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大進】我的妹妹哪有可能是殺手 2-4。

達人殿堂

 
    

「氣死我了,死矮子,畸形、侏儒,去死去死去死!」狼狽逃出娃娃機店後,桐乃一路散發無比怨念,從詛咒內容判斷,講的似乎不是又高又有型的我。 太陽已完全下山,路旁街燈點亮。與妹妹已在外消磨一下午。期間除了悠哉喝下午茶、逛街買衣服、從娃娃機獲得跳蛋外根本沒幹什麼特別事,實在不明白那些行程關殺手什麼鳥。 桐乃腳步往火車站前進,最後停在站外寄物櫃前。 「喂喂喂,不會要我去台中買蛋糕給你消氣吧?」有不好的預感。 「笨蛋,現在才是重點。」 「不懂。」 「把那個......噁心的東西拿出來。」 指得是jump egg吧?那東西現在放在我的背包裡。 桐乃要在人潮洶湧的地方用跳蛋做什麼 ...... 「真的要拿那個嗎?」再三確認。 「對啦,我要用。」 幹、幹啊,這是SOD公司的街頭特輯嗎?真要在大庭廣眾下按摩穴 ...... 穴道!? 「不好啦,這樣很不好意思,回家再用比較好。」話一說完我就後悔,萬一桐乃因為不會使用,突然把我叫進房間,要哥哥用肉體真槍實彈地教學給她看,那我怎麼受得了啊———— 「快點快點快點快點。」 桐乃不斷催促,一想到妹妹要在眾人目光下使用jump egg的超淫亂畫面,幾乎是硬著的把那東西拿出來,當然我指的是頭皮。 裝著跳蛋的塑膠盒就拿手上,在羞恥與興奮交互影響下,全身不停顫抖。發顫的目光撇見上頭竟寫著「可遠程操縱」該不會,桐乃還要我拿著遙控器、使用跳蛋控制她...... 「哼哼,都已經這樣了還不叫出來?再逞強下去就是調到芮氏8.0的震度了唷,身體壞掉我可不管。」 「什麼東西?」桐乃狐疑地看著我。 「沒事。」竟然不小心把妄想中的台詞脫口而出,好險她聽不懂。 「廢話一堆,快把上面的條碼數字末六碼念出來。」 「啊?不是要用...... 」我的語氣絕對沒有任何失落。 「你想死一次看看嗎?」妹妹惡狠狠瞪我。 連忙轉動盒子找到條碼,「我唸、我唸。」 桐乃對著其中最大型的櫃子,按我說出的數字輸入密碼。置物櫃嗶一聲地打開,裡面放的是行李箱。 「咦?這是......」我好奇。 「好了,今天就是要來拿這個。」桐乃將行李箱拖出,「懂了吧?為了得到密碼我只好去夾那個......髒東西。」 稍微推理一下過程,大概就是另外一名公會成員準備了要交給桐乃的東西,並將它鎖入密碼櫃,密碼設定成夾娃娃機內的跳蛋條碼。 「那幹嘛不直接告訴你密碼,兜了一大圈。」 「......所以才想宰了那個小矮子!」原來桐乃是被惡整,想不到總是整哥哥的她也有被人整的一天。 謝謝你,不知名的矮子。 「說的小矮子是你提到的『另一個公會成員」?」 「哼哼,你以為是和我一樣的超美少女嗎?死了這條心吧。」 「才沒有。」一被說中就趕快扯開話題,「那裡面裝什麼?該不會是軍火吧。」 「不知道啦!回家再來研究。」 接著在桐乃威逼下,手中的東西除了一堆衣服外又多出重量驚人的行李箱,慘的是行李箱的滾輪還被拆掉,一路拎著走還頗費力,早知道就把車開過來。車停在市中心外圍的電子計費停車場,價格超黑心。下午要不是為了讓生氣的妹妹能趕快去挑衣服,我一定會想辦法等到路邊停車格。 好不容易快走到目的地時,碰巧路過一間糖果店,桐乃說想去買點餅乾吃,要我先發車等她,反正腿現在也痠到懶得多走路,這點正合我意。 