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一一一章 戰終

達人殿堂

 
    

  第一一一章 戰終   前情:   而就在這個時候,原本已經無比耀亮的光芒忽然一縮,所有刺目的白光瞬間 化作一把頂天巨鋒直指天蓬,巨鋒的刀尖穿破了雲層,目不能及,但巨鋒的尾端 卻是連接著魔羅手執的單鋒刀鍔,那模樣看上去,就像是那把單鋒刀被放大了千 萬倍。至於它的威力有多巨大還不得而知,但是單從外觀上看,那種恐怖的威攝 力卻肯定是有的。   「刀意——碎、星、辰!」   隨著魔羅一聲喝,高舉過頭的單鋒刀直破而下,那把頂穿天穹,至少數千丈 高的巨鋒就這麼劈了下來,帶起的威勢,簡直只能用毀天滅地來形容,整個大地 的空間都被這直劈而下的一刀所驚駭,發出了一陣陣扭曲的顫抖。    ◇    ◇      強悍的刀氣化作數百丈的巨鋒狂斬而下,劈天開地的一刀,除了將滿天洶湧 的雲氣同時捲落,更加帶起一陣令人驚顫的轟鳴聲,整座腐潰沙海就像是為了迎 合魔羅這一刀而瞬間沸騰。   而恐怖的刀氣,自然夾帶著讓人生懼的刀壓——   魔羅這一刀劈地而來,雖然刀氣還未與地面接觸,但刀氣本身的劇烈刀壓, 卻已經將滿眼沙海中的沙粒全數震起。   滿山遍野的腐蝕性沙粒就這麼隨著刀壓帶來的反作用力被震飛起來,將原本 就已經風沙赫赫的沙海掀起了滔天沙爆。   不過震飛而起的沙爆並沒有持續的太久,不,或者應該說,它持續的時間, 幾乎與它掀起的時間一致。   漫天狂舞的腐蝕性沙爆,就在它正準備張牙舞爪的將凌非吞沒的瞬間,在這 片紗海所有生物的注視中(如果這裡有生物的話),一切都凝固了……   所有目所能見的沙粒,數之不清的沙粒,全都在震掀而起的那一瞬間,變成 了凝固在空氣中的永恆畫像。   而造成這一切的,自然是來自死神的死神空間,一個絕對死寂的領域!   死神空間的開啟,凝固了空間內的一切,所有的色彩,所有的沙粒,所有的 聲音,連狂亂的風也逃不過死神空間所帶來的凝止之力。而這當中,唯一能夠抗 拒這股凝止之力的,也只有從天劈下的「刀意碎星辰」。   只不過承襲自聖武神的絕霸一刀「刀意碎星辰」,雖然最大幅度的抗拒了死 神空間所帶來的凝止之力,但終究還是被緩住了下劈的刀勢。如果硬要打個比方 的話,那就好像原本以六倍音速飛行的戰鬥機,忽然撞入了一團空間內,接著就 發現自己的速度變成了只剩下一倍音速,甚至連音速都沒達到,而這,就是死神 空間所帶來的控場效果。   當然了,死神空間並不是只有「控場」的功能,相反地,它其實是一個真正 的超級範圍性大殺招,只不過對於實力超強的魔羅,死神空間的殺招只怕也起不 了什麼作用就是了。   其實說穿了,死神空間的真正殺招是將裡間的一切,除了死神自己以外的所 有東西(當然包括人),都送入異次元空間之內,就好像當初凌非在青龍帝國外 ,將九大武皇中的八人完全從這個世上抹去的方法是一樣的,他們就是被死神空 間送進了異次元空間內,只能永遠在誰也無法想像的次元河流中漂流,直到死亡 為止(當然別想回來)。   但是這樣的殺招,也只有死神全盛時期才能發揮出它最大的價值和威力,畢 竟要在揮手間將別人送進異次元空間的前提,就是自己的實力得比對方還強。而 以目前凌非和魔羅的情況來看,很顯然魔羅的實力還要高於凌非,所以這個殺招 的作用才會變得微乎其微,或者說,毫無作用,這也就是為什麼凌非和魔羅的對 戰中,死神空間多半都只被他用在控場的原因。   再說傳承自聖武神的「刀意碎星辰」當頭劈下,雖然刀勢已經被死神空間最 大限度的緩住,但這對於它本身的威力卻是毫無影響的。   當然,凌非可不會傻傻的站在那,期待遮天蔽日的巨大刀氣在死神空間內被 消化於無形。   凌非手捏劍訣,渾身爆氣沖天而起,稚嫩的聲音輕叱一聲,隨著向天而去的 身影越漸悠遠。   「神絕,天劍神鋒! 」   絕強氣息在半空中隨聲爆發,凌非手握昊陽劍登天而起,渾身氣旋歸於劍尖 ,眨眼化作了擎天之劍、破雲而上,直攖聖武神絕式——刀意碎星辰!   