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我是死神我怕誰 第五十八章 惹不起 。

達人殿堂

 
    

  第五十八章 惹不起   談妥後,嚴華帶著胡司令來到會場,見到嚴華後頭跟著一名身著軍裝頭髮灰白的老頭 ,死神眉頭微皺,心想此人是誰?   不多時,嚴華已經帶著胡司令來到死神面前,拱手說道:「前輩,晚生給您介紹,這 位是我華夏國陸軍十三軍胡司令,也是此次帶部前來善後的指揮官。」   死神抬眼看了看胡司令,然後不冷不熱的說道:「幸會。」   那胡司令聽到嚴華喚眼前這名青年作「前輩」,臉上神色也是一變,不明白為什麼嚴 華要對這名青年如此恭敬,此時聽到死神那種淡漠的語氣,心中也是有些不快,但想起嚴 華在軍帳中說的,此人關係到華夏國的興衰,只得暫時壓下心中的疑問和不悅,也學死神 那般冷冷說道:「幸會。」   嚴華怕胡司令對死神失禮,扯了他的衣角,趕忙說道:「前輩,是這樣的,因為自古 以來我華夏武術多數皆以失傳,為了振興國邦,晚生斗膽想請前輩為我邦軍人傳授武學, 強健我華夏軍容,如果前輩應允,那麼這位胡司令會替前輩安排會見我軍部領導,就不知 前輩是否願意……」   嚴華此言著實是有些嘗到甜頭就得寸進尺了,死神靜靜的聽完後,直接毫不猶豫的說 道:「不可能。」   這一回應,立馬讓嚴華和胡司令愣在當場。嚴華倒還好,他深知死神實力高深莫測, 自然不敢有絲毫怨言,但胡司令怎麼也是一軍司令,讓死神這麼不給臉的一桶冷水澆下來 ,哪裡還忍的住?當場就要發飆,可一旁的嚴華見狀,沒等胡司令開口,卻是先將他一把 拉到了旁邊,低聲道:「老胡,千萬別發飆,此人是真正的高手,絕無僅有的高手啊!他 就算不願意,咱也不能免強他,但是只要和他關係好,就是國家有難,我相信他也不會袖 手旁觀的。」   胡司令聽嚴華這麼一說,倒也是人生閱歷豐富,知道事情輕重深淺,雖然心中憋悶, 卻也不再惱火,只是靜靜的站在一邊。   以死神如今魔天三境的超強實力,嚴華同胡司令的談話哪有聽不見的道理,見嚴華提 及國家危難等事,死神一想,文才好歹也是華夏國的一份子,這裡是他的故鄉,有他所珍 愛的一切,雖然現在李文才只是一道魂魄,但自己既然寄宿在他的身體裡,便如承他之恩 而得重生,那麼李文才的故鄉也就如同自己的故鄉,豈有受人欺凌之理!所以當即說道: 「傳功之事自無餘地,但若華夏國有難,本座也必然出手相助。」   有死神這句話,那是比一支訓練有素的軍隊都還管用,更能振奮人心,嚴華立即就笑 開懷了,抱拳道:「前輩金口一諾,更勝千軍啊!晚生嚴華便先代表我華夏國向您致謝了 。」   嚴華如此恭敬的態度,直讓一旁的胡司令看的傻眼,但他和嚴華乃多年故交,自然知 道這其中必定有餡,只是嚴華在軍帳中死活不肯說,自己也拿他沒辦法,只得憑著多年的 兄弟情誼將信就信,但眼神中仍然透著一份質疑。   胡司令的神色有異,死神自然察覺,但他從來也不在乎別人怎麼看自己,就如萬萬年 以前,所有人視他如災厄,避之都是唯恐不及,他也從不以為忤,名利是浮雲,外在有形 的一切都是浮雲,對死神來說,「我就是我,獨一無二的我,我不用去配合誰,也不必去 迎合誰。」所以胡司令對自己的態度,死神並不以為意,只是澹然道:「無需道謝,本座 自有定議。」說完轉身來到謝雲無身旁,此時謝雲無已經讓軍方人員移置一處相對平坦的 地方,死神道:「雲無已無性命之憂,只需歇息幾日便能轉醒,還望你好生照看。」   「當然當然,晚生這徒弟就是太衝動了,要不是他福氣大,得到前輩的垂憐,只怕他 這條小命就得交代在這了。」嚴華又是感激又是搖頭感嘆。   這話也確實說的沒錯,如果今天不是死神出手援救,就是十個謝雲無也一樣得把命搭 在這事兒上,但人各有命,豈是旁人可以左右?死神能救他一次,難保還能救他第二次, 但今天謝雲無會傷重至此,甚至在一般人眼裡是個已經死透的人,那都是因為他對死神的 義氣,死神又哪裡會不明白?所謂人敬我一呎,我敬人一丈,雖然死神還沒能做到這等程 度,但他仍然覺得十分寬慰,是以謝雲無雖然是衝動了,可他對朋友的義氣卻也是值得人 敬佩的,因此嚴華雖是語帶責備,可死神卻是露出難得的笑容說道:「他若醒來,告訴他 ,這份義,本座記下了。」   話說完,也不待嚴華回答,死神便是輕輕踏出一步,然後眨眼化作一道黑色旋風,拔 空而起,接著就在嚴華及胡司令還有幾千名十三軍弟兄驚駭的目光中,轉瞬間消失在雲端 ,只留下滿場的驚異與議論,尤其是胡司令,他萬萬沒想到竟然有人可以用這種,呃…… 這種方式離開?我的天啊!胡司令一想到自己剛才還那種態度對人家,那不是把腦袋別在 褲腰帶上了嗎?一想到就腿軟,胡司令兩腳直打顫,險些就要軟倒,還好嚴華手快,趕緊 一把攙住,笑道:「呵呵,我不告訴你了吧,此人惹不得啊!