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楚爾:《皇侯列傳.蓬萊閣主》 第九章 千金浪子燕不換。

達人殿堂

 
    

三十年前,大約在開元十載年間,北武林有兩個令人聞風喪膽的帶刀煞星:其中一個是混亂無常又其準無比的「末世斬神刀」,「赤髮鬼王」任不寬,而另一個是享有特級殺手美譽的「落日飛刀客」,「千金浪子」燕不換。 先講赤髮鬼王的來歷,據說任不寬來自北方,但其真實出生地不詳。任不寬早年在江南修行各路刀法,其刀法門路非常複雜,沒人知道他去過多少門派拜師,但任不寬的多變刀法,最終在混亂中自成一格。由於任不寬出道武林時候喜歡染髮,打扮得相當鬼魅妖氣,武林中人因此稱之為「赤髮鬼王」。日後任不寬回到北方發展,不知是那根神經不對勁,經常有殘殺色目人的瘋狂惡行,因而被武林正道列為魔頭罪犯。 唐王朝雖高居貴為天朝,實際是個友好色目人的國度,只要有色目人前來朝貢天朝,李隆基都會以禮款待外賓,並把這些色目人留在長安供養。但這些色目人之中,除了遠道而來朝貢的外國使節之外,也包括不少各國來的宗教傳教士。李隆基並不想擾亂當時的民間信仰,雖然他好意替傳教士在京城蓋寺院,並禁止傳教士離開長安,遠在別的城市宣揚傳教,以防不測。 當時的宗教信仰南北有所差異,天朝南方主要信奉天師道,而天朝北方主要信奉佛教,又以嵩山少林寺最為出名,更被尊稱為「天下第一寺」。唐太宗年間,玄奘大師自天竺取經回來,李世民龍顏大喜,玄奘大師欲趁機要求接掌少林寺。但由於李世民太熱衷召見玄奘談論佛經,不願意讓玄奘遠離京城,便拒絕讓玄奘到少林寺當住持。玄奘大師只好忍痛留在長安從事翻譯,表面上,玄奘大師仍專注在佛經翻譯,甚至將其旅遊著作《大唐西域記》,交由弟子「辯機」代筆,但出於心不在焉的被動結果,玄奘的翻譯工作並未見成效,多數經典在後世早已失傳。 任不寬不是佛門弟子,他不懂「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道理,他喜歡殘殺色目人傳教士為樂。尤其那些離開京城長安,遠赴洛陽、開封、江夏的摩尼教傳教士,很多人不幸成為赤髮鬼王的刀下亡魂。任不寬雖有「末世斬神刀」的狂妄稱號,但事實是他從沒殺過「神級」高手,頂多只是砍殺二流人物及天神派來唐王朝的傳教手下。 然而,比較任不寬與燕不換的殺人心態,兩人卻是迥然不同,任不寬殺人單純因為心理不健全所致,而燕不換卻把殺人當成高尚的工作。燕不換殺人可是有數字價碼的,而且他每執行一次殺人任務,至少要收取一千兩黃金的工資。 燕不換在武林殺人的價碼,遠遠超乎普通殺手的一般行情,於是博得「千金浪子」的稱號,尋常的鄉鎮惡霸或商賈,其實是不值得燕不換出手,他只針對超高價位的目標,亦包括「神級」高手在內,他才會有出手獵殺的興趣。所以,燕不換一年最多只做兩趟買賣,至於其他的時間,他就逗留在花都洛陽鬼混,直到他遇見夢中情人,花魁畢蘭衿。 每回,燕不換出門做生意的包袱裡,除了放了十二把鋒利飛刀之外,另外會外加一支短蕭。據說,燕不換的裝扮行頭,是抄襲一位早年已故的海南劍俠,「瀟湘劍客」,這位大俠出門還有句出場詩,「一蕭一劍平生意,……」。 