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我是死神我怕誰 第二十四章 死神來了 。

達人殿堂

 
    

  第二十四章 死神來了!   徐家別墅。   粉色系的房間裡,充滿著濃濃的美女氣息。緊貼著牆壁的大書架上,是滿滿 的愛情小說、童話故事,地板是高材質的木質地板,一旁還有著大大小小的布玩 偶,位在三樓的陽台落地窗正開著,徐徐的晚風輕輕吹送,窗簾上一串風鈴搖曳 生音,鈴鈴作響,聲音甚是好聽,就像小鳥兒的鶯鶯鳴叫。   一個穿著粉紅色草莓花樣,兩截式睡衣褲的年輕女孩,正隨意的躺在有著淡 藍白色蕾絲花邊的床上,他手裡抱著一個大大的哆啦a夢,眼睛半睜,迷濛的看 著天花板出神,雪白誘人的一雙修長美腿上,本來應該是一本無瑕的,現在卻有 幾處隱約可見的傷痕。   就在女孩望著出神時,床邊的電話突然響起。   鈴——鈴——鈴——   女孩等了幾秒,見電話依舊響著,偏過頭看了眼,然後才慵懶的接起電話。   「喂……」   「怎麼啦?」電話那頭迅的傳來一個熟悉的甜美聲音。「一副要死不活的, 心情不好嗎?誰這麼大膽,敢欺負咱們家韻兒?」   「是你啊,葉芯,這麼晚……什麼事?」現在的徐韻實在沒有心思和姐妹淘 談天說地。   「拜託,徐大小姐,別一副沒事就不能找你一樣好嗎?」葉芯在電話那頭嘟 起了小嘴。   「不是啦,」見葉芯不高興,徐韻趕緊解釋道:「只是想說這麼晚了,你怎 麼還打來。」   「還不是聽說我的好姐妹受了驚嚇,還受了傷,怎麼?聽說你讓人抓去了? 真有這事兒?早說你們家那幾個保鑣不經打,看吧,這回出事了!」   「跟他們無關,是我自己開車回家的路上碰到了飛車黨……」徐韻若有所思 的說。   「你膽子也越來越大了……算了,不念妳了,好在人沒事,平安就好了。」 說到這,見電話那頭一片沉默,葉芯覺得古怪,心想,難不成……   不得不說,時下不時可見夜歸女子遭飛車黨擄走,然後加以強姦的新聞,很 多女子還因此懷了孕,可謂是人神共憤,但無奈這些飛車黨數量龐大,抓之不盡 ,而且現在不比以往,是講人權的時代,那些飛車黨除了喜歡強姦、輪姦被害女 子以外,幾乎都是幹些小打小鬧的事兒,警方就算抓,也判不了什麼罪,更何況 多數時候還是抓不著的,所以此時葉芯聽著徐韻的反常,心裡一個勁的擔心起來 ,難不成被那啥了,那、那可怎麼辦呀?   越想越是心慌,乾脆直接問了。「韻兒,你……我們是好姐妹,你可以跟我 說的,就算真的被那啥了,我有認識幾個手段還算高明的醫生,他們不會讓病人 的資料曝光的。」葉芯說到這,頓了一下,「要不……我們去看看?」   「葉芯你在說什麼呀?什麼那啥,什麼醫生?」徐韻一頭霧水。   「呃,你,你不是被飛車黨那……那啥了,所以才心情不好嗎?」   「去死啦,你才被那……那啥了!」平時超有氣質的徐韻,這時也忍不住罵 人了。   「呃……」葉芯也被弄昏了,不是被那啥,那是咋了?「那你哥說妳心情不 好,還不理他,也不吃飯,是怎麼了?不是沒事嗎?沒事你氣什麼?」   「我,我,我……」我了半天也沒我出個所以然來,徐韻是真氣她大哥了, 誰讓他打誰不打,偏偏打了咱韻兒的救命恩人,貌似還是她心中的白馬王子,能 不氣嗎?   更加讓徐韻無法原諒的是,他自己還沒來得及知道對方叫什名誰,然後她大 哥就把人打跑了,而且也沒問對方名字……   這人海茫茫的,你說上哪找去?   這都能不氣,那就真奇蹟了。   「你就別我了,咱姐妹倆還有什麼事不能說的嗎?」葉芯道。   