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啾姊姊 】[不恐怖]調皮的「室友」

達人殿堂

 
    

愛倫說: 記得蝴蝶在新莊住過一段時間,那時候我們在同一間公司上班,偶爾蝴蝶 會跟我抱怨,那間屋子有位很吵的「女士」,每天晚上都會在窗外低泣,惹得她 每天都睡不好。 但是某一天,實在是很懶得回家,我問著蝴蝶:「妳那邊借我睡一晚!」 「妳不怕就來呀!」 到她租的地方一看,就是很普通的自建四層樓分租,她住的雅房在三樓, 很小,剛好夠放一張書桌和一張床,洗完澡蝴蝶還在寫文章,我就大大方方佔據 單人床,而且很快的睡著了。 我睡得很熟,連後來蝴蝶擠上來都沒感覺,一路香甜的睡到天亮。 早上起床,蝴蝶還是精神很差的問我:「愛倫……妳昨天睡得還好吧?」 為什麼這樣問? 「那個女生昨天又來窗外哭了一夜欸!」蝴蝶眼睛瞪得很大,我覺得她比 較可怕。 可是,我昨天只覺得外面的風很涼快,什麼怪怪的聲音,一點也沒聽到欸, 到底誰才算是天賦異稟啊,我有點混亂了。 蝴蝶說: 其實不只這樣,我後來發現我有某種才能,可以輕易的將正常的屋子住成 鬼屋。 我生平只買過一層公寓,當初要住的時候,我只覺得,「哇,好涼快的房子 唷~」(夏天太涼快的房子不是好住的……) 這個位在頂樓的房子空了很多年,所以呢,你知道嘛……總有些之前的「房 客」不想搬走。 剛開始,只是撼動門窗,好吧,不過是風大。後來風鈴無風自響,嗯,或 許只是風很小,我沒察覺。 但是有人拿著鐵棒「嚕嚕嚕嚕」的劃過鐵門的欄杆,打開門也照劃不誤…… 這…就很難幫忙找解釋了。 後來越來越誇張。 我家的格局有點奇怪,書房和臥室的門是兩兩相對的。客廳有個到廚房的 門,廚房還有個通往後陽台門。 就在某個只有我和小孩在家的夏日下午,沒有什麼風,只有電風扇。首先, 是臥室的門無緣無故的關上,然後是書房的門跟著關上,接著是廚房的門,然後 是後陽台的門。 就在我眼前,一扇扇的門不徐不急的關上。我瞪大眼睛,呆了好一會兒。 然後廚房一陣乒乒乓乓,所有掛著的鍋子和菜刀鍋勺,通通神準的滾進洗 碗槽。我量了好一會兒,搞不懂距離起碼二十公分的鍋勺是怎麼「飛」到洗碗槽 的。 後來?後來就見怪不怪了。 反正也只是開門關門,在廚房鬧一鬧,動不動用鐵棒劃我家的鐵門當娛樂。 沒什麼,真的沒什麼。 來源 :啾啾姊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