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無聊】殺手行不行-21-

達人殿堂

 
    

-21-      今天是晴朗的禮拜六,正常來說這個時候店裡是人潮洶湧,一推有錢貴婦加上外國人,還有想要花小錢在這裡念上一整天書的高中大學生,畢竟期中考的時間也越來越近了。不過很意外的,今天幾乎沒什客人。桌子我已經擦過了三遍,一些要販售的商品也在我的細心呵護下金光閃閃,銳氣千條。      但是就是沒有客人哪。   Jill無奈的看著時間,已經下午快兩點。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最近全球經濟大衰退,消費能力都變的很差,美國星巴克已經關了近百間。我只是個小PT工讀生,無法了解Jill那種正職人員所承受的業績壓力。      Jill無奈的看著我。   我也只能給她一個無奈的表情。      「嗯,好吧,Neo,你去準備一下本日咖啡。Ann,試吃品的香草戚風蛋糕也切一下,我門來tasting,趁著現在滿空閒的,來教Neo多認識一些咖啡。」      真的是太好了。由於我平常都是做晚班的關係,很少有tasting的機會。在星巴克裡頭如果沒事,一些比較資深的員工便會負責教導新進人員怎麼來認識咖啡,品嘗糕點,我們把他稱作為tasting。      說穿了,就是喝免費的下午茶阿。店裡就只有我,Jill,Ann三個人,我們選了一張光線明亮的桌子坐下,開始了今天的tasting。      今天的本日咖啡是公平交易艾斯提馬。   大部分人對咖啡的印象都是咖啡加糖加奶精,如果是這樣泡的話,不管哪一種咖啡喝起來味道都是差不多的,頂多有些甜一點,有些酸一點。      所以我們在tasting的時候是喝純的黑咖啡。   這樣才能分出咖啡的好壞和味道。      先來說說公平交易吧。   大家都知道咖啡並不便宜,星巴克更是貴中翹楚。其實咖啡豆大多數的產地都是來自於非洲這些落後的地區,成本都是很低廉的,因為經過中間三四層的中盤商,到了星巴克店裡就變成了昂貴的高價品。      所謂公平交易,就是指星巴克用比較高的價錢直接向那些咖啡農來購買豆子,讓他們不需要經過中盤商的剝削而得到較好的利潤。雖然在台灣賣起來價格都是一樣貴死人不嘗命就是了……      說到種類呢,艾斯提馬是一種拉丁美洲和非洲混合產區的咖啡豆。拉丁美洲的特色是帶有可可般的特殊風味,又有著清爽活潑的酸度。      而非洲豆最有名的就是肯亞咖啡。   九把刀的「等一個人的咖啡」主題便是圍繞在肯亞這款咖啡上。非洲咖啡大多會帶有水果的香味,喝起來會比較清爽不膩。在口味方面和拉丁美洲豆也些許的類似。      不過不管什麼黑咖啡喝起來都是苦的一踏糊塗。   艾斯提馬更是酸的要命。      平常我都會喝兩口就跑去加一堆牛奶、糖漿,硬是把它變成焦糖瑪奇朵這種超甜的調和飲料,每次都被店長和Jill取笑,說我是個長不大的小孩,男人就應該喝黑咖啡才是。我是不知道黑咖啡和男不男人有什麼相關係數啦,只知道對我來說十元的咖啡廣場都比任何一種苦澀的黑咖啡還來的好喝許多。      直到今天,我大概有點了解Jill那句話的意思了。   咖啡只是咖啡,本身並不代表什麼。   重要的是喝的人本身的心情。      我感覺到艾斯提馬在我口中漸漸散開,反映在我舌頭上的味道有如我的心情一般,一層酸,一層苦,在一層酸,再一層苦,最後入肚了之後,留下的是淡淡的,要很仔細很仔細才能查覺到的甘甜。      艾斯提馬彷彿就是一杯了解我的好朋友。   好喝的並不是咖啡本身的味道,而是和咖啡一同分享的心情。         「Neo今天很不一樣喔,沒有跑去加一堆糖漿。」   Ann是店裡一位很活潑開朗的女夥伴,特別喜歡小孩子。      她比我大了四五歲,去年才從大學畢業,雖然現在剛我一樣是PT職員,但在不久後便會升為正職員工了,現在的工作真的不好找,星巴克也算是個相當不錯的選擇。      「因為我是男人嘛……哈哈哈哈……」   「失戀的男人嗎?沒關係啦,何必為了一棵樹而放棄整片森林呢?」      靠,我是有寫在臉上喔?   妳也猜的太準了吧,難道我就不能因為便秘而屎面嗎?   而且我這幾天真的不太順暢阿。      