停車場對面是條暗巷,高中時很怕經過這種巷子,因為像我這種乖寶寶模樣的人最容易在治安死角碰到壞人。 「把身上所有錢交出來。」男人喝令。 真夠準,不過這次扮演倒楣乖寶寶的不是我。一名眼鏡書呆男遭到三位光看就知道非是善類的年輕人包圍。 「都已經跟你買包包了,還想要怎樣!?」縮在角落的書呆男哭喊,手中抱的是似曾相似的懦夫救星包。 「幹,我們是東星會耶!你他媽全亞洲最屌的天團,比五五六六還唱秋,給那一點屁錢是在污辱東星會還是污辱你自己?」平頭大漢將書呆男一把推倒在地。 嘖嘖,行徑比先前推銷我的那組人馬更惡劣。 「你是在看三小?」另一位紅髮小胖發現有其他人存在,朝我這嗆聲。此刻悄悄離開是上上之策,畢竟和他們正面衝突很可能鬧出人命,當然我指得是對方的性命。 身為殺手(助理)的我準備調頭就逃。 「你過來,順便買一個。」鼻環男向我招手,另一手拿出包包晃呀晃,令人回憶起那段羞恥過往。當時是為了追趕桐乃才逼不得已花一千九買下,喔,還有一百塊沒找給我。 「不,早買過那廢物。而且那粗製濫造的狗屎包已經隨著當時帶給我的恥辱,通通被扔進資源回收箱了。」無名火起的我凜然拒絕。 「你說三小?」 「很嗆膩?」 三人面露兇氣地往我這走過來。 急中生智,我舉起手機,「我已經報警了,如果你們覺得被警察逮捕也沒關係,儘管上前。」說完,對著話筒假裝和警察通話。 「哼,你有種。」三人一聽見警察就軟了,悻悻然離去,書呆男也趁亂倉皇逃跑。 小混混就是小混混,一點也不難應付。 身後被拍了一下,是買完餅乾的桐乃。 「不錯嘛,我以為你會像個臭俗辣那樣調頭就跑。」原來她一直在後頭觀察這一切。 「真沒辦法,誰叫我已經是殺手(助理)了耶!」我聳聳肩,「既然你都看到了,怎麼不幫忙?你看那個眼鏡男被欺負的多可憐,砂狐里希的人都沒有同情心嗎?」 「搞清楚,我是殺手,不是全民超人。殺手最重要的是低調,不是任務的話絕不輕易出手。」我們走進空無一人的停車場,路上桐乃不停誇耀她是怎樣保持低調的華麗。 打開後車廂,打算把行李塞入時,一隻刺著鬼頭圖騰的粗壯手臂壓住車廂蓋。 「買那麼多東西啊?」是剛才那平頭大漢,他搶過我手中裝著衣服的袋子。 「我操,你剛剛滿屌的嘛?」另外二人亦從夜幕中出現,看來這三人一直尾隨在我後頭伺機報復。 「唉唷,還帶這麼漂亮的小妞出來玩,我說妹妹啊,換跟三個壞葛格去玩好不好。」紅髮小胖搭住桐乃肩膀。 「葛格們會用最壞的地方教你大‧人‧的‧事唷!」鼻環男一面用手指把玩桐乃秀髮,一面淫笑。 要是以前,碰到這種狀況內心一定非常替妹妹安危擔心,但我現在怕的卻是桐乃一怒下掏出咪露往對方身上招呼....... 桐乃,你可千萬別衝動。 鼻環男亮出一柄短刀,用刀尖輕輕挑起妹妹胸前鈕扣,「上次有個學生妹,制服就是這樣被我慢慢、慢慢地解開,好興奮哦,想到我都硬了。」 「別太過分!」一吼,高出半顆頭的平頭大漢立即揪住我領口。 「這裡有攝影機吧?這樣做不怕被留下證據?」桐乃說話時嘴角因憤怒而抽動,她正拼命忍耐著。 「嘿嘿,別擔心,這間破停車場哪來攝影機,如果有,我們早被逮捕啦。」 「那就好。」 戴著藍色髮帶的纖細手臂迅速擰住鼻環男持刀右手,短刀脫手霎那爆出關節被折斷的啪唧聲,尚不及發出哀嚎,俐落手刀已迴身砍向鼻環男咽喉,身軀與短刀同時砰然墜地。 