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一百二十七章 刀劍雙極(上)

達人殿堂

 
    

  第一百二十七章 刀劍雙極(上)   此刻聽到蹲在石桌旁的迦耶娜問來,雖然目光仍停在書頁上,可聲音卻是 透著滿足的,微笑道:「好不好不知道,但裡頭記載了許多武器的詳細資料, 還包涵其鑄造訣竅及用材配方,我想,若能用以打造一把稱手的武器,卻也不 失為一本好書了。」   「鑄造用的書?聽著真新鮮呢,是什麼名字呀?」迦耶娜聽著也來了興趣 ,便直起身來,朝凌非手裡那本書探頭看去。   凌非微笑道:「遺世兵解。」       ◇    ◇   話才出口,便見迦耶娜柳眉一蹙,接著就聽她語帶鋒針地說道:「這人的 口氣忒也大了,不過一介凡夫俗子,怎也敢這般誇口,公子,難道那書中所字 ,卻當真是曠古絕今了?」   迦耶娜顯然對書名起了排斥,在她以為,天父聖武神所打造的武器,才應 該稱的上「遺世」二字,所以此時固然是要對這本書挑揀些毛病了。   對迦耶娜的質疑,凌非顯然並沒有放在心上,反而面帶微笑地將書冊遞出 ,道:「不妨看看。」   凌非不假思索地便將《遺世兵解》遞到迦耶娜面前,這樣的舉動,倒是讓 迦耶娜有些錯愕,心裡對那本破冊子的名頭,反而不跌反升,心說能得公子如 此評價,難道這書裡,真藏有巧奪天工之秘奧?   且不管迦耶娜是如何的想,於凌非而言,這本書固然記載著十分玄妙的鍛 造之術,但早在剛才那一閱,其內中所藏的一切,便已經全數落進了凌非眼裡 ,所以他才能絲毫不顧忌的將書遞給眼前這位,明顯對這本書懷有敵意的迦耶 娜,而不怕她一時意起,一把火將書燒個精光。   其實說穿了,此時這本不負平生所留下的冊子,縱然奧妙精深,然書之本 身,對凌非而言,卻已經是無關緊要了,就算她迦耶娜當真要拿去火烤水淹, 那便也隨她去唄。   見到凌非將書遞到眼前,迦耶娜也不矯情,抿嘴一笑:「那娜娜就不客氣 了。」伸手便將《遺世兵解》接了過去。   她作勢翻了幾頁,雖然表情故作專注,其實卻是一丁半點也沒看懂。   迦耶娜雖然貴為天之驕女,卻畢竟不是真正的十項全能。因為她所有的一 切,皆是傳承自「女神魔羅迦耶娜」,而對於鍛造之術本就不在行的「女神」 ,她的傳承者,又豈有會的道理?   是故,迦耶娜剛才那一番饒有偏見地話,說白了只不過是為找碴而已,是 以此時雖是書冊在手,卻楞是沒有看出什麼名堂來,只不過她骨子裡的好勝心 理,仍是讓她強辯詞道:「這書裡的武器再好,又哪能及的上魔羅的刀好。」   凌非也不搭話,只是靜靜地,饒有趣味地看著迦耶娜,卻是弄得迦耶娜有 些小尷尬了,心說難道死神公子不信?   念轉至此,頓時便有些急了,立馬便搬出家史來,幾乎是拍著胸脯打了包 票,措辭自信地說道:「公子莫要心疑,舍弟的佩刀《天啟》,乃是天父親手 所造,若論那鍛工質地,怎也足堪為天下一品,那豈是凡夫小輩所能及的?」   「嗯……」凌非也不反駁,對於書中記載的鍛造之術是否能比肩,甚至超 越聖武神,他是一丁半點也不上心的,所以不管迦耶娜說什麼,凌非至始至終 都沒打算要與她爭辯,更何況,死神也從不與人爭辯。   「原來那把刀名喚天啟?它確實是難得一見的神兵。」   凌非微微一笑,他自是聽出迦耶娜話中不滿,但魔羅的佩刀,此時還躺在 自己納戒裡呢,好壞凌非可是清楚的很,所以迦耶娜最後那一句,咱凌非還是 頗為贊同的。   當然,凌非可沒打算把魔羅的佩刀還出去,既然是寶物,而且還是殺過自 己的神兵,凌非這個最喜歡探寶尋祕的死神,怎麼可能輕易讓人?有句話說: 進了我的門,便是我的人,所以這神刀天啟既然進了我的納戒,那便算是我的 東西了,想拿回去?兩個字,沒門!   看到凌非同意自己說的,迦耶娜的底氣一下子就來了。便順著凌非地話, 慫恿道:「公子,既然這破書也沒什麼了不起之處,不如咱們就不要了吧,你 看這還有許多書,我們何不再看看?指不定還能有什麼新鮮事兒呢。」   剛才說過了,遺世兵解的內容,早已經印在凌非的腦海裡,所以書本身就 是可有可無的東西了,是以迦耶娜那讓人啼笑皆非的提議,凌非卻也沒有拒絕 ,只是搖搖頭,淡淡地笑了笑,便又撿起另一本書看了起來。   