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骨頭】【校園愛情】關於那女孩的回憶。Part.6

達人殿堂

 
    

  國中讓大家印象深刻的除了談戀愛、惡作劇、睡覺吃飯外,我想就屬瘋 狂小考與模擬考讓人最受不了。   尤其是上了國三便會發現小考的次數越來越多、範圍越來越廣,再加上新舊內容混合出,整體難度堪稱地獄等級。   作弊這種事已經越來越不可行,畢竟到了基測會場誰還會帶種東張西望呢?而且就算要作弊我附近也沒有槍手可以告訴我答案,坐在旁邊的阿翔也被這地獄等級的考卷打敗,我則是只能靠著唯一自豪的英文免強撐撐場面,其他科就不再多說了。   那麼你一定會想到,我身後坐了一位余婷萱,對吧?   她要在班上排進前十名甚至前五名,對她來說就像吃飯一樣簡單。   所以,你是不是也萌起了一種想法──?   哈哈哈,只能說別想了……   因為──   我、問、過、了。   當然,得到的答案絕對不會是偶像劇告白出現的三字台詞「我願意」。   而是,「你吃屎」。   對,你沒看錯,也沒聽錯。   那三個字確實是從余婷萱口中說出來的,我當下聽到也是相當震驚。   我也跟你們一樣以為漂亮女孩不會說粗話,但事實證明我錯了。   畢竟漂亮女孩也是人,只要是人都會說粗話,不管是不小心還是口頭禪。   阿,差點忘記要說一件事情──   余婷萱連我要丟英文小抄給阿翔時,都會用力的踹我椅子,甚至不準我再幫阿翔作弊。   「你再這樣,我就去跟老師講。」這是余婷萱第六次阻止我幫阿翔作弊後所說的。   假如國中生聽到這種話會怕的話,那就不是國中生了,對吧?   更何況我也曾是帶頭作亂的罪魁禍首,要自己乖乖聽一位弱女子的話,可能嗎?   本來是不可能,但是這次我卻屈服了。   沒其他特別原因,只是覺得她有種魅力,讓我心甘情願聽她差遣。   或許是她認真的態度、嚴肅的表情讓我無法反駁;也或許不是。   只是真正的原因我也還不清楚為什麼,總之一見到她,所有原則都變成沒原則。   所以從此之後我再也沒幫阿翔作過弊,可想而知下場就是換來幾句不堪入耳的話,至於是哪些話我想你們都有過這樣的經驗,就不闡述了。   但我跟阿翔並不會因為這件事就不稱兄道弟,反到是感情越來越好,因為有了比較就會有競爭,有了競爭就會有輸贏,輸贏通常不會一直都是某個人,有輸有贏這樣才有辦法鬥嘴,也因此友情也就越來越穩固。 §         §         §   後來,我的成績有了起色,這都要謝謝導仔、余婷萱與補習班的老師。   那就從這裡開始說起吧。   第一次模擬考結束,導仔又再次把我跟阿翔叫了出去,但不同的是,這次並沒有兩人一起訓話,而是獨自面對。   老實說,單獨面對老師並非頭一次,以我這愛鬧、愛說話的個性,被叫出去訓話受罰可說是家常便飯呢。每幾個禮拜就得被叫出去訓、受罰,我並不清楚其他人作亂的原因,有人或許是覺得好玩、有趣,有人則是無聊單純想鬧,也有人可能與我一樣,就只是單單想吸引目光而已。   對,我搗蛋、我作亂只是想單純想被注意到,讓大家覺得自己很敢很帶種,敢做別人不敢的事情,然後認為自己在班上是特別的,與眾不同的感覺才是我想要的。   但遇到官導後,便漸漸改變。   「李明偉,我真覺得你很聰明,只是不用功讀書罷了。」導仔拍拍我的肩膀接著說:「你上次說要認真讀書準備考好基測,你應該沒忘吧?」   「我……沒……忘阿。」講話吞吞吐吐的原因是自己根本就沒打算要認真讀書,並不是忘了。   「只是……」   「沒忘就好,那麼我再問你一次,你有沒有心想考好基測?」話還沒說完,就被導仔打斷。   「嗯……」   就如同我先前所說的,能考好基測的話,誰會不想?   只是要考好就得下足功夫去面對,問題就在於……我沒辦法呆坐在書桌前兩眼乾瞪著課本。   「我想,但是我沒辦法。」這是我思考了幾十秒後得到的答案。   沒辦法是因為自己本來就只有英文較拿手,其他科目可說是都停留在一年級的階段,這叫我怎樣考好基測?   「什麼沒辦法?」導仔問。   