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大進】我的妹妹哪有可能是殺手 2-3。

達人殿堂

 
    

將車按桐乃指示開往桃園市區,副駕駛座坐的是令人開車分心的美少女。 或許是成為助理的關係,一路上桐乃異常親切,她熱心講解關於殺手的知識與情報,讓我對於殺手這職業和砂狐里希有初步認識。其中最讓人好奇的一點,是提到這次的目標還有另一位公會成員配合。 會不會也是美少女殺手呢?要是也吵著要我當她助理的話,身體怎麼受得了。 「為什麼要到這裡啊?該不會我第一天上任就要殺人給我看。」我問。車子行駛在既熟悉又懷念的街景裡,高中三年因為住校關係,在這裡擁有相當多的回憶。也因為那時鮮少回家,和妹妹的感情變得疏遠許多。 「當然不是,安全的任務才敢帶菜鳥來。」 「說是安全你還不是把鎗帶出來......」我嘀咕,聽到不是要把人幹掉,稍微鬆口氣,「那麼首先要?」聽到不是要把人幹掉,稍微鬆口氣。 「這裡你很熟對不對?」 「嗯啊,但高中畢業後就幾乎沒到這晃了。」 「首先......先帶我去喝下午茶,地點就看你品味,請好好表現。」 「這關任務鳥事啊?而且才剛吃飽不是嗎?會發胖喔。」 「要有好心情才能執行任務懂不懂。而且不要拿女生身體會發胖,來當作自己小氣不想請吃東西的藉口。」 「好啦好啦,都你的毛。」方向盤一轉,帶桐乃前往曾去過的咖啡廳。 ※ 這間咖啡廳以法式風格著稱,聽說老闆年輕時到法蘭克區遊歷過,並對那的風情難以忘懷。因此這間店從菜單、內部裝飾、員工穿著各方面,完全仿造被災變及戰火摧毀前的左岸風格。雖然我對法蘭克的印象大多來自旅遊書,但在這喝下午茶還真會讓人有種身處在巴黎街頭享受悠閒午后的錯覺。 和桐乃坐在一幅描繪艾菲爾鐵塔夜景的油畫下,先前光顧時上頭掛得是舊式鐵塔,現在則換成重建完畢的新鐵塔。 「這裡還可以吧?」我問。 桐乃沒回答,不過看她拿起手機東拍西拍的樣子就知道答案了。 拍個夠本後,妹妹要我推薦她好吃甜點,說這也是助理工作的一環。好一陣子沒來,菜單更新不少,找了一會才找到每來必點的『巴黎冰淇淋塔』。」 「怎樣,好吃吧?」幫自己點了杯咖啡。 「用水果及冰淇淋疊成的甜點取這麼有噱頭的名字喔......」桐乃吞下一顆草莓,「味道還不錯啦.....選到這間店算你及格。還以為會帶我去M當勞吃蛋捲冰淇淋,那真的會叫你去死一死。」 「喂!不准說這種貶低別人的話,搞得好像吃M當勞的甜點很低賤。下次再講就用蛋捲冰淇淋捅你肚子。」教訓了不知好歹的妹妹。 「好啦好啦,囉嗦,難得想誇獎你有情調竟然罵人。」。 「又不是約會需要什麼情調。」 「也是,那以前你都約會來?」 「對啊,你吃的那個就是梨香每次來必點的。」話一脫口就懊悔了,前女友梨香對妹妹來說是絕不能提的禁語。 妹妹厭惡梨香的程度和厭惡蟑螂差不多,甚至超過。某一次因爸媽出遠門,黎香要求到我家過夜,桐乃氣到差點宰掉我。現在回想起來,原來妹妹當時就展現殺手本色了呢。 「蛤?那個做作女?」桐乃語氣尖銳地質問。 「啊哈哈,剛說了什麼?」 「嘖!難吃死了,什麼爛店,倒了算了。」桐乃把湯匙往杯裡重重一扔,發出噹地一響。 四川的變臉戲法在面前上演,前後態度也差太多。 「點這個給我吃是在緬懷你的前女友嗎?太不爽了,不爽不爽不爽!」 「還不是是你用誘導式審問,我才不小心脫口而出。」 生著悶氣的桐乃,一聲不吭地又吃起冰淇淋,應該是覺得味道不錯,就算生氣也要邊氣邊把它吃完。 「待會要去哪裡?」