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六十章 天外之劍。

達人殿堂

 
    

  第六十章 天外之劍      錯愕的場面,唯獨對凌非有莫名好感的秦韻無有不快。但她冰雪聰明,偷眼 便見眾人表情陰沉,顯是凌非無心之話惹出了麻煩。正不知如何緩頰,輪椅上的 老人卻冷笑道:「好一個偽情假義,小小娃兒也敢在老夫面前大放厥詞,桀桀, 該說你是真膽量?還是初生之犢不長腦勒?」幾句話,更讓場中氣氛變得沉鬱。   凌非不知道自己一番話惹來禍端,心裡仍想著怎麼醫治謝雲無,對老人之言 更是沒甚細想,撫了撫獅鬃,支膝而起,衝老人拱手道:「還請前輩援手,牠已 傷及肺腑,若再拖延……」   「拖延便拖延吧,與我何干?」老人將頭別過,截過了話頭,卻是不看凌非 。對於凌非把自己剛才說的話「充耳不聞」,可謂火上添油。秦韻本想出言勸說 ,誰知「師父」兩字才出口,便讓老人喝斷:「妳閉嘴!」秦韻被斥得嬌軀一顫 ,再不敢幫說。   見此,凌非再是不通世故,也猜到分毫。   原本此事起於「安安」的莫名攻擊,本來追究而起,秦韻身為鐵角銅猿的主 人,絕難以置身事外。但凌非早已認定秦韻便是「徐韻」轉世,又怎可能怪罪於 她?可謝雲無傷勢是真,再難拖延,幾番計較後,凌非劍眉一凜,心中似已打定 了主意,說道:「你若肯施援手,我願以任何條件換之。」   「喔?」這句話勾起了老人興趣,他將目光回轉,「任何條件?」   「只要你能治癒他。」沒有絲毫猶豫,只要能救得謝雲無,凌非可以答應任 何條件。   老人聞言大笑:「要是我讓你自殺勒?」秦韻聽得花容色變,急喚:「師父 !」可老人卻是全當沒聽見,自顧冷笑。   凌非心知對方有意刁難,但此際有求於人,萬不得動火。可他也不會傻到真 去答應這種蠢事,淡然道:「你不會開這種條件。」   「你怎知道我不會?老頭子偏就想瞧瞧何謂真情真義!」似是受不得激,老 人竟然真要提出這種條件,他心中冷笑:「桀桀,我就不信你敢答應!什麼真情 真義,狗屁!」   所有人聞言都是一凜,紛紛看向老人,表情清一色全是不解與驚愕,他們本 以為老人只是說說而已,誰知他竟當真了!   「好。」凌非想也沒想,伸手便道︰「飛虎兄,可否借你精斧一用。」這回 連飛虎也愣住了,主人精神有問題,說話瘋狂也罷了,怎麼連這小傢伙都瘋了!   他不知道該借還是不該借,偷眼瞟向秦韻,卻見秦韻搖頭如鼓浪,那定是不 肯了。但此事卻不是秦韻能作主的,雖然飛虎也十分不願,但他不敢違背老人欲 致凌非於死的意思,只得走上前去,將手上那柄精鋼所鑄的闊刃巨斧雙手遞上, 可此時卻聞老人出言止道︰「慢!」   眾人聞聲看去,以為老人打消了念頭,誰知又聽老人道︰「就這麼讓你自刎 ,你也不服是不?桀桀……老夫便給你一個機會,如果你能打敗飛虎,我便答應 治療你的『朋友』,反之……飛虎會好好將你葬了,至於你的朋友,你也不用擔 心,老夫自會代你照料,成為他下一個主人,桀桀,小子如何呀?」   秦韻一聽,頓足叫道︰「師父你!你……你怎麼能這般蠻橫!」   老人側首,餘光斜瞟秦韻,笑問︰「喔?我怎地蠻橫了?還是妳覺得我不該 給他這個機會?」   秦韻幾欲落淚,眼角含著螢珠,怪道︰「你都說凌非只得九段武師,他怎可 能打贏有八段武王的飛虎!你這不是擺明要他輸麼?根本不公平,不公平啦!」 可老人卻沒有絲毫改變的意思。   凌非性格本就孤傲,自沒想過讓一名女子替自己出頭,更遑論這名女子還是 自己的心上人,那簡直就是奇恥大辱!冷然道:「我接受!」   秦韻一聽急了,心道凌非怎地這般糊塗,這種不要命的比鬥也能答應?氣得 咬唇頓足,卻是無力挽回。老人乜她一眼,哈哈笑道:「乖徒兒,人家不領妳的 情吶,桀桀。」秦韻索性鼓著腮幫子,扭頭轉身,素手抱胸兩個都不理。   收起笑容,老人顫顫舉臂,平伸枯手,只是一翻,一把四尺長劍已然在手, 劍鞘上鑲滿各色寶石,大小皆異,老人咧嘴笑道:「莫讓人說老頭子欺負你,這 把七寶古劍你拿去!」說著信手一拋,劍身平平飛出,宛若一股無形之力將其托 住,穩穩的落在凌非手中。   凌非舉劍端詳,後又拔鋒細瞧,知道此劍確為一寶,雖然不解老人此舉何意 ,但也沒有客氣的必要,倒轉劍身便是拱手謝過。老人斜乜一眼,笑道:「小娃 兒,現在寶劍也借你了,能不能取勝,就是你的問題了,桀桀……不過老頭子可 要提醒你,既然你寶劍在手,兩兵相交自是損傷難免,屆時劍斧無眼,要是發生 了什麼憾事……」說著抬眉瞅向凌非,「也只能怪自己命歹了,你說是不?」   「原來這便是他慷慨借劍的用意。」凌非心中恍然,雖覺此老歹毒,卻不懼 怕,傲然道:「餘話休提,武者相證,自該生死無怨。」