「唉……」   徐韻怎麼會不想找個人傾訴呢?可這要如何說起,一個女兒家的心事,而且 是這樣一見傾心的事,要她如何開口?左思右想沒個頭,只好嘆氣了。   「別嘆氣呀,你平常不都說妳大哥最疼妳嗎?怎麼一回來就跟他賭氣,你可 知道你大哥心裡多難受,要判人家死刑,妳好歹也說個明白不是?」   「他疼什麼了,還不都怪他,誰讓他不分青紅皂白就把人家打跑了,我,我 恨死他了!」徐韻不說則已,一說起來,那就是如長江之水,滔滔不絕啊!   「呃,人家?誰呀?你大哥打了誰?你也說清楚呀。」葉芯打蛇隨棍上,哪 裡能讓徐韻繼續把這秘密藏著掖著,不過話剛出口,腦子裡便閃過一道靈光,憑 她警察的直覺,立刻就想到了什麼,「哦——咱們家韻兒春心動啦?快說快說, 長的什麼樣?帥不帥?高不高?哪家的公子這麼厲害呀?竟然迷的妳一個勁的替 他不平!不過妳哥怎麼會打他呢?」   心事突然被姐妹淘說破,徐韻渾身一顫,小臉頓時就紅的發燙,好在現在只 是講電話,不然讓葉芯看見了,那不羞死人才怪!   徐韻微嗔道:「妳!都讓妳說了,我……我還說什麼!」   「好啦,好啦,快給我說說呀,難道是他猴急了,對你做什麼不該做的事, 所以才惹的你大哥動手?」葉芯忍不住浮想連篇了起來。   「才、才不是!他翩翩君子,哪裡會做……做什麼事。」徐韻這越說臉是越 紅,想起死神拉著自己的小手東跑西竄的,大是有一種小說裡那種亡命鴛鴦的感 覺,眼波流轉,心裡頓時就是一甜。   「哦……他翩翩君子,我們都小人,哈哈。」見徐韻這麼維護那神秘人,葉 芯也忍不住調笑了起來。   「不、不許笑!」徐韻不依了。   「好啦,不鬧妳了,快說,怎麼認識的?」   「吶,我說了妳不許笑我哦。」徐韻叮囑道。   「嗯,不笑,不笑,不笑的是小狗,這樣總行了吧?」向來鬼靈精怪的葉芯 ,這回又挖了個坑讓咱們氣質美少女徐韻跳了,故意連說好幾次的「不笑」,讓 徐韻聽成「笑的是小狗」,其實她講的是「不笑的是小狗」,呃,這一字之差, 差之千里啊……   「那天我……」   花了整整近三十分鐘的時間,徐韻才終於把這整件事情的前因後果都交代了 清。聽的葉芯那是一顆心怦怦跳,「這麼危險呀……」   不過轉念再想,又笑道:「我說咱韻兒也好運過了頭吧,這麼大黑天的,又 是在山區偏遠的公路上,竟然還能給妳碰上個不怕死的救命白馬王子,怎麼我就 沒這種好運氣,什麼時候也讓我碰碰?哈哈!」   一聽葉芯取笑,徐韻頓時就是雙頰飛紅,「妳說妳不笑的,妳……妳還笑, 不許笑!」   「好好好,別生氣,我不笑還不行嗎?」葉芯知道這來龍去脈後,也是對徐 韻的大哥徐剛有些氣,「妳大哥也真是的,好歹也問個究竟先嘛!現在可好了, 還別說找那人了,忘恩負義這個大黑鍋讓誰來揹?真是的,下回我遇到他,一定 替你罵他兩句,讓他也長長腦。」   姐妹淘又聊上了幾句,徐韻心裡也比較好過些了,只是一想到人海茫茫的, 就又是唉聲歎氣了起來。   「好啦,別唉了,告訴妳個好玩的,怎麼,想不想聽呢?」葉芯問道。   「哦?是哪家的衣服在特賣?」徐韻翻身躺在了床上,看著天花板,滿腦子 浮想,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著。   「去,我葉芯在妳心中就是個只會逛特賣的人嗎?」葉芯假怒道。   見葉芯生氣,徐韻趕忙解釋,「不是啦,因為妳每次說的好玩的,都是…… 」   「哼,我可告訴妳,這回保證不一樣,怎麼樣?來興趣了沒?」葉芯挑了挑 眉,笑道。   「來了來了,妳就說吧。」徐韻配合著說。   