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骨頭】【校園愛情】關於那女孩的回憶。Part.7

達人殿堂

 
    

  要知道,當你所習慣的事物漸漸改變時,才會證明自己曾努力嘗試過。   接下導仔給我進度表的隔天,余婷萱跟我聊了許多關於她自己的事情,從現在到未來、從喜歡什麼到討厭什麼,什麼都聊。   我並不清楚為什麼她會跟我聊這麼多,或許只是一時無聊又或許……   嗯……不知道。   有點忘記那幾節為什麼沒有上課,只記得並不是導仔的課,但上課鐘響後卻是導仔走進來。   「那個許老師有事耽擱到,這幾節先把這兩張考卷給寫完,晚一點再訂正檢討。」說完,導仔在黑板上寫下了「可翻閱課本但不可抄襲,請勿吵鬧影響他人。」這十幾字後便走出教室,看來這節她也有別的課得上。   接下來的十幾分鐘,大家還真的埋首於考卷中,教室頓時鴉雀無聲。   就算平常幾位在課堂上很愛鬧的同學也沒有吵鬧。   但他們有的趴在桌上流口水、有的則是沒理會「可翻閱課本但不可抄襲」這行字,盡情抄著坐在身旁同學們的答案。   最後視線停在余婷萱身上,她眉頭深鎖像是在思考些什麼,是題目嗎?應該不是……導仔不是說可以翻課本?還是她忘記了?也不可能阿,黑板上的字這麼明顯又這麼大,除非瞎子不然不可能看不到。再仔細一看,她桌上還真的沒放課本,那麼她……到底在思考什麼?   阿──想不出來啦,還是直接問比較快。   「欸!余……」正要說出口的話,卻又吞了回去,因為此時余婷萱抬起頭來,比了個噓的手勢,要我別打斷她思考。   靜默大約兩分鐘,她突然阿了一聲,隨即提起筆在考卷上寫上答案,再抬頭望著我。   「有事嗎?」   「是沒特別的事情,只不過有件事情想問妳。」   「哦。問吧。」她把筆放下,眨眨眼。   「看妳解題好像遇到困難,怎麼不翻課本?」我說:「反正導仔不是說可以翻?」   「是可以翻,只不過我想試看看自己不翻課本能考到幾分。」她說,自信的很。   「原來是這樣,沒事了。妳加油繼續寫吧。」   當我把身體轉回來,準備面對白如羽翼的考卷時,椅子突然震了一下。   對……別懷疑,考卷上除了班級、座號、姓名外,整張就像衛生紙一樣白。   那剛剛十幾分鐘,我在幹麻?拉去上面不就明白了。   花幾分鐘在觀察班上同學、幾分鐘猶豫著到底要猜完就睡還是翻課本找答案、幾分鐘與余婷萱聊天。   「嗯?」我又轉了過去。   「你也不准翻課本找答案。」   「蛤?什麼?妳說什麼?」   「我說──」她深深吸了一口氣,「你也不准翻課本。」   「憑什麼?」怪了,自己不翻就算了還管到我頭上來,真莫名其妙。   「憑老師要我管你、盯你的功課阿,怎樣?不服氣哦?」她把頭抬得老高,「還是說你會怕考得爛?還是考輸我。」   可惡阿──雖然知道這是一個陷阱但……沒有不跳的理由阿!   「別囂張,我是怕我不翻課本還考贏妳的話,妳會傷心。」我故意裝出不在意,順便作了個鬼臉。   突然,我想到上次跟她打賭卻賭輸了一件事情。   不行不行,在她還沒決定要我做什麼事情前,得把它給賭回來!   「要我不翻可以,但妳得答應我一件事情。」   「說吧,我能接受就答應。」她說。   「再賭一次,這次我們賭兩件!」我說,信心滿滿。   其實心裡早想好另一個妙計來對付她。   「對耶,你不說我都忘了你還欠我一件事情呢。」她思考了一下後,說:「好阿,不准賴皮哦,這話都是你說的。」   看來她已經認為自己肯定能獲勝了……   嘿──嘿──   「就這麼說定。那麼妳專心寫妳的,我認真寫我的,到時候在看誰的分數比較高!」說完,把身體給轉正。   後面傳來一道聲音:「好,就這麼決定!」   嗯……就戰鬥位置──   戰鬥!   稍微撇過頭,看余婷萱是否真的專心在寫考卷,瞧她兩眼緊盯著考卷,右手不斷在題目上頭劃來劃去,時而又咬著下嘴唇皺起眉頭認真思考,看來她應該沒辦法注意到我。   我悄悄從抽屜拿出課本,小心翼翼放在大腿上,一頁一頁對照著題目翻著,仔細尋找答案。   哈哈哈──   我實在是太聰明了,好險臨時有想到這招,不然穩輸的。   雖說過不作弊了,但這次不作弊的話就對不起我的爸爸、媽媽、哥哥……   當我內心正在為此次計畫欣喜若狂時,後背突然被點了一下,很大力的一下。   我連忙轉頭,但動作太大,課本一不小心攤開掉到地板上。   幹……幹……幹什麼……   我故作正定,假裝沒事把課本撿起胡亂塞進抽屜。   「你輸了。」轉過去時,余婷萱手拿著筆指著我的鼻子說。   「哪……有。我哪裡輸了?就還沒改!」刻意把頭撇去一旁,不想與她四眼相交。   「那剛剛掉在地板上的課本是怎麼回事?」她問,雙手扶著我的臉頰把頭給面向她。   「那……個……是……」唉,還是被發現了。   「是、是、是什麼?結巴了哦,代表你心虛你說謊!」她再度指著我,就像月光戰士登場的姿勢一樣。   「好……我輸了。」   未比先輸,真丟臉!   「很好,下次不要再這樣了。」