「我跟Ann說了,說你喜歡的女生被人追走啦……」   「唉,好,算了,我承認,妳們不要用那種同情的眼光看我,我不會想不開啦。」      「那你就開心一點嘛,我看今天沒生意都是因為被你的憂鬱趕跑了。」   「沒錯,應該就是這樣喔。」Ann還開心的附和Jill。      我看起來很憂鬱嗎?   既然她們都這麼說了,那應該就是跟粱朝偉一樣的憂鬱吧。      不,我一定比他更憂鬱。   他還有劉嘉玲這樣的美熟女陪伴,而我呢?      不要提小君了,看到她我就會想到左輪手槍,而小蔓又已經對我失望至極而離去,我又要如何不憂鬱呢?現在能了解我憂鬱心情的,我看就只有楊過一人而已。不知道他苦苦等待小龍女的這十六年,有沒有我這麼憂鬱,這麼黯然,這麼銷魂?        他是神雕大俠,我是德國老虎,兩人各勝善場,的確很難比較。   說到德國打老虎,我好像忘了什麼東西,好像放在小君那邊……   算了,反正時間到了自然會想起來。         「Neo,何先生來了,快去快去。」   「喔喔,好。」      店門鐺鐺兩聲被何先生推開,我在Ann的催促下趕緊戴上的圍裙和帽子,滿面笑容的去招呼何先生,雖然我很心情很憂鬱,但工作的專業也是要拿出來。      何先生是比我還資深的熟客,Jill跟我說,他從一年前開始,不管冬天夏天晴天雨天,每天都會來這裡買一杯熱拿鐵帶走。何先生大約五十多歲,身材魁梧,穿著高貴的西裝,總是戴著一副墨鏡,就連名貴的黑色轎車也有專門的司機幫他開門,一眼就會知道,何先生是個很有本事的男人。      至於何先生是做什麼的呢?我是沒有親口問過他,不過店裡面都是有這樣的傳聞,他是一間柏青哥店的老闆(日本式的賭博鋼珠電玩),我有印象,就位在我以前唸的國中附近,很大一間,每每到了晚上就特別亮眼,形形色色的人在裡頭進出。      雖然何先生看起來是個不茍言笑的賭場老闆,那張嚴肅的臉不知道嚇哭了多少小孩子,但我知道他其實是個很不錯的人,實際上也非常幽默。有一天晚上,何先生一如往常的來到店裡,我沒有多想便直接問說……      「爲什麼晚上了你還要戴墨鏡呢,這樣不會看不清楚嗎?」   Jill當時嚇了一大跳,她其實很怕何先生,總覺得一不小心說錯話就會惹他生氣。      「我怕墨鏡拿下來,女孩子看我長的太帥會過來搭訕我,這樣就可就麻煩了。」   何先生只是點點頭,笑呵呵回道。      「我可以看一下嗎?很好奇呢何先生有多帥呢。」   「好啊。」      然後何先生就把墨鏡拿下來了。   他沒有騙我,中年熟男的帥氣與魅力在他身上發揮到了極致。   簡直可以跟劉德華一較高下了。      我再說一次,何先生真的沒有騙我。   從那之後,Jill就一直偷偷的注意何先生,有時候還會看到臉紅呢。   果然事業有成的男人對Jill比較有吸引力啊,雖然Jill還比我小了幾個月。      我和何先生一直都很有話聊,從來就不會因為年紀差了很多而陌生,有一次他因為跟我聊天在店裡坐了二十分鐘,何先生店外的手下的著急了,以為他出了什麼事,匆匆忙忙的跑進來,嚇了大家一大跳。      我都跟他聊什麼呢?   一些人生經驗吧,因為何先生和我一樣都是從小就自力更生,不過我可不能和他相比,三十年前的台灣可是更辛苦的,我佩服他從二十歲開始就全台灣跑透透,騎著一台破爛的摩托車去推銷朋友賣的水果。      而何先生也很驚訝我這種半工半讀的大學生活。   何先生的印象中,他一直以為大學生都是那種很認真很認真唸書的書呆子,每天下了課就是K書唸英文,不然根本就考不上大學。      或許三十年前真的是這樣吧,現在時代變遷,零分也能上大學阿。我開玩笑的跟何先生說,現在的大學生大概就是三十年前的小學生。上次說到這裡時,何先生開心的在店裡笑的好大聲。正在辦公室打報表的Jill還特地跑出來看看發生了什麼事。      總之,何先生是個成功的男人就是了。   我喜歡他,呃,不是,我很欣賞他。         「Neo,又上班啦?唔,你今天看起來怪怪的。」   「呵呵,有嗎?你要點什麼?老樣子嗎?」      「嗯,一樣。」   「好的……Jill!幫我站一下Bar!何先生的Tall Latte!」       Jill交代我過,只要是何先生的飲料都給她做,真是個小三八,敢愛又不敢說,不過我也是勸妳別說好了,何先生都可以當妳爸爸啦!