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我是死神我怕誰 第四十五章 英雄一聚,兒女情長。

達人殿堂

 
    

  第四十五章 英雄一聚,兒女情長。   死神進入冥想已經過了兩個時辰,但挖盡心思也想不出解開封印的方法,無 奈輕嘆一聲,將眼張開,卻見李文才正瞧著自己,問道:「怎麼了文才?」   「呃,沒,只是在想……呃,也沒什麼啦,沒事。」   見李文才神情有異,死神一笑,「何事但說無妨。」   李文才眼珠子一轉,假意嘆道:「唉,就是……我現在不僅能碰到東西了, 還能凌空移物,但就是有些可惜了。」   「哦?什麼事可惜了?」   「哎,大哥你看看我,雖然是比以前厲害多了,可還是只能在你三丈範圍內 啊,哪裡也去不得,大哥你又整天都在異界裡,我能不悶嗎?」   死神一想,也是,若換了自己整天面對這一間空蕩蕩的房間,不悶死才怪! 不過聰明如死神,怎會看不出李文才那一點心思,遂問道:「那你想怎麼樣呢? 」   「嘿嘿,還是大哥了解我。」李文才在死神身邊轉了一圈,笑道:「其實我 哪敢想怎麼樣,就是想出去透透氣而已,不然異界只有大哥能玩,看了心癢啊, 我整天在這房子裡,就是永遠不滅也要成化石了,您說是吧?」   死神聞言一揚眉,「雖然你的靈魂得到了強化,卻還不足以抵抗消亡,一旦 你離開我,就必定要煙消雲散。」   「那大哥的意思是,如果我的靈魂更強,就算你不在身邊,也不會消失是嗎 ?」李文才小心問道。   死神眉頭一皺,沉思了片刻,「確實如此,但我如今受封印所制,在解開封 印之前,無法再突破,如此於你的靈魂便不會有任何強化。」   「那如果我自己修練呢?」李文才追問。   「自己修煉?」   「對啊,大哥你好歹是萬萬年以前的超級高手,我看過很多小說,裡頭都有 很多修練成仙的功法,大哥也一定有吧?隨便教我兩手讓我修練修練啊,這樣就 算大哥暫時無法突破境界,我也還是能慢慢強化靈魂不是嗎?」   李文才這一說也有道理,死神覺得可行,可自己卻沒有什麼修仙功法可以教 他,於是搖頭道:「雖然你說的沒錯,但我卻沒有什麼修仙功法可以教你。」   「怎麼會沒有?」李文才一聽,心涼了半截,「大哥不是縱橫天下的嗎?武 功一定是超強的,怎麼會沒有修仙功法可以教文才?」   「萬法同宗,一法萬千,除了我本身修練的功法外,我沒有任何其他的功法 ,所以不是不教,而是沒有可教的。」死神說道。   「那大哥可以教我你修練的功法啊!」   「我修練的功法?」死神劍眉一挑,沉吟了許久才說道:「好,教你也無不可……」   「哈哈,太棒了,太棒了!謝謝大哥!」李文才開心的又叫又跳,飛來轉去 的。「大哥,你那功法叫什麼名字啊?」   「名字?」死神皺眉。   「對啊,總有個名字吧?」李文才道:「比如降龍十八掌啊,易筋經,北冥 神功啊什麼的。」   「沒有。」死神搖頭道:「沒有名字。」   「呃,怎麼會沒名字呢?當初教大哥的人總該有告訴大哥吧?」   「這功法是我天生就會的,不是別人教的。」   「呃……」李文才頓時語塞,不過轉念一想,反正有沒有名字也沒差,能夠 修練就行了,更何況這還是死神自己的功法,肯定是要驚天動地的,喜道:「那 我們給他取個名字吧!」   「哦?你想取什麼名字?」死神好奇問道。   「以大哥這麼神勇無敵,簡直就是超強,超猛,超神!」李文才一邊大讚一 邊想著,「就叫它做三超神功吧!怎麼樣?很貼切吧?嗯?」   「三超神功?」   「對啊,超強,超猛,超神,三超啊!哈哈哈!」   「好吧,你喜歡的話,就叫三超神功吧。」死神聞言一笑,但還是不忘叮囑 道:「不過你須知道,萬法一宗,叫什麼名字不重要,重要的是能融會貫通,這 樣才能達到修練的效果。」   「知道了,知道了,大哥你就放心吧,我這麼聰明,肯定學的來!」   「嗯……那好吧,你仔細聽好了,在修練之前,我得先告訴你,這門功法不 是一般人可以修練的,或許該說這門功法只有我能修練,所以我無法保證你修練 之後會如何,不過你現在已經不是人,而是與我最初一樣,都只是一點靈識,所 以……或許可以修練也說不定,這功法的法門就是……」   聽到這話,李文才心裡一跳,趕忙道:「等等等,等一下,那……呃,我是 說萬一,萬一我修練了,結果不適合我,會怎麼樣?」   