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啾姊姊 】神鬼推拿師◆第二戰◆殺手部落 -3-

達人殿堂

 
    

  「丹妮絲,要我接這個任務也行,妳現在就到帝國飯店開 間房等我……」   「你想藉機退休?」螢幕那頭有著健康小麥膚色的拉丁美 女揚起眉毛,除此之外,她臉上仍是毫無表情:「等你死了我 再召開會議討論這件事。」   「妳的眼神還是那麼寂寞,妳現在很需要男人安慰吧?不 如我們去樂一樂……」   丹妮絲完全不理會他下流的話語:「這是這次的任務。」螢 幕頓時閃爍著新信件的訊息,男子皺著眉頭邊看著信件邊抱怨著 :「『神鬼推拿師』?這是什麼鬼名字?」   「目前只知道這個稱號,他的其他資料我們還在查。」   「依我看,不過是個腦子有病的黃種人。」   男子站起身來,開始踱著步子,這是他正在思考的習慣動作。 「……總之,組織裡有的資料就這樣而已,你的任務就是查出他的 目的。」丹妮絲看著螢幕傳來的畫面又不禁皺起眉頭。   「要不要作掉他?」   「目前沒必要,你將資料回傳以後會有新的指令。還有……」   「嗯?」   「J,下次接收命令的時候把衣服穿上,錄影記錄『老闆』全 程都會看到。」啪一聲,通話和視訊都中斷了,男子聳聳肩,看就 看,他這副虎軀如此精壯完美,即使是老闆也難有機會欣賞這宛如 雕像的肉體,J可是非常慷慨的男人。他把腳跨到桌上,悠哉悠哉 的看著傳真過來的資料。   「神鬼推拿師/男/東方人/25~40歲/身高約172~182/黑 衣、黑帽、黑髮/眼珠顏色 深褐色」   「搞什麼,這資料怎麼這麼少?每次都給這種爛差事,麻煩死 了。」再細看照片,根本模模糊糊完全看不清楚,像是惡作劇的黑 色塗鴉,「藏在黑暗裡頭就不會被發現了嗎的?」被叫做J的男子 笑了開來:「想耍神祕?無論是誰,只要在曼尼市都逃不過我的銳 眼。」   他站起身來,大腿上的血管隨著他動作而跳動著,他滿意的看 著自己倒映在落地窗的身影,赤裸著,身上沒有半絲贅肉,渾身精 實而黝黑的肌肉在陰暗的房間中賁張發亮,沒有燈光的房間中,銳 利的眼神更像在閃著光。   宛如一頭兇猛野獸的男人。J,欣賞自己宛如惡魔的倒影,冷 冷的微笑著。 ※   推拿師出現在曼尼市已有一段時間,今天仍然有一票人死命追 蹤著著他的下落,卻還是沒有人掌握到他的下落,只知道他每天都 像是漫無目的在城市中晃蕩,他彷彿來過這個城市千百回了,曼尼 市的街道如此錯綜複雜,他卻總在荒僻的巷弄出現,又從另一條狹 窄陰暗的角落消失。   「那個死黃鬼跟鬼魂沒什麼兩樣。」另一個梳著油頭的傢伙顯 然已經半醉,一付氣憤模樣接話:「就差沒有條辮子,活像個鬼, 也不知道他來幹嘛,只會賣弄神祕不是?上頭不知道在緊張什麼, 為了一個黃鬼緊張成這樣,難怪情婦連分手費都不想要就跑了。」 說完自己乾掉手上的啤酒大笑起來。   J默默喝著威士忌冷眼觀察著,那些黑白兩道的組織該不會以為 派出這種貨色就可以搞定那個推拿師了吧?J裝作聽不懂他們在說什 麼、若無其事的樣子,此時卻暗暗佩服起這個推拿師,就連組織手上 所掌握的都是轉過幾手的消息,不但黑道如此,連曼尼市的警方進入 高度戒備,這個愛耍神祕的人,無論如何都不像個泛泛之輩。   J細細的推敲起來,若要說形跡可疑的東方人,在曼尼市勢力最 大的就屬華人了,而華人的勢力中心又在唐人街,擁有最大勢力的華 人,又最神祕莫測的……J腦子裡迅速閃過幾個人的名字,不動聲色 把玩手中的杯子,稜角銳利的冰塊碰撞威士忌杯,在喧鬧的PUB裡面 叮噹作響。   唐人街那個叫做張龍的老頭幾年前推說臥病,從此再也不見人影, 而他最後收的那個胖子徒弟又是有名的死心眼,怎麼威脅利誘都不肯 說出他師父的下落。師徒倆多年來佔著唐人街最精華地段的店面,外 人不解這間店為何幾乎荒置,只見到一個胖子日日癱在店面裡無所事 事,看看賽馬趕蒼蠅。完全看不出來這間又破又爛的店面在張龍尚未 失蹤之前,是實際上的華人黑道中心,理由無他,幾個大幫派的掌舵 都是張龍一手帶大的徒弟。   張龍據說是從中國偷渡來台,是個身懷絕技的武術高手,他每三 年收一個徒弟,每一個現在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除了那個胖子,還 有十五年前那個墜樓而死的小鬼……   「再一杯,純的,不要加水。」   那個裝神弄鬼的推拿師跟他們肯定有關係,J的直覺向來不會有錯 ,J是野獸,披著人皮的野獸,而野獸的直覺是不會有錯的。J一仰, 把手中的烈酒一乾而盡。 ※ 又是深夜,該是推拿師行動的時候了,要找到推拿師一點都不難,只要 跟著那群無能的嘍囉就可以找到了,但是找到了又如何?   J看著那些偽裝成路人的特務們,心裡忍不住嘲笑著他們,這樣處 處露出蹤跡的可笑跟監,還不如大大方方走出來跟他打招呼……比方說 直接遞上名片,熱情的握握手說:「嗨,你好,我是某個不能透露名字 的地下組織成員,目前任職特別偵查員,偶爾兼任殺手,很高興認識您。」 然後約他去星巴克喝杯咖啡,聊聊他來曼尼市的計畫。想到這裡,J的 嘴角又揚起了笑容。   將手插進口袋滿臉歡快的向前走去,他另一個穿著風衣的人迎面向 他走來,那套黑色的風衣雖然已經老舊,卻看得出剪裁和質料都有一定 程度的質感,同樣身為風衣的擁戴者,他向對方點頭示意,直到將近擦 身而過時,才見到對方略略點頭致意。   J因此格外高興,今天晚上遇到了一個陌生的知音。   推拿師心情也很好,剛剛那個黑人男子不是什麼普通貨色,走路的 時候不像一般人腳步漂浮,非常穩,全身的肌肉像是都在警戒著,整個 人的氣息卻很放鬆,沒有後面那些跟監的外行人那樣時時刻刻傳來的緊 繃感。   重要的是:他很有品味。 來源 :啾啾姊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