「全部科目裡面,我就只有英文最拿手,其餘都不行。」我說,這是事實。「所以要考好基測對我來說只能想而已。」   突然,導仔笑了起來。   「原來是這樣阿,這簡單。」導仔說,露出笑容。   「我有辦法。」   嗯?有辦法?   我點頭示意有聽到。   導仔卻沒有繼續說下去,只點著頭、揮著手要我回到教室。   我很錯愕也很茫然,更不懂導仔到底有什麼辦法。   但也只好笑笑的點頭,然後轉身離開走回教室。   究竟導仔打著什麼如意算盤呢?   難道是要我留下來晚自習?還是一對一單獨教學?   不、不、不!   希望都不要阿──   後來,放學時,本來我正在收拾書包準備回家,突然有人喚我名字。   「李明偉,導仔叫你現在去找她。」說話的是成績滿好的班長,也是班上前三名的常客。   「蛤?找她?要幹麻?」我問。   「我怎會知道?總之現在就去找她不就知道了。」她說。   「喔……」   後來我與班長兩人一同到了導師辦公室,才發現原來不只我跟她而已,裡面同時還有陳心亞、余婷萱、洪雪真,不止這樣,在稍微瞧了瞧,除了她們,還有其餘兩名功課滿厲害的也在,同時也是班上前十名的常客。   陳心亞狐疑的望著我,我想她應該是納悶為什麼我會出現在這裡吧?   余婷萱則是用眼角餘光看我,表情同樣充滿疑問。   不用這樣看我阿……因為我也不清楚為什麼會被叫來。   怪了,班上精英幾乎都在這集合,難道有什麼特殊的計畫嗎?   論功課當然比不上她們,但論鬼點子的話我應該略勝一籌。   「李明偉,這給你。」導仔說,手指夾著一張白紙。   接過手仔細看了之後,才發現是張課表,上頭清清楚楚標示了星期一至星期日該讀的科目。   我不解,正要開口問導仔,導仔卻搶一步先說:「上頭都有標示你星期幾該讀哪些科目,甚至連複習進度也幫你訂好了,你照著這張表讀的話,我想你成績應該會有所起色。」   然後,全場的人都盯著我看。   「對了,把妳們都叫來主要是為了幫忙李明偉複習,所以要麻煩妳們好好盯住他,當然妳們也有權利選擇要與不要,只是我在想大家都是同學,應該很樂意幫這個忙吧?」導仔說。   什麼?幫我複習?這是什麼鬼東西?一下複習進度表,一下全民都是小老師,看來導仔這次是玩真的阿……   真是太看的起我了……   只見那兩名同學異口同聲說出了:「沒辦法,老師。」   感謝阿拉,最好都沒辦法,妳們輕鬆我也快樂。   「嗯?」   左邊那名同學說:「我實在沒辦法多花一點精神在別人身上,畢竟我也有自己的事情得做,複習考、模擬考、段考、小考,也都把我搞的蠟燭兩頭燒,更別說還有補習班出的考卷與進度,所以很抱歉。」   右邊那名同學比較聰明,懂得讓別人先說,自己只要補上一句「我也是」,就大功告成了,佩服佩服。   「嗯,我知道了,那妳們兩位先回去吧。」導仔左右瞧了瞧,再問:「還有誰沒辦法的?」   兩名同學說完謝謝後,轉身離開。   余婷萱沒有多餘神情,靜靜的沒說話。   陳心亞、熊也是。   看來大勢已定,她們絲毫沒有退出的意思。   此時,導仔又說:「很好,那可能要麻煩妳們好好督促他。平常看你們相處的還不錯,果真是一群好朋友。」   「那李明偉,你還不趕快謝謝她們?」導仔把我拉到她身旁,接受她們眼神的注視。   這一刻也讓我開始不知所措,眼神飄浮不定,甚至兩手互相搓揉著,這些動做間接證明我開始在緊張。   要我在這時候開口跟她們道謝,實在是辦不到阿。   這時,熊突然開口替我解圍:「老師,妳就不要為難他了,妳看他現在緊張成這樣,哪有可能會跟我們道謝。」   「也是。」導仔大笑。   最後,這話題就在她們閒聊之下落幕。   然後,我的噩夢也即將來臨。                                待續…… ------------------------------------------------------------------------------------------ 來源 :懶骨頭推薦 :懶骨頭粉絲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