為了打破沉默,我問。 「去消氣,你要負起責任當我的出氣筒。」 「要揍我出氣嗎......」回想在台北被妹妹K到流鼻血的悲慘畫面。 「不。左前方那對噁心情侶從我一進店就開始不斷自拍,同樣姿勢地點可以拍幾百張不厭倦,最讓我不爽的是還一直嘟嘴、歪頭吐舌頭,活像智障。」桐乃用湯匙一指,「右前方那個胖子則是點的每道餐點都要拍照才肯吃,因為漏拍,還把咬了一口法國麵包吐回去,用口水黏好才補拍,嚴重影響我的食欲。」 ......自己還不是有對冰淇淋拍照、而且到咖啡廳後也不斷擺出可愛模樣自拍,怎不乾脆說你嚴重激發全店男性的性欲。 努力壓抑吐嘈慾望,「所以要我去教訓他們嗎?」 「嗯,待會把咪露借你......」 「靠!」我驚呼。 「哈,開玩笑的,待會去逛衣服店,然後買衣服給我,這樣就能消氣了。」看見我驚慌失措的模樣,桐乃忍不住笑出來。 「好啦好啦。」怎麼有種妹妹裝生氣,實際上是凹哥哥禮物的錯覺。 買單後,帶桐乃前往女裝街,裡頭除了價格中上的品牌服飾外,也有不少沒牌子品質卻意外好的便宜貨。當然這都是從梨香那聽來的。 桐乃穿梭在各家店內,用對時尚獨到的目光瀏覽衣物。服飾店就像是妹妹的專屬舞台,原本不起眼的服裝,在她巧思搭配下,一穿上身,全都變得耀眼燦爛。 靜靜站在一旁看,陪女生逛街算是我的強項,常常一逛就是一天。梨香與桐乃不同的地方是會不斷徵詢我意見;桐乃則是鳥也不鳥我,可能認為土包子的意見不值一晒。 「你女朋友啊?長得真漂亮耶,身材也超像模特兒。」店員向站在店門口的我搭話。 「呃。」用裝傻帶過,桐乃偶爾會被誤認是我女友,這時通常不會解釋太多,越解釋反而越麻煩,動不動就會有人想當我妹夫。 「你......一定很有錢。」店員幽幽然地說。 這是諷刺嗎!?諷刺如果我不是凱子,絕對交不到這種等級的女朋友。 「喂,來一下。」從試衣間走出,換上純白雪紡紗套裝的桐乃向我勾勾手指。 難道是想聽哥哥大人的意見? 為了給予妹妹絕對中肯的建議,從頭至腳仔細觀察她的穿著。 直覺判斷這件衣服設計上別具匠心,連不懂時尚的我都感受的出,一般平庸女孩根本無法駕馭這超凡脫俗之物,非但凸顯不出服裝特色,更會顯得自己像個不懂穿搭的異類。 桐乃則不然,與生俱來的高雅氣質與服裝相互映襯,設計上完美展現身材優點,露出的性感鎖骨、胸前清晰可見的隆起、穠纖合度的腰身,以及白皙修長的雙腿,這件套裝完全是為她量身打造。 台詞在腦中撰稿完畢,剩下就是發表令桐乃感動到落淚的完美回答。 「我覺得件衣服設計上別具匠心,連不懂時尚的我都......」 「廢話少說,去付錢。」桐乃爽快地打斷我。 「幹啊!我還以為你會問我好不好看!」 「土包子的意見不值一晒。」 她的回答還真是如我所料。 「好啦,這件多少?」低聲問。 「本店優惠價一萬八千元。」耳朵靈光的店員馬上接話。 這到底是什麼樣的黑店啊?而且桐乃真會算,剛剛其他間的便宜貨不買,一買就準備秒殺我的本月預算。 「也太貴了。」我抱怨。 「這件衣服有它獨到的價值存在,相信您的眼光一定看得出來,不瞞您說,所有試穿的客人,沒有一個人比這位小姐更適合這件啊。」店員這段話倒是不假。 把桐乃拉到角落,「欸,價格上我不能接受,太敗家了!」 「抱歉.......」桐乃低頭,像是在反省,表情惹人憐惜,「我高估你的經濟能力了......唉,上次唱歌代墊的錢也沒還我。」 為什麼有種被狠狠諷刺的感覺。 「這樣比太吃虧了吧,唱歌的錢還不到這件衣服四分之一!而且正事不做跑來買衣服,我是出來執行任務的好嗎?」 