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楚爾:《皇侯列傳.蓬萊閣主》 第十六章 江南三神。

達人殿堂

 
    

荒野中,只剩蕭瑟冷風無情呼嘯而過,韓無名豎起耳朵仔細聆聽,直到外面打鬥聲響全然靜止,他才悄悄溜出洞穴。只見老頭子昏躺在地上,像個比目魚凸著眼睛動也不動,小韓向前檢查老頭是否仍有氣息,搞不好這老頭已過了奈何橋,正在辦理地府入境。 韓無名將手指放在老頭鼻息,只聽到一陣比春雷還要響亮的咳嗽聲,差點震傷小韓耳膜。老頭子翻身跳了起來,活像個殭屍直立彈跳,把小韓嚇得連忙退步,老頭完全沒事嘻皮笑臉站立著。 「嚇人啊,我還以為你慘遭強盜結束,向地府判官報到。」 「那兩個強盜有兩下子,但我不是好欺負的,他們打不贏便知難而退。反倒是你人高馬大,竟然膽小如鼠躲起來,你又不像個柔弱書生,怎麼會如此懦弱怕事。」 「雖然我在廣州跟桂師父學過功夫,但桂師父告誡練武乃是強身之用,老實說,我之前沒有與人交手經驗,今天算是我第一次與人打架。」 「第一次打架難免會緊張,打輸了情有可原,但桂師父教過你什麼功夫?看你今日首戰就落荒而逃,大概只學沒有用的花拳繡腿,不然就是三腳貓功夫。」 「桂師父教過我很多功夫,像是『梅花拳』、『白鶴掌』、『螳螂腿』……。」 「你學過的功夫可真不少,不過好像沒有獨門絕招,像是可以把對手『一擊斃命』的殺手招式。你若是遭受敵人圍攻,肯定會吃大虧落敗,像是剛才那兩個強盜,一個使快刀而另一個用鋼拳,你要如何同時應戰呢?」 「桂師父告訴過我,如果打不過對手趁早逃跑就好,千萬別跟對方拼命。輕功練得好,行走江湖就利於不敗之地。」 「你的說法也不無道理:江湖傳說當年『御風者』楚明瑕,擁有天下無雙之絕頂輕功;而武林亦曾出現一位落日飛刀客,號稱輕功高超形影無蹤。武林中確實有幾號人物,是以輕功聞名於世,但吾輩練武之人,總是要有獨門絕學在手。」 「桂師父曾教過我一套高超拳法,稱之為『猴子迷踪拳』,這套猴子拳法可是我最拿手絕招之一。」 老頭子從沒聽過武林上有「猴子迷踪拳」,所以便請韓無名在現場演練一番。這套拳法確實相當精巧絕倫,招式之間變化多端,攻守有序綿綿不絕,使起來皆是四兩撥千金的智取之招,陽剛勁道又帶有陰柔之氣,使得老頭子不禁暗自稱奇。 「『猴子迷踪拳』還行,你除了會拳法之外,還會使什麼絕招嗎?」 「桂師父也曾經教過我『龍虎禁招』,但這個狠毒絕招平時不可破例使用,我是入夜拿神廟後山石頭做練習,免得濫殺無辜。」 「你會使用『龍虎禁招』,唬嚨人吧,還拿石頭作測驗,笑死我了。前面有一顆大樹,你就用『嚨唬禁招』使勁打擊,好讓我長長見識,看是哪門子絕招?」 老頭子不信小韓怎可能會厲害的功夫,而小韓心想荒野之地並無旁人,因此破例使了一次「龍虎禁招」。小韓往前奔向路旁大樹,一連向大樹主幹連拍六掌,然後轉身走回老頭旁邊,只見大樹主幹慢慢生出一道深刻裂痕,接著半個樹幹驟然爆裂往下墬地。 老頭子不禁拍手叫好,喝采道:「好一個龍虎山絕學,『混元拜壽掌』,但此狠毒掌法絕不能隨意使用,那會把對手的五臟六腑都打爆,一命嗚呼。」老頭子暗自盤算:「老桂對小伙子可不薄,連禁招都教給小韓,那魔人之事就好辦了。」 韶關荒野相聚,老頭子與韓無名結交為友,兩人更成為旅行夥伴。老頭子名叫「梧離子」,老頭於是稱呼韓無名為「無名老弟」,而小韓稱呼梧離子為「梧離老哥」。 老頭子這回打算前往江西豫章,也就是現今江西首府南昌市,然而提到南昌,那可是著名的江南古城。南昌城在南北朝時期稱為「豫章」,不過隋朝將其地名改為「洪州」,所以才有句詩文形容南昌:「豫章故郡,洪都新府」。