兩大強招在死神空間之內強強對撞的結果幾乎是毫無懸念,但是凌非可不是 白痴,他很清楚知道魔羅的實力在自己之上,而斷天而下的「刀意碎星辰」更是 當世強招,就是放在眾神世界裡,都可以排進五十強之內,所以凌非當然不會愚 蠢的拿自己這顆雞蛋去磕天上正落下來的石頭,之所以這麼做,無非是要減弱魔 羅那一刀的威力罷了!   電光火石間,聖魔大陸最強聖武神所創的「刀意碎星辰」,終於在即將砸碎 地表前的一刻,被迎面而來的,來自眾神世界,由戰神戰無敵所創的神絕七劍之 一的「天劍神鋒」撞了上。   在這一刀一劍兩大絕世強招對撞的瞬間,整個死神空間忽然一震扭曲,然後 ,整個腐潰沙海世界,也連帶狠狠的顫慄起來!   隨即,一股筆墨難以形容的恐怖氣浪將死神空間硬生生給震破開來,那股滔 天氣浪就宛如掙脫牢籠的無數猛獸,以破碎的死神空間為中心向著四面八方急速 排山倒海而去,直到一分鐘過去,遠處被掀起的沙浪才逐漸稍停。   然而在那股恐怖的氣浪肆虐後,滿地的腐蝕性沙海幾乎被狠狠地刮去了五層 皮,方圓至少三、四百丈的範圍,所呈現出來的景象已經不再是原來的沙海,替 而代之的,是與四周圍形成高低對比的一個巨型圓坑!   而坑底下,也不完全沒有留下任何一點一毫,至少在風暴過後,這裡還站著 兩個人……   不用說,一個自然是造成這近乎毀滅性一切的罪魁禍首魔羅;而另外一個, 則是不辱死神之名的凌非了!   兩人在發出絕世強招後,顯然都有些疲態,加上身處暴風中心,天知道在方 才那一陣至少從雙神飛昇之後,可謂史無前例的超級爆炸中,這兩人得承受多大 的衝擊才能挺過來站在這。   魔羅的單鋒刀拄著地,原本就蒼白的臉現在看起來更加沒有一絲血色,雖然 喘著粗氣,但那獨特的白色眼瞳卻仍然死死的盯著凌非,看那樣子,如果再給他 多點氣力的話,肯定再補一刀將凌非撂倒,來個以絕後患!   只不過這個願望眼看是沒有希望,因為在剛剛的爆炸中,魔羅自己受到的傷 害實在不小。雖然他的實力高於此時的凌非,但可恨的死神空間卻約束了他的各 項能力數值,使得他在這場爆炸中也難以脫身,最後還落了個自食其果的下場, 現在還能勉力站著,只怕已經是由於自尊而來的極限了。   反觀咱凌非,雖然臉上也不見血色,想必也是受傷不輕,不過,死神之所以 能縱橫九天三界,而始終立於不敗之地的原因,在眾神世界裡可以說沒有神不知 道。每當死神張開那逆天且讓人絕望的死神之盾,勝敗就幾乎是沒有可議的地方 了。   那個所謂的死神護盾到底是什麼?竟然可以讓眾神聞名色變,眼見軟腳?當 然就是來自死神天賦的天上地下,號稱宇宙間最強防禦堡壘的「萬滅」了!   而此時的凌非,就是被那號稱絕對防禦的萬滅所籠罩著,他的身體雖然和魔 羅同樣疲憊,但魔羅卻遠比凌非還要狼狽。   這場武鬥幾乎到此可以算是劃下了句點,雖然高下之間,明眼人都能看的出 來,魔羅確實要強於凌非一點,只可惜有些時候的戰局,高下並不等於勝負,就 好比現在,魔羅雖然強於凌非,卻是敗給了凌非。為什麼這麼說?因為此時看來 ,魔羅在受到剛才那場大爆炸的衝擊之後,顯然已經沒有再戰的氣力,他的傷勢 雖然表面上沒有多大的創傷,但是魔羅自己清楚,他的內腑已經受到了極大的重 創,如果堅持繼續戰下去,恐怕不用等凌非來幹掉他,他自己就得先不支倒地。   所以,這場武鬥的勝負,不用裁判來判定,身為當事人的魔羅和凌非已經心 裡明白。   這時候的魔羅沒有說話,只是盯著凌非看,心裡卻對自己的傷勢感到焦急, 如果再不回去讓姐姐治療,這條小命只怕要賠在這片腐潰沙海了。可是轉念再一 想,自己剛才還喊殺喊打的要滅了人家,現在局勢逆轉,難道對方還會放過殺死 自己的機會嗎?魔羅自問這種機會近乎於零,因為若是易地而處,他相信自己也 不會錯過這樣的機會,他絕對會毫不猶豫的向敵人揮下最後的致命一刀!   可惜,魔羅等了很久,對面十幾丈外的敵人凌非,卻是沒有出手將已經身受 重創的自己給幹掉。這讓魔羅心裡不由地感到意外,同時也感到驚喜,因為這意 謂著他還有活命的機會,更意謂著眼前這個自稱死神的小鬼,果然就只是一個愚 蠢的小鬼罷了。