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大樓夜驚魂。

達人殿堂

 
    

全章      還記得那時候我19歲,在外頭跟幾位朋友廝混。說好大夥一起租間 房子,於是我們找到了位在新竹市區的中興百貨旁不遠處的一棟大廈,故 事也從這裡展開……   當時我每天都無所事事,成天都在位處8樓的房間中看漫畫。我們房 間是第2號房,從2樓的電梯進來之後,是一條很長的走廊,走廊上有著 12間房間。而我們的房間就是大門進來的斜前方那一間!   還記得剛搬進來的那一個晚上,看看手錶,已經是晚上9點多了。朋 友阿乾與阿達因為晚上在酒店當服務生,所以已經出門不在了。而乾妹小 惠跟小婷則是還在上班(檳榔西施),所以總是我一個人在家裡。這12 間房間都是雅房。所以我們的浴室跟廁所是所有人共用的,浴室的位子就 在10號房的正對面,茶水間則在走廊的最底面,也就是12號房的旁邊。   眼看9點多了,我實在很無聊,在這雅房中,又沒電視,只有一台收 音機,於是我打開了收音機聽聽廣播,聊勝於無吧!我一邊聽著收音機裡 頭傳來的歌聲,一邊看著手裡拿著的恐怖漫畫(伊藤潤二作)。   這時我似乎聽到走廊上有人走動的聲音,想想,這三合板的牆壁,果 真遭透了,一點也沒有隔音的效果。我並沒有理會外頭的腳步聲,浴室都 是共用的,附近的房客會在走廊上走動並不足為奇,沒什麼好奇怪的。   有點累了,我也不知道昏睡了多久,醒來的時候,兩個乾妹已經在我 床邊有說有笑的。想來我是因為她們說話的聲音而醒來。小惠拎著一只袋 子給我,一眼我就看出那是一包滷味,理所當然的,我開始享用這份孝敬 ,而小惠跟小婷則拿著換洗衣物離開房間一起去洗澡。   我一邊吃著魯味,一邊繼續看著還沒看完的恐怖漫畫。如果沒記錯, 小惠她們出去還沒很久,最多不超過10分鐘!一陣女孩的驚叫聲便從房外 傳來!雖然聽不清楚,但是我下意識覺得一定是小惠她們的叫聲,於是我 立即拋下手邊的工作(吃東西跟看漫畫)!   一個箭步我衝出門外……   在漆黑的走廊上,只有昏暗的兩盞燈隱約發出那微量的光芒,一盞是 我房門外的這盞,另一盞應該是小惠她們走到浴室外才開的那盞,也就是 10號房外的那盞燈(走廊上相隔兩個房間才會有一盞燈),其餘的燈都 是灰暗的,所以整個走廊顯的格外的漆黑……   我很清楚看到由浴室裡漂出的熱氣,瀰漫在整個10號房外。所以浴室 的門並沒有關?我心頭一凜,快步衝了過去想一看究竟。   但是當我到了浴室外,看到的只有小惠跟小婷光溜溜的躲在牆角,眼 神裡充滿著驚慌可佈的神情,我顧不得噴出的兩管鼻血,趕緊囑咐她們先 將衣物穿上,避免我因為失血過多而發生什麼遺憾,在她們將衣服穿上後 ,我領著她們倆回到房間內。   回到房間之後,她們和我詳述了剛才的事情經過……   聽完小惠與小婷的描述,我一臉茫然,真的,我感到很無辜,因為根 據小惠跟小婷口中的描述,她們在洗澡的時候,有黑影印在浴室門上的毛 玻璃外!並且黑影試著想打開門,來來回回,黑影在第三次出現的時候打 開了浴室的門,小惠與小婷一直認為是我在惡作劇打開她門的浴室門!   何其無辜!   我理所當然的反駁了她們的猜測,並且說明我剛剛確實在房間內並未 離開。這時小惠與小婷也獃住了!不是我!那又是誰呢?這麼晚了,已經 快1點了,還有誰會做這樣的事情呢?