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五十七章 別有洞天。

達人殿堂

 
    

  第五十七章 別有洞天   見凌非愕然,秦韻煞覺有趣,纖指不由掩嘴低笑,半晌才將槳篙擺向,船身 受水流引,緩緩偏轉方向,朝瀑布右側岩壁駛去。   凌非見此,心思飛轉,再對照暗洞石門處的機關,忽然明白過來,心道︰「 原來尚有如此巧妙。」   原來石門頂部竟是一塊丈許見方的實心精鐵,精鐵宛若斜板嵌入岩壁,透過 後方釘鎖的鏈鎖與複雜的巨大齒輪,只消啟動,便會自石壁內向前推出,那景象 便宛若瀑布之後的石壁上無端浮現一片斜板石塊,讓衝瀑而下的水流不會垂直入 潭,而是以固定的斜角洩入潭底,如此便能讓輕舟上的人,在不沾染半點水珠的 情況下,將小船駛入暗洞之內。   果然片刻後,小船終於緩緩駛近瀑底,秦韻忽將竹篙向崖底一戳,也不見她 如何用力,竹篙卻是直直插入一處窟窿之內,那便宛如事先就鑿好般。凌非知她 尚有後著,並不意外,遂只微笑不語。此時便見秦韻從懷裡取出一只玉雕短笛, 她俏臉微側,烏濃的長髮垂在腰上,雖然身上的白色衣裳已沾染了泥垢,但看在 凌非眼裡,卻依舊是那一身無瑕、猶勝天仙的「徐韻」。只見她得意一笑,煞有 獻寶之意,然後便將手中玉笛就口,輕輕地吹出一段小曲,曲調輕快活潑,卻如 飛燕驚鴻,還待細品,卻既曲終。   凌非正狐疑,就見瀑布後突然大片隆起,而水流也在此時改變了下衝的角度 ,心中暗忖︰「看來那曲兒類似暗號,只消發出,洞內便會有人拉動機括,好讓 那精鑄鐵塊隆出山壁改變瀑布的角度。」正思間,就見秦韻拔出竹篙,水流便自 動將小船送入洞開的暗道之內。   待船隻進入後,凌非便聽得一陣機括隆隆聲,轉頭看去,石門正緩緩閉上。 通道內並非一片漆黑,兩旁人工鑿開的石壁上皆有數盞火盆搖曳晃亮,引導著船 身緩緩駛進。   又過得片刻,見石壁由潮轉乾,想來已近主人居所,凌非雖有死神之眼能通 天地,但自轉生後受教於母親與祖父,已逐漸明白人與人間尚有禮字約束,此際 為客,自是不便施展神通以窺全貌。   小船在渠道裡緩緩前行,終於到了一處匝口,秦韻嫻熟的將船身停靠,便拈 起裙襬率先踏岸而上,回頭見凌非仍呆坐船上,不禁笑道:「怎麼啦?還沒坐過 癮呀?」   凌非聞言小臉一紅,索性也不搭話,趕緊起身躍上岸邊。秦韻見他上來,神 秘兮兮的低矚道:「你在這裡等我,一會兒我給師父說去,待他老人家允了,我 再來帶你去見他。」   凌非自知唐突來訪已是無禮,雖非自願,但謝雲無之傷也確必醫治,是以點 頭應「好」,目送秦韻未脫稚氣的背影消失在甬道盡頭。   再說秦韻穿過甬道,最後進入一間寬敞石室。   石室無門,然入口處卻立著兩名手持鋼斧,身著獸皮短襖的巨漢。兩人見秦 韻輕快走來,紛紛單膝跪下,拄斧舉臂恭聲迎道:「恭迎小主人歸來。」   秦韻似是早已習慣,甜甜一笑,問道:「我師父生氣嗎?」兩名巨漢聞言均 抬頭看向秦韻,隨後又對望一眼,重又同時低首,然後才由一名左頰帶疤的巨漢 低聲道:「小主人久遊未歸,主人……主人非常生氣。」   「哦?這麼想我呀。」秦韻嘴角噙笑,渾無懼意,一雙眼珠兒滴溜溜一轉, 隨口道:「都起來吧,我自個兒同師父說去。」言罷,便如風兒似往內堂行去。   穿過人工加造,用來隔潮的板製長廊,秦韻終於來到一間只有兩丈見方的房 間。正欲推門而入,就聽裡邊傳來斥喝:「妳還知道要回來?」那聲音尖銳沙啞 ,宛如一個壞了嗓子的孩童。   秦韻聞聲停步,心兒兜了好幾圈,半晌才推開房門,嬌聲道:「當然回來呀 ,我是不愛住在洞裡邊,但師父疼我,所以師父在哪兒,哪兒便是韻兒的家啦, 哪裡捨得不回來。」說罷,秦韻瞬了瞬烏濃修長的睫毛,瞅了眼坐在一張木製輪 椅上的骨瘦老人,她機伶的觀察老人臉上的表情變化。   那老人雖是重重地哼了一聲,可臉上卻已緩和許多,足見方才那番話還是起 到了作用,他又問:「一整天不見人影,是不是又撿了什麼麻煩回來?」   「師父你怎麼這麼說。」秦韻一聽不樂了,頓足道:「上回要沒我,師父你 那老朋友估計再過幾十年也未必讓人發現,瞧死了都沒人給收屍,我那是行善, 怎麼能說是麻煩,而且,而且哪有人說自己朋友是麻煩的,師父你太不講理了。」   老人詭譎乜笑,端起几上不知道放涼多久的苦茶,掀蓋輕抿,啞著嗓子說道 :「丫頭,妳年紀還小,很多事妳還不懂……在這世上,朋友也分好幾種,有的 人會給你帶甜頭,有的人則會讓你嚐苦頭,桀桀……像道問卿那傢伙,就是屬於 讓人嚐苦頭的。」   