他若是成為我華夏國的戰力 ,那還能讓M國作威作福嗎?」   胡司令一抹額上涔涔直冒的冷汗,嘴裡下意識的應道:「那是那是,惹不起,真正惹 不起。」   後興四民區250號。   在說死神回到家中後不見咱李同學,遂散開神識,掃視方圓十公里,終於是在後興四 民區的一棟音樂學院裡的女子宿舍發現了他的蹤跡。   死神對現世裡的很多事情都不了解,更從來沒有李文才滿腦子裡那種無恥又下流的邪 惡思想,是以死神完全不知道咱李文才同學此時正是在實踐他所謂的偉大夢想啊!   不明所以,死神收回神識,坐回到簡陋的木質床上,心想既然文才沒走遠,況且以剛 才神識所探,文才功體明顯已臻先天初境,由他在外,應是無礙,於是死神也不再多想, 戴起了鏡像光腦便是登入《異界》。      死神登入後,便直接離開了天下城,他不知道該去哪,但看等級已經有好些天沒有上 升了,於是決定先去打怪練級,才走出城門外,便是和人迎面撞個滿懷,那人幾乎就是一 頭扎進死神懷裡,讓得咱死神哥也是一臉錯愕,他穩住身形仔細看了看懷中的人,才發現 原來是一名有著一雙水汪汪大眼睛的小女孩,不待死神開口,前方一陣雜沓的腳步聲傳來 ,死神抬頭看去,一幫騎著駿馬的玩家向自己靠了過來,就站在幾步之外,死神心中不解 ,是以眉頭微皺,但卻是一語不發的看著眼前人。   這時一名穿著火辣的美艷女子從這幫人中駕著一匹火色馬兒緩緩走出,她皮膚粉白滑 嫩,渾身都發散著一股窒人的撩人氣息,她挺著高聳的雙峰,微抬著尖小的下巴,眼神高 傲的上下打量著死神,見那名小女孩抓著死神衣角躲在後邊,一顆小腦袋瓜子還不時往自 己這裡探著,心中冷哼一聲,伸手指著小女孩,冰冷的說道:「交出白色史萊姆。」   女孩一聽立馬不依了,紅著眼囁嚅道:「我不要,那、那是我抓到的……」   見女孩不肯,那女子柳眉一蹙,反手抓起掛在腰間的火紅色長鞭就是抽了過去!   接著粉白嫩滑滴纖手忽地往回一扯,長鞭「啪」的一聲在空氣中打了一個響耳,長鞭 重新回到女子一側,那女子看也不看,就這麼任由長鞭垂在地上,說道:「那白色史萊姆 是本小姐要的寵物,妳把它抓走了還敢說是妳的?我再問一次,妳交是不交?」   「我不要、我不要,那是我抓到的,是我抓到的……」小女孩讓這名女子嚇得哭了起 來,但卻是死活也不肯讓出白色史萊姆。   「找死!」   見女孩不肯,美艷女子索性將心一橫,決意殺人越貨!   她纖手一揮,垂掛在一旁的紅色長鞭猶如一條火蛇般騰射而起,瞬間劃破空間的距離 ,向著死神背後的女孩抽去,此舉讓城外來往的玩家都是一驚,心說這娘們也太霸道了, 有待這麼說話的嗎?人家不讓妳還不行麼?   可眾人心裡雖有意維護小女孩,但看那美艷女子身後的陣仗肯定大有來頭,而且以一 個正常男子來說,誰會想去得罪如此火辣的美女?那可不是什麼善事,再說了,那女子使 鞭的技巧如此純熟,還別說後頭跟著的那一票看似隨扈的傢伙,她自身的本事也決計不會 弱,自己又何必去淌這渾水?是以圍觀的玩家都只是躇在一旁看著,卻沒有一個人肯站出 來說句公道話。   女子壓根沒把死神看在眼裡,完全就她媽的當他是個空氣,她玉手一揚,不足十步的 距離,長鞭破空襲去,眨眼即至!   就在所有人驚呼聲中,死神雙眸一寒,快如疾電的長鞭就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中,讓死 神一把抓在了手裡!   這真他媽的絕了!全場嘩然啊!圍觀的玩家全開了鍋似的議論起來。看死神一身白衣 輕飄,頭頂上沒名字也沒稱號,臉上更是戴著一面冷酷的面具遮掩了面容,原本大家還在 猜想此人會否是傳說中那個七海之王,可七海之王頭頂上應該有稱號,此人卻是沒有,再 說七海之王也沒戴面具,那這位猛哥是誰?   剛才女子那一鞭雖然稱不上是全力出擊,可明眼人卻也知道,那一鞭就是再如何不濟 ,那也不是隨便讓人在如此接近的距離下可以伸手抓住的,那也太不現實了,根本扯蛋啊 我草!   長鞭之末讓死神抓在手裡,雙方就這麼僵持在那,女子全沒料到竟會殺出這麼一個程 咬金,竟然硬生生把自己抽出去的火鞭抓在手裡,這是什麼概念?此人是誰?一大堆想法 霎時填滿了女子的腦海,她從來也不記得《異界》裡有這麼一號人物,更沒想過這天底下 竟然有人可以在這麼近的距離下,赤手空拳的將她的長鞭奪下,這實在是讓得這位嬌嬌女 甚為震撼,雖然心裡狂跳,可臉面讓人落了,又哪裡可以干休?她輕咬下唇,抿著嘴嬌叱 道:「你……你放手!」 -------------------------------------------------------------------------------------------------------------- 來源 :寂寞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