「明明第一天當助理,卻這麼不配合......」她咕噥。 可惡啊,竟然拿助理這件是說嘴,算了,就當作讓她開心吧,大不了這個月省一點就是,「我買我買。」從皮夾拿出信用卡,店員笑吟吟接過:「對女朋友真好啊!」 「哈、哈。」我乾笑,左腳忽然一疼。 幹啊。 隱忍到店外後,我馬上坐在人行道邊的長椅上,捲起褲管搓揉被妹妹踢出的瘀青,「搞屁啊,買東西給你還踢我,你怎麼不乾脆踢我自認最屌的地方?!」 「誰准你默認是我男朋友,噁心。」 「被誤認是你男朋友我才想踢你,唉唉,我怎麼可能和個性那麼差的人交往。」不屑地說。 桐乃沒反擊,反而又像是在反省那樣低下頭探視我的傷口,「好嘛,別生氣。是我不對......對不起,痛不痛?」用食指在我瘀血處輕輕來回游移。 「這點小傷口,很快就癒合,留下淺淺疤痕當作紀念多幽默。」用哼歌的方式回答。 「我快聾了。」食指用力戳下。 「嗚啊————————」 人行道響起最殘忍淒厲的呻吟。 ※ 像個僕人般拎著妹妹買的大包小包,用瘀青的腳整整逛了三個小時。滿足購物慾的桐乃看見夕陽時,才像如夢初醒那樣拍了一下手,接著猛責怪我為何不提醒她該去辦正事。 關於任務內容桐乃一直賣關子,就這樣一路走、一路查看簡訊,像是在確認位置那樣。最後帶我走入一家夾娃娃店。 就是一間很普通的店,左右兩側陳列夾娃娃機及扭蛋機,顧店的是年紀兩名年紀約二十多歲的女生。總之怎麼看怎麼普通,難以和殺手任務做出聯想。 換完代幣,桐乃接下來十分鐘,不間斷地重複令人匪夷所思的舉動,周圍的人群也用異樣的眼光注視我的妹妹,隱約還能聽見笑聲。 「啊啊啊!什麼爛機器啊!再去換代幣給我。」因不斷失手,桐乃理智被逼至極限。 反觀我,用兩枚代幣就夾到一隻海綿寶寶與青蛙布偶。 「呱,我說桐乃啊,你就這麼想要這個嗎?」看不下去的蛙君走過去問。 「拿開你的蠢布偶,快去換代幣!」桐乃頭也不回,視線緊盯那件她怎麼夾也夾不起來的獵物,「可惡可惡可惡,為什麼怎麼夾都夾不到啊!」 「呱呱,海綿寶寶,可以告訴本蛙為什麼桐乃夾娃娃的技術會那麼嫩呢?」蛙君問。 「蛙君,你為什麼不問問神奇海螺呢?」海綿寶寶答。 蛙君和海綿寶寶同時被摔在地上,「去死去死去死!」暴走的桐乃朝無辜的二人猛踩,還一把搶過我手中剩餘代幣。 機械手臂朝目標移動,照我看這個角度根本不可能會夾到。 「笨死了。」靠在桐乃身後,左手移動操縱桿。 「幹嘛貼那麼近!走開!」她掙扎,害得原本瞄好的位置又被調動。 「別動。」握住妹妹的手,重新調整位置,輕輕按下抓取鍵,機械手臂穩穩落下。看桐乃投入的金額,機台早就該能夠順利取物,只是她的技巧實在太爛。 果然,物品順利被帶到洞口,然後落下。 「耶—!你好厲害!」桐乃拉著我的手興奮尖叫,這是平常不可能發生的事,她真的興奮過頭了。 「嘿嘿嘿!」一面得意地笑,一面從取物口拿出她很想要很想要的...... Jump egg。 「你真的那麼想要這個......?」 「對啊!超需要它的。」桐乃講得理直氣壯。 周圍爆出笑聲,一定有人心想那個男人一定很沒擋頭,才會讓女友拼死也要夾到jump egg爽一下。 「你知道那個是什麼嗎?」我大概臉紅了。 「不知道,按摩穴道的嗎?」 「差不多......」穴道的道去除就是標準答案了。 貼近桐乃耳朵,悄悄告訴她那玩意的用途。 「啊啊啊啊————————!」 臉頰紅到像蘋果的桐乃,在店內爆出羞恥地尖叫。 來源 :廖大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