「坐穩了,告訴妳,今天可是世界網遊一大突破的實踐日,那個名為「聖魔 異界」的實境空間網遊今天開服,怎麼樣,酷吧?」見話筒另一端沒有回應,葉 芯趕緊繼續遊說,「就當是散散心嘛,反正都是悶在家,那個網遊只要戴上光腦 ,不管在哪裡都可以進入那個實境空間,所以就算妳只想在自己房間,那也是能 夠暢遊無阻的,怎麼樣?跟我去玩玩吧?嗯?」   「好吧,就陪妳去看看吧。」   「YA!哈哈,果然是我的好姐妹,妳記得明天差人去買一個光腦呀!,明 兒個我在打給妳。」   「嗯。」   「好了,先這樣,我真累了,今天要不是為了妳的事情,姑娘我早睡美容覺 去了,還給妳打啥電話開導半天,真正累死我!」葉芯忍不住抱怨道。   「今天怎麼了?這麼累。」徐韻問道。   「還不是有個蠢蛋,說什麼為了一顆光腦,結果讓人給擄走了,這還不打緊 ,擄走他的人,誰你知道不?」   「誰呀?」   「還有誰,開盛集團那兩個敗家子啊!」葉芯答道。   「妳說陳家兄弟?」   「可不是,他們昨天把人擄走,結果那人到今天早上都沒回家,也不知道是 怎麼了,最好別出什麼大事,否則這事就難辦了。」   「那妳怎麼知道他早上沒回家?」徐韻好奇的問道。   「那還用問,當然是我去他們家拜訪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們局長,那種有 錢有勢的傢伙,他敢惹嗎?所以才叫我去看看那倒楣鬼回家了沒,就是怕事情鬧 大嘛,要不用這麼兜一圈嗎?」   徐韻對陳家兄弟本就反感,現在聽葉芯說的這件事情,反感之情更盛,不屑 道:「就知道欺負人而已,看了就討厭!」   「呵呵,能怎麼樣,人家公子家裡有錢嘛!」葉芯無奈道。   「哼,有錢怎麼了?有錢就能欺負人嗎?每次就愛找機會來纏我,要不是爸 跟他們家有點私交,我早讓爺爺把他們家收了,看他們還怎麼囂張跋扈!」   葉芯聞言,小舌吐了吐,她差點忘了,華夏國十大集團排名第二的便是徐家 ,而徐韻正是徐氏集團總裁,徐長勝的寶貝孫女兒,徐振邦的掌上明珠,徐剛的 寶貝妹妹,誰敢得罪她?活膩歪了不成?   「好好好,韻兒妹妹別氣,就是妳氣岔了,局裡也不敢去得罪陳家,就算那 小子倒楣吧,我們又能怎麼樣呢?就是妹妹妳善良,也總不能照顧到每個人呀。」   見電話那頭沉默,葉芯也只能哄著「好了啦,早點休息,記得明天差人買顆 光腦呀!明兒個我下了班打給妳。」   「嗯,妳也早點睡。」簡單的道別後,兩人掛上了電話。      在說死神這邊。   經過李文才簡單的解說後,死神很快的適應了這些科技用品,漱洗完畢後, 死神回到了李文才的房間內,在李文才不停的催促下,終於是戴上了鏡像光腦。   戴上光腦後,呈現的是一片黑暗,然後慢慢地一點光芒逐漸擴大,接著,眼 前終於是大放光明,死神發現自己正站在一個十分貴氣豪華的大廳中央,同時, 一個甜美的合成女聲在耳邊響起。   「您是全球第五億七千兩百八十一萬九千四百三十六個登入者,歡迎您進入 聖魔異界,請您在腦海中為自己取一個名字,我們將自動為您生成。」   死神微一思忖,想起前世的自己並沒有名字,大家都叫他死神……   叮!   甜美的女聲響起。   系統提示:名字不得重複,「死神」這個暱稱已經有人使用。   「想不到戴上這個光腦,我的想法竟然完全被看穿……」死神心裡有些震驚 ,畢竟對他來說,這無疑是一種高強的通心術。   既然「死神」這個名字不能用了,那……左思右想,實在想不出什麼名字, 死神微微皺眉,他沒想到要進入這個異界,竟是如此之麻煩。   「既然我本就無名,那便叫做無名吧!」   叮!