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七十六章 真相(下)

達人殿堂

 
    

  第七十六章 真相(下)   罪島五樓,全罪島裡唯一的診療室,裡頭有三張床,但只有一張是給病人躺 的,兩側的櫃子上,滿滿的瓶瓶罐罐,裡頭不知道都裝些什麼,再往裡走,是一 口大鼎,這裡是患無救與病無醫的聯合居所。   病無醫從中庭上空飛身越過五樓廊道,直接掠入自家門口。甫進門,就見患 無救挽起袖子,一副躍躍欲試,準備對躺在診療床上的凌非大幹一場!   「喂喂喂,你想幹嘛?」病無醫立馬攔住問道。   見病無醫來攔,患無救不樂意了,板起臉道:「證明啊,不然幹嘛?」   病無醫這一聽,不高興了,怎麼可以讓患無救走在自己前面?他心想:我可 是師兄耶!於是呼,他老也板起了臉,道:「那也得是我先啊!」   「為啥你先?」患無救瞪眼問道,嘴上的兩撇鬍子都吹直了。   「我問你,這賭約誰找的?」   「我啊!」患無救答的很爽快。   「我呸!」病無醫大叫:「是我好嗎?你失憶啦你!」就像被踩了尾巴的貓。   「呃……」患無救怔了怔,好像真的是,於是拈著小鬍子問:「那怎樣?至 於這麼激動嗎?」   換作你激不激動?   病無醫快氣炸了。   他嚴重覺得害死師父的人絕對是他這個師弟,因為已經不曉得在多少個無星 無月的夜裡,他都覺得師弟患無救是個嚴重的精神分裂症患者,他經常不記得自 己做過什麼事,甚至說過什麼話,這讓病無醫可以合理的懷疑,甚至篤定殺害師 父的人就是他患無救無誤!   不過為了贏得賭局,他必須忍,絕對不能在這個時候橫生枝節,於是壓下火 氣,道:「我不跟你爭這些,不過我得告訴你,既然賭約是我開的,那自然就是 我先,你也別問為什麼,因為這就是個道理,懂唄?懂了就閃一邊去,別礙著。」   患無救揉著小鬍子想了想,點頭道:「好,那我問你,為什麼你開的就是你 先?我也可以先啊!」   病無醫差點跌倒,忙扶著床緣,罵道:「你腦瘸啊!剛才不是已經說了,這 就是個道理,道理你懂不?道,理,道理的道,道理的理?」   患無救心想:你把我當小孩啊?立馬大聲斥道:「不用你解釋! 」   「那樣最好,閃開,我先!」病無醫把自己擠到了患無救前邊。   「你先就你先,看你能整出個什麼來!」患無救不情願的走到一邊,抱胸冷 看。   只見病無醫右手一翻,立時多出了一把柴刀,呃,更正,很像柴刀的柴刀。   仔細一看,原來病無醫的無名指上戴著一枚納戒,難怪他能憑空變出刀來。   可盯著銀光燦閃的雪亮刀身,患無救的小眼珠子都快撐爆了,他趕忙衝上前 阻止道:「诶你幹麻啊你?」   病無醫頭也不回的盯著凌非細嫩的脖子,舔了舔嘴道:「當然是證明他死了 。」說完作勢就要一刀劈下!   「啊!」患無救見狀,急忙喊道:「等等等等……你等等,你等等!」   一直被患無救干擾,病無醫不悅了,扭頭喝道:「你幹啥?別在這礙著!」 話才剛說完,手已經握著柴刀朝凌非細白的脖子上砍了下去!   「等一下! 」   幾乎是在同時,患無救在千均一髮之際抓住了病無醫的右手手腕,死死抓著 ,他的冷汗,已經沁濕了褲底。   被阻礙得很煩的病無醫怒了,大罵道:「你發什麼神經啊?不是說好了我先 嗎?幹什麼一直攔我?喔——我知道了!你怕我證明這娃兒是死的,你怕輸!」   「我呔!」患無救駁斥道:「我會輸你?作夢吧你!」   「那你攔我幹嘛?」病無醫斜眼問。   「不是,我沒事我攔你?你當我吃飽了換撐啊?」   「可不是?不然你抓我的手?」   呃,患無救趕緊放開!   「不、不是,我問你,你拿著把刀,你、你想幹嘛?」患無救問。      「不是跟你說了,我要證明他是死的,死的意思你懂不?不會動,沒呼吸, 沒心跳,沒脈搏,死的!」   「喔喔……我呔!誰要你解釋死的意思了?」患無救怒了,聲音立馬大聲起 來:「我是問你,你拿這把刀想幹嘛? 」   病無醫也火了,比他更大聲:「證明他死了啊! 」   「我,知,道! 」患無救喊到快沒氣了:「我是問你,你拿 把刀幹麻?」   病無醫深深地歎了口氣,他覺得患無救的病情真的越來越嚴重了,虛脫無力 地道:「我不是說了,我要證明他死了,好嗎?拜託,讓讓,借過一下,你這樣 我好喘……」   「不是,你證明就證明,你砍他幹嘛呀你?」患無救實在不懂。   「這你就不懂了,別說師兄不照顧你,這回師兄就給你開解開解……」   「啥時你變師兄了,我才是師兄!」患無救覺得自己被佔了便宜,立馬重申 立場。   「好!先不爭這個,反正我告訴你,他呢,死的,對不對?」病無醫慢慢 解釋道。   「對……啊不對,誰說他死了?他是病了!」患無救差點被誤導。   「好!」病無醫大叫:「那你到底要不要聽我說?」   「聽聽聽,你說,你說……」   「……」病無醫看著眼前的師弟患無救,有點無語。   