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一百三十章 不會白死(下)

達人殿堂

 
    

 第一百三十章 不會白死(下)   看著迦耶娜的眼睛,凌非寒霜般的表情露出一絲疑惑,他不能了解,為什麼 迦耶娜非要以死相逼。   凌非的反應讓迦耶娜覺得勸說有望,趕忙見縫插針,泣聲說道:「公子,如 果娜娜不能保護弟弟,你覺得娜娜還有什麼臉面一個人苟活下去?既然如此,倒 不如讓娜娜先行一步,到天父聖母的面前負荊請罪,不是麼?」   「……」凌非這回徹底猶豫了,渾身暴漲的氣燄,也變得紊亂而鬆動起來。       ◇    ◇   「公子,娜娜並非有意為難,也知道魔羅犯了滔天之錯,但是……但是至親 之情怎能不顧?魔羅是我弟弟,即使他錯了,即便他錯的離譜了,即使他錯的不 可饒恕了,但他仍然是娜娜的親人呀!   「放過他吧公子,放過魔羅吧,就當娜娜求你了好麼?」   迦耶娜身為天之驕女,何曾向人低過頭?   但這一回,她放下身段了,為了喜歡的人,也為了自己的手足,她不得不!   「……」   然而凌非的沉默,卻讓凍結的草原更顯肅冷。   「公子……」迦耶娜幾乎哀求。   她不能讓魔羅死。   「好。」   凌非輕吐一字,卻在迦耶娜還沒來的及欣喜時,覆又說道:「治好他,我與 他之間的仇怨,一招了結!」   迦耶娜本來還待高興凌非肯放下仇怨,沒想到凌非只是給了魔羅一個相對公 平的機會而已,這讓迦耶娜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擔憂。   魔羅的實力明顯高於凌非,但凌非的副體實力,又略強於魔羅,況且就算自 己施展痊癒術將魔羅治好,也只是治療了身體的傷勢,於魔羅的精氣神並沒有顯 著的幫助,如此一來,魔羅能抵擋的了死神凌非的攻擊嗎?   不得不說,此時的迦耶娜矛盾異常,她一面替自己弟弟擔憂,一面又怕凌非 受傷,到底該如何,她自己也亂了。   見迦耶娜面有難色,似乎並不滿意這個決定,凌非寒著臉,說道:「這是他 的機會,妳可以要,也可以不要。」   本來還有些不願意的迦耶娜,聞言忽然心中一凜,暗自想道:不錯,只要凌 非願意,現在就可以動手殺了魔羅。即使有自己的阻撓,可一旦死神副體出手干 預,魔羅卻也萬死無生,所以這的的確確如凌非所說,是魔羅眼下唯一的機會, 放棄了,就只有死路一條而已。   「好。」迦耶娜不再猶豫,堅定而感激地說道:「娜娜代舍弟謝過公子,舍 弟魔羅犯下如此大錯,公子仍肯賜予公平決鬥的機會,娜娜真心感激,所以不管 決鬥的結果如何,此恩,娜娜都會永遠銘記,不會忘,也不敢忘。」   凌非沒有回應迦耶娜的話,更不想再多說,只是正待轉身之際,卻見不負平 生天靈上,一條靈氣悠悠升起,轉眼化作人形,無聲而默然地,轉頭看著自己那 不堪的軀體,最後抬起頭,向凌非看去。   似乎是發現凌非能看見自己一樣,那條魂魄默默地向凌非點了點頭,報以一 抹感激的微笑之後便慢慢散離,化作點點星光,好似撒落滿地的塵埃一樣飄落。   凌非知道,那是不負平生殘破不全的魂魄。   雖然有心想挽救,但不齊全的靈魂,就是死神也不能改變。   不負平生能超越人之界限,練就聖武王這等超越巔峰的絕代成就,便說明他 之靈魂異強於常人,但是,他畢竟不是那個遠在地球的李文才。   