會是其他房客嗎?這些猜疑像電影 般快速的在我腦海裡掠過!雖然我並不相信鬼魅之說,但是這事情卻也令 我感到奇怪。我並不想讓小惠跟小婷更加害怕,因此我只淡淡的說了:可 能有變態房客吧。   不過我想這個超爛的理由,是很難說服才剛受到驚嚇的乾妹!小惠要 我再去看看是不是真的有變態房客在惡搞,要我去給他點教訓……   這個要求讓我滿頭黑線,但是我拗不過她倆,只好再出去看看是不是 10號房的房客在惡作劇了。於是我離開了房間,慢慢往10號房的方向 走去,一路上,我不斷回想著剛剛自己衝出房外的那一幕畫面!如果我沒 記錯,在我聽到驚呼聲的時候,即是浴室門被打開的時候,然而我也不過 停頓不超過2秒我就衝出門外了,但是我除了看到慢慢從浴室中飄散出來 的熱氣外,說真的,我什麼也沒看見……   不僅沒有看見人,就是連一點影子也沒看見。這僅是幾秒鐘的時間, 難道這個變態的行動如此之快?竟快到可以在短短幾秒鐘內消失無影無蹤 ?   在這條長長的走廊之上,我想唯一可以解釋的,就是這個變態就躲在 浴室附近的房間內,除此之外,沒有別的方式可以令他消失的這麼快!想 到這,我更堅信這個變態一定就是住在10號房內的房客!此時我更加火冒 三丈了!快步的走到了10號房外,我急速的敲著房門,一邊囔著要裡頭 的死變態滾出來的話語!   敲了10多秒,我停下手,整個走廊頓時又回到初始的寧靜。回頭看 去,只有我一個人佇立在這條昏暗的走廊之上,而由1號房旁的窗戶,正 吹送著陣陣的冷風!說真的,有點令人不寒而傈!   就在此刻,我看見我的房門被關上……是我看錯嗎?我依稀看到一個 人走進我房裡,並且順手將門關上的背影!我想是小惠或是小婷吧!由於 燈光相當的昏暗,我並沒有看的很仔細。我想,這並不是此刻我該去細想 的事情吧!於是我抬起頭看著10號房門上的通風口,裡頭並沒有開燈,顯 然的,裡頭要不是沒人,就是故意把燈關上的。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我 只好再回到房間內……   當我回到房間內的時候,睡在上舖的乾妹們早就呼呼大睡去了!我並 沒有多想什麼,慢慢的坐回下舖續看我的漫畫……   我一邊看著漫畫,一邊思考著整件事情的經過,此刻我突然想到,一 個剛睡去的人會打呼嗎?雖然打呼聲很小,但是這在在證明了小惠與小婷 絕對不是剛剛才睡著!那……剛剛是誰把房間的門關上的?   環顧四週,房間很小並不大!沒有任何地方可以躲人,那是我看錯嗎 ?我很確定我出來的時候沒關門,還是風吹的呢?怎麼今晚這麼多事情……   我有點不耐煩的搔著頭,我決定搖醒小惠跟小婷把事情問個明白,雖 然我並不相信有鬼,但是這樣沒有來由的怪異事件不停發生,沒搞清楚前 ,我想我很難睡著。   沒多久,小惠跟小婷已經被我搖醒了。睡眼惺忪的她們,一臉莫名的 看著我,真是可愛……呃、不是……   我詢問著小惠跟小婷是何時睡覺的,她們都異口同聲的說是我出去之 後他們就睡了。我聽完心裡一跳,不過我沒再多說什麼,只是要她們繼續 睡覺,而我則回到下舖思索著剛剛的事情。我明明記得我沒關門,而且我 也看見有人進來我房間,並且關上房門,難道真的是我眼花看錯了不成?   就這樣,我一直思索著這些問題,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一陣電話聲將我驚醒。