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一一七章 殺與被殺(上)

達人殿堂

 
    

  第一一七章 殺與被殺(上)   前情:     「不負平生說的不錯,咱們聖主神功蓋世,沒那麼容易死,是爺們的話,就 乾脆點把位置告訴你姐姐,別在那磨磨嘰嘰的。」病無醫這時也見縫插針的參和 進去,這並不是他膽子特別大,也不是他不怕引來魔羅的殺機,而是他從剛才魔 羅的話中,以及他的反應,覺得這事恐怕有些蹊蹺。而且再說了,如果凌非真的 死在那異境中,自己和患胖子難道還能活著走出去?不如現在拼一拼,也許凌非 並沒有死,只是被困在了那異境之中也不一定,但如果現在不拼,就真的只能坐 著等死了。   病無醫當然知道這是在賭命,甚至當他把話說出口的時候,就有可能直接被 魔羅一刀子砍了,但病無醫更知道,這是一個機會,如果現在沒把握住,那麼等 待他和患無救的,只有更悲慘的結果而已。    ◇    ◇   本來魔羅這小子還想找些什麼藉口來推託的,他可不希望自己在「腐潰沙海 」裡的好事給讓人撞破,更何況那人還是自己的親姐姐。   可他現在一整個鬱悶了,原本那張白皙無瑕的俊俏臉蛋,此刻裡都氣的發黑 了。怎麼也沒想到那個沈默寡言的不負平生會在這當口裡給自己使絆子,對了, 還有那個叫做病無醫的老鬼,魔羅現在是恨不得把那兩人的脖子給扭斷。腦子裡 的算盤還打著,怎麼就跑出兩個壞事的主?   魔羅現在是悔不當初,心想要是早早把這幾個罪犯砍了,哪還有今天什麼事 ?當時怎麼就不把心一橫呢?   見魔羅那兩隻眼睛像要吃人,迦耶娜再如何單純遲鈍,心裡也已經猜了個七 七八八,自己這個弟弟是什麼樣的性子,做姐姐的哪裡有不清楚的道理?那死神 公子沒準還真讓魔羅偷偷地給宰了去,現在正暴屍荒野呢……   「魔羅,你老實告訴姐姐,你是不是把死神公子怎麼了?」一想到可能發生 的悲劇,迦耶娜忍不住擰起秀眉,口氣也變得嚴厲起來。   「我、我沒有……姐姐,姐姐您怎麼會這麼想呢?那可是您的……您的朋友 ,我就是瘋了也不會做下那種事啊!」魔羅乍一聽問,不禁有些心虛,臉上那表 情可謂精彩,即使對於涉世不深的迦耶娜來說,並沒有什麼破綻,但看在魏龍生 等人眼裡,那可不一樣了。   要知道魏龍生和患無救這些人,在被關入罪島以前,都是曾經在東神州叱吒 風雲的人物,他們活在世上幾百甚至幾千年以來所見過得世面,所經歷過得奸黠 詭詐,可是遠遠超過迦耶娜這個一生都沒離開過這片異境的人要來的多,魔羅的 那點心思,幾個老傢伙哪裡會看不出來?   他們之所以沒有再開口插話,無非是明白「狗急跳牆」的道理。   對魏龍生而言,實在沒必要去插手這件事情,他現在更在意的,是如何和他 兩姐弟把關係搞好,就算來日不能離開這個異境,也能和「鍾琴」在這裡長相廝 守,所以對於能不能依靠死神來離開這個異境,實話說,魏龍生還真沒在意。   至於病無醫,他好歹也活了七、八百歲,雖然還稱不上是千年老妖怪,但總 也是個老來精吧,剛才一句話頂上去,他可是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就差沒整顆 從嘴巴裡跳出去了,現在要他再上去頂幾句,估計就是有話也沒命說,他可還沒 犯傻,光是看魔羅那兩隻白裡發紅的眼睛,傻子才上去找死,他病無醫可不傻!   「好,姐姐相信你,那你快告訴姐姐是哪個異境,咱們現在趕去也許還來的 及,寞要耽誤救治死神公子的時機才好……」迦耶娜也算是好耐性,她雖然涉世 不深,但魔羅談吐間游移不定的神色,也是讓迦耶娜心裡的不安逐漸加溫,但不 管怎麼樣,她還是寧可相信魔羅不會對自己說謊的。   面對姐姐迦耶娜的「柔性勸導」,魔羅心裡也是很為難,他和迦耶娜相依為 命數萬年,迦耶娜是他在這世上剩下的唯一親人,魔羅實在不想欺騙她。但是在 對天父的信仰面前,或許親情在魔羅心裡似乎還是淺了一分吧。   「姐姐,死神公子已經死了……」魔羅盯著池塘上平靜無波的水面,他不敢 去看迦耶娜的眼睛。   「我不管死神公子是不是死了,你沒聽見那人說的嗎?生要見人,死要見屍 ,姐姐是一定要把死神公子找回來的!」就在迦耶娜的話聲方落,一陣清風拂水 而過,掀起了片片漣漪,好像在呼應迦耶娜心中壓抑的怒火,以及越發深緊的眉 頭,還有那不知在何時,被她悄悄攢緊的拳頭。   水面上被風吹起的圈圈漣漪,讓魔羅的心也是一緊,似乎感覺到姐姐迦耶娜 隱而未發的怒火,魔羅在心裡盤算了一會,估摸凌非就算真是死神轉世,這會兒 也應該死透了吧?   