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五十六章 秦韻。

達人殿堂

 
    

  第五十六章 秦韻   兩人跌抱一塊,原似有趣,連謝雲無也忘了疼痛呵笑不止,誰知泥沼越是掙 扎就越是深陷,正難分難解,始終靜立在側的鐵角銅猿巨臂一伸,直將兩人大手 撈起,似唯恐弄傷了女孩,才小心翼翼地將其輕放在相對乾燥的葉床之上,口中 低嚎幾聲,不知說的什麼。   兩人相對而坐,都從彼此的眼裡看見異樣的光芒。雖是一場虛驚,但少女卻 無尋常女孩的驚惶,反倒迅速定神。她原本白皙潤嫩的面龐讓泥水垢汙,卻仍不 掩秀麗容顏。小小地瓜子臉上,濃濃的黑色睫毛眨了兩下,見凌非怔怔的望著自 己,腦海裡浮出適才情景,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一雙水靈靈地眼睛在凌非 身上略微打量,然後才