我知道我房門外有一 個投幣式共用電話,但是這麼晚了,誰打的?真的一晚難眠。我並不想去 接電話,反正這麼多房客,又不只有我們,未必是找我們的,況且我們才 剛搬進來第一晚,找我們的機率很小吧!想到這,我並沒有出去接電話, 而小惠跟小婷也隨即被電話聲吵醒,探頭下來問我要不要去接電話,我的 答案當然是不用了!   但是電話聲實在很大聲,加上隔音又差,我想很難有人還睡的著吧? 等了很久,說也奇怪,沒人去接電話,對方也不掛掉,猛響個不停!   實在難以忍受的情況下,我走出房外接起了電話……   這是惡作劇嗎?我心裡第一個念頭就是這個!   話筒那頭並沒有傳來什麼聲音,只有我不停的喂喂喂。搞什麼?我一 陣怒氣直衝腦門,隨即狠狠的將電話掛上回到房間,小惠跟小婷看我一臉 怒容,也不敢多問什麼。不過小惠平時和我比較親,也比較不怕我,所以 她獨自來到下舖問我剛剛是誰的電話。我雖然不耐煩,但還是詳細的敘述 剛剛的經過給她聽……   這次連小惠也開始害怕了,無聲的電話,真的會讓人感覺不太自在! 我安慰了小惠幾句,跟著要她回上舖好好睡覺,別胡思亂想了。畢竟對於 我這個無神論者,這些頂多是個惡作劇罷了!   所以我在小惠回到上舖睡覺之後,也緩緩躺下準備繼續睡我的回籠覺 ,無意間,我順手看了一下時間,已經是3點多了。想想,阿乾跟阿達就 快回來了吧!還記得他們4點多就會下班了。想著想著,我也睡著了……   睡夢中,不停有人叫著我的名字……   當我醒來時,阿達與阿乾已經在房間中了,阿乾拿著宵夜要我一塊吃 ,其實我剛剛已經吃很飽了……但是盛情難卻,我只好頂著滿頭黑線、坐 起身子來和他們一起吃。   吃著吃著,我突然想起剛剛的事情,但是連我自己都還沒搞清楚的事 情,我也就沒跟阿達他們說了。就在大夥都吃完之後,阿乾說要去洗澡, 於是就拿著換洗衣物獨自走出房外,我心想,變態應該不會連男生也有興 趣吧?想到這,說實在的,被這樣搞了一晚沒睡好,我也懶的在想下去, 倒頭我就大睡了。   才躺下沒多久,耳裡傳來一陣怒罵聲!沒錯,這是阿乾的聲音,聲音 很大,聽的非常清楚。我立刻跳下了床,阿達已經先衝出門外了!我見阿 達出去,也隨即跟了上去。   然而出現在眼前的畫面卻讓我傻了,熱氣不斷的從浴室裡飄出,我下 意識覺得浴室門該不會又被打開了吧?我馬上一個箭步趕在阿達之前,跑 到了浴室門口,只見阿乾站在門前一臉想揍人的樣子!   此時的阿達也跟來了,阿乾第一句話就是問我們,誰開他浴室的門? 呃……我心裡在想,這個變態看起來不怎麼挑啊……   之後我們回到了房間,乾妹們也醒了,我想這件事情沒這麼簡單,於 是,我把今晚所有的事情都敘述給阿達跟阿乾聽,他兩在外頭混久了,膽 識氣魄是有的,不過對鬼魅之說也很相信的。   在他們聽完之後的感覺就是這地方一定不乾淨!但是我並不完全接受 這樣的想法,我認為這僅只是猜測,也許真的有變態也不一定,不是嗎?   正當我們討論著事情的經過時,房外突然傳來大門開啟的聲響!我想 所有人的心裡應該都和我一樣咦了一聲吧?看著桌上的小鬧鐘,我清楚的 知道現在是凌晨的4點半多,誰會在這個時候回家?   我想,除了回家這個字眼,我不知道該用什麼來形容房外有個人正打 開外頭的大房進來的情況……   所有人面面相覷。此時向來屬於衝動派的阿乾立即起身到門外想看個 究竟,而我也在此時跟了上去。   