。   誰想就在巨蛟前軀剛上岸,後腳正要搆上潭邊時,死神後方的樹林裡卻是傳來一 陣馬蹄聲,跟著只見一道儷影騎著匹紅馬從樹林裡奔出,那人一勒韁繩,馬兒頓時直 起前蹄、長嘶一聲,就停在樹林邊與巨蛟和死神遙遙相望。   一時間,三方無語。   巨蛟無語。   死神無語。   那儷影更是無語。   時間大概凝固了三秒鐘。   跟著就是一聲高分貝的尖叫聲撕開靜止的時間,只聽那儷影喊道:「魔獸、好大 的魔獸呀!這裡怎麼有這麼大的魔獸!哎哎哎、你……你還愣在那幹嘛,快跑呀!」 說完一扯韁繩,調轉馬頭便又竄進了林子裡。   然後又過了三秒,巨蛟才首先回神,巨大的前爪指著樹林那儷影消失的方向喊道 :「她、她她她……」   這時死神也回過神了,他像個沒事人一樣,淡然的轉過身,向巨蛟拱手作揖道: 「看來是在下誤會你了……」   「咦?」巨蛟的腦子突然打了五個結。   死神接著道:「如果沒什麼事的話,在下便告辭了。」   說完,也不等巨蛟反應,死神已經開啟「幻步」,獨留岸邊尚還一臉茫然的巨蛟 ,就朝那儷影消失的方向急追而去。   死神追出了一段距離後,終於是看見那儷影所騎的紅馬在前方不遠處來回踱步, 遙見那儷影正翹首引領,幾乎要望穿秋水的不住往死神跑來的方向張望,在見到死神 後,才終於是愁眉一展,駕著紅馬向死神跑了過去。   隨著兩人距離的拉近,那儷影的容貌也更是清晰,不是別人,正是輕舞飛揚,她 急切的駕馬來到死神身旁問道:「你怎麼才來?你沒事吧?」   死神先是定定的看著輕舞飛揚一陣,才展眉說道:「我沒事,倒是妳,去哪兒了 ?」   讓死神這麼一問,輕舞飛揚霎時雙頰飛紅,有些囁嚅的低聲說道:「我……我回 城了……」那說話的聲音小到幾乎聽不見,要不是死神耳力極強,恐怕還真的只見開 口,不聞語聲。   「回城?」死神有些訝異:「你怎麼……怎麼會回城?我還道妳讓那巨蛟給吞了 ,還好妳來了,否則我與那巨蛟恐怕是不死不休了。」   不得不說,當死神在與巨蛟對峙時,聽到輕舞飛揚喊道「這裡怎麼有那麼大的魔 獸」時,他就已經知道輕舞飛揚的消失與那巨蛟無關了,因為輕舞飛揚既然會這麼說 ,就表示她根本沒在這裡見過那頭巨蛟,如果說輕舞飛揚是讓巨蛟吞食後,再從城裡 復活而來,那麼她就不可能會那樣說,所以當時死神立即明白了整件事情都與那深潭 巨蛟無關,自己確實是誤會人家了……   「我……」輕舞飛揚低著頭,紅著臉、發著燙,一句話說了半天也沒說完,不過 在聽到死神說「還好妳來了,否則我與那巨蛟恐怕是不死不休了」這句話時,心裡還 是喜孜孜的不勝歡喜,心說:嘻,沒想到他竟然為了我,要去找那麼恐怖的魔獸報仇 ……   想到深處,輕舞飛揚精緻白皙的臉蛋——更紅了。   死神很有耐性的站在一旁等著,突然輕舞飛揚一咬牙,有種慷慨赴義的感覺,索 性一口氣全說出來,「這都怪你!」   「怪我?」死神讓輕舞飛揚這一喊,也楞了。   「對呀,誰讓你只顧著看風景,所以人家才想拿包包裡的煙火符嚇嚇你嘛……」 說到這裡,輕舞飛揚又是一頓,欲言又止的偷眼看了下死神,然後又低首玩著手指和 韁繩。   死神見輕舞飛揚神色有異,忙問道:「所以?」   輕舞飛揚白了眼死神,咬了咬下唇,又待了片刻,才不顧形象的大聲喊道:「所 以我就拿出煙火符朝你捏下去呀,誰知道拿的是回城符,捏下去就回城啦!我ㄧ捏碎 符咒就知道完了,一回城就想趕緊跟你說,誰知道你這死人連個名字也沒有、也不告 訴人家,然後我就招回了小紅……然後……然後就是這樣了嘛,哼!」   死神聽完後,嘴巴竟然不自覺的有些微微半張,直到此時,他才總算明白了整件 事情的來龍去脈,原來……原來是這樣啊……   過了半響,死神才有些吶吶的,又像是自語著說:「妳包包裡稀奇古怪的東西還 真不少……」   輕舞飛揚似有若無的聽到,瞇起一雙美眸,「你說什麼?」   「呃、沒什麼……」死神不知道為什麼心裡突然一跳,然後才說道:「我們去抓 白色史萊姆吧。」   輕舞飛揚聞言一笑,輕輕的點了點頭。死神也不囉唆,直接翻身上馬,一拽韁繩 ,調轉了向北的方向,焰火馬通靈,一聲長嘶便如離弦之箭一般衝了出去。   