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無聊】殺手行不行3-13-。

達人殿堂

 
    

—13—      我轉頭看看狐狸狗的手,一滴瞬間從我額頭爆出來的汗水滑過臉頰。剛剛的快樂心情全都煙消雲散。我深吸一口氣,才忍住把他手撥掉的衝動。狐狸狗露出一個不懷好意的笑容,便跟著紙巾走進我家門。      他們進去後,我毫不猶豫的把上衣脫掉,揉成球狀用力往外一丟。我緊張的喘氣,猶豫要不要進去和那恐怖殺手共處一室。都殺到家裡頭來了,現在跳走豈不是超沒品?      記得不久前小黃曾經跟我說過「寧願吃屎,也不當沒品的跳狗」。但魔獸三國可以RE,人生可以RE嗎?紙巾和小黃都在裡頭,我也不能這樣丟下他們不管……都是我換帖的好朋友呀。      「阿司,你跑那麼遠幹麻,回來阿,大家都在等你耶。」紙巾站在門口對我大聲呼喊,我才發現自己不知不覺中快消失在轉角路口,我不是故意要吃屎,不是不是,我絕對不是故意要跳走的……在紙巾懷疑的視線和良心驅使下,我拖著沈重害怕的步伐走回去,這是我家耶,老宅都不老宅了。      「你變態啊,怎麼把衣服脫了?」紙巾往我背上拍了一掌,我乾笑兩聲,一邊走進家門:「天氣熱啊。」「哩丟猴喔,冷的要死還說熱。」「別管我啦,我先去換件衣服。」      經過客廳,看見小黃正蹲在DVD放映機前,嘴巴咬了半塊披薩,口齒不清的說:「嗯?啊你的衣服咧?」我斜眼喵了坐在沙發上的狐狸狗一下,只見他拿著飲料對我微笑示意。我暗地裡嘖了了一聲:「那件衣服穿到都蓮花口,又破破爛爛,早想換啦,有人在舊衣回收,就順手丟掉了。等等我上樓穿件衣服。」「隨便隨便啦,快下來就是了。」      我的媽呀,已經報銷兩件衣服一件外套了,雖然都是地攤貨,但也是要花錢買的耶。然而那該死的狐狸狗還蹺著二郎腿坐在我家客廳。算了,今天的損失我要從必勝客和鹹酥雞加倍吃回來,吃得飽飽飽!哼!      換好衣服,我坐到沙發上。客廳裡由左至右的順序分別是狐狸狗,紙巾,小黃,我。桌上擺了兩個大披薩,三大包的鹹酥雞和滷味,以及從全聯買回來的大罐垃圾飲料。      音響送來電影開始的音樂,在餓到望眼欲穿的我耳中不過是陣陣噪音,喔……我好餓我好餓,好餓好餓。看著小黃紙巾披薩一塊一塊的拿,吃得不亦樂乎,我也忍不住要大開殺戒,我伸手挑了塊最大片的和風章魚燒披薩,正要張嘴一口爽快的咬下,但是但是……      「阿司你怎麼了?你今天整個很怪異耶。」   紙巾提出對拿著披薩卻咬不下口的我提出疑問。      我不能吃。   狐狸狗還是坐在那裡,微笑的看著我。   直覺告訴我,這其中一定有鬼!      可是小黃和紙巾都吃得這麼開心,都是一樣的東西啊,吃一點應該沒關係吧?不不不,紙巾和狐狸狗是朋友,小黃又和他無冤無仇。他們吃可能沒事,我吃肯定有事!可是我好餓!我好餓好餓啊!!      「還有你怎麼也不吃,你出錢的耶!」紙巾轉過頭對狐狸狗說。「謝謝,我不餓。」他搖搖頭:「而且我不喜歡吃披薩,我吃鹹酥雞和甜不辣就好了。」說完他便拿了塊漫著香氣的鹹酥雞塊送進嘴裡,喀吱喀吱。      啊,我的鹹酥雞……對,狐狸狗不吃披薩,只吃鹹酥雞,代表披薩一定有問題。所以我吃鹹酥雞就可以了。可是真的是這樣嗎?當初司馬懿率大軍攻打蜀漢,被諸葛孔明以空城計一招唬走。我就算沒有司馬懿那麼聰明絕頂,也有他的三分之一,多疑是應該的。      但是狐狸狗有諸葛亮這番智慧嗎?   假裝吃鹹酥雞,再騙我吃下肚?      不管有沒有,我可沒那麼蠢蛋。   不管是鹹酥機還是披薩,我都不吃!   哼!看你能拿我怎樣。      「我其實不餓。」我顫抖著飢餓的雙手,靠著異常強大的意志力才把到嘴邊的章魚燒披薩放回去,不知道什麼時候,我手上的披薩已經是最後一片了。「你不吃?那我不客氣囉。」小黃接過披薩,大口大口的咬下。      啊……披薩……   我的和風章魚燒披薩……      電影特攻聯盟放了一半,但我卻無心觀賞,只能集中我全部的注意力來對抗飢餓。忍受飢餓並非很痛苦,痛苦的是美食當前,好朋友們在大快朵頤時,還得吞口水笑著說我不餓。      最後電影放完,東西也吃得差不多了。披薩被禽獸畜牲分食的乾乾淨淨,鹹酥雞也快被狐狸狗給喀光。只剩下幾根拌著胡椒鹽和辣粉的爛爛九層塔,看著他們三人吃飽喝足的滿足模樣,我嚴重懷疑自己中狐狸狗的空腹計。食物根本沒問題,有問題的是我的判斷!      為什麼小黃可以撐著肚子在沙發上打飽嗝?   而我卻連塊甜不辣都吃不到!最慘的是我還要跟他們說我不餓!   他媽的!我怎麼可能不餓,我又不是神仙!   我想殺人。我餓到想殺人啦!      我虛弱的站起來,想去冰箱裡找找還有什麼東西可以拿來塞肚子,冰箱裡已空空如也,除了冰水和一瓶快過期的林鳳營牛奶之外啥都沒有。紙巾擔心的問:「阿司你還好吧?走路都在晃了。」      「還好,我是只有點睡眠不足,今天早點睡就好了。」   