到了門外,所看到的是一個拎著大行李箱的中年男子正準備關上大門 的背影。男子離我們很近,因為大門就在我房間的斜前方,也就是3號房 的正對面。男子轉過身來看到我們,表情竟像是嚇了一跳,好像他並沒有 準備要看到我們一樣,這是一種感覺,好像他認為這邊應該沒人的那種感 覺吧?   男子身材高瘦,頂著一頭地中海式的禿頭。從他驚訝的神情,我感覺 到事情好像越來越不對勁……   經過一陣攀談之後,我們從男子的口中得知,這間房子應該已經沒人 住了,而男子是最後一個搬出去的人,他今天回來,是要來把剩下的東西 帶走,所以才回來這裡……大夥聽到這,全都愣住了。   就連我這個無神論者,也不僅開始懷疑,這裡真的有鬼嗎?!聽男子 說,這裡因為鬧鬼鬧的可怕,所有人都陸續的搬走。我們今天會在這裡遇 到他,男子也覺得很意外!(其實他不知道,我們比他更意外……)   就這樣,阿達與阿乾決定隔天請假留在家裡看看晚上到底有什麼事情 會發生!我並不覺得阿達跟阿乾是鐵齒所以決定這麼做,而是因為好奇心 驅使吧!   很快的,天色又黑了。看看手錶,已經是晚上7點多了,大夥一邊聊 天,一邊吃著阿達從樓下買來的晚餐。   外頭一片寧靜,並沒有什麼異狀。而那個男子也早在清晨就已經離開 了這裡,換句話說,這裡只剩下我們這間有人住?   隨著時間的流逝,天也越來越黑,外頭也越來越寧靜,我們也都不再 聊天了,只是捧著漫畫自顧自的看著,就這樣,一切似乎都很平靜的沒有 任何事情發生。   一直到小惠他們下班回來之後……   小惠他們回來之後,又是一陣寒喧,當然了,少不了又要吃一頓宵夜 (真飽……),當大家將宵夜迅速消滅後,小惠和小婷要去洗澡,不過鑒 於昨天的恐怖經歷,小惠要求阿達與阿乾去給她倆站崗,而我則一個人在 房內繼續看著我的恐怖漫畫……   很快的,我想是因為害怕吧?小惠跟小婷已經洗完澡回來了,當然, 阿達也跟阿乾一道回來。大夥就在小小的房間內討論著昨天發生的種種怪 事。   但是說也奇怪,今晚的氣氛顯的格外的寧靜,完全沒有任何不協調的 事情發生,正當我這麼想著時,坐在我對面、小惠臉上驚懼的神情,讓我 不由自主的起了一陣哆嗦。同時間,所有人也不約而同的朝門外看去,跟 著傳入我耳朵中的,是一陣清楚的腳步聲。   老實說,我並不感到害怕,因為這像是踩著藍白拖的腳步聲,我是聽 過的,就在第一天我一個人在家看漫畫的時候。   腳步聲似乎是從茶水間方向傳來的,而且有越來越近的感覺!   說真的,當時所有人應該都幾近停止呼吸的階段了吧?話說回來,還 是阿乾勇敢,他一個起身,便將房門打開向外走去,我心裡一個咯噔,有 點讓他膽大嚇到,但是做兄弟的,他都出去了,我也不好意思沒有表示什 麼,因此我也跟了出去,我在心中不斷默唸著:「我是無神論,我是無神 論,這世界上沒有鬼,沒有鬼,沒有鬼……」   但是來到外頭才發現外面一個人也沒有,當然也沒有腳步聲。我跟阿 乾站在外頭許久,黑暗的長廊中,什麼也沒有,我環顧四週,只有陣陣的 冷風偶而吹過,走廊很安靜,連隻蚊子也沒看見,又哪裡有什麼人、什麼 藍白拖腳步聲?   我和阿乾對視了一眼,做勢轉身就要回房,可卻在這個時候,我背後 的那台該死的投幣式電話突然響起,我嘴裡忍不住飆了一句髒話,差點把 我的心臟嚇破!   我並不知道阿乾是不是也被嚇到,但我真的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響給嚇 的不輕。