燕不換出門總是會隨身帶著短蕭,年復一年日復一日,而他吹奏歌曲的技巧也在日益精進。某一天,在一個夜黑風高又沒有月亮的夜晚,畢蘭衿獨自坐在雕梁畫棟的華麗閨房,「明月小樓」,仰望著天邊暗淡的孤星。畢美人看不見皎潔的月光,暗夜星空毫無光彩,就好像是自己可嘆的命運一般。 畢蘭衿雖然現今貴為洛陽名妓,受到各地公子哥兒的愛待追捧,即使貴為江南富商集團南宮世家各地的執行官,甚至不惜千里而來與她見上一面。然而,畢蘭衿知道日後總有一天,當她青春消逝人老珠黃之時,沒有人會再想起她的名字,畢美人不禁偷偷聲淚俱下。 這時,明月小樓對街的巷口,竟傳來一陣淒美低沉的蕭聲,深深打動畢蘭衿的心靈深處。一連三個晚上,每到深夜人靜之後,就會有一陣動人心弦的音樂聲,自對街巷口隔空優雅傳來,聲聲音律觸動畢美人的內在心思。但到了第四天晚上,蕭聲卻不再出現,畢美人突然感覺相當失落,因為燕不換出勤做買賣,暫時離開了洛陽。 「又過了一個月之後,燕不換再度回到洛陽,他又待在明月小樓對街吹奏歌曲,畢美人再次為那動人音符而怦然心動,於是派遣奴婢明查暗訪,打聽這位音樂才子的來歷。這很明顯是欲擒故縱的愛情詐術,畢美人卻深陷其中而無法自拔,燕不換真是個不折不扣的狡詐情人。」 這就是盧大官人所做出的結論,而其他現場與盧大官人年紀相仿的商賈,亦同樣附議這個看法,可謂是天涯若比鄰,英雄所見略同,天下的葡萄都是酸的。 眾人七嘴八舌附議之時,只有呂素璇漠然不語,他好久沒想起當年是如何追求李菲棠。不過,老實講李菲棠出身名門,是衛國公李靖的後人,李菲棠當年根本沒把呂素璇放在眼裡,事隔多年,現在情形也好像沒有太大差別。要不是呂素璇後來拜項昀翱為義父,繼承了東方世家的家業,當初封劍莊主李鸛沖甚至揚言:「呂素璇膽敢到『封劍山莊』提親,一手就把他從終南山的懸崖推下去。」 「燕不換與畢蘭衿本是一對才子佳人,但傳聞畢蘭衿一生未嫁,而燕不換後來也音訊全無,不知為何緣故消失於武林?盧兄學識淵博,這般風花雪月,雖已是陳年舊事,不知是否有小道消息印證。」呂素璇低吟疑問道。 「燕不換與畢蘭衿在洛陽共築愛巢,兩口子倒是恩愛了若干年,但在開元二十幾載,聽說燕不換某次出任務時嚴重燒傷,最後回到洛陽很快重傷不治。試想燕不換做的是見不得人的勾當,有道是『殺人者,人恆殺之』,總有一天夜路走多了會撞見鬼,他的飛刀又不是天下無敵,總是會遇上更強高手而被了結。」 盧大官人的八卦消息還真一點不假,燕不換當年確實是遭到「爆雷術」所炸傷,患了嚴重燒傷導致死亡。這是一件武林懸案,沒人知道是哪位強人終結「落日飛刀客」,更奇怪的一點,燕不換在臨死之前,並沒有說出對方的姓名。燕不換為了要保護畢蘭衿的生命安全,絕對不能說出那個人的真實姓名,因為對方是個有翻雲覆雨能力的使徒,他的狂暴足以摧毀所有一切。 燕不換的武功縱然不是天下無敵,但也是個魔王級的人物,況且他的輕功在武林排行,至少也可排上前三名,而他的落日飛刀更有「例不虛發」的神準封號,一生出戰從未失手過。 即使是人生的最後一戰,燕不換的飛刀仍然準確命中對手胸部,使得對方受了致命一擊,不得不折腰痛苦蹲下。