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無聊】殺手行不行3-17-。

達人殿堂

 
    

-17-      你會不會認為……   小蔓沒有看到我和小君?   沒有,小蔓與我四目相交足足三秒。      你會不會認為……   小蔓走過來對我解釋或聽我解釋?   沒有,她跟著潮男走進房間,我也知道不可能只有看電視純聊天。      你會不會認為……   我會進去搗亂,把小蔓抓出來?   沒有,我他媽的什麼都沒做,還他媽的對小蔓說了聲他媽的再見。      你會不會認為……   是因為我下定決心與小蔓切斷關係?     不是,是我他媽的沒種,他媽的什麼也不是。      我和小君站在旅館走廊,誰會相信我和小君只是來談事情?況且我和小君有沒有上床根本不重要,我已經決定與小君走到最後。所以小蔓交新的男友,或是和潮到噴水的型男搞一夜情都和我沒有任何關係。      既然沒關係,說聲他媽的再見又有什麼關係? 同學嘛,打打招呼很正常。   不正常的是,我像瘋子一樣用頭撞破廁所的鏡子。      「如果小蔓只是找人一夜情,那還沒什麼。」那晚,小君拿出一小包白色粉末,我不曾見到小君如此難過的表情。      「這才是我和小蔓吵架的原因。」      從小老師和大人就告訴我們,吸毒是不好的行為。一旦碰了毒品,你的人生就完蛋了。國小三年級時,我畫了張杜絕毒品的海報獲得校園佳作,老爸還因此帶我去吃了頓很飽的牛排大餐。既然每個人都知道毒品不好,碰了會完蛋,為什麼還那麼多人吸毒呢?我從來沒有想過這問題。      也許他們覺得人生已經完蛋了,才會去碰毒品。又或者蠢到只是覺得好玩,沒啥大不了。小蔓絕非後者,而逼她自暴自棄的不是別人,是我。      迎新事件後,我和小君不約而同的把小蔓當成外人看待,深怕她再身陷危險,卻不知道我和小君對她的疏離才是最大的傷害。小蔓沒有要我回應她的感情,她只是默默付出,而我視而不見。明明知道小蔓對子玲失蹤的自責,卻沒有方法可以把她找回來。我和她以前交往過的男人有什麼不一樣?從來沒有對她誠實,拋棄她後連句抱歉都說不出口。      ※      「吐司,出來了啦,你關在廁所一整個晚上了。小蔓交男朋友的事也不是第一次啦。而且還不是你對她愛理不理才會這樣。說真的,我一點也不可憐你,你沒有資格難過啦。」小黃在廁所門外邊敲邊說,聽得我越來越煩:「欸,啤酒你也喝好幾罐了,這樣喝完吐,吐完再喝很噁心耶!」      「拜託……別管我好不好?」      「幹咧!你到底是在犯賤什麼啦?小蔓喜歡你的事全班都知道,你又老愛和我妹搞曖昧不給個答案。要嘛就去追小蔓,要嘛就和她說清楚,很難嗎?好啦!現在小蔓交了新男友,很正常啊!你難過個屁!我才為小蔓難過咧!從大一被你玩到現在,之前還為了你和學長分手,浪費女孩子青春很爽逆?畜牲!」      不對!那和我沒有關係,沒有關係!   是小蔓不好,自己去找夜店男人吸毒,關我屁事!   那不是我的錯,怎麼能怪我呢?      可惡!該死!該死!該死!   該死該死!該死!      「他媽的,老子我真的火了,真不知道你搞什麼鬼。」      門後傳來巨響,廁所門被小黃一腳踹開,壞掉的門鎖在腳邊滾了兩圈半。小黃怒氣沖沖的看著我。昏茫茫的視線裡,小黃用力指著我大罵──      「我告訴你,現在晚上九點,九點半在錢櫃集合,大一大二大三學弟學妹學長學姊通通會去,迎新慶功宴。別告訴我你忘了那天同學們昏倒在屋子裡,及時把我們救出來的是你和小蔓。慶功宴就是為你們兩個辦的。我和紙巾忙了大半個月聯絡學長學弟,你不去的話……」      「不去又怎樣,絕交嗎?好啊,搬出去啊,我才不在乎。」   「你不在乎,但是我在乎。」      小黃嘆一口氣,又說:「你肯定有事瞞著我,卻又不知道如何開口,希望有一天,你能親口告訴我。我要跟你說,我們認識快十年了,我不可能跟你絕交,尤其是你最難過的時候。你是好人,小蔓也是好人,但兩個好人不代表不會傷害對方。人生不如意之事十常八九,看開一點,加油好嗎?」      「……謝謝你,是我不對。」我感動又困惑地看著小黃。   「只不過為什麼你要摸我的胸部?」   「沒什麼,我只是想把你捏暈然後拖過去而已。」      「啥?」      你嗯!嗯嗯!哼!   嗯嗯嗯!嗯……嗯嗯嗯!!   呃嗯……嗯嗯嗯!!嗯呃呃啊啊啊啊…… 來源 :天下無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