不得不說,阿乾真的很勇敢,轉身一把抓起話筒就聽,我看他聽 了半天,臉上的表情越來越難看,我幾乎可以想像到那話筒的另一端肯定 不是什麼很好聽的……   看著阿乾神色凝重的聽著話筒,心裡真的有股說不出的恐懼感壓迫而 來。許久,阿乾掛上電話,一把將我拉進房間裡。   大夥看著阿乾一語不發的抽著菸,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話才好,而我 也還在剛才的驚嚇中驚魂未定。   良久,小惠忍不住的問了阿乾:「阿乾誰打來的呀?」   阿乾很沉默,他沒有回答,只是繼續抽著菸,可這樣緊繃的氣氛真的 有點讓我透不過氣來,忍不住的就催促阿乾快將電話裡的內容跟大夥說。   只見阿乾深深的吸了一口菸,然後說道:「他說你撥的號碼是空號……」   聽到這,大夥都鬆了口氣,我原以為電話那頭是什麼恐怖的聲音,沒 想到只是打錯電話而已,我在心裡忍不住暗罵自己膽小,竟然胡思亂想的 把自己給嚇住了。   小會忍不住拍了阿乾的手臂,怪嗔道:「你嚇死人喔,打錯電話而已 ,幹麻裝的這麼神秘!」大夥聽到都笑了,我也笑了。   只見阿乾又深深的吸了一口菸,然後緩緩的說道:「電話……是別人 打進來的……怎麼會有空號……」   本來已經算是緩和的氣氛,就在阿乾這句話之後,空氣又凝結了……   阿乾說的沒錯,電話並不是我們打出去的,而是不知道誰打進來的, 怎麼可能會是我們聽到「你撥的號碼是空號」這句話?那也太詭異了!   所有人妳看我我看妳的不發一語,我感覺這樣的氣氛幾乎快讓人窒息。   就在此刻,房門外的電話,又再次響起了……   響亮的電話鈴聲,不斷的在房外響著。好像在催促著什麼一般不斷的 一聲接著一聲。所有人你看著我,我看著你,沒有人想出去接電話,就連 最勇敢的阿乾這次也沒見他有什麼動作……   無神論的我,靜靜的在一旁看著大夥的神情,我可以感覺到那種莫名 的恐懼,正逐漸侵蝕著大夥的意志與信心……電話不停的響著,如果我沒 記錯,電信局應該有設定,當電話無人接聽的時候,只會響到第40聲左右 ,就會自動切斷。可是無論我們等了多久,那鈴聲總是沒間斷的響著,而 我也更堅信昨夜那中年男子所說的話……   「你們還敢住這裡阿?這裡自從上次有人自殺之後就一直很不平靜了 ,我勸你們還是趕快搬走吧……」   我不斷的思考著這些話,我極盡所能的想讓自己冷靜下來,但不斷催 促的鈴聲真的讓我很難冷靜的思考問題。就在我腦中不斷思考的同時,一 個劇烈且急促的聲響,幾乎炸開了我的心臟一樣!   沒有錯,有人正以劇烈且急促的力道敲擊著我們的房門!   這種令人毛骨悚然的現象……真的,我是個無神論者,我不知道是不 是因為接二連三的怪事影響了我的信仰!但是我可以很確定的是,我當時 真的在害怕了,那是一種恐懼!明明我並不相信鬼魅之說的,但是此刻我 又不知道該用什麼去解釋我所遇到的景象……   房門被大力的撞擊而隆隆做響,我緊盯著那不斷震動的房門,這是如 此真實的具體!如果外頭沒人,如果這一切都是假象,那我看到房門的震 動,難道是我的幻覺?   我開始迷惑了……我承認我並不勇敢,因為我壓根不想去房外一探究 竟!我雖然是個無神論者,但我卻沒有勇氣去面對外頭的那個令人畏懼的 未知……   彷彿時間停止了一般,我想沒有人去注意現在的時間吧。