要知道,凌非的傷勢可是心中一刀,而且他還是身處那樣的絕境下,就算有 翼獅戰寵和那條巨蟒的幫助,魔羅自信凌非也不可能逃出生天的。   畢竟身為第一個被那巨獸攻擊的人,對於那隻不知名巨獸的力量,魔羅是再 清楚不過的了。雖然自己若是全力施為,那巨獸也不是他魔羅的對手。不過要殺 死被自己重傷的凌非,依舊是輕而易舉的事情,魔羅此刻已經在心裡暗笑,他可 絕不相信凌非在經過了這些時間之後還能活下來,就算他一時半會還沒能死絕, 估計現在也早已經變成巨獸的食物了!   魔羅在心裡合計著,兩隻眼睛有意無意地瞟了其他人一眼,說道:「好吧, 既然姐姐您決定要去,我若是再堅持的話,那就是我的不是了……姐姐,如果您 一定要去的話,我想死神公子的屍體,現在應該還在劇毒森林裡吧,不過您得小 心,那裡可不好待……」   迦耶娜早就等得不耐煩了,此時一聽見魔羅說出位置,立刻就打開了通往劇 毒森林的虛空門,頭也不回的便跨了進去,耳後還傳來魔羅的一陣叮嚀。   然而,迦耶娜並不知道自己的離開,將導致界通原裡的一場災厄,而這場災 厄的挑起者,正是自己的弟弟魔羅!   看著迦耶娜和虛空門同時消失之後,魔羅隨即將視線轉移到罪島的一干人上 。他早就想把魏龍生這些逃犯給砍了,只是姐姐迦耶娜一直在旁邊盯著,他沒機 會下手,現在迦耶娜去找他愛郎了,正好給了魔羅這個機會,他哪裡肯錯過?   當他的視線掃過時,每個人都是唯恐自己和他的目光交會,因為魔羅那微微 擒起的笑容,實在讓眾人毛骨悚然。就是再笨的人,到了現在也大概猜到魔羅打 著什麼樣的算盤了。   敢情他是想趁著迦耶娜不在的這會兒,把魏龍生等人都殺盡斬絕,反正迦耶 娜估計也不會那麼快回來,一個錯誤的異境,諒是迦耶娜這樣的強者,也有的找 了。   當然,魏龍生也不是笨蛋,如果連魔羅在打什麼主意都看不出來的話,那他 也白混了。本來他是打算討好迦耶娜,來確保自己和鍾琴的安危無虞,但現在看 來恐怕也只能暫停了,因為眼前最重要的事情,是怎麼在魔羅的刀口下存活下來 ,直到迦耶娜的歸來……只不過魏龍生不曉得,魔羅這小子竟然連他自己的親姐 姐也捨得騙,若要等到迦耶娜回來,只怕沒有一兩天的時間,是不可能了。   「哈哈,看看你們,一群膽小的鼠輩,是怕我殺你們嗎?難道就沒一個人敢 拿眼看我?」魔羅一隻手搭在腰帶上那把從柳向殘身上奪來的邪刀上,像隻巡視 自己領地的獅子昂首闊步,慢慢的邁著步伐,遊走在清澈的水畔,誰也不知道他 的刀會不會出鞘?什麼時候出鞘?出鞘的目標又是誰?   滿場的寂靜,只剩下沉重而壓抑的緊張,就連患胖子,也是躲在一邊噤若寒 蟬,深怕自己被拿來開那第一刀,那可就真的悲劇了。   見所有人都低著頭,或避開自己的目光,魔羅索性將腰上邪刀緩緩抽出,金 鐵摩擦在刀鞘上的聲音,讓每個人的心都提了上來。   「一、二、三、四、五、六……嗯,加上你,正好九個。」像在點兵似的, 魔羅把在場的人都算了一遍,最後的目光停在五十米開外的不負平生身上,說道 :「你們現在一定是在想著,我會不會殺你們吧?嘿,還真讓你們猜對了,不錯 ,我的確要殺你們……」魔羅這話一出口,誰還坐的住?紛紛警惕的站了起來, 魏龍生和鍾琴倒還好,除了心裡緊了些,並沒有做出什麼動作;反倒是衛遲疆和 司馬泰,忍不住就拔出了佩刀,兩位神醫更是連退了好幾步,巴不得能離魔羅越 遠越好。   「別緊張,聽我把話說完。」魔羅微微一笑道:「我也不想駁了我老姐的面 子,既然她說過放了你們,我也不好把你們全砍了。所以,我很認真地想了一會 ,的確,的確是該給你們一個機會……」   魔羅的話說完,等了半晌,見沒人搭話,他似乎有些不悅地說道:「喂,難 道你們不想知道是什麼機會嗎?一個個像什麼?」   「請問……是什麼機會?」雖然明知道魔羅不會給自己等人機會,但魏龍生 仍是抱著一絲希望,所以他帶頭問道,就怕觸怒了魔羅,連那渺茫的機會也給丟 了。   見魏龍生問來,魔羅滿意的點點頭,冷酷地笑道:「機會,是要用你們自己 的雙手去把握的,看看你們身邊的人吧,一刻鐘的時間,殺死他,或者,被他殺 死,你們自己選擇。」   魔羅的一席話,震撼了在場所有的人,每個人都看向自己身旁的人,那是至 親,是摯愛,是手足。   「記住,殺死你身邊的人,你就能活下去,否則我便把你們全都砍了……時 間只有一刻鐘,你們可以開始了……喔對了,不用在意我,時間結束以前,我只 會在這裡看著。」


廣告
來源 :寂寞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