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骨頭】【校園愛情】關於那女孩的回憶。Part.21。

達人殿堂

 
    

  是的,沒錯。   真的是她,千真萬確。   從門打開的那瞬間,心跳也確實少跳了一下。我猛揉眼睛想確定自己沒有看錯,但真的沒錯,是她。   還記得滿久之前,我曾叫她來補習班上課,她也回答說好,本以為是開玩笑的但現在卻成真了。   如假包換是──她。   余婷萱。   她向大家簡單的自我介紹後,沒等范島愛指定座位,便逕自走來我身旁,拉開旁邊的椅子,坐下。面對這情形,范島愛沒說什麼,只是笑笑地說歡迎新同學之類的客套話後,就直接上課。   我不敢看余婷萱,從她坐在身旁開始,都沒看過她一眼。   直到范島愛好像意識到余婷萱沒有上課要用的講義,才開口要余婷萱跟我一起看。   這時,才開始交談。   「妳……怎麼會來這啊?」   我記得從來沒跟余婷萱說過我在哪裡補習,她怎會找到這呢?   余婷萱沒回答,只是將放在桌上的講義拉過去一點點,椅子往我這靠一些些。   「妳……怎會知道我在這補習?」不死心的我又再問了她一次。   這次,余婷萱起頭,面帶微笑地告訴我:「我記得……你有說過叫我來你的補習班補習不是嗎?那時候我不就回答好啊?」   「是沒錯啦……只是我那時……」   話才剛說到一半,余婷萱開口斷了我的話繼續說道:「所以我就來了啊!不可以嗎?」   我露出有些尷尬地說:「當然……可以。」   「那就對了。」余婷萱說:「還有要知道你在哪裡補習很難嗎?很難嗎?會很難嗎?」   她連咄咄逼人的模樣都多了一種可愛的感覺。   「所以是……誰說的?」老實說,連阿翔都不知道我在哪裡補習了,余婷萱怎會知道?   我努力開始回想曾經跟誰說過這件事情,但卻想不起任何人。   余婷萱露出一種「我不會告訴你」的笑容說:「這很重要嗎?」   應該沒那麼重要吧?   我搖頭。   「那就對了!」余婷萱。   接著我們就默默看著同一本講義,聽著范島愛在前面講課。   直到范島愛發下重點複習卷後,我們才開始有了交談。   考卷說真的連我都覺得有些難度,除了比之前還要難之外,還加上了更多陷阱題。真搞不懂范島愛是怎樣出這些題目的,畢竟學校也有考前重點複習卷,但等級根本天差地遠,學校的考卷大概只要用三成功力就能完成,范島愛這張就算用了十成功力來寫,都還不見得能滿分。   真是有夠機車的啊!   「你們這裡的考試卷都這麼難嗎?」余婷萱用藍筆尾端抵著下巴,歪頭看著我。   我搖頭,將藍筆的筆蓋打開,在考卷上寫下英文名字。   「之前還沒這麼難。」我拿起藍筆,寫下第一個答案,「可能是因為基測要到了,所以考卷才會這麼困難。」   瞧了一下余婷萱的考卷,她只有在姓名處寫了個萱字,之後整張考卷就空在那。   「是哦。」   她也在第一題上面寫了答案,但答案與我不相同。   「是啊。」   我把第一題重新看了幾次,確定答案絕對是我所寫的那樣,才將視線再次移到余婷萱的考卷上,發現她已經寫到了第三題。   不對!余婷萱掉入陷阱了。該跟她說嗎?算了,等下改考卷她就知道我的厲害了!   我用藍筆尾端輕輕點了一下她的手臂,她轉頭疑惑地看著我說:「幹嘛?」   「是沒什麼事啦,」我笑著說:「只是想問妳這張考卷敢不敢跟我比分數?這次我絕對不會輸給妳!」   說完,我還用大拇指抹一下人中,證明自己非常有自信。   「哈哈哈──」余婷萱撐著下巴看著我說:「真的還假的?不怕輸慘嗎?」   「有輸過,沒怕過。」   「那要拿什麼當賭注?」   「就……」我想了一會,「一件事。」   「一件事?」余婷萱。   「嗯,輸的人欠贏的人一件事。」   「除此之外,在額外賭『奶雞』一份!」余婷萱說:「好久沒吃了……尤其還是別人請的。」   囂張!等等妳就準備輸吧余婷萱!   「沒問題!」   「打勾勾,說謊的是小狗!」余婷萱伸出手。   「打勾勾就打勾勾!」我伸出手。   「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   打完勾勾後,看著余婷萱認真的模樣,心裡突然有種罪惡感。   但想到上次輸過她,心裡那份罪惡感便漸漸消逝。   我拿起藍筆,學海賊王裡頭的魯夫一樣,咬著藍筆尾端,推進三檔,認真模式ON。   過了大約二十分鐘左右,在我還在思考問答題該怎麼寫的時候,左邊手臂被點了幾下。   轉頭才發現余婷萱已經寫完了,而且沒有一題是空著的。   「妳……寫完了?」我看著那充滿藍色筆跡的考卷感到有些驚訝:「妳真的都會?」   「當然。」她表情似乎有些驕傲,「誰像你還在問答題!」   我仔細看著選擇題的第一題,答案還是依然沒變。   此時感到有些徬徨,難道是自己錯了嗎?不可以吧……第一題絕對是我寫的這樣啊,但為什麼余婷萱會這麼有自信呢?   我是不是中了什麼巫術了?   「別囂張!」我把頭轉回去,「妳──等著輸吧!」   說完,耳裡聽見余婷萱嘲諷的笑聲。   可惡。贏了之後一定要好好教訓她!   又過了十幾分鐘,考卷已經寫完。余婷萱則是靜靜地趴在桌上打瞌睡。   抬頭卻發現范島愛不在教室。   在瞌睡蟲的催促下,我也慢慢進入夢鄉。   然後在余婷萱的拍叫聲中清醒,才發現已經在改考卷了。   左右互改,所以我跟余婷萱是交換改的。   這樣也好,不然她等等偷偷作弊可就慘了。但……她應該是不會那樣做,我猜。   幾分鐘後,結果出爐。   八十六比七十四,我獲勝。   面對這樣的結果,余婷萱並沒有讓我覺得她有太大的……失望?   反而還很開心的樣子,難道是她……中了巫術?   「說吧,要我做什麼事情?」余婷萱臉朝著范島愛。   范島愛現在正在講解別人提問的問題。   「還沒想到。」我說:「想到之後就會告訴妳了啊!」   余婷萱沒說話,我將臉朝向她,她正高舉著右手說道:「選擇題,第一題。」   到現在我還在猜余婷萱當時是不是故意放水,只是為了想讓我贏,而把「欠一件事情」當作連繫彼此的橋樑?                                    待續…… ------------------------------------------------------------------------------------------ 來源 :懶骨頭推薦 :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