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無聊】殺手行不行2-27-

達人殿堂

 
    

-27-      有些事情越不想去想,它偏偏就是越在腦子裡頭打轉。   記得Jill跟我說過她有一個女生朋友。一開始很正常,也交過幾個男朋友,不過總是很快的分手收場。後來再聽到她的消息時,她已經踏入百合世界,和一位比她胖,比她醜,臉上還滿長痘痘的T很快樂的在一起。      我並沒有歧視同性戀的意思,只不過無法理解那些女生的想法。Jill跟我說,通常女同的女方並不是真的同性戀,而是覺得看起來像男生的女生也可以給自己相同的溫暖和安全感,而且還比真正的男生還要了解女生的想法。大多數的女同戀愛都是建立在心靈上的交流。有沒有那方面的關係對她們來說並不是那麼重要。      這個說法很直接的看穿男女本質上的不同。反觀男同性戀,十對大概有九對都是肛來肛去促進感情。星巴克店裡頭剛好就一個同事是gay,每次打烊完聊天時他總愛提到他男朋友昨天對他多粗暴什麼的。每每聽得我雞皮疙瘩顫滿全身。      那位gay同事最常說的就是他有位開夜店前男友健美結實,有著身高一百九的完美身材。他們倆一見鍾情腥腥相惜,想不到三天後他就把店長男友給甩了,原因很明白:「他的LP比辣椒瓶蓋還小,一點感覺都沒有。」      女人爲了戀愛而上床,男人爲了上床而戀愛。   女人大多喜歡男人甜言蜜語,男人大多希望女人性感美麗。      這些道理我都懂。   只是生活並沒有道理這麼簡單啊。      小蔓從高中以來的戀愛都是對方劈腿收場,而我又在小君小蔓間搖擺不定。小蔓或許會像Jill口中的那位朋友一樣,對男生感到失望……然而小君,雖然她一直都很有女人味,但拿起左輪手槍來比男人還殺,小君個性古靈精怪,平常的男生她看膩看習慣了,說不定會想換換口味,和小蔓百合起來?      偏偏她們都是我有意思的對象,爲什麼事情會發展成這樣呢?我坐在遊覽車上,心情鬱悶到一個極點。窗外的天氣很藍好晴朗,心裡頭卻好似佈滿烏雲……      今天是十月份的第二的禮拜,也是我們二年級生所主辦的迎新宿營。我們一共有三台遊覽車往目的地大肚山露營區前進,我和紙巾在A車,小黃在B車,小蔓在C車。如果我沒猜錯,小君正開著黑色轎車偷偷跟在後頭。      「嗯,拿去,你答應要在車上交營隊歌的。」坐在我旁邊的紙巾拿給我一張小紙,上面寫著這次營歌的歌詞。咦?我有答應過紙巾要教唱歌嗎?算了,他大概是在我恍神的時候問我,糊裡糊塗就答應了吧。      我往後看看,車上十幾二十個學弟妹也都人手一張,不過表情卻非常古怪。   不過就是營隊歌嘛,俗是俗了點,但野營活動不就是這樣嗎?雖然我去年沒有參加,聽說是唱「燃燒吧!火鳥!」……我說啊,這次選歌的人是小黃,憑他超群的歌藝,選出來的歌一定是又好唱又能炒氣氛的!是不是這樣說?就是這樣啊!      也就是說,現在我也不知道營歌是啥。   不過我相信小黃的眼光,我就是這麼信任朋友的好傢伙。      我仔細看看歌詞……         ………………………         「沒問題吧?」紙巾問。   「別鬧了,這誰選的啊……」我的心冷了一半。   「小黃啊!問你有沒有意見你說隨便,所以就用這首啦。」      紙巾把我推到遊覽車走道上,我還沒站穩他就打開音響。麥克風在紙巾手上,他大聲的說:「各位學弟妹早!」想當然爾,愛耍酷耍屌的新新生代沒半個人鳥他。不過紙巾也不在意,因為等等想死的人並不是他。      「離大肚山露營區還有一點時間,剛剛每個人都有拿到歌詞對吧?這就是我們這次的營隊歌。嗯,可能歌詞有點讓人害羞,不過沒關係。你們的吐司學長要教大家唱。放開一點,放開一開,出來玩嘛……來,大家爲學長鼓勵鼓勵。」      啪啪……啪……啪……   這次我聽過最零落的掌聲,比我自己在家打蚊子還悽慘。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      轉頭對紙巾說:「紙巾,可不可以改唱燃燒吧火鳥?」   「你別搞我喔,歌詞都發了!快點上啦!」無情的傢伙。      