「不知道。」   「啊?」李文才聽了差點摔倒,「那……那,那最壞的情況會怎樣?」   「神魂俱滅。」   「呃……」李文才吞了口唾沫,小心的問:「那最好的情況會怎樣?」   「最輕也要傷及神識,成為一個行屍走肉……好了,你仔細聽好,這門功法 的法門就是……」   「等等等,我,大哥,可以讓我再想一下嗎……」      再說死神下線後,劍摧山說要衝等,也隨後離去。只有徐綱陪同兩女還留在 滿福樓的包間內,徐韻好奇問道:「葉芯,你說非人大哥叫做李文才,是真的嗎 ?」   「怎麼啦,徐大美女,春心動了?這麼快就在打聽情郎的消息。」葉芯調笑 道。   「我,我哪有!」徐韻讓葉芯這一說,雙頰飛紅,忙解釋道:「我只是覺得 他人很好啊,隨便問問而已,你……你不想說就當我沒問好了。」   「嘴硬。」葉芯哈哈一笑,「好啦,看在妳這麼想聽的份上,本姑娘告訴你 還不行嗎?」   「誰……誰想聽啦?我都說了,只是隨便問問而已……」又讓葉芯佔了便宜 ,徐韻說不過她,只得氣的鼓起腮幫子,哼一聲別過頭去。   葉芯當沒看見,清了清喉嚨:「你那個非人大哥,我看肯定就是李文才,因 為之前李文才在光腦專賣店,為了買光腦的事情和陳天生那兩兄弟起了爭執,啊 !對了,就是妳在山區公路被挾持的那天,結果他讓那兩個敗家子擄上山,也不 知道最後怎麼樣了,你也知道局裡一向不喜歡辦這些公子哥,所以局長要我到李 文才家裡關切,誰想那天我去的時候,李文才還沒回家,只見到他母親。不過從 資料上可以肯定,李文才只有這麼一個老母,並無兄弟,母子兩相依,就住在後 興四民區250號,這跟你的非人大哥說的地址完全一樣,所以我才說他很大的 可能就是李文才。」   徐剛聽完也點頭道,「確實很有可能。」   「妳說他在我被挾持的那天也讓人擄上山?」徐韻問。   「對啊,怎麼了嗎?」葉芯話剛出口,突然靈光一閃,拍手道:「韻兒,妳 說他會不會就是……」   葉芯問的自然是徐韻說的救命恩人、白馬王子。徐韻自然知道葉芯說的,只 是自己也不敢就這麼肯定,而且實在有點想過頭了,天底下哪有這種巧合……   徐剛看兩女眉來眼去,自己卻是一頭霧水,索性直接問道:「就是什麼?」   「就是你家小妹的救命恩人兼白馬王子啦,笨蛋!」葉芯翻了一個白眼,對 徐剛的木頭性子,實在無語。   「你說非人兄弟就是那天被我打……」話剛到嘴邊,徐剛頓時感覺到徐韻刀 子般的眼神已經向自己射來,趕忙改口道:「呃……咳,我,我是說,就是那天 救韻兒的人?」一想到那天讓自己一拳揍飛的人,徐剛撫著下巴自語道:「不像 啊……」   業芯聽聞笑道:「像不像,三天後就知道了。」然後看向徐韻,「韻兒,三 天後我們一起去看比武大賽吧?到時候你的非人大哥也會去,是不是救你的人, 看了便知!呵呵。」   聽到葉芯的提議,徐韻也是很期待,可心裡卻又有些慌亂,深怕兩人不是同 一人,更怕兩人是同一人。   如果兩人不是同一人,自己的一顆心該向誰去?對非人的感覺,完全就是把 他當做那天救了自己的那個男子,非人可以說是徐韻心靈上的一個替代品,這麼 說雖然有些殘酷,但這種事情不怪誰,也不怨誰,更不分男女,當一份情意難全 時,如果出現了一個酷似的人,即使明明知道他不是夢裡的那個人,也很容易產 生一種寄情、移情的作用,想像他就是那個人,尤其若是眼前這個人,又能給予 自己期待卻不可待的感覺時,這種寄情移情便會更加強烈,所以非人對徐韻就是 這樣一個存在。   但如果是同一個人,為什麼對方不肯承認,也不肯相認?這卻是徐韻的擔憂 ,也是徐韻的心慌,對方不願承認,不願相認,是不喜歡自己嗎?還是討厭自己 ?一大堆亂七八糟的想法在徐韻腦子裡飛,萬一對方不喜歡自己,那該怎麼辦?   女孩子面皮薄,萬一這種情況真的發生,那當下該怎麼辦?一想到這些,讓 徐韻有種想要打消同去觀賽的念頭,因為她不想面對那種尷尬,甚至會讓人傷心 的場面,她沒有勇氣去面對,不管是同一個人,還是不同一個人,她都不知道該 怎麼去面對。   「韻兒,韻兒?」葉芯看到徐韻不知道在想什麼,想的出神,伸手推了推她 ,「想什麼呢?都走神了。」   「沒……沒想什麼。」