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我是死神我怕誰 第五十章 見面 。

達人殿堂

 
    

  第五十章 見面      在轟動華夏的極限比武大會正進行的如火如荼之際,平凡的貧民社區裡的人們依舊過 著簡樸的生活,飯照吃,活照幹,就好像那場每年一度的盛會與這些人一點關係都沒有一 樣。   生活在這裡的人們就像是被這個社會遺棄了一樣,過著一般人,或者該說是那些生活 在新興商業區裡的人們所不能體會和想像的生活,他們吃的東西沒有生活在其他地區的人 們那樣奢華豐富,都是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飯菜,不過能夠填飽肚子對生活在後興四民區 裡的人們來說已經應該滿足了,畢竟在現在這個階級制度嚴重的社會中,窮人在社會上是 沒有地位,更沒有發話權的。   在這裡的人們做的活都是別人不願意做的粗活、苦活,都是一些勞力活,相對於20 50年這樣高科技的世界,他們做的工作確實就像活在舊世界一般,都是機器或著科技所 無法替代的,那才輪的到他們來做,也慶幸還有機器人所無法替代的,他們也才得以過上 一些相對安穩的日子。   而在後興四民區250號這間簡陋的房舍裡,原本住著一對母子,他們的生活和其他 人沒有什麼差別,都是辛苦克難的。但就在前些日子,《異界》這個鏡像虛擬網遊問世後 ,帶給了許多窮人可能一輩子都無法想像的翻身機會和更好的生活,而住在這間房舍內的 母子也是,他們也是因為《異界》,在生活上得到了改善。   這間房舍的主人不是別人,正是李文才母子。   就在極限比武大會進行的時候,李文才並沒有隨死神而去,因為得到死神傳授「三超 神功」,並且灌輸先天之力於靈識的李文才,靈魂獲得了飛躍的成長和進化,此時的他已 經不需要在依賴死神就能獨立存在,雖然他也很想去看看那個所謂的極限比武大賽是個什 麼樣的比賽,但李文才最後還是壓下了心中的好奇,因為對他而言,他有更重要的事情等 著他去做!   能夠光明正大穿梭在每個美女的房間,然後光明正大的欣賞每個正M換衣服、洗澡、 睡覺,對咱李同學而言,比那個啥比武大會還要來的有吸引力,所以為了更早能達成這個 偉大的理想,李文才拼了命的在房間裡修煉著三超神功。   可就在李文才的靈魂力量達到「後天九境顛峰」,卻苦苦無法突破的時候,突然間, 一道來自混沌虛無的力量就像穿破空間的屏障,直接擊中了了李文才靈識中的靈海,一瞬 間整個靈海像炸了鍋般蒸騰了起來,澎湃的金色先天真氣從靈海中破浪而起,猶如一條掙 脫束縛的金色巨龍般,在李文才的靈海中盤旋怒吼!   瘋狂的金色巨龍在靈海上不斷旋繞,李文才「哇」的一聲,只感覺到靈識之中一陣劇 烈的震動以及劇痛,那一瞬間李文才以為自己死定了,不過這個劇痛來的徒然,卻也走的 飛快,只是維持了幾秒鐘,劇痛消散,隨之而來的卻是澎湃無籌的先天之力,充盈在李文 才的整個靈海之中!   沒錯,李文才突破了,他從後天九境顛峰突破到了「先天初境」!   「哇靠,這是怎麼回事,我竟然突破了,哇哈哈哈,我突破了,突破了,我現在也是 先天了,哈哈哈,爽啊!太爽啦!」李文才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莫名奇妙突破到了先天初境 ,他高興的幾乎飛了起來……呃,雖然他本來就一直在飛。   「哈哈哈,美女們,我——來——啦——」   已臻先天的李文才,刷地一聲,已經穿牆而去,飛出了房舍,在空中盤旋了兩圈後才 停了下來,站在半空中俯視著自己住了一輩子的社區。   「唉,無知的人們,趕緊停下你們手邊的活,向本仙人膜拜吧,哈哈哈!」   李文才得到了先天之力,忍不住裝起B來。   「哈哈,真過癮,原來當仙人這麼過癮,嘻嘻……不行,我得趕緊告訴大哥這個好消 息才行,對,就這麼辦!」   身隨意動,李文才身形一晃,化作一道流光,憑著對自己身體的感知,辨別了方向, 朝著極限比武大會一路飛馳而去。   再說極限比武大會場。   距離張天所引起的暴動已經過了兩個小時,解方軍第13軍已經全部進駐了會場。   