桐乃瞬間發出的驚人殺氣連我都被震懾住。 「聽說你硬了?」冷冷問,說完,朝對方最壞的地方補上重重一腳,那是足以搗碎睪丸的橫霸勁道,威力遠勝我先前承受那一擊。 紅髮小胖從後方揮拳偷襲,拳未至,腹部已承受桐乃迅捷側踢,他捧腹,臉上盡是寫滿痛處。 環抱住對手一頭赤紅,面門全然承受來自桐乃膝蓋的暴力,鼻梁斷折、眼淚浹著血,倒在地上哀嚎滾動。 桐乃用看垃圾的鄙夷目光,瞄向現場最後一名站著的敵人。「幹!見鬼!」平頭大漢抽身就逃,手上還拿著裝著一萬八衣服的紙袋。 自皮包抽出咪露,熟練地替鎗口裝上滅音器,不帶任何情感地指向對方。 「等、等等,這個我來。」避免鬧出人命,我飛身撲向平頭大漢,在地上扭打成一團。根本不懂幹架技巧的二人,都只想靠蠻力把對方撂倒,面對力氣較大的平頭大漢,非但扳不動他,反被壓制在地,完全落入下風。 貼在地上的我,趁機伸手抓起被扔到一旁的紙袋,緊緊抱在胸口守護,這是目前唯一能替妹妹做的。 背上又承受幾枚亂拳。 「夠了。」桐乃上前,一個側踢就將大漢從我身上擊飛。 平頭大漢在地上滾了兩圈,慌亂地拿出手機,朝空中舉著恐嚇:「有種不要走!我、我會叫一堆人來!」 黑夜中且見鎗火一閃, 手機化作紛飛破片。 「我說 ......」桐乃上前,輕輕牽起大漢染血右手,扳起食指。 「下次、」猛力向後折,啪唧一聲。 「就、」中指,啪唧。 「不只、」無名指,啪唧。 「這樣了。」剩下兩隻手指也被折斷。 周圍痛苦嚎叫不絕於耳,這就是桐乃所言的低調嗎 ...... ※ 回家後,漠然坐在沙發上,一時之間思緒還無法自驚悚畫面中跳脫,雖明白妹妹是殺手,然而親眼見證她的實力,才知道桐乃真的強到嚇死人。原來妹妹以前教訓我,都是小打小鬧,就像微風輕拂過小草,如果使出全力,她現在每年清明節都要去我墳頭幫我割草。 「幹嘛?從剛才就不說話,在懺悔自己的無能?」桐乃拿著濕毛巾從浴室走出,手上血跡已清理完畢。 「哪有!你看。」回過神,遞出買給桐乃的衣服,「都沒被弄髒,保護的很好。」 「哼哼,是因為花了一萬八才那麼拼命吧。」 「死毒舌女......」扔過衣服,「要好好珍惜,知道嗎?」 「你送的我當然......」像是意識到什麼,桐乃把要脫口的話吞嚥回去,「會穿就是,少廢話。」 「你哥那麼拼命都不表示什麼嗎?跪下來感謝我吧。」模仿妹妹平時說話的高傲語調。 「只記得你被壓在地上揍的糗樣 ......」 「去死啦!」 「好啦,獎勵你一下。」妹妹靦腆的笑,恢復成平時可愛模樣,不見方才那股鋒利殺氣。 桐乃拿出買的餅乾,打開後拿出一塊,「把嘴巴嘟起來。」 嘟嘴,桐乃把餅乾放在我人中位置。 「還不可以吃喔,要等到我說可以才可以。」 三秒後。 「還不行。」 五秒後,嘴唇微微抖動。 「哎呦———詹姆士———不可以唷!」竟然還模仿「狗狗猩猩大冒險」裡面旁白的說話語氣,而且我什麼時候改名了。 十秒後,「好,可以了。」桐乃下令。 餅乾落入口中咀嚼,還不錯吃。 「好乖、好乖。」妹妹摸著我頭稱讚。 「汪汪!汪汪!」吐舌哈氣,「等等 ...... 為什麼我要裝成你的寵物!」 「可不可以不要等配合完才吐嘈。」桐乃無奈聳肩。 原來我在桐乃心中定位這麼複雜,一下是哥哥,一下是殺手助理、是僕人、還兼當一條狗...... 汪。 來源 :廖大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