不多時,兩人駕著焰火馬路經那清幽秀麗的寒潭,卻見那巨蛟仍自在潭邊,死神 見牠兩眼空洞,似是若有所思,也不好打擾,一聲輕叱,催馬疾馳而過。   就在兩方擦身而過的時候,巨蛟像是突然回神般張牙五爪的大喊道:「喂……喂 喂——回來!你王八蛋,就這麼跑了,你啥意思啊,喂、你給我回來,喂——」   不知道為啥,死神極強的耳力在這時突然不靈了,對於巨蛟的吼叫竟是充耳不聞 ,只是快馬加鞭的駕著焰火馬一溜煙的消失在這片密林。   靠在死神懷裡的輕舞飛揚不解,皺起彎彎的月眉問道:「哎,那魔獸是在罵你嗎 ?」   死神雖然帶著白色面具,具體的臉部表情輕舞飛揚並不知道,不過死神現在卻是 有些汗顏,心裡更是對那巨蛟萬分歉意,只是打也打了,對方也打了自己,也算是兩 清了,只不過自己誤會了人家這一點,呃……是比較那啥滴就是了……   死神沉吟了半響才道:「嗯,他是罵我。」   「那魔獸幹嘛亂罵人,你也不生氣嗎?要我早罵回去了,還容牠在那叫囂!」輕 舞飛揚鼓著腮幫子顯然對巨蛟辱罵死神的行為很是不快。   死神也不好將此事交代,只好說道:「何必和一隻畜牲計較呢……」說完這句話 的同時,死神心裡實在是不知道如何形容,竟有種無恥的感覺湧上心頭……   見死神罵不還口,還替對方說話,輕舞飛揚直接就是崇拜到了極點,心說這男子 的胸襟真大,俗話說宰相肚裡能撐船,就是在說像他這樣的人了,不僅有肚量,渾身 上下還充滿了王者的氣息,那種氣度、那種瀟灑、那種淡然……   輕舞飛揚想著想著,美艷的小臉兒竟然又紅的發燙,怕讓死神察覺,忙不迭的用 雙手捂住,然後從手指的縫隙中偷眼瞅著死神,越看越是歡喜,越瞧越是上心。   又行了段路,輕舞飛揚才有些臉紅的轉頭問道:「哎,你還不告訴我你叫什麼名 字嗎?」   死神沒想過要隱瞞,於是直接回答道:「我叫非人。」   「飛人?」輕舞飛揚錯把非當飛,笑問道:「怎麼叫飛人呢?你會飛嗎?」   死神讓輕舞飛揚問的又是一臉窘迫,輕咳一聲,才答道:「是非的非……」   「呃……誰、誰讓你不說清楚,你說清楚我就不會弄錯了。」輕舞飛揚有些尷尬 ,不過還是不改作風,又強詞奪理了一番,然後才又紅著臉問道:「那……那你可以 把這頂面具拿下來讓我看看嗎?」   死神微微皺眉,反問道:「為什麼?」   「沒為什麼啊,我想看不行嗎?」   輕舞飛揚這句話雖然任性了點,不過也說的在理,既然同行,卻又不以真面目示 之,不免有些輕視之意,想通了此點後,死神微笑搖搖頭,一勒韁繩,放慢了速度, 然後才舉起左手將臉上的隱者面具摘下。   此時正好一道陽光穿過樹葉的縫隙,不偏不倚的打在了死神那神逸俊美的臉龐上 ,輕舞飛揚明眸眨了眨,目光完全離不開死神俊秀的臉,死神禮貌性的淺淺一笑,卻 是讓輕舞飛揚紅飛雙頰,張了張嘴,卻什麼話也沒說出來……   兩人一路無話,在經過了將近半個時辰後,終於是來到了一處滿是向日葵的草原 ,那草原中央有一個大池塘,池塘的中間還有塊小土丘,上面一顆足有一台小客車般 大小的淺藍色史萊姆,正安靜的在土丘上閉著眼兒打盹。   死神見了那麼大一顆史萊姆,心說這麼大一顆怎麼帶回去?忍不住眉心一皺問道 :「他就是你要抓的?」   輕舞飛揚聞言一陣嬌笑,「你想去哪兒啦,那麼大顆就是想搬也搬不回去呀,而 且他是藍色史萊姆,不是我要抓的白色史萊姆。」   「哦?」死神向四周看了看,除了一大片草原,就是滿山的向日葵,除了池塘裡 那顆史萊姆以外,這裡並沒有其他史萊姆,不僅有些疑惑,正要發問,輕舞飛揚卻先 說道:「那隻藍色史萊姆是史萊姆媽媽,只要打她,就會從她身體裡蹦出很多史萊姆 ,打越多,蹦越多,這樣就有機會蹦出白色史萊姆了。」 -------------------------------------------------------------------------------------------------------------- 來源 :寂寞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