她捏著我的臉頰說:「作弊真的不好阿,想想看你考基測的時候又不能看隔壁的,就算能看,坐在你隔壁的也不是你認識的阿,所以就乖乖的認真讀書,好嗎?」   余婷萱笑得很燦爛,捏我臉頰的手也放開了。   徹徹底底的輸了──   「嗯。」我懷滿懷歉意的說:「那欠妳三件事情了」   「喏。」她伸出右手比了個六的形狀。   「什麼?電話嗎?」我不解。   「打勾勾啦!」她手上的六不停的轉動。   「為什麼要打勾勾?」   「怕你賴皮阿。」   「男子漢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哪可能賴皮?」拍拍胸膛,意氣風發。   「說這麼多也沒用,要就打勾勾!」她把六停在我面前遮住我的視線。   我一手拉住她的手腕往下移動,一手比著六與她蓋上印章,蓋上約定。   「可以了吧?」鬆開手後感覺自己的臉頰有點熱。   「嗯。那麼我現在就要執行這三件事情的約定!」她把筆給放下,椅子往前移了一小步,與我的距離又拉近了一些。   靠!也太快了吧?真是──王、八、蛋阿!   我想她應該也不想讓我有再贏的機會,要一次把我給打敗。   那個勾勾也應該是個圈套,真心機阿這女孩! 「第一,下次模擬考的分數你得考的比上次高出四十分。」   「蛤?什麼鬼東西?哪有這麼簡單?妳說的是四十分欸,不是四分欸。」真是位魔鬼小老師。   「不管,反正這是第一件事情就對了。」她根本不想理我說什麼,自顧自個又說了起來。 「第二,以後不准作弊,不管是自己或是幫別人,通通都不准。」   「除了第一件之外,剩下的我應該都可以做到,難到沒辦法商量嗎?」我說。   「當然──」她拉長音。   「嗯?」還有一絲希望。   「是不行!」   真、機、車。   「好好好,第三件呢?」我問。   她想都沒想就直接說:「我們來談談你。」   阿?什麼?這是哪招?   「談我?有什麼好談的?」   她到底想幹麻?   「有哦,反正就是接下來我問你的事情,你都得老實說就是了。」她杵著下巴。   「好啦好啦。」反正這件事簡單容易,不答應的話是白癡,雖然也不能不答應就是了……   接下來,我們倆便妳一句我一句的瞎聊。   像是她問我有沒有交過女朋友、家裡有沒有哥哥或姐姐、興趣是什麼、喜歡什麼、討厭什麼……諸如此類等,幾乎都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   但她有問到了一個很厲害的問題。   那就是──   「你覺得班上哪一位女生最漂亮?」她問的同時,眼神也稍為掃視了一下整個班級。   這問題其實有個標準答案,但這答案現在根本說不出口。   於是……   「等等,妳問這麼多了,換我問妳了吧?」我說:「等妳回答完我的問題,我在告訴妳答案。」   「不會騙我?」她問。   「保證不會!」   後來我知道很多關於她的事情。   她是獨生女、興趣是畫畫、喜歡養魚與挑戰新鮮的事物、討厭人家隨便棄養小動物,也因為是獨生女所以她的父母親對她的要求就更高,這也就是她為什麼能穩坐班上前五名的原因之一吧。   她曾養兩隻鬥魚,但有次不小心把它們放在一起,結果其中一隻鬥魚死了,隔天,另外一隻鬥魚也因疑似中傷也走了,她說她那幾天哭的很傷心,也很自責。   假如時間能倒流,她說絕對不會再養第二次,因為她不忍心因為自己的疏失而害它們死亡。   她也很討厭隨意棄養自己不喜歡的寵物,她認為既然要養就得負起責任,假如連這點責任都沒辦法承擔,那就沒必要為了一時的快樂而去傷害一條無辜的生命。   總之,我們聊了很多,從我到她,再從她到我。   那天,我們考卷都沒寫完,她說那是她第一次寫考卷用猜的,而且是因為跟我聊天的關係害的,所以我又欠她一件事情。   最後,我跟她說的答案是「全部班上的女生我都覺得很漂亮。」這個爛答案。   想當然她根本不相信,一直要逼問我,但要我這時候說出真正的答案,就像要我現在開始不要呼吸一樣困難。   所以答案到最後便不了了之。   但──   她問我喜歡什麼與討厭什麼的時候,我的回答是:「只要我喜歡的人喜歡什麼我就喜歡什麼,只要我喜歡的人討厭什麼我就討厭什麼。」   後來她又追問:「你現在有喜歡的人?」   「有。」我誠實回答。   「是誰?」她一副很好奇的樣子。   「當然──」   「嗯?」余婷萱。   「是秘密。」說完,笑了出來。   「白目。」   「只要余婷萱喜歡什麼我就喜歡什麼;只要余婷萱討厭什麼我就討厭什麼。」   「我認為班上最漂亮的是妳──余婷萱。」   「喜歡的人也是妳。」   然而,這些話當時我並沒有說出口,只是悄悄的隱藏在內心深處罷了。                                待續…… ------------------------------------------------------------------------------------------ 來源 :懶骨頭推薦 :懶骨頭粉絲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