竟然不懂得把握機會,反而放過能夠殺死自己的絕佳機會。   魔羅想到這裡幾乎就要仰天大笑,心說小鬼就是小鬼,竟然不知道對敵人仁 慈就是對自己殘忍的道理,哼,既然是你自己笨,那我也不會和你客氣。   不得不說,對魔羅來說,殺死一個蠢貨,的確沒有什麼值得良心不安的,更 何況還是別人自己送上來的,要知道,拒絕別人的好意,那可是不禮貌的行為。   魔羅最有禮貌了。   收起此時防禦型態的萬滅,凌非的確沒有殺魔羅的意思,連這樣的想法都是 從來沒有。他可沒有忘記魔羅的姐姐迦耶娜對自己一行人的恩情,如果在這時候 殺了她唯一的弟弟,就算能活著離開這片腐潰沙海,又要怎麼向人家交待?難道 要說「對不起,我幹掉你弟弟了」這樣的話嗎?那簡直是太瞎了,根本就可以歸 類在恩將仇報裡的教科典範。   這種事凌非做不出來。他答應和魔羅來到這裡,甚至不惜豁命一戰的本意並 不是要殺死對方,而是想藉由戰鬥來解決兩人之間的矛盾,不是有句話說「不打 不相識」嗎?這是以前李文才告訴死神的至理名言。   只不過事情往往不會如自己所想的那樣發展,而眼前就正有一例。   凌非身為死神,除了戰鬥經驗豐富之外,他的恢復力也同樣驚人。   為什麼這麼說?這就要回溯到剛才凌非決定施展「天劍神鋒」的原因了。   他之所以選擇直接和魔羅的「刀意碎星辰」硬槓,那絕對不是因為凌非的腦 子突然「趴帶」了,相反地,那是經過一番計算之後的戰略性行為!   當時,凌非也想過要利用迅速的移動來躲過劈地而來的巨大刀氣,可是事情 怎麼可能像蠢蛋所想的那樣,要知道,但凡真正的高手,除非是離體氣勁(例如 瞬發的刀氣、劍氣、掌氣),否則在這種以器(武器)御氣的招式中,氣勁的凝 合體是可以在發招後改變方向的。   什麼是氣勁的凝合體?所謂凝合體就是「具象化」的氣勁。好比魔羅這一刀 ,「刀意碎星辰」本身就是具象化刀氣,並且是以器御氣的最佳例子。這種以器 御氣的招式,氣勁並不會脫離發招者,也就是說,兩者之間是連通的,而以魔羅 這一刀來說,「刀意碎星辰」連通魔羅本體的地方就是「具象化」後的巨鋒尾端 ,那個尾端正連接著魔羅手執的單鋒刀鍔,而這就是為什麼凌非沒有選擇避開的 原因,因為根本不可能避開,如果凌非連這一點都無法看破的話,那他這個死神 也早就隕落了,哪裡可能活到現在。   而且,在經過凌非心中的計算後,他知道如果直接使用萬滅來化消那一刀的 威勢,恐怕以兩人之間的實力差距,萬滅就算抵擋住刀勢所帶來的破壞力,凌非 自己恐怕也難以承受夾雜在刀威中的衝擊力,到時候就算沒死,應該也只剩下半 條命,那可就不是凌非可以接受的範圍了。   所以凌非選擇了以「天劍神鋒」來衝擊「刀意碎星辰」,藉此來破壞「刀意 碎星辰」的氣勁凝合體結構,進而使它的破壞力最大幅度的得到削弱,然後自己 再展開「萬滅」來抵禦並吸收餘下的破壞力及衝擊力。   雖然這麼做,必須對時間的掌握度有足夠的精準,必須在兩招對撞的瞬間張 開「萬滅」,否則只要有那怕是千分之一秒的猶豫,在沒有萬滅傍身的情況下, 凌非絕對會瞬間被「刀意碎星辰」給轟成粉末。   而事實也證明了凌非並不辱死神威名,所謂藝高人膽大,大概就是這麼回事 吧?整個戰況果不其然的與凌非的計算無異,在「天劍神鋒」的衝擊下,聖武神 絕式「刀意碎星辰」的威力被大幅的削弱,同時巨大的爆炸也把死神空間給轟爆 ,而凌非把握住了這個瞬間,他張開「萬滅」直接抵抗並化消了「刀意碎星辰」 的餘勁,然後整個世界就像毀滅了一樣煙霧迷濛,裡頭四散的氣勁亂衝,如果沒 有「萬滅」的保護,恐怕凌非此時也不能好端端的站在這裡,而是和魔羅一樣的 狼狽,不,是更加的狼狽,甚至是連站都站不起來。   當然,身為死神,該有的驕傲還是有的,而且在經過計算後,凌非也認為自 己還是有獨立一戰的機會,所以他終歸是選擇一對一的單挑,而沒有召喚極元副 體,否則現在就算是贏了,相信身為死神的凌非,也會覺得自己勝之不武吧。


廣告
來源 :寂寞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