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好女人,男人愛不愛?

兩性與生活

 
    

女人壞了,男人愛還是不愛呢? 狹隘、自私的男人們選來做老婆的當然只能是賢妻良母型的好女人。 唯丈夫是從,相夫教子,整天掃地擦桌,在廚房裏大跳「鍋邊舞」,一切以老公的味覺為生活目標。 聰明的男人明白只有後方安定了,男人才可在前方拈花惹草而平安無事。 男人挑選老婆的標準是「相貌像演員,身材像運動員,做飯像炊事員,侍候丈夫像護理員」。 嚴格的「四員」標準定下了好女人界限,這幾大標準達到了,女人的生活圈子自然就界定在狹小的家庭裏。 日復一日,歲月磨去了青春的靚麗。 好女人逐漸成為一個衣衫邋遢、皮鬆肉弛的「黃臉婆」,還多半是「性冷淡」。 男人的厭惡感悄悄萌芽了。 男人表面上不作評價,但心裏卻渴望有段新鮮刺激的豔遇,來啟動行將就木的愛情婚姻生活。 這時,與好女人形成鮮明對比的「壞女人」就隆重登場了。 男人們雖然表面上不承認自己愛的就是壞女人,但她們令男人們愛得排山倒海,不能自拔,有的不惜離婚達到「舊貌換新顏」的目的,甚至有個別情迷心竅、心狠手辣者還殺妻殺子。 最多見的壞女人出現在霓虹閃爍的街頭巷尾、歌舞廳、酒吧、按摩院、賓館等娛樂住宿場所。 這種壞女人深得「暴發戶」們喜愛,因為這些壞女人有令家中「黃臉婆」遠遠不及的床上功夫和嗲勁。 而壞女人中的極品是外表文雅、善解人意之女子,看上去她們比好女人更討人喜愛,因為刻意掩飾過的外表,她們更深得權勢、錢勢出眾的男人們喜歡,尤其是喜歡附庸風雅的男人們更對她們是愛不釋手。 這種壞女人的長處是工於心計,骨子裏暗藏著對金錢、對權勢的極強慾望,她們會對自己的目標不惜一切代價,當然包括肉體和靈魂,她們不動聲色地把男人玩弄於股掌之中,讓他們服服貼貼地為自己批發權勢、貪污受賄,最大限度地滿足自己的各種欲望。 我的鄰居中就有這麼一位極品,三十好幾,離婚後6年單身了,戴著眼鏡,衣著端莊、相貌可人、語調柔美帶顫。 她三天兩頭與不同的為官者切磋,一日酒席見她與一酷似癩蛤蟆的醜怪老頭貌甚親密,興起,不少"兒少不宜"的鏡頭出現,與平日裏的她判若兩人。 陪她回家路上,她向我公佈了她7位元數的存款數目,滿不在乎地告訴我那都是那些男人(包括那醜怪老頭,他是某廳廳長)給的,讓我瞠目結舌了好幾天。 她更有驚人之語:「跟那滿臉坑渦的老頭接吻,我始終得閉著眼,一個勁地念著錢錢錢。」 有精神支柱如此,不壞都難了。 "好女人"──男人嘴愛心不愛。 "壞女人"──男人心愛嘴不愛。 最為尷尬的是我們這許多介於好女人和"壞女人"之間的新女性,我們是男人嘴不愛心也不愛的另類。 我們既沒有好女人溫良恭儉般的嫻淑穩重,不囿於狹小的兩點一線生活圈子,不從於鍋碗瓢盆交響樂的包圍,不願意處於低眉順目的從屬地位,又沒有壞女人不擇手段,讓自尊走開的勇氣,不屑於用濃烈的妖媚來裝點我們的人生,無意於用自己的肉體和靈魂做讓自己良心不安的交易。 我們就是我們,真正意義上的新時代的自尊自愛的女人──一群讓男人敬而遠之、不敢言愛的女人。 雖然男人不愛我們,但我們幸災樂禍,我們深信"女人不壞,男人不愛"裏的女人只會被壞男人愛上。 被人愛是一種幸福,可是被壞男人愛上就不是一種幸福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