可是到了天寶年代,李隆基又把洪州改名恢復為「豫章」。 但南方人仍沿續用洪州之名稱呼南昌,而縱橫江南的南宮世家,旗下八大執行官之一,就有「洪州執行官」這個職位,負責管理江西境內商會。 梧離子與韓無名走了三天路程,越過韶關來到江西贛州,總算脫離廣州執行官謝峒的管轄範圍。雖然依南宮世家權責分配,洪州執行官可管轄江西全境,但事實上,洪州執行官卻鮮少出現在鷹潭與贛州,因為鷹潭是由天師道所管控,而贛州長期是石樓山莊衛家的地盤。 石樓山莊衛府是贛州世襲仕紳,該家族目前是由四爺衛梓昱當家,但石樓山莊最為出名人物並不是衛梓昱,而是號稱「天南神拳」的二爺衛梓健。提到天南神拳,不愧為過往二十年來,江南最為頂尖的拳擊高手。 回憶開元十八載,「武神」袁凌驍在金陵宣布退出武林,不僅震撼整個黑暗武界,亦使得金陵四大黑幫的勢力重新分配,成為轟動黑白兩道的頭條大事。 袁凌驍自開元六載來到金陵城,往後六年攻無不克、戰無不勝,在金陵城作威作福,甚至將四大黑幫踩在腳底下。雖說武林有很多號稱「神」的高手,不管是刀神、劍神、槍神,可是沒有一人膽敢自稱「武神」,就連當年名動天下的虯髯客大俠,也不敢妄稱自己「武神」。只有狂妄無比的袁凌驍,要求四大黑幫封他為武神,並號稱自己乃是「拳皇轉世」,難道人間也有武神轉世制度? 四大黑幫忍無可忍,只好找北方兩大魔頭殺手出面,私下了結袁凌驍。據說赤髮鬼王只和袁凌驍打了六十招,任不寬慘敗落荒而逃。四大黑幫之後商請落日飛刀客出馬,即使價碼上調至四千兩黃金,燕不換也絕不接受這個天價任務,因為想要打敗袁凌驍,根本是個不可能的任務。結果是袁凌驍得到武神封號,再也沒有人敢挑戰袁凌驍了。 在武神遠離江湖是非之後,江山輩有才人出現,地靈人傑的江南,相繼有高人現世:其中以天南神拳、九江神劍與江南神人最為亮眼,人氣聲望扶搖直上,三大高人成為引領江南的頭號人物,合稱為「江南三神」。 不過到開元末期,九江神劍最早在武林折損,據說當年罪惡島發現失落數十載的祕寶,引發各大門派出動人馬互相爭奪。但自腥風血雨的罪惡島大會後,九江神劍行蹤成謎,甚至在武林消聲匿跡。開元末年,天師道子明天師過世,張士龍接掌天師道教主,江南神人聲望如日中天,但也減少在武林露面。 到了天寶年代,衛梓健顯得形影孤單,天南神拳時常空閒發愁,因為可與其匹敵的對手,相繼失蹤或引退檯面。武林上有資格與天南神拳披靡之人,更加寥寥無幾,衛梓健因此遠離贛州,四處打聽武神袁凌驍的下落,他盼望能親自拜見武神,並相互切磋武學頂峰。 雖然衛梓健奔波大江南北尋找武神,不過袁凌驍像是一縷輕煙憑空蒸發人間,全無留下任何音訊。然而,金陵四大黑幫皆不願武神再現江湖,那是因為武神若是重回金陵城,四大黑幫的幫主們都必須自動降級。在武林混過的都知道,金陵的老大自始至終只有一人,當然是武神袁凌驍。 到了天寶七載,天師道教主張士龍受天寶帝冊封為「太師」,其尊貴地位更是再度攀升。天下名符其實稱神高手只有一人,江南第一神人張士龍。 《修真十書》有詩讚曰:「丹臺一點玉髯翁,千古天師張士龍。招弄谿山詩技巧,吐吞風月酒神通。」 -------------------------------------------------------------------------------- 來源 :宋楚爾作品官網:宋楚爾神奇影音文字創意空間,連載經典魔幻小說《皇侯列傳》、《至尊爺重返江湖》,推薦Live演唱會、電影評論與錄音作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