他只是把麥克風塞給我,又一腳把我踢上場。   苦無對策之際,我只能隨便拉哈兩句,開始唱了……      「樹上開著……杜鵑……」      媽呀,我的聲音什麼時後變的這麼又小又逼雞?   而且依舊五音不全。      「白雲……跳過窗前……」      我聽到有幾個學弟妹在竊笑。   有個學妹還指正我:「學長,是飄不是跳啦!」      「喔喔,好,白雲飄過窗前……可是我……只能……躺在……」   「床上……」我不敢相信這世界上竟然有這種歌。         「……怕秋請……」幹。         「學長太小聲了!後面聽不到。」   後頭有個學弟說無情的挑戰我的理智。      「天空下著小雨……麻雀唱著歌曲……」   我無視學弟的抗議,繼續小聲摸魚。         「我只能怕秋請一個人……在夜裡……」         車上的氣氛好冷。   唱這首歌簡直就是自取其辱。   這個時候,有個學妹因為太無聊而打開窗戶。      而窗戶的另一邊剛好是小黃所在的B車,雖然聽不到他們唱歌的聲音,不過看到小黃盡情載歌載舞和學弟妹高興附和的模樣,我知道他已經將車上的氣氛炒熱。至於小蔓的C車……帥哥系草加上美女小蔓,我想就算是唱兩隻老虎也會很HIGH吧?      反觀我們A車。   有些學弟妹看到隔壁歡樂的車景而竊竊私語……      「你看……那車好像比較好玩耶,那胖胖的學長看起來人比較好。」   「這首歌感覺還滿有趣的,不過怕秋請是什麼意思啊?」      「學長是不是有自閉症?不然怎麼這麼小聲?」   「阿災,可能是害羞啦。」      「我好想去C車喔……」   「你只是想跟小蔓學姊搭訕吧?」   「沒辦法,這裡有夠無聊……」      我發誓,等等下車後我要宰了小黃。   要大聲是吧?嗯?      我轉頭要紙巾把音量開到最大。   拎杯豁出去了!      拜託?抱著蜈蚣跳脫衣舞,當眾被小黃乳殺,什麼丟臉事我沒做過?   不過是唱首怕秋請之歌有啥好尷尬?         「老師說要用功~讀書~校長說要復興~民族~」什麼面子?   「可是我~只能躲在角落裡怕秋請~」什麼尊嚴?      「喔~民國九十八年~身上沒有半毛錢……」   「要怎麼出頭天!天天吃大便!!」都是狗屁!      「喔~快到二零一零年~一年不如一年~」   「好像卡通片!片!片!片!歐嗚喔喔~歐嗚喔喔~」         我覺得自己好像中邪,大聲宣洩自己的情緒。   一點都不丟臉,我不需要那種狗屁東西。         「小飛俠!努力打敗惡魔黨!歐喔喔~」   「我的愛人!妳為何忍心將我放!歐嗚喔喔~歐嗚喔喔~」         「小甜甜!從小生在孤兒院!歐喔喔~」   「這世界!到處都是傷心人!歐嗚喔喔~歐嗚喔喔~」         「鐵金剛!眼睛發出紅外光!歐喔喔~」   「瞎咪希諄!成功才會輪到我身上!歐嗚喔喔~歐嗚喔喔~」         「小叮噹!口袋有一支火箭!歐喔喔~」   「去雜貨店!買份報紙來怕秋請!歐嗚喔喔~歐嗚喔喔~」            「喔~~~~來怕秋請~來怕秋請~來怕秋請~~」      「喔~~來怕秋請~來怕秋請~來怕秋請~~」            瘋狂宣洩過後,我傻笑看著車上學弟妹。   剛剛不知道怕秋請是什麼的學妹也知道怕秋請是什麼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紙巾和學弟妹給我最熱烈的掌聲和歡呼,他們臉上都露出開心的表情。   儘管是嘲笑也沒關係,開心就好。         「來來來!大家一起來怕秋請喔!」   在大家的熱烈簇擁下,我又安可一次。      後段旅程,遊覽車上充滿大家的歡唱和笑聲,氣氛HIGH的不得了。   小黃選歌真的是選對了。儘管如此,我還是要狠狠宰了他。      目的地還沒到,學弟妹也沒認識幾個。   但他們已經幫我取了綽號。   怕秋請學長。      幹,小黃你死定了。       來源 :天下無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