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六十六章 名為牽絆的枷鎖(上)。

達人殿堂

 
    

  第六十六章 名為牽絆的枷鎖(上)   兩人對眼無話,場中人人屏息靜觀。   號稱藏海劍門鎮門劍法的藏海劍訣是劍門至秘,輕易不在人前施展。是以 場中雖有逾半劍門弟子,卻是誰也沒有真正見識過。   如今藏鋒斬海強勢待發,面對凶悍又神祕的劍門祕式,手無寸鐵的凌非也 首度露出慎重之色。   戰圈外,秦韻心繫凌非安危,急道:「師父你快想想法子呀!那人的劍比 凌非還高,那不是要打死人了嗎?」   蕭老聽了險些從輪椅上摔下,他嘴角抽了抽,心想:「剛才那個曹無用死 了怎沒見你這麼緊張……」他心裡直搖頭,斜眼乜道:「人家打他又不打妳, 妳緊張個啥冬瓜?」   秦韻也不知自己是怎麼了,明知道凌非比自己要小上四歲,卻是無法控制 、不由自主的惦記著他,好像他受了傷,自己也會心痛一般。   這時聽蕭老問來,小臉不由一紅,頓足嗔道:「師父!」   蕭老自然知道秦韻要自己將七寶古劍借與凌非,但現在情勢卻不允許,他 只能默然長嘆,期待凌非自我造化了。   山風重又吹過,拂起青石板上的片片落葉。   倏然!   唐龍飛眉沉氣下盤,拔足一頓,青石板塊瞬成蛛網迸碎!   千名圍觀者瞳孔同時一縮,只見唐龍飛眉周身氣流暴旋,正是象徵速度的   ──風之力!   他身動如風、疾走無痕,眨眼已經攜劍殺出!   劍度之快,瞬目不及!   然凌非早已開啟死神之眼,見巨劍殺來,瞳孔一張,旋即將來勢格放,同 時手運土龍之力,抬手便即飛身迎上!   蕭老見狀,不由大驚,失聲叫道:「不可!」   他雖老邁殘疾,但也曾是一名叱吒風雲的武術大家,一瞅眼便知凌非欲以 手臂為盾,力擋兇猛來劍!   只是人力畢竟有限,何況蕭老早知巨劍出自遺世兵解,乃排名十八的修羅 驚風劍,其沉猛利銳又豈止削金斷石?哪裡是能憑藉土之力的加持空手硬抗的 ?那結果,恐怕不只是一劍雙分那般簡單……更多的可能是——   轟——   雄沉一劍雷霆劈落,眾人心底隨聲一凜,紛道:「好快!」   怎料預想中的血腥畫面沒有發生,卻先聞鏗噹爆響,塵沙揮去,就見場中 雙影峙分,凌非腳足陷地、五指並掐,竟是隻手箝住了來劍!   此景震撼了所有在場武家,全場無不駭然生畏。區區一名八歲小娃,竟可 隻手接下劍門秘式!這已經不能叫做神奇,而是荒唐!絕對的荒唐!沒有人願 意相信,卻沒有人能否定……   可驚詫未竟,唐龍飛眉卻猛然人影雙分、拔劍橫斬!   而這一劍──   更快!   所有人陡然瞠目,原因不是這更快一劍,而是他們皆同時意識到凌非手裡 還有一柄劍,還夾掐著最先劈至的那柄劍!   既然巨劍仍在凌非指中,那現在攔腰橫斬而來的,又是哪一柄?   思忖不過一瞬,劍影卻已襲來!   凌非漠然斜瞥,旋即將手中之劍向左一帶——   鏗!   兩劍相擊,兇猛氣勁登時爆散!氣浪震塵、勁擴排開,猝將兩人迸退丈許 方才止住!   初戰失利,唐龍飛眉方臉一沉,伸手招回凌非用以化解殺著之劍,鏗鏘一 聲,此劍瞬與他手中所握相合為一!   直至此刻,眾人才算明白過來︰原來凌非所箝之物並非巨劍,而是劍鞘!   藏鋒斬海雖為藏海劍訣第一式,但始終是鎮門秘式,從唐龍飛眉幼時初學 時,便聽業師說過此招出劍必血,是以他自信滿滿,全沒料凌非竟能於須臾間 將其破化!   鏗一聲!他旋劍拄地,沉臉問道︰「你學過藏鋒斬海?」他仍不相信有人 ,或者該說,眼前這個八歲娃兒能破他劍門秘式。   凌非負手挺立,神色漠然。   這個沉默的答案讓唐龍飛眉的臉色更加陰沉,在他眼裡,凌非明明是最低 賤的土系天資,卻猶能跟上他這位風系天驕的速度。   這簡直匪夷所思到了極點!   然更加讓他惱火的是,眼前這個土包不僅小了自己九歲,而且還是一名實 打實的九段武師!   整整小了自己九歲之多的娃兒,竟然已經達到了九段武師的境界?這根本 就不可能,從來也沒有聽說過。   就是翻遍號稱中神州第一學府的天之驕禪武學院,也找不到一個八歲便擁 有九段武師境界的人。   唐龍飛眉牙槽咬得咯咯作響,他簡直都要懷疑凌非是不是虛報年齡了!   