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骨頭】【聖誕短篇】《謝謝你,聖誕老人》

達人殿堂

 
    

  外頭的風很大,肆虐著行走在街道的路人。   夜晚的氣溫更是下探至十三度左右,人們身上的穿著就宛如包肉粽,層層裹住。   漫無目的在街上穿梭,放眼望去街上滿是成雙成對的情侶,連店家都主打著雙人火雞套餐、聖誕大餐……等,路上盡是應景的飾物,五顏六色的小燈泡高高懸在聖誕樹上,聖誕樹上掛滿著小卡片,卡片上寫滿密密麻麻的祝福與期待。   唉──   無奈的朝天空嘆了口氣,本來我應該也是得乖乖待在家裡享用聖誕大餐,但……   唉。   再次嘆了口氣。   在附近繞了幾圈後,還是到了離家最近的公園。   投了罐平常不太喜歡喝的熱阿華田,隨便找了個靠近路燈底下的位子坐著。   為什麼會投不喜歡喝的飲料?還不是因為其他愛喝的都打了一個叉,只好將就點選擇它。   啵。   拉開上面的鋁鐵環,一鼓作氣往嘴裡大灌一口,試圖讓自己感到溫暖。   手裡捧著還在發燙的鋁鐵罐,安慰自己這就是一頓豐盛的大餐。   嘴巴依然吐著熱氣,整個身子縮在一起。   好冷──   牙齒居然開始不自主的顫抖,然後是身體。   再灌了幾口阿華田,本以為會讓身體停止抖動,但並沒有。   寒風刺骨,身上的薄外套根本起不了多大的禦寒作用。   咕嚕咕嚕──   阿華田已經見底,身體卻感受不到一絲絲暖意。   要回家去拿衣櫥裡的羽絨外套嗎?   不!   剛剛這麼有個性的奪門而出,現在回去肯定會被老媽給看扁,況且架都吵了,也出來了,沒有個四、五小時也要撐個兩小時吧?   至少讓老媽有緊張的感覺,不然這趟受寒之旅就白費了。   呼。   四周張望才發現整個小公園只剩我一人,唉,也難怪有人會說聖誕節算是變相的情人節阿。   早知道就該加入網路非常知名的團體──情侶去死去死團,這樣一來我不會不無聊,二來還能詛咒那些喜歡帶著閃光到處去閃瞎別人眼睛的情侶檔。   可惜的是我並沒加入。   咦。   飲料機那突然出現了一個矮胖的身影,原來不只有我孤零零一人,想不到他也是。   我把鋁鐵罐擱置在腳旁,不斷的對著手掌吐氣,整個人捲縮在長椅一角。   喝熱飲的效果只有一時,過後身體便開始不斷地降溫,然後接受寒風無情的吹襲。   開始後悔自己為什麼要跟老媽吵架。   假如沒吵,或許現在我與老媽正開心的吃著聖誕大餐,一邊看著電視一邊瞎聊,就算這樣很平凡,但總比現在在外面吹風受寒來的好。   唉──   我無奈的搖搖頭,把頭埋進雙臂中。   回想前幾十分鐘所發生的事,自己不該這麼任性吵著老媽給我聖誕禮物,也不該大聲的對老媽大吼大叫。   老媽很辛苦,真的很辛苦。   因為單親家庭的關係,老媽獨自一人把我拉拔長大,她是我一輩子最愛的人,就算如此,剛剛我還是失去了理智,為了每年的聖誕禮物跟老媽大吵一架。   甚至眼角餘光瞄到老媽佈滿淚水的雙眼,仍然裝做沒看見,隨手抓了件放在沙發上的薄外套便出門,她現在應該很擔心吧?我還真不孝,都已經快成年了還如此幼稚不懂得變通,一直讓老媽操心,真是不應該。   該現在回去嗎?   還是再等一會吧?或許等老媽氣消了再回去會比較妥當。   突然,耳邊響起一道聲音:「欸!小子,怎沒回去過平安夜呢?」   抬頭才發現一名中年人正坐在身旁,嚇得我差點從椅子跌了下去。   他頭戴一頂褪色的帽子,蓄著一撮白鬍鬚,鬍鬚很長且茂密。   身材略胖,整身的裝扮很像一個人,但臨時卻想不起來。   他手裡拿著一罐市面上從未見過的飲料在喝。   阿!他身上穿的是夏天的服裝,難道他不會冷嗎?   不可能吧……在這十幾度的氣溫除非是超人,不然哪有不冷的道理?更何況外頭的寒風從我出來就從未停過……但他看起來似乎很熱的樣子,雙頰通紅、額頭還有幾滴汗珠,重點是他沒打過哆嗦。   反倒是自己不斷的顫抖、顫抖、再顫抖。   「欸!小子,平安夜你怎還在這?」他四平八穩的坐著,儼然像座小山。   「我……我……」我不敢說出自己跟老媽大吵一下後跑了出來,於是亂掰了一個理由,「我出來買張卡片,準備去掛在活動中心外頭的聖誕樹上。」   等等……他突然給我一種很熟悉的感覺,像是在哪裡見過一樣。   「哈哈哈──」他的笑聲非常宏亮,「看你不停發抖,喏,這給你。」   