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啾姊姊 】[信長]日與夜的相遇(11)

達人殿堂

 
    

「我不欠他們什麼了,該過的王都幫他們推過,也更新了他們的裝備,我想通了, 就算是恩情再重也不該綁住別人的身與心哪。」 「何況都是些輕鬆順手就可以完成的人情,也好他們掛在嘴上說那麼久。」女孩 子們義憤填膺的補了這句。 月痕難得說了這麼多話,誰叫她這些天都不在,姊妹們威脅她得報告在傲氣團這 麼多天做了什麼事,不乖乖招來就要她把桌上的酒喝光。 她早聽說日曜的慘狀,多少也會害怕她們拿錯了毒藥混在酒裡頭,只得乖乖把心 裡話全部招供。 「那個叫影君的傢伙呢?」 「看妳們那樣不是普通的姐弟關係吧!從實招來!」 月痕有點尷尬的笑了笑,感情這種事情她一向不習慣對別人傾訴,影痕和她同期 被招入了傲氣團,雖然年紀小了一截,但兩個人頗聊得來,而且她們眉目之間有 幾分相似,有時看著他會有如鏡影的錯覺,不自覺的會多關心他些。 所以她一開始就對影痕就毫無防心,所以當影痕吻她的時候,她以為那就是愛情, 但在那一吻之後,影痕還是跟許多的女孩笑笑鬧鬧的,這和她理解的「愛情」似 乎不太一樣,問了影君之後,卻看他一臉無辜的搖頭:「那是意外啦,我一直都 當妳是最好的姊姊。」 這個答案讓月痕的心很沈重,她這些年來讓心一直沈寂著,全心投入在生產之中, 就是因為看過太多人為了感情遍體鱗傷,看著女孩們哭哭笑笑,她知道自己討厭 那種失控的感覺,於是一直讓心保持在平靜的狀態。 但那個男孩勾起了她心中那方被遺忘的溫柔,卻又奢侈揮霍著她的包容和情感, 其實她真的不知道怎麼面對,只是避掉了之後影痕有意無意製造的「意外」,盡 量用冷淡的態度面對所有的人。直到他突然消失了好一陣子才鬆了口氣。 「男人都是騙子禽獸壞蛋,這話還真不假。」月痕笑笑的喝著自己帶來的異國葡 萄酒。 「哪有……明明女人才是騙子!」窩在火爐邊烤地瓜,屋子裡唯一的男人翠山微 弱的抗議著,卻完全沒人理他。 「哼,越漂亮的人越會騙人,還好我不是漂亮的人!嘿嘿!」雨煙喝得多些,講 話也大聲了起來。 月痕沒說出口的是,還好遇到了日曜,遇到了妳們,不然我還不知道要多久才知 道自在與快樂的滋味。 她想到那天在扶桑之森入口的日曜,一和她視線對上,眼睛瞬間都有了光芒,她 喜歡那樣的眼神,那種見到她的時候,真切湧出了一眼就能望穿的歡喜,這讓她 心頭感到了某種陌生的暖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