相當然爾,既然凌非都同意了,迦耶娜自然也就無所顧忌了,她看也不看 的,隨手便把《遺世兵解》往身後拋了出去。   誰知好巧不巧,謝雲無正搖頭晃腦地走來,就聽「叩」的一聲,厚厚一本 《遺世兵解》,就這麼碰巧砸在他腦門上,雖然是不痛,卻仍是讓咱老謝嚇了 一跳,忍不住「哎喲」一聲,低頭定睛看去,滿地亂七八糟的東西,有布子有 衣料,也有各式鐵器鍋碗,就不知道是被啥給砸了,氣得他向四周圍大喊:「 誰?誰打我?哪個王八蛋偷襲老子的,你他馬的有種給我出來!」   迦耶娜聽不懂獸語,理所當然毫不理會謝雲無在後頭「吼吼吼」的亂叫, 只是一門心思地翻看著凌非扔下來的書冊,滿腦子都想著要和凌非增進共同話 題。   至於凌非這個聽得懂獸語的哥們,倒是很有良心地轉過頭來,十分關心地 看了一眼大發雷霆的老謝,不過凌非並沒有感覺到附近還有別人,所以也沒多 想,搖了搖頭,便把頭又轉了回去,繼續去看他的書、搞他的研究,結果最後 ,咱老謝喊了半天也沒看見個人影,心裡不由掐了一下,怪怪,怎麼毛毛的? 忍不住嘀咕了起來,難道是這裡怨死的人太多,鬧鬼了不成?哎呃……   凌非哪裡知道謝雲無在想啥亂七八糟的東西,只是盯著手裡的冊子,饒有 興趣地說道:「這本書不錯,雖不是什麼絕世武功,於我卻是大有幫助。」   難道公子又尋到了什麼?迦耶娜立馬又湊了過去,甜聲問道:「聽公子所 言,難道公子一直在找的,竟是武功秘笈?」   「嗯,天下武學博大精深,能夠見識到的越多,於我所求之道,便能更近 一分。」凌非點頭道。   「原來如此……」迦耶娜若有所思地點點頭,沉吟了半晌,才繼續說道: 「但聽公子方才所言,這本書顯然並非是什麼武功秘笈了,可於公子卻又有著 莫大助益,這……娜娜可就不明白了。」   凌非笑道:「其實也沒什麼,之前雲無曾經受了重傷,我雖然知道其傷處 關鍵,卻無奈不通醫道,只能束手無策、求助於旁人,但卻讓人有了可乘之機 ,非以條件不肯施救,所以,雖然醫之一道非我所求,但靜心想來,若能通曉 其理,於我身邊之人也不可不謂是一樁好事。」   雖然凌非沒有明說手裡拿得什麼書,但話中意思卻是十分明朗。   迦耶娜本就傳承自女神,而醫之一道,也正是女神魔羅迦耶娜所長之一, 所以對於凌非剛才那一番話,迦耶娜同學又有意見了:「公子,這麼說起來, 你手裡那本書,便是一本醫書嘍?」   凌非點點頭:「正是。」   「公子,其實你若想學醫渡人,娜娜也可以教你的,不管是治療術,治癒 術,還是最高級的痊癒術,只要公子想學,娜娜便絕對傾囊相授,咱們又何需 理會一本凡人所撰之書呢?」   迦耶娜對凌非的心意日月可鑑,一番話說下來,雖然充滿了貶他之意,卻 是讓凌非的心頭也不由得一暖,楞是感嘆孿生姐弟,竟是如此天壤之別,一個 溫柔善良,一個卻殘忍無道。   不過,凌非並沒有因此而捨棄手中那本,由兩位神醫所留下的醫書。   只因為,自從上回,迦耶娜施展痊癒術救回患無救斷指時,凌非的死神之 眼便已瞧出了端倪。   雖然痊癒術可以讓「外傷」完好如初,更可以補肉生骨,但是對於更深層 的經脈以及人體中所存在的「氣」,卻是沒有太多的幫助,而這,就需要靠長 時間的調理和修養,才能使之真正恢復,甚至說,如果沒有好的調理,那麼即 使有痊癒術傍身,也仍是要留下一些遺憾的。   而凌非手中這本書所記載的,除了針灸之術,還有許多藥方醫理,其中更 包涵了各種丹藥的煉製方法與配材,這對於凌非來說,雖然不及迦耶娜的痊癒 術那樣能夠立即性的挽救生命,甚至起死回生,卻也是不可多得的「養內」妙 義了。   所以迦耶娜雖然褒了她自己的痊癒術,更貶了凌非手裡的醫書,但凌非卻 沒有絲毫鄙棄的意思,反將心中所想,說與迦耶娜聽,頓時讓迦耶娜有些羞愧 ,不過她也是聰慧之人,自然知道凌非說的是極有道理的,所以心裡那份羞愧 ,很快便煙消雲散,反而對凌非那淵博的見聞與精闢的見解,充滿了難以想像 的崇拜,目光中所見,唯偶像二字。


廣告
來源 :寂寞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