他朝我丟了罐與他手上一模一樣的鋁鐵罐。   「喝了它,身體會暖和點。」他說。   鐵罐不斷發熱,雙手的溫度越來越高。   該喝嗎?他是誰我並不認識。這鋁鐵罐也曾未看過,有沒有毒也不清楚,這樣冒然喝下去,好嗎?   「是不是在懷疑這飲料到底有沒有毒?因為你從未見過,對吧?」他大笑了幾聲,「放心,不會害你,不信打開來看看。」   ……阿?   算了,只是打開來看看應該不會怎樣吧?   畢竟雙手的確因為這罐飲料越來越暖和。   啵。   拉開鐵環,上頭竟飄著裊裊白煙,感覺周遭溫度瞬間上升了好幾度。   身子漸漸暖了起來也停止了顫抖。   「還懷疑的話,你可以選擇不喝,捧著就好。」他說:「但喝了效果會更好就是了。」   我搖頭。   反正手拿著就能感覺到溫度有在提升,不喝也沒關係。   「嗯,不勉強。」他灌了好大一口,「但你得聽我說個故事。」   「什麼?」我皺起眉頭。   「你就當一個老頭子無聊想講講話。」他說:「不然當作是讓你感受到溫暖的代價,好嗎?」   反正閒著也閒著就算報答他好了,那就聽完再回去吧。   我點頭。   「你相信世界上有聖誕老人嗎?」他問。   「不相信。」我說,因為從小到大根本沒見過。   「那我就說一個關於聖誕老人的故事……」他說,眼神放空望著遠方。      「在說之前,你必需相信這世上的確存在著聖誕老人。」   故事開始……   每年十二月二十四號是聖誕老人發聖誕禮物的日子,孩子們這天晚上肯定會在床頭掛上一條襪子,滿心期待明天襪子裡的禮物。   聖誕節早上,每條襪子一定會塞著禮物。   聖誕老人當然不只有一位,但正確數量已無從考察,只知道他們會在平安夜裡化身為凡人,去觀察孩子們的表現,表現好的孩子才有資格擁有禮物。   為了在寒冷的冬天能準確的將禮物送達,除了依靠神獸──麋鹿外,他們事前都會喝罐飲料,那罐飲料捧著有讓周遭溫度提升的效果,吞下喉後更感覺不到寒冷。   本以為這種微妙的關係可以持續很久……   但人們的慾望無窮,於是他們在背地裡悄悄計畫著如何綁架聖誕老人。   因為他們深信只要抓住聖誕老人,任何願望都會實現。   只不過愚蠢的人們並不知道,一但聖誕老人著聖誕裝被凡人發現,便會失去神力變成動物。   所以那幾年聖誕老人的數量銳減,剩下的聖誕老人也對人們失去信心,紛紛辭退。孩子們漸漸等不到聖誕禮物,人們也慢慢察覺到聖誕老人消失了。   後來,聖誕老人果真變成傳說,家家戶戶流傳著。   可是偶爾還是會聽到聖誕老人出現的蹤影,不過還有誰會相信?   「說完了,你相信嗎?」他看著我,眼泛淚光。   腦海模糊的影像漸漸清晰。   捧著飲料的雙手開始顫抖,鼻頭感到些許酸意……   褪色的帽子仔細一瞧才發現是頂聖誕帽,除了雙頰通紅那堅挺的鷹勾鼻也是。   加上他所說的「飲料」……   不管了!   喝下一口後,身體宛如套上一層會散發熱氣的防護罩,連吹拂而過的微風也變得暖和。   「所……以,你……是聖誕老人?」我提了另一個問題。   他仰頭大笑,笑聲依舊宏亮。   「你覺得呢?」他站起身子,往上跳了跳。   我沒說話只微笑點著頭。因為我相信他肯定是聖誕老人。   他摸摸自己的落腮鬍,手指一彈。   天空瞬間降下白雪,而我也被眼前這景象給嚇到愣住。   回神後他早已不在身旁。   忽然,空中傳來一道聲音:「要記住好孩子才能得到聖誕禮物──」   皎潔的月亮前出現一個身影,緩慢的往上移動最後進入雲層。   當身影消失,天空便停止降雪,手裡捧著的飲料竟然變成了隨處可見的阿華田。   我起身,瞬間一道冷風吹過,好冷阿──   看來飲料的效果沒了。   拉緊外套,抖動身體。   回家跟老媽道個歉,然後請她吃聖誕大餐,順便再幫她按摩好了。   今年就不跟老媽拿聖誕禮物了,畢竟已經得到了。   好孩子才能得到聖誕禮物。   剛剛看到了,所以不能讓他失望。   謝謝你,聖誕老人。                                 END ---------------------------------------------------------------------------- 來源 :懶骨頭推薦 :懶骨頭粉絲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