說完轉頭對飛虎道:「 請!」飛虎聞言一凜,似被凌非一番話激起熱血,但他不敢貿然動手,兩隻虎目 瞟向老人,見老人微微頜首,方才倒舉七尺闊斧,向凌非拱手說道:「土系,八 段武王!」   先報出自己系別及段位,是聖魔大陸上,武家間正式比鬥的禮節,也象徵全 力一搏,不辱武格的意思。凌非見此,淡淡一笑,對飛虎忠於武者之風的態度很 是欣賞,唇角微勾笑意,也倒舉劍身:「土系,九段武師!」   秦韻立在老人身側,雖然背對著凌非等人,卻兀自心焦,氣惱他枉自送死, 此時又聽雙方報出系別段位,不禁在心裡大罵:「凌非你這個大笨蛋!大傻瓜!」 心裡雖罵,還是忍不住轉過粉頸偷眼去看。   此時夕陽已墜,四周氣溫急遽下降,秦韻境界低微,頓時寒毛直豎,冷得 直搓兩臂,急道:「收!」就見鐵角銅猿體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逐漸縮小,最 後只得巴掌大,咻地一聲化光飛向秦韻,只一眨眼,一隻「縮小版」的鐵角銅 猿便蹲伏在秦韻秀滑的肩頭上,兩隻黑溜溜地眼睛眨呀眨的望著場中對決的兩 人,十足的可愛。   原來這是魔獸契約後才會產生的變化,只能說是創世神的一項傑作。不管 多大的魔獸,只要與人契約後,便能與主人心意相通,以縮小後的樣子跟隨在 主人身側,提供夜晚所必要的溫暖,是以每位武家都會想方設法與魔獸契約, 因此市集、拍賣等商機便隨之衍伸了——   當然,在實力達到某個境界後,倚仗魔獸天生自發的保溫機制,便不是那 麼必要了,因為只憑自己就已經足夠應付任何惡劣氣候,魔獸的契約與否,就 變得比較趨向「嗜好」一類。   此時凌非身後便是謝雲無諾大的獅身,為免他捲入這場比鬥,凌非移步走 到了另一角,背後一片黑濛,正是被黑夜籠罩的樹海。他手腕斜振,七寶古劍 應聲抖擻,嗡嗡劍鳴在場中迴盪,隨著空氣鑽入所有人的耳膜。除了老人之外 ,竟連飛虎八段武王的修為,也產生了一瞬的恍惚,就更別說境界只得六段武 者的秦韻了。   凌非目光掃過眾人,最後凝向飛虎,淡淡說道:「請。」聲音不大,卻是 挾帶著一股渾然天成的王者之風,讓聞者無不凜然。   飛虎久隨老人身側,那股壓迫感是他曾經再熟悉不過的,遙想當年老人還 未遭奸人謀害時,是多麼風光霸氣,不論武功境界,皆堪與天下至強並雄。此 時感受到凌非身上傳來的那股王者氣勢,忍不住有些緬懷,亦有些許感傷,他 搖了搖頭,甩開過往,宛若虎鬚張狂的蓬亂髮絲在晚風中飛獵,粗壯的臂膀一 緊,一塊塊的肌肉上頓時青筋浮跳,九尺的身軀,那把七尺長的巨斧在他手中 更顯相得益彰,肌臂一振,闊刃巨斧橫指凌非,咧嘴大笑道:「凌公子,你年 紀雖然小,但我看你的氣勢絕對能比當世任何一個霸主,飛虎今天能與你切磋 武藝,是真榮幸,不過我話還得先說,要是把公子你砍死了,那絕對不是存心 的。」   凌非知他性情中人,這話雖然說得不甚好聽,但卻是他之肺腑真言,於是 微笑道:「你若留手了,那才是真正污辱了這場比鬥,來吧,生死各安天命!」 說完,當先踏步掠出,身形一縱,已然走出在飛虎身前一丈開外!   飛虎「晤」一聲,還未反應,眼前寒芒驟閃,鋒銳地劍尖已經抖向自己, 再餘吋許便要洞穿咽喉!   驚愕不過一瞬,飛虎趕緊扭身避過那致命一劍,隨即肌臂掄起,闊刃巨斧 橫空砸出,劈的正是凌非腦袋!   誰知斧影掠過,凌非卻已不在眼前,正猶疑,大腿忽然一痛,低頭一瞧, 竟是血痕一線,正驚詫,凌非第三劍已經當胸刺來!   百忙舉斧一格!   「噹!]地一聲,擋下了幾乎透胸一劍。   被攻得左支右拙的飛虎,登時凶性大發,嚎吼一聲,掄起闊斧就是一陣狂 掃!   他怎麼也沒料到年僅八歲的凌非,不論是出劍的速度,亦或使用的劍招, 竟都超乎他所想像。雖然飛虎自問不是頂尖的武道大家,但凌非所施展的劍勢 ,確實是他見所未見,那種感覺便有如是橫空冒出的天外之劍!   他卻不知道,凌非此際所用的,正是死神在眾神世界裡,利用死神之眼所 習得的劍法。   這個劍法最大的特點,便是以快打慢,以巧競拙。如果說人間的「太極劍 」是四兩撥千斤的翹楚,那麼凌非此際使用的劍法,便是四兩撥千斤裡的「天 上之最」!雖然他體內元力不足以發揮此招全威,但要施展它的變化與劍勢, 憑現在九段武師的元力,搭配死神對武學的透徹與知識,卻仍是舉重若輕、綽 綽有餘! -------------------------------------------------------------------------------------------------------------- 來源 :寂寞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