我懷疑Jill是不是有戀父情結。      我幫何先生結完帳,只見他猛盯著我瞧,一手還把墨鏡拉下來了一點。   我撇到Jill還邊熱牛奶邊偷看何先生,真是夠了。      「怎麼,Neo你失戀了?」   何先生語出驚人,害得Jill打翻了一些牛奶。      「我……這個嘛……這……嗯,算是吧,哈哈哈哈。」   「是你的女人跟別的男人跑了嗎?」      「嗯嗯,好像是這樣……不是啦!她不是我女朋友,只是我喜歡的人而已。」   「看你一表人才的,怎麼會追不到呢?那女人是瞎子嗎?說,是不是缺錢?要多少我資助你!算我投資在你身上。」      「不是這個問題啦,事情很複雜,謝謝你喔何先生,我已經好很多了。」   「哎呀,你還年經嘛,幹麻爲一兩個女人愁眉苦臉,太不值得了。如果星巴克工作的錢不夠你生活費用,你來我這邊做事吧,薪水好談,我何先生不會虧待你的。」      雖然我跟何先生的交情一向不錯,不過他今天的發言仍然讓我十分吃驚,感覺就好像把我當成自己的家人一樣,我緩緩的看向Jill那邊,希望她能幫我解圍,不過她也是搖搖頭表示無可奈何,不知道要說什麼。      我也不知道。   所以我就只是尷尬的笑,這是我最拿手的絕招。   對了,還可以轉移話題,我差點忘了。         「哈哈,何先生今天好像比較早喔,平常不都晚上十點多才來嗎?」      「嗯,我晚上要去機場接我的女兒,啊,你不說我都沒想到,可以介紹我女兒給你認識,她只比你小一歲,不要那樣看我啊。我女兒很漂亮的,看我長這麼帥就知道啦,哈哈哈,你說是不是呢?」      「她在加拿大有沒有男朋友我是不知道,不過就算有也沒關係,她老爸我可是站在你這邊的,怎麼?有沒有興趣?」         何先生,你是喝醉了嗎?   只見Jill臉色慘白的把咖啡拿給我,要我轉交給何先生。   有種預感,晚上可能換我陪她喝啤酒了……         「呵呵,好啊,如果有機會的話,謝謝何先生。」   我尷尬的敷衍著,這個轉移話題完全失敗阿!      這個時候,星巴克的玻璃牆外有個女孩子開心的對我招手。   我看到了,所以我也跟她揮揮手。此時看到小君,有點安慰又有點感傷,這種感覺就像艾斯提馬的口味一樣複雜。         「看來我不用介紹女兒給你了。」   「呵呵,爲什麼,我還滿期待的說……」      千萬不要以為我花心,口頭上的哈拉是我工作專業的一部分。   真的啦,要相信我,我的靈魂仍然為了小蔓而漂泊遠方。      「原本以為我女兒會是你認識的女孩子裡最漂亮的,不過卻還是比不上門外那位小姐,要是我在年輕個二十歲可就要跟你搶了……她就是被別人追走的那女生嗎?」      「呃,不是她啦,她只是我好朋友的妹妹,不知道有什麼事找我……」   「你的眼神似乎不是這麼單純,算了,我已經老啦,你們年輕人的想法我可搞不清楚,總之今天說過的話希望你能好好記住。」      「嗯,我會的,謝謝何先生。」   「那我先走了,Neo,還有Jill,明天再見吧。」      「何先生慢走!」「何先生慢走!」      我和Jill都暗暗捏了把冷汗,不知道何先生心理是怎麼打算的,今天忽然跟我裝熟,什麼時候變的跟他這麼好啦?或許何先生原本就是這樣熱情的人,只是我一直不知道而已。不管如何,沒有說錯話惹何先生不開心就好了。      小君進來時盯著何先生看了一會,這也沒什麼大不了,像何先生這樣成熟穩重的男人,任何人都會多看幾眼的。何先生離去後,店裡冷冷清清,只剩下小君一個客人,不過她算是客人嗎?有客人會在包包或裙子裡藏左輪手槍嗎?      我其實不是很同意何先生說的話。   你女兒就算沒有小君漂亮,也是有其他的優點的。      第一,我可以少奮鬥三十年。   第二,你女兒不會拿左輪手槍威脅我。      我越想越覺得有理。   差點就衝出去找何先生跟他一起上桃園接女兒了。         「阿司!為什麼我才剛進來你就急著想要出去?」         回過神來,我看著右腳,的確已經踏出了門口半步。   不會吧?自從和她重逢之後,我的白日夢遊就越來越嚴重。   雖然得到了校園美女小君的青睞……   但是,這樣真的好嗎? 來源 :天下無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