過了半晌,病無醫才道:「好,那你現在別插嘴。我告訴你,他呢,就是這 個娃兒,你看,不會動,死了……」才說到這,患無救一聽病無醫說凌非死了, 立馬又要激動了!   病無醫見狀,大叫道:「停!現在是我說!等我說完你再講話!好嗎?」   「嗯嗯嗯……你說,你先說。」   「好,現在他死了,就像你看到的,不會動這樣,但是你不信,所以我要證 明他死了,看到這把刀子了嗎?」   「看到了!」   「嗯,等我用這把很利的刀,把這娃兒的頭刷——砍下來,就能證明他死了 ,因為死人是不會反抗的,這樣你完全明白了嗎?」   患無救聽完直接一個趔趄摔倒,趕緊撐起圓圓胖胖的身體,爬起來大罵道: 「你白痴啊!頭砍下來還能活嗎?本來沒死也被你砍死了!」   「我,白,痴?我白痴你就是智障!」病無醫整個火也上來了,他把刀子往 凌非枕頭邊一插,怒道:「我剛才不是說了,他如果是活的,那麼他就會反抗, 對不對呢?你看,我現在拿刀砍你,你會不會躲?」   「當然會啊,不躲等死啊?」患無救喝道。   「啪!」病無醫一拍掌,道:「這不就對了嗎?你都會躲了,他怎麼不會?」   「呃。」患無救被問得一時語塞。   「理由只有一個,那就是你呢,活的,那他呢,死的,對不對捏?」病無醫 滿臉得意。   「這這……」   一時間,患無救還真的找不到話反駁。   「所以他死了,你輸了,我贏了。」病無醫提醒,雙手抱胸,得意的勒!   「這這這……可是,可是……可惡!總之就是不對!」患無救叫道。   「哪兒不對?」病無醫順勢坐到了後邊的另外一張床上,他自己的床。   「他又不是死了,他只是病了,所以昏了過去,昏過去的人,哪裡還知道要 躲刀子?你這方法根本就不是在證明,是在殺人!」患無救解釋。   「我殺人?」病無醫兩手一撐床沿,站了起來,道:「我只是在砍一具屍體 ,我殺誰了我?」   「我不管,反正你把他腦袋砍了,我還怎麼證明他病了?我找誰證明去你說 ?」   患無救的話好像有幾分道理,病無醫只好又重新坐回到床沿,說道:「好吧 ,這次算我讓你,我讓你先證明,這樣總可以了吧?讓你!」   「誰要你讓了?本來就應該是我先,你現在只是認清這個事實而已!」患無 救依舊不干示弱。   「好啦,隨便你愛怎麼講怎麼講,反正我自己知道就好了。」   「哼!」患無救也不再搭理病無醫,而是走到了牆邊擺滿大大小小藥瓶兒的 櫃子前東翻西找。   病無醫坐在後邊,好奇問道:「喂,你打算怎麼證明他病了?」   患無救聞言,一邊翻看著櫃子上的藥瓶,一邊得意笑道:「嘿嘿,這就是我 比你厲害的地方。」   「如果這樣說會讓你心情比較好的話,我倒是無所謂。」病無醫彈著指甲, 漫不在乎地說。   這時患無救圓圓胖胖的身子忽然轉了過來,手裡已經多了一瓶半個巴掌大的 小藥罐,笑嘻嘻地道:「告訴你,如果我的猜測沒錯,這次你是輸定了!」   「真好笑。」病無醫不以為然的說。   「哼,我告訴你,這娃兒並沒有死,他雖然沒有呼吸,但是如果我沒有猜錯 的話,他現在應該是用全身的毛細孔在呼吸!」患無救解釋。   「哈,人怎麼可能用毛細孔呼吸,你沒聽見他沒心跳嗎?沒心跳還呼吸個屁 啊?我跟你講,他就是個死人了,你就認輸了吧,別在那瞎攪和。」   病無醫根本不相信,雖然曾經聽師父說過,有人可以用毛細孔呼吸,但連師 父都說那只是傳說,根本也沒見過,是以他病無醫又怎麼會去相信這種事情?更 何況凌非才幾歲?所以這件事就更沒說服力了。   「聽你這麼說就知道你沒發現,這回你是輸定了!」患無救呵呵笑道。   「發現什麼?」   「你看清楚他的右手腕。」患無救道。   病無醫聞言立即從床上跳下,快步的走到凌非右側,一把抓起他的手腕就看。 本來他還沒有發現什麼異狀,但看著看著,他的一雙眼睛忽地瞪大!   在凌非的右手腕上,有一個環狀咒印,以各種奇怪文字符號組成的咒印。   患無救嘿嘿笑道:「看到了吧?他的繫元鎖還在。」   病無醫咬牙道:「好啊,你個渾蛋,陰我!」   「誰陰你啊!」   「你還說你沒陰我?」病無醫怒道:「那時在大廳裡看脈時,你抓的就是這 娃兒的右腕,那時候你就發現了吧?這個繫元鎖的印記!」   「是啊,我是發現了,但我幹麻告訴你?」患無救不以為然的說:「而且是 你說要賭的,可不是我!」   「好,沒關係,不過可別怪我沒提醒你,就算繫元鎖的印記還在,也不代表 他就一定還活著,你可別忘了,可沒有規定死了以後,繫元鎖的印記就得消失!」 -------------------------------------------------------------------------------------------------------------- 來源 :寂寞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