而我也只知 道,現在房門外正有一個未知的東西,正猛烈敲擊著我們的房門,想想, 這是多麼的令人生畏!   打娘胎出來,這是我僅僅一次感覺到無限的恐懼壓縮著整個心!電話 鈴聲依舊響個不停,撞擊聲更是一聲比一聲更猛烈,看著已經泣不成聲的 小惠與小婷緊縮在一角,瘦弱的身子不停的顫抖著,大夥的眼神中都佈滿 了畏懼與驚恐的影子。   我努力的讓自己冷靜下來思考這一切,看著同樣嚇壞的阿乾,我可以 想像阿乾剛剛的氣魄並非是鐵齒之後的勇敢!或許他也沒遇過如此可佈的 事情吧……   我想再這樣下去,大夥的精神還能不能撐到早上?看著幾乎崩潰的大 家,我想無神論的我,也許是裡頭最正常的精神狀態者吧!我不斷的告訴 自己這一切都是幻覺,肯定是幻覺!   也不知道打哪來的勇氣,雖然我壓根不想出去房外!但我還是站了起 來,衝著一股狠勁,一把就將門給打了開來!   我緊閉著雙眼不敢向外看去,嘴裡大聲囔著:「外面什麼也沒有啊, 這些都是幻覺,是幻覺!」   說完以後,我很快的就將門給關上。雖然外頭的電話鈴聲並沒有因此 而中斷,但是敲門的撞擊聲確實消失了!   我不禁竊喜自己剛才勇敢的行為解救了大家。此時大夥的情緒真的也 回復很多了,阿乾的膽識可能也因此找回了吧?他一個起身,只丟下一句 :「我去接電話!」然後就打開房門向外走去。   ……   我並不知道阿乾看到什麼,但是我很肯定阿乾的全身都在發抖!   他就停在門縫前面,除了顫抖,他並沒有再說任何的話或做任何的動 作……   阿乾所開的門縫並不算大,而他的身子也剛好擋住了那不算大的門縫 。我想我的位子是最有機會看到外頭一切動靜的吧!但是我僅看到阿乾的 背影,其他就只有一片的漆黑,什麼也看不到!   在所有人都還沒反應過來之前,阿乾已經硬生生的軟倒在我的面前……   剎那的恐懼急速加溫,令我全身的毛細孔緊緊壓縮著!我不斷的努力 呼吸,我太緊張了,我一定是太緊張了,就在阿乾倒下的那一瞬間,我目 睹了房外所有的一切……   我想我只能說,我非常的肯定房外並沒有人,什麼也沒有!   只有昏暗的那盞燈不停的閃爍著。   電話鈴聲依舊,但是除了電話聲響外,外頭真的什麼也沒有。難道正 如我所說的,這一切都是幻覺嗎?   我想也許是阿乾倒下的緣故,阿達看來似乎有點火大了。他一個搶身 ,已經出了房間、跑到了電話旁,一把扯下了電話線,然後隨即回到房間 內,並將房門緊鎖……   也許這一切都發生的太快了,快到令我無法思考。我坐在床緣邊不住 的看著阿乾倒臥在地上的身軀,沒有人去扶他,或者所有人都嚇到忘了要 去扶他。   我很害怕,真的!說不出的恐懼,這是從來沒有過的壓迫感!   沒有敲門聲,也沒有電話鈴聲,整個時間彷彿都停止了。沒有人說話 ,我不知道這代表什麼?是等待嗎?還是驚魂未定?   良久,也許是大家的情緒已經漸漸的平靜了吧!開始有人問著,怎麼 辦?我沉默著,因為我心中並沒有答案,我想這世界上真的或許存在很多 我們誰也無法解釋的事情吧?   我很努力點起一根菸,狠狠的吸了幾口。也許是想讓自己不再這麼害 怕吧。我想現在除了等待以外,並沒有更好的方法,我看了一眼桌上的小 鬧鐘,已經是凌晨3點了……看著這個數字,我心中傳來一陣不安的感覺 ,3點?3點不是昨天電話零響的時間嗎?     看著鬧鐘上的時間,一股莫名的涼意襲上背脊。我只希望如果這是夢 ,請讓我趕快從夢中醒來吧!但是這並不是夢,我的希望也被門外再傳的 電話鈴聲而敲碎!   