燕不換竊喜得手,於是抽出第二把刀,打算就近了結對手性命,沒想到四周突然爆炸聲四起,烈焰亂竄形成火海,燕不換反應不及,受到重創而遍體鱗傷。 燕不換自始至終都想不通為何戰場上到處都是地雷,他更不明白以其輕功修為竟然無法全身而退,那是因為他的對手後面所隱藏的殺戮力量,一個看不見的怒火雷神。不知經過多少次爆炸聲響,燕不換憑著一股堅忍信念逃出火海,但受傷情況非常不妙,他只能苦撐回去洛陽,見畢蘭衿最後一面。 然而,燕不換的對手雖被飛刀命中,行動變得有點不自在,但完全無懼火場內熊熊烈火,因為他有雷神的神蹟之力庇護。縱使戰場漫天大火,也傷不了天之道的使徒,他就是呂素璇的義父項昀翱,東方世家的前一任蓬萊使徒。 燕不換之死是武林之謎,亦印證項昀翱最後一次使用「爆雷術」,在這場戰役以後,項昀翱暫時喪失天聽的能力。雷神滿足了獵殺魔王的遊戲,這位大神飄然離開蓬萊使徒,但很快地東海神又降臨在蓬萊閣。 項昀翱雖然失去了天之道,變成為一名平凡的中草藥商人,但他開始在洛陽與開封等地與富商往來。兩年後,項昀翱決定到洛陽探視畢蘭衿,但這不單純是個偶然,因為黃海神託夢給項昀翱,開始尋找下一任的蓬萊使徒。 然而,畢蘭衿在燕不換死後一年,決意金盆洗手,退出風花雪月的是非之地,她選擇離開傷心之地花都洛陽,沒有人知道畢美人最後流落何方。 畢美人雖然消失了十幾載,但即便時間來到天寶年代,花都洛陽城內各大妓院,仍留傳吟唱那首過往對聯:「長安水仙李菲棠,洛陽牡丹畢蘭衿」。縱然世事無常,畢蘭衿的名字並沒有被世人所遺忘,而是繼續成為一個留傳武林的花魁傳奇。唯一不滿這個結局的女人,大概只有呂素璇的夫人,李菲棠。 其實,李菲棠也不能全然怪罪寫這首對聯的李太白,因為這副對聯正是李菲棠命中姻緣線。話說項昀翱遠道來訪洛陽之時,早已尋不見畢蘭衿的芳蹤,於是項昀翱穿梭在各大妓院,期望詢問有關畢美人的消息,無意間聽聞這首歌謠。項昀翱心想:「既然已經見不到洛陽花魁畢蘭衿,逝者已矣,何不把握當下,趁此前往長安,拜訪天下第一美人,李菲棠。」 說來正巧,項昀翱就是在長安城外,遇見名不見經傳的呂素璇,那個讓李菲棠看不上正眼的呂素璇,這場巧遇也造就呂素璇成為蓬萊使徒的機緣。 呂素璇一直待在薊城,玩到正月十八花魁大賞結束,薛倩妍不負眾望成為河北花魁,主僕兩人才盡興離開。呂素璇還不知麻煩事將會接踵到來,長安城大理寺正上演公審大會,批鬥如火如荼展開,驚天動地的審判結果,目前只暗藏在李隆基手上,尚未昭告天下,但很快會公佈至各州官府。 正月十九,車夫毗遮駕御座車自薊城出發,呂素璇主僕向北奔馳穿過承德,來到一個更加寒冷的領域,冰雪覆蓋的雪原故鄉,圍場。 -------------------------------------------------------------------------------- 來源 :宋楚爾作品官網:宋楚爾神奇影音文字創意空間,連載經典魔幻小說《皇侯列傳》、《至尊爺重返江湖》,推薦Live演唱會、電影評論與錄音作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