他自己從小便接受最好的教育,擁有最豐富的學習資源和傳承,終於,他 不負所望的,在他年滿十七歲的時候,達到了一段武王的境界,這是他應得的 ,是他終日努力不懈的成果。   他以此為傲,因為他確實有資格驕傲。   在麒麟帝國內,他進境之速,百年唯一。   他俯視天才,傲看群驕,認為天之下,唯唐龍一家。   而他,便是未來這片天地的主宰!   可如今眼前卻橫空殺出一位……一位莫名其妙,又極其變態,猶如妖孽般 的小屁孩!   更讓他無法忍受的是,就在剛才,這個小屁孩空手接下了他引以為傲,苦 練十五年的劍門秘式──   情何以堪?   他覺得此時此刻,站在這偌大的演武場上,就宛如身無遮布,赤裸裸地讓 人羞辱了一般,是恥辱,而且是莫大的恥辱!   「他一定得死!」唐龍飛眉如此想,臉容肅寒︰「沒有人可以超越我!」   其實,在唐龍飛眉殺心一起的瞬間,便等於間接承認了自己不如凌非,只 不過他始終不願承認罷了。   面對眾人閃爍又複雜的目光,唐龍飛眉再也無法沉默,他大喝一聲,重又 揮劍殺出!   體內風之力隨聲運轉,瘋狂如濤!   他改採近身搏戰,一劈一刺、步步進逼,誓取凌非頸上首級!   可每劃出一劍,他心裡的底氣卻更短一分。因為,他發現縱使只差毫微, 可凌非卻總能巧妙避過,轉眼數十劍過去,竟連他一根頭髮也沒有斬斷!   唐龍飛眉的自尊在這一瞬間幾乎被擊潰!   但他不能,也不願就這麼承認自己不如凌非。   雖然他始終是主導著這場戰鬥的人,但他知道,如果百招之內不能將凌非 撂倒,那麼這場戰鬥的攻守便會易主!   在自家門前與人拼鬥,未論敗,卻必先說勝。   他沒有退路,他非贏不可!   從曹無用動手的時候開始,他便已無退路了!   心意既決,唐龍飛眉怒喝一聲,巨劍輪轉逼退凌非,體內風之力同時急催!   他盤下頓地,青石板塊塊迸裂;雙腿弓開,巨劍長指向天。   霎時,一丈之內,氣流受風之力所引,激竄撓動,風流迴旋、銳利攝人, 正是唐龍飛眉初初學會的藏海劍訣第二式──訥真旋龍斬!   凌非心知這必是唐龍飛眉傾力一擊,心念瞬動間,土龍之力隨即運上,雙 手大開,一手支天是為陽,一手指地合為陰,在死神之力的加持下,土龍之力 更顯威力,天空中頓時十方雲湧,天地靈聚,觀者無不瞠目,呆若木雞!   凌非雙掌畫圓,柔剛並進,正是眾神世界裡,三仙道宗的正統攻防一體之 招──道玄之圓,陰陽雙極!   唐龍飛眉虯眉一蹙,眼前是他從來沒見過的武功,這讓他心底開始浮躁, 猛喝一聲,搶先發招,怒斥道︰「裝神弄鬼!」   巨劍隨聲斜落,唐龍飛眉身形疾轉,一道劍風如龍卷旋刃,掃塵而出!   ──這是他的壓箱寶!   面對龍旋劍風迎面襲來,凌非神情淡漠,只是一瞥,右掌化陽,沉穩擊 出──   霎時演武場上,風雲齊動,雄掌碎空!   轟──   兩大強招正面對撼!   強大氣浪夾雜震耳欲聾地聲響自兩人間漣漪擴開,震得圍觀之眾踉蹌倒退!   功力稍好者,免強拄劍支身,然而卻看見了更加令人驚怵的畫面!   唐龍飛眉傾力擊出的訥真旋龍斬,竟讓凌非一掌轟消無形!   同時,凌非左掌推出,至陰柔勁崩然擊向唐龍飛眉!   唐龍飛眉瞳孔一縮,沒想自己傾盡全力的一擊,竟然被凌非一掌抵銷。此 刻逼命之掌覆又奪空襲來、再難避開,索性橫劍擋胸,力圖生機!   如此驚駭的場面早已震攝了滿場武家,便是見識極廣的蕭老也不由心凜!   誰能想像一名八歲娃兒,竟能將麒麟帝國中,號稱天才武王的十七歲劍門 少主逼至如斯境地?   別人不能,蕭老同樣不能。   即便他明知凌非身分有異,甚至就是傳聞中的元嬰轉世,也同樣無法想像 眼前這名僅有土系武師九段的八歲小娃,竟是身懷如此之豐,而且見所未見的 奇招妙式!   以蕭老之識,凌非這挾帶柔陰之力的一掌若然轟中唐龍飛眉,那麼他唐龍 家的少主決計要當場碎身而亡!   ——而凌非,也將成為藏海劍門必殺的對象。 -------------------------------------------------------------------------------------------------------------- 來源 :寂寞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