李文才當初只是頭部受了石塊重擊而死,於魂魄並無太巨大傷害。   然不負平生不同。   他為將魔羅拖下地獄,為施放最後極招《刀劍雙極,十方無赦》,不惜自損 將全身功力聚收體內,強制包覆即將破體而出的刀氣,這讓他的肉體承受巨大的 痛苦,也連帶靈魂跟著承受難以想像的散離之痛。   而最後,終是蒼天負人,絕代武者招遲半式,不僅飲恨收場,就連魂魄,也 因為劇烈的萬刀穿體之痛而散離——魂飛那萬里虛無,凋零在破碎虛空。   武神所創刀式,豈是凡軀可撼?   也許,人間至強,也不值神之一劃。   但是凌非知道,不負平生並未輸;而是人神之間那條鴻溝,委實太過巨大。   凌非更相信,縱然遲了半招,但不負平生合畢生之力所創之招,即使尚不能 稱之為神之武學,也絕對是萬古唯一的近神之招!   如今他魂魄散離,凌非除了沉默注視,亦只能敬意相送。   驀然,在散離的魂魄中,一團似虛又實的冰凝水晶菱角浮出,似是有靈,緩 緩地飄向凌非手中,凌非皺眉看去,赫然竟是不負平生的「冰之本源」!   凌非心中一動,抬頭再看那縷幽魂時,不負平生的魂魄卻已如輕煙消散。   看來,這顆冰之本源並非來之無端,而是飽含著不負平生最後的願望,或許 他的希望,便是與凌非並肩一戰,完成他所來不及完成的遺憾。   凌非看了迦耶娜一眼,她正施展痊癒術替魔羅療傷,對於剛才之事並無所知 ,或許這便叫做天意吧!   不再猶豫,凌非掌心一握,冰之本源瞬間融入體內,輕車熟路地與死神本源 互相結合,凝聚出「冰龍之力」,與土龍、水龍、火龍等本源之力,如四星拱月 般圍繞在死神本源的周圍。   與此同時,凌非也在心裡暗自立誓,絕不讓不負平生的努力功虧一簣,更不 會讓死在魔羅手裡的一干人白死!   他與魔羅之間,已勢成水火,再無轉圜餘地。   隨著時間的推移,魏龍生等人在感受到死神凌非所爆發出來的絕強氣息之後 ,也紛紛向著來時之路歸去,只不過界通原四面皆同,一時卻是難以辨別方向。   而另一頭,魔羅在姐姐迦耶娜的幫助下脫離了冰封,傷勢也在其神奇的痊癒 術下逐漸復原。   只是甫一睜眼,便看見仍是傲立於眼前,早已氣絕多時,卻又異常令他扎眼 的不負平生。   立馬指著不負平生的臉,嗤鼻哼道:「瞪什麼瞪?能瞪死我嗎?你個廢物, 還敢妄想殺我?也不掂掂自己有多少斤兩,真真可笑!」   魔羅初醒,便指著不負平生亂罵一串,聽得身邊的迦耶娜都是微微有些慍怒 ,彎月一般的眉毛頓時蹙起。   背對著凌非射來的視線,迦耶娜寒著一張精緻粉白地小臉,壓低輕脆悅耳的 聲音斥責道:「說什麼你?還沒鬧夠嗎!」   「姐姐我說錯了嗎?死人就該老老實實躺在地上,站在這裡不嫌扎眼嗎?」 魔羅說著,掌風已向面前不負平生呼嘯過去,同時嫌惡道:「還不給我倒!」   話畢,勁風橫掃,不負平生的殘軀頓時宛如吹灰般支離四散,滿天飛揚。   此舉,楞是讓迦耶娜當場傻眼,她不敢相信魔羅的心性竟是如此惡劣。   當然,剛剛甦醒的魔羅並不知道凌非就站在百丈之外,更加不知道那殘軀散 離的畫面,不僅震撼了自己的姐姐迦耶娜,也完全激怒了真正的死神——凌非!   


廣告
來源 :寂寞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