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大進】我的妹妹哪有可能是殺手 1-5。

達人殿堂

 
    

桐乃臉頰浮現紅韻,眼神還是惡狠狠地瞪著我。 我試圖打破這難耐的寂靜,「喂,桐乃,我說你人長得漂亮、身材又好,課業、體育都不錯,雖然個性雖然有點高傲,還算是個很完美的女生,你可千萬不要跟什麼反政府、反帝國的組織扯上關係啊。」 「嘖!前面的事實我接受,但我絕對沒有和什麼恐怖分子有關連就是!」桐乃伸手要搶過子彈。 我高舉右手,不讓她得逞,「你承認子彈是你的囉?子彈上的編號寫著ZIOO,那不是專門提供恐怖分子軍火的傢伙嗎?」 「是我的又怎樣!這是模型、模型!別人送我當紀念品啦!」桐乃扯住我的手,她噘著嘴,擦上唇蜜的嘴唇看起來格外迷人。 「沒收!這種東西太危險了。」我散發出身為哥哥的威嚴,桐乃好像有點被嚇著,她鬆開手。 「沒收就沒收,隨你便!」桐乃轉身坐在書桌前,忿忿然的拿起課本,「我要念書了,門關上,死變態。」 「喂,接著。」我拋出子彈,在空中化作銅色拋物線,落在桐乃胸口位置。 桐乃接住。 「雖然我不知道你弄這顆子彈有何用途,但我知道我的妹妹很乖巧懂事,知道甚麼東西該做、什麼不該做。哥哥相信你。」 「唔,廢話真多!」桐乃嘴上逞強,語氣已放軟許多,此刻的模樣真是可愛極了。 「那我關門了。」 ※ 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回想自己今天對桐乃展現的酷樣,我哪有可能那麼帥啊!?真是的。 「哥哥相信你。」 這種親情關愛滿點的字句竟然會出自我口,還讓平常目無兄長的桐乃吃鱉,想到她臉紅的模樣就超想笑。 ......對吧?蛙君。 ......本周的隊長大人太帥了呱!好想要這種超有威嚴的兄長喔。 躺在床頭櫃上的蛙君開始不斷讚美我,真是的,快住口啊,會太得意、身體會壞掉的。 事情告一段落,睡吧,準備迎接美好的明天。 那晚安。 「......」 .晚安個屁啊呱!桐乃講手機時有提到「少了一顆。」,代表子彈是複數。 擁有一顆子彈還可以說是做紀念, 如果擁有一狗票子彈, 就是要在別人身上做紀念了啊啊啊啊! 門外光線突然投射在我臉上。 意會到有人開門,我趕緊閉上眼睛裝睡。 聽這輕巧的腳步聲是桐乃。 她一溜煙爬上床,跨坐在我身上,喂喂喂,這個動作不就是俗稱的,女上男下、觀音坐蓮嗎?桐乃因穿著小短褲而露出的雙腿還不小心地與我大腿產生磨蹭,我能清楚感受到自她身上散發出的溫度。 「睡了?」桐乃輕聲問。 我緊閉雙唇,不敢回答。 「哥哥大人,要吃消夜嗎?」聽到桐乃反常地叫我哥哥,像股電流自身體遊走,渾身起了雞皮疙瘩。 不過,這時間點該吃什麼消夜啊?是海鮮?是妹妹丼?還是...... 殺兄滅口的土豆! 我嚇得睜開眼睛,一個火辣巴掌甩在我臉。 「幹嘛裝睡!?」桐乃喝道。 「哪、哪有。」我辯解。 「你一定期待我待會會脫衣服,跟你做很H的事對不對?」桐乃一屁股用力坐在我腹部,有點難受、卻又軟綿綿的。 「才沒有阿呱!」因為太緊張,竟然蛙君上身。 「呱個屁啊!」又是一巴掌,「你倒說說這是什麼?」桐乃亮出一片光碟。 ......那是? 「從你房間挖出的遊戲,什麼叫做『用身體與妹妹正面碰撞』?」 那是阿明借我的H-GAME,你老母咧,阿明我會被你害死。 「那個,跟、跟妹妹的相處之道,生活上難免有碰觸、摩擦嘛!是那種勵志遊戲啦,像什麼心靈雞湯、星海羅盤之類的。」我開始亂瞎掰。 「我剛玩了一下。」桐乃雙手放在我脖子上。 「還裝什麼好哥哥、只會說好聽話......」桐乃指尖施力,「讀取記錄後發現,女主角也叫桐乃是什麼意思!」 好痛苦,救命,桐乃真的想宰了我。 「是阿明創的人名啦!是他、他借我的遊戲,救命!」我掙扎,「以前有一部動畫的女主角也叫桐乃啊,不是指你啦!」我奮力推開桐乃,因為用力過猛,變成桐乃被我壓在下面。 坐在上頭的風景真的不錯,桐乃的睡衣領扣處兩顆鈕扣都沒扣上,隱約可見渾圓飽滿的北半球,再加上這個姿勢,正是傳說中的男上女下、傳教士體位,太HHHHHH了! 「你‧這‧個‧大‧變‧態‧!」桐乃遮住胸口,一抬腿往我的某方面招呼,瞬間將我KO下床。 這招根本是...... 十二成功力,獵睪腳啊呱! 來源 :廖大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