現在的比武會場早已人去樓空,除了進駐的第13軍以外,會場只剩下四散在觀眾席 上,那些走避不及的觀眾屍體,在13軍清理現場做善後工作時,除了倒臥在會場中央, 焉焉一息的嚴華老人外,並沒有發現任何活口,就連這起意外的肇事者——張天,也被人 發現死在一處縱寬十幾米深的大坑中,全身焦黑,早成了一具焦屍。   在天下會武館中苦等不到謝雲無的徐剛一行人,隨著軍部的人返回了會場。在抵達會 場後,憑著天下會館與國家高層的關係,並沒有受到什麼阻攔,很順利就進入了會場。   在一行人進入會場,首先看到的就是讓人用擔架抬出的嚴華。   「師父!」徐剛一看見師尊,趕忙迎上去,一把拉住一旁的醫護人員急切的問道:「 我師父,我師父他怎麼樣了?」   「這位先生,請你冷靜一點,不要驚擾到傷者。」擔架旁一名醫護人員說道:「嚴華 老人受傷不輕,我們現在得趕緊將他送到鄰近的軍醫院救護。」   說完,也不管徐剛,直接向負責抬擔架的兩名人員招呼一聲,便將嚴華抬上了一旁等 待的直昇機中,跟著直昇機便是起飛,很快的飛離了眾人的視線。   「徐剛,你不要擔心,我相信嚴華老人不會有事的,他是國家的重點人物,國家一定 會傾全力救治他的。」身為警務人員的葉芯對國家的作法比起其他人更是了解,所以經她 這麼一說,徐剛才終於是放下了心。   跟著徐剛又想起了什麼,忽地抬起頭,環顧了四周,看到一名經過的13軍弟兄,趕 忙抓住了他的手腕,問道:「這位兄弟,對不起,請問其他的傷者呢?你們都安置在哪裡 ?」   「其他的傷者?」那名軍人突然被徐剛這麼一抓,也是愣了一下,但隨即明白到能夠 在這時進入會場這個管制區內的人,肯定都不是普通人,所以本來要發起的火氣,也壓了 下去,「除了剛剛送走的嚴華師父以外,這裡沒有其他傷者了。」   「什……什麼?」   不只徐剛,聽到這軍人弟兄的回答,徐韻和葉芯都是同聲驚問。   「其他人的屍體都暫時停放在那裡。」那名軍人伸手指了一個方向,說道:「要不你 們到那裡看看吧,我還有事情要忙。」說完後,那名軍人便逕自離去,只留下徐剛,徐韻 ,葉芯三個人愣在原地。   剛剛那軍人的一席話,幾乎如同晴天霹靂般在三人腦中炸開!   沒有其他傷者?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三人的腦子突然間就像打了好幾個結,一時竟是 轉不過來,徐韻和葉芯的眼框更是直接紅了,眼淚就像不要錢的一樣不斷湧出。   三個人三步併兩步來到停放屍體的暫時停放區,來來回回看了好幾遍,盡是一些四肢 不全地屍體,更多的是難以分辨的肉塊、肉屑,被人直接堆放在一起,最後終於是在一個 角落看到兩具完整的屍體。   「雲……雲無!」徐剛大吼一聲。   面對從小一塊長大的謝雲無,徐剛再也忍俊不住哭了出來,那是誰?那是他一起長大 ,穿同一條褲襠的兄弟,而一旁的葉芯也同樣是哭的西哩嘩啦,雖然總是拌嘴,但畢竟是 一塊長大的玩伴,葉芯從來沒想過他和謝雲無會是以這種方式道別。   而一旁的徐韻更是淚眼婆娑,斗大的淚珠一顆又一顆像珍珠般從眼框裡湧出,然後滾 落,除了因為謝雲無之死而感到悲傷以外,對他而言,卻是有著另外一個痛到骨子裡的悲 傷,因為在謝雲無屍身旁,還停放著另外一具屍體……   那俊逸白皙,菱角分明的面龐,徐韻這輩子都不會忘記,就在那一晚,就在那一條山 區公路上,就是眼前這個人,向自己伸出了援手,拯救了自己。   這個令她日思夜想的人,竟然就這樣靜靜的躺在自己眼前,一動不動,完全沒有任何 的生人氣息,徐韻輕輕的,甚至有些膽怯的伸出手來輕撫著眼前這具,雖已冰涼,卻還有 些溫熱的屍體,她沒想過,從來沒想過她與他,竟會是以這樣的方式見面……   這個人今天會出現在這裡,而非人大哥今天也在這裡,徐韻幾乎不需要在多想,這個 人百分之ㄧ百便是非人,因為天底下沒有這麼樣的巧合,但……此時的徐韻更希望這不是 巧合,她甚至希望,非人不是眼前這個自己朝思夜想的男人…… -------------------------------------------------------------------------------------------------------------- 來源 :寂寞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