系統提示:名字不得重複,「無名」這個暱稱已經有人使用。   這個也不行?   死神眉頭緊鎖,思來想去,死神突然想起自己前世沒有名字的原因,追根結 底便是因為自己根本不是人,是由天地怨力聚孕而生的……既然如此,那……便 叫做「非人」吧。   叮!   甜美的聲音響起。「非人,恭喜您,您的名字已經註冊成功,現在請您選擇 職業。」   說完,畫面瞬間轉換,出現了十幾種各式各樣的職業影像,近戰職業有手持 長槍的神兵,擅長巨斧的鬥士,使用雙手劍的戰士,利用盾牌及單手劍抗敵的騎 士,使用匕首、短刃的刺客,而其中最為特別的兩個近戰職業是,飄逸靈動的遊 俠,他們使用單手長劍,並且輔以暗器為攻擊手段,靈活、可近可遠是他們的特 色,但力量天生較弱,則是他們的缺點,另一種相仿的職業則是忍者,同樣可遠 可近,使用短兵及手裡劍,敏捷的速度以及多變的技能是他們的特色,同樣的, 力量偏弱。   遠程職業則共分兩類,一為作為攻擊手的,二為作為輔助手的。   遠程攻擊手職業,有手握長弓的獵人玄翎,使用法寶的法師乾坤,還有使用 魔杖的黑魔導士,更有使用短杖的咒術師,以及可以招換亡者的死靈法師,以及 擁有強大招喚力的招喚士。   而作為輔助的遠程係職業則有:使用各式異琴的仙音,手持法書,魔珠的白 魔導士。   全部看了一遍之後,死神覺得只有遊俠這個職業最符合他的心意,於是對著 面前的虛空說道:「我選遊俠。」   叮!甜美的聲音再度傳來:「恭喜您,非人,您的初始職業為遊俠,現在請 您說出您的虛擬銀行帳號,此帳號將與世界各地的約定銀行同步連線,您可自由 利用其金幣兌換功能,兌換成各國貨幣。」   好在死神在登入前,李文才早將介面書看了個滾瓜爛熟,所以早早將虛擬銀 行帳號給了死神,所以死神很快的說出李文才的虛擬銀行帳號。   叮!系統提示:「恭喜您,您已完成虛擬銀行與世界約定銀行的同步連線。 」   叮!系統提示,甜美的女孩聲音說道:「現在請您保持全身放鬆,我們將為 您進行全身掃描,以便作為決定您的初始能力依據;並且對您進行腦波鑑定,以 決定您的初始天資,同時天資將影響您日後技能的修練進度,這些過程可能需要 一些時間,請您耐心等候。」   滴,滴滴……   十多秒後,又是那「叮!」的一聲,甜美的女聲說道:「恭喜您,已完成所 有程序,您的人物數值如下:   體力:25 系統提示:(最高初始值限定)   力量:25 系統提示:(最高初始值限定)   魔力:25 系統提示:(最高初始值限定)   敏捷:25 系統提示:(最高初始值限定)   幸運:1   天資:999+? 系統提示:(天資已超出計算範圍)   叮!系統提示,「您的光腦帳號綁定,準備進入聖魔異界,倒數十秒,九, 八,七,六……」   秒數倒計完畢的瞬間,眼前畫面忽地一亮!   待刺眼的白光過後,眼前竟是一片如畫般的青山綠水,陽光明媚,遍照大地 ,還有那充滿古風的鄉間村落,街道上熙來人往,各種職業的人都有,十分的熱 鬧,如果不是一開始就知道這裡只是一個虛擬的實境空間,還真的會讓人以為這 裡就是另一個世界了。   死神低頭一看,發現自己穿著一身布衣草鞋,手裡還握著根木棒…… -------------------------------------------------------------------------------------------------------------- 來源 :寂寞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