還好個屁,我他媽的營養不良,吃三客牛排就會好啦!      算了算了,看來我只能撐到狐狸狗離開才能去覓食了。我回到客廳,疲弱聽他們三人漫無目的的飯後聊天,主要都是狐狸狗和紙巾兩人在說話,小黃偶爾會插嘴一兩句,而我是餓到一句話也不想說。他們兩人表面上雖然談得很盡興,卻試圖在掩飾某些秘密。在小黃的逼問下,狐狸狗向我們坦言他幾年前的確卻是在中部混的黑道份子,讓小黃嚇了一大跳。      「潮屌德,根本現實版GTO嘛!而且還是大學升級版,哈。」   「哪裡,我也不是正式教授,混口飯吃而已。」      「不過這麼說來……你是怎麼認識紙巾?他說他以前不是小混混,是個專門被小混混欺負的死阿宅耶。」小黃認真的問,害我噗一聲笑出來。紙巾的確有說過類似的話。不過他只是說自己以前有備同學排擠過。不過算啦,反正現在宅文化當道,什麼都可以宅一下,不宅還落伍了呢。      小黃似乎又想起了什麼,好奇的問:「對啦!還有他說的美女老師初戀。打死我才不相信咧。快快快,趁現在快戳破這張屎巾的謊言。」他張大眼睛,一臉好奇的看著狐狸狗。      我也很想知道答案。   儘管是從一個莫名其妙的人口中說出。      「喔,我忘了是不是她的英文老師,不過那天在金錢豹,你們的王子津同學為了她連命都不要了。」      啥!我有沒有聽錯!   金錢豹!金錢豹!金錢豹耶!      就是那傳說中一生一定要去一次才算是真男人的超高級酒店?在下今年十九歲,對手永遠只有左手跟右手。但王同學大紙巾已經上過金錢豹?而且還是在高中的時候!我不聽我不聽!我不聽我不聽啊!      「哎呀……別再說這個,這沒什麼好說的,走走走,我們出去走走。我們好久沒見面了,就我們兩個聊聊吧?」      紙巾臉色一沉,趕緊把狐狸狗拉離沙發。   很明顯的這位初戀老師的過往是紙巾心底不能說的秘密。   誰叫你當初忍不住跟我們起了頭。現在只能怪你自己啦!      狐狸狗凹不過紙巾,半推半就的走到客廳門口,這時面色紅潤的小黃拉住狐狸狗的手,大聲說:「不能走!在你沒說出秘密前!誰都不許走!」      啊咧?小黃醉了?這時我才發現桌上有瓶空了跟海泥根。八成是去全聯時順手帶回來的。我私底下交待過紙巾幾百萬次了,千萬別讓小黃喝酒。剛才我全神注意力都放在肚子和狐狸狗身上,全然忘了小黃是酒來瘋這檔事。      客廳門口,小黃拉著狐狸狗,紙巾也架著狐狸狗。讓人頭痛的是這兩位天兵好友完全不知道他是背著八十七條人命,千里迢迢來宰我的超級殺手!原是事件主角的我,現在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三人爭執拉扯。      搞什麼,全亂套了。   到底會發生什麼事啊?      「你們都停!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不過就一個不會再出現的女人,吵成這樣幹麻?」狐狸狗被他們兩人拉的煩了,用力一甩後說:「你好朋友想知道,老實告訴他不就行了?又不是見不得人的蠢事。」      「夠了。」紙巾生氣的瞪他:「你不能說。」狐狸狗笑了一下:「為什麼不?因為你做了那件事,我才和你交上朋友的,不是嗎?」      我從沒看過紙巾那麼緊張和生氣,狐狸狗轉過身,對小黃說:「那天晚上,金錢豹裡有一群有錢的老不羞想上他的喜歡的女人,結果……」      「結果怎樣?」我和小黃探頭過去,異口同聲的問。   光是一句話就讓我們好奇到不行,感覺超刺激的耶。         「結果……」         「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喔喔喔依依!!」   狐狸狗眼睛爆張大吼,差點嚇死我。      我定神一看!他媽的!   原來是爆怒的紙巾暴怒的往他跨下踢了暴怒一腳。      紙巾的腳和狐狸狗的蛋蛋都在顫抖!   喔啊啊啊!看起來超痛的啦!      狐狸狗的眼睛充滿了驚訝和痛苦的血絲。   我很怕他會突然拔槍把我們三個都殺了。      結果是一波未平一波再起。   爽到不能再爽。            「啊啊啊啊啊啊!幹拎娘為什麼你要捏我啊啊啊!───」            聽到這熟悉的叫聲,我感動的眼淚都要流下來了。這是第一次在這麼近的距離下,小黃在我面前展乳殺神技而慘死的人不是我。      喝醉了的小黃迷迷濛濛說……   「因為你大叫啊,我以為你被乳殺,所以我就乳殺了,嗝。」      我不知道狐狸狗有沒有聽到小黃十分有道理的回答。   只見他雙眼翻白,口吐白沫的昏過去。      讓我擔心老半天的狐狸狗就這樣被這兩隻禽獸畜牲輕鬆撂倒。   也許我該認真的考慮把手槍小刀什麼的通通丟掉。   然後好好學學乳殺和紙巾那腳是怎麼回事。      他媽的,太瘋狂了。   不過我喜歡。    來源 :天下無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