就在所有人慢慢緩和心中的恐懼之時,門外卻又傳來陣陣電話鈴聲! 我太訝異了!這是我前所未見的怪異現象!我是無神論,我不斷告訴我自 己,我希望我的信仰不會因此而中斷,如果是平常的電話聲響,我想沒有 人會覺得奇怪,但是如果我沒記錯,電話線已經被阿達扯掉了才對啊!   所有人聽到這個再度響起的耳熟聲響,幾乎可以說已經到了崩潰的邊 緣了吧!我看著大家的神情,那種無助又恐懼的模樣,我可以想像他們心 中有多害怕。   我一直認為我是所有人中最冷靜也最不害怕的人,但是我沒辦法不承 認,此時此刻,我覺得自己好像身處在一個異常的空間,這裡已經不再是 一間單純的租屋了!   我好害怕,從來我都是鐵齒而不信鬼神之說的!但是我無法解釋眼前 的景象,我不懂是什麼因素造成這樣的怪異現象,我只知道,電話線是我 親眼看著阿達扯掉的,我很確定電話線已經扯掉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電話的聲響一聲又一聲的響著,沒有人去接, 也沒有人說話,大夥只是靜靜的坐在一旁默默無語,阿達抽著菸,乾妹們 低著頭輕聲啜泣,我感覺恐懼正在一步一步的侵蝕著我們的心。   我不停的看著桌上的鬧鐘,雖然秒針不停的走著,但是我卻感覺時間 好慢好慢……   如果我沒記錯,電話的聲響,是在凌晨的四點三十分停止的。我想我 終於可以喘口氣、緩和我過度緊張的情緒了。   到了六點,我們一刻都不想繼續待在這個屋子裡,大夥收拾行李,只 想著快點離開這鬼地方!   我想我們終於解脫了吧?當我準備按下電梯按鈕時,我發現按紐竟是 昏暗無光的,難道是沒電?我試著按了幾下,還真的沒電了!我轉頭往走 廊的天花板看去,上面那盞燈分明還在忽閃忽閃的,難道電梯的電和走廊 電燈的電是分開來的?   不過這並不會影響我們離去的決心,既然電梯不能坐,那就走樓梯下 去。雖然因為住在八樓,我們從沒有人走過樓梯上下樓,但是此刻只要能 離開這裡,我想就算是10樓我們也很樂意走!   當我們來到七樓的時候,大夥才赫然發現原本通往七樓住戶的門,竟 然消失了!   不過若要說消失,我想應該說本來就沒有會更適合才對!   七樓根本連門都還沒裝設好,裡頭空盪盪,就連牆壁也還沒粉刷過, 屋子裡頭並沒有電燈,只有外露的幾條電線靜靜的攀懸在那,雖然這個景 象令眾人感到十分詫異,但我們並沒有因此而停下腳步。   沿著樓梯,我們一路通過了六樓,五樓,四樓……一直走到了一樓……   我不知道其他人的心裡是什麼感覺,但是我突然一陣涼意襲上心頭, 因為從七樓開始,每一個樓層都和七樓相同,都是未裝修好的空屋,裡頭 一個人也沒有,連門都沒有的屋子,也很難有租戶吧?   那麼回頭想想,還記得第一天,我一個人在房間裡看伊籐潤二的恐怖 漫畫,與其說是一個人在房間裡,倒不如說是一個人在這大樓裡吧……   這是我個人在19歲時的親身經歷,我不知道其他人在離開大樓的時 候是什麼樣的感覺,但是對我來說,離開大樓的那一剎那,才是真正讓我 感到無比恐怖的時刻吧! ========================================================================= 來源 :寂寞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