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啾姊姊 】荒行渡人 -第一章- 4

達人殿堂

 
    

若不是親眼所見,任誰也不會相信這座破廟裡竟有一縷黯淡的光線 從廟門的縫隙中漏出來,而且還伴著朗朗的誦經聲。 韓笠翻下驢背,一個箭步就衝上前去敲門,一邊敲還一邊扯著嗓子 喊著:「裡頭有人嗎?快開門啊!」雜毛把臉埋進兩條前腿間,完了完 了,有人這樣探路的嗎?這下當真是來送飯了。 只聽誦經聲嘎然停止,廟門呀的一聲拉開了一條縫,門內的中年僧 人一臉驚訝的看著韓笠。「師父,我迷路了,這裡可方便借住一宿?」 嘴上禮貌得緊,他卻一邊硬從門縫裡硬擠進去。 僧人攔不住韓笠,只得匆忙掩上門,把這個硬闖進來又東張西望的 來人拉住,苦口婆心的勸者韓笠:「施主,現在趕緊離開此處猶未晚, 此處夜裡不平安,一時半刻內縱然回不到山腳黃家莊,也強過在這裡渡 夜,總之快快離開本寺,快走!」說著就把韓笠往外推。 「師父,您先冷靜聽我說呀……」韓笠緊緊壓住廟門,不讓僧人有 機會開門,「我就是受到黃家莊的請託才來這兒收妖的啊!」一聽到收 妖,僧人掩不住驚恐的表情,聲音顫抖了起來。「施主……性命可貴, 別為了一時衝動送了性命啊……」 韓笠有點尷尬的抓抓頭:「師父,這您不用擔心,倒是您……」他 滿懷抱歉的問著:「您怎麼不乾脆的死了呢?」 僧人的身體一震,他低頭看著自己已然乾枯見骨的手掌,不再跟韓 笠拉扯。 ※ 這位僧人法號悟真,在多年前--真普寺還受著鄰近村落香火的那個 年代,他是第二代的青年住持,悟真自幼在京城郊城的道金寺出家。 悟真成年後遊歷四方,最後在真普寺落腳,同時也將道金寺許多珍 貴的典籍抄錄到真普寺,讓真普寺的法澤廣被,在這一帶曾有不小的影 響力。 只是在數十年前,突然一道天雷劈上了真普寺的屋樑,硬生生將他 半生的心血,近千卷他和弟子們手抄的經書燒毀大半,鄉里間又不知道 打哪裡聽來了傳言,說真普寺裡有人惹惱了天神,這道雷便是天怒的傑 作。 一些心智不堅的弟子便趕緊投靠其他寺廟,甚至放話說這廟裡有妖 作怪,才會遭到疾雷劈打的下場。 一時間香火突然斷絕了,原本資助著真普寺的商家貴族也紛紛做壁 上觀,遭遇這場無妄之災的悟真將剩下的弟子們打發走,畢竟每天面對 弟子們惶恐茫然又害怕的表情,他於心何忍? 最後只剩下悟真一個守著這座破廟,歲歲年年,日日夜夜,也不知 道什麼時候就再也不飢不餓,肉體也不知道疲倦,他隱隱知道自己大約 已經不能算是個活人了只是突然被韓笠這樣點破,悟真望著自己乾瘦如 枯柴的手發愣。 莫非我真的已經死了? 「師父,您還隱瞞了什麼?」悟真還來不及感傷,韓笠很沒意境的 繼續追問著:「您知道這些年斷斷續續,在真普寺丟了不少人命,這些 冤枉債您可別說不曉得。」 悟真沒有回答他,望著殘破屋頂外頭高懸的月亮深深嘆了口氣:「施主 現在要走也走不成了,素菱姑娘就要回來了。」 悟真伸出爪子般的乾枯雙手,一傢伙把韓笠拖進大殿的佛壇下,揭 著布幔謹慎的囑咐著韓笠,不要出聲、不要張望,連喘口大氣也不要, 「施主,生命可貴,待素菱姑娘歇了便速速離去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