秦韻真的不懂,噘著嘴兒問:「為什麼?他現在乜乜些些的,除了多吃咱們 一口飯,還能怎麼麻煩?又怎麼讓咱們吃苦頭?師父你這樣說自己朋友,韻兒, 韻兒……」   「桀桀。」老人放下瓷杯,乜著身問:「妳怎麼?」   秦韻月眉緊皺,半晌才鼓著雙頰,不平道:「韻兒覺得……覺得師父你這人 忒無情!」   老人聞言放聲大笑,尖銳又沙啞的聲音聽了教人格外鑽心,笑得片刻,又咳 了幾下才乜笑道:「你可知那道問卿神功蓋世,如今傷重欲殘,足見他惹到一個 大麻煩。咱們在江湖上打滾的,受牽累者多不計數,桀桀,為師不知道那傢伙是 怎生弄成這般,但能傷他至此、幾成廢人,又豈是咱們能惹動之人?」這話雖然 刻薄,卻也說得在理。秦韻噘著小嘴,卻是無法反駁,又聽老人繼續說道:「今 天把他收留在咱們這兒,萬一他的仇家尋來,說不得連我們也得有事,到了那時 ,丫頭妳又待如何呀?」   這問題又問得秦韻啞口無言,但不管老人說得如何道理,秦韻就是覺得太過 無情冷血,對敵人如此也還罷了,對自己朋友怎能夠這般勢利刻薄?   她雖滿心不以為然,卻礙於尚有求於人,不能在此時把場子鬧僵,否則真弄 得他老不悅,不願出手醫治事小,就怕一出手便要殺人,那還不害了人家凌非? 只得順著他道:「好好好,頂多我以後少出去,便不會給師父惹麻煩啦!」老人 這才微笑點頭,重將瓷杯端起輕啜。   秦韻侍奉在側,心裡卻忐忑難安,正不知凌非之事如何開口,就聽老人微微 側首,詭笑問道:「還有啥事?」秦韻聞言一喜,知道師父此際心情好,趕緊挨 近身子,拉著老人瘦如枯材般的胳膊,嬌著聲,囁嚅道:「師父呀,您不是常說 咱們是獸宗正統,那獸魂宗吃裡扒外,勾結外人陷害咱們,好不要臉麼?」   老人稀疏的白眉微挑,抿了口茶,肅問:「想說啥就趕緊說,甭在那兜彎繞 圈的,學誰來著妳。」   秦韻吐了吐滑不溜丟地小舌,知道要再磨蹭,師父可能真要生氣了,趕緊道 :「這不都怪安安嗎,誰讓牠打傷了一頭獸王……」   老人聞言冷哼道:「打了便打了,扔掉便是,一頭獸王罷了,妳道無盡樹海 還缺獸王麼?」   秦韻眨了眨眼,掬著嘴兒道:「好唄,韻兒這就去把牠扔了。」說完便假意 轉身離開。卻聽老人道:「等等,可知是幾星獸王?」   秦韻道:「好像是七星的。」說罷,才剛停下的修長雙腿又交錯行去。老人 趕緊又喊住:「等,等一下!我話都還沒說完,妳這丫頭急什麼,至於這麼急嗎 ?」   秦韻漂亮地一雙大眼眨了眨,委屈道:「我怕不趕緊扔了,師父要怪韻兒惹 麻煩呀。」   「惹啥麻煩?」老人果然對謝雲無來了大興趣,哼道:「妳道七星獸王滿山 跑麼?」秦韻吐了吐丁香小舌,也不搭話,乖巧的立在一邊。   果然又聽老人說道:「樹海之內弱肉強食,能夠成長到七星之數,容易麼? 當真難得了……」感嘆片刻後,又問:「知道是什麼魔獸嗎?」   「知道,韻兒記得師父您說過,那是饜焰翼獅獸。」秦韻如實回答。   老人一聽,手裡的瓷杯狠狠一顫,抬首驚問:「饜……饜焰翼獅獸!妳沒看 錯?」原來饜焰翼獅獸極為稀有,可謂是高端中的高端,謝雲無打輸鐵角銅猿不 過是因為剛完成成獸蛻變,加上實戰不足所以才有此結果。何況秦韻所擁有的鐵 角銅猿成獸已久,執司保護秦韻,又受過專門訓練,兩相一比,自是高下立判。   秦韻小嘴微噘,嘴角噙著得意,笑道:「哪裡能錯,師父若不信,牠就在潭 邊安安看著呢。」   老人一聽,心懷大暢,撫掌道︰「好,甚好,丫頭快帶師父去瞧瞧,饜焰翼 獅獸性情暴戾、極難馴服,但是天賦極高,若能馴服調教,他日必是獸中霸主, 快,師父等不及要將牠收服了!」   誰知秦韻卻大搖其頭,皺眉道︰「不成的。」   「不成?」老人聞言問道︰「怎麼不成?現在牠身上有傷,正是馴服的絕妙 機會,妳這丫頭說什麼傻話哩?」   秦韻水汪汪的眼兒閃了閃,故作無辜之態,輕挽老人胳膊,俯身在他耳邊低 聲道︰「那是別人的,怎麼能成呀,那咱們不成打劫的了?」他沒說「師父不成 打劫的了」就是怕玩得過火,萬一他老真動了怒,那可不是小事兒。 -------------------------------------------------------------------------------------------------------------- 來源 :寂寞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