徐韻臉上免強擠出一個笑容,她不知道該怎麼和好姐 妹葉芯訴說心中這份複雜的情感。      三天簡單的過去了。   本名謝雲無的劍摧山,如約派人來到後興四民區將死神接往極限比武大會的 會場。   會場是由國家所提供,是佔地非常大的露天比武場。中央比武台有半米高, 五十米長寬,整個會場除了中央的一座比武台之外,周圍成圓形如球賽場般都是 觀眾席,唯一比較特別的是在賽場的一端,有一處比較不同,而且是最靠前的觀 眾席,這個觀眾席是一個大平台,有些類似於司令台的貴賓席,上頭一樣有許多 椅子,只是多了分華奓。貴賓席後方除了國旗迎風飄揚外,還有各會所的會旗, 也同時迎風飄飛,獵獵作響。   來到會場,死神在兩名軍人的引領下,直接上了那座貴賓席。剛走上貴賓席 ,便看見一位穿著背後繡有「天下會館」四個大字道服的英俊青年向自己迎了來 ,此人正是《異界》裡的劍摧山,本名謝雲無。   謝雲無一見自己派去的人領著一名俊美神逸的年輕男子走來,心中一喜:此 人肯定就是非人大哥了!二話不說,直接熱情的迎上去,緊緊抓住死神的兩側肩 頭,激動道:「大哥,你是非人大哥吧?我是劍摧山啊!」   死神不太懂得如何和人相處,在遊戲中是這樣,現實中更是如此。看到謝雲 無如此熱情,心裡也是溫暖,點頭笑道:「如約,今天特來為你助威,希望你在 比賽中能拿到好的成績。」   「哈哈,一定,一定!」謝雲無哈哈一笑,隨後讚道:「不過小弟還真沒想 到,大哥在異界裡總是不以真面目示人,我還以為大哥覺得自己生的不好看,所 以才那樣做,沒想到大哥竟是生的這般俊美!連我這個號稱『美劍客』的人都要 忌妒了,哈哈哈!」   死神沒有說話,只是輕輕一笑。他舉目望去,整個會場的觀眾席幾乎已經坐 滿,而底下比武台周圍的休憩區也坐滿了各會所前來參賽的代表成員。   突然眼神一凜,死神感覺到底下華北武聯會的休憩區內,似乎隱隱有魔氣散 出,正欲散出神識探查,卻忽聞謝雲無說道:「大哥,我特別幫你安排了一個位 子,來來來。」說著,謝雲無拉著死神走到左側最靠前的一個座位,然後說道: 「大哥,你就坐這,這裡視線好,看的清楚。」   對於謝雲無的熱情與真誠,死神感到心中有種莫名的感覺在湧動,那感覺暖 暖的,可卻說不上來,但他看著謝雲無的眼神,卻多了一份信任,一種和李文才 相似的感覺。   「你要比武,不去準備嗎?」死神問。   謝雲無笑道:「不打緊,我可是王牌,壓軸的,沒那麼快輪到,哈哈!而且 我這一下去,剩下大哥一個人在這也不好,徐剛出去接徐韻和葉芯,我等他們來 了在走。」   聽到徐韻,死神心中莫名一動,一種異樣的感覺從心底深處緩緩升起,死神 努力想將那種感覺壓下去,卻是越發暴漲起來,突然耳裡聽到謝雲無喊道:「來 了來了,大哥,徐剛他們來了。」   死神下意識轉過頭,向著謝雲無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見一名身型高大魁梧, 濃眉虎眼的粗曠男子領著兩名絕代風華的女孩走在人群中,後面還跟著四名軍人 ,慢慢向著貴賓席的方向走來。   死神自然認出徐剛和徐韻,至於另一名貌美如花,穿著一席黑色緊身連裙, 美不可方物的女孩便是葉芯。死神定定的看著徐韻緩步走來的身影,心裡萬分複 雜。   徐韻一身白色的及膝短洋裝,白色碎花裙襬在風中輕擺,搖曳生姿,步步生 蓮,走在人群中的徐韻自然發散出一種獨特的光芒,就像她即使站在萬人之中, 也能讓人一回頭便馬上看見一樣,那種獨特,那種氣質和氣息,不僅吸引了死神 的目光,更是讓原本喧鬧的觀眾席頓時安靜了下來,不只男性觀眾,就連女性觀 眾也忍不住將目光投射過去。   如果說葉芯是牡丹般的美艷,是人間萬中無一的尤物,那徐韻便是如蓮花般 的脫俗,是遺落人間的天仙,一塵不染,不為世俗的一切煩囂所玷污。彷彿就算 置身世間的萬般污汪中,她依舊能在這裡面亭亭玉立,皓潔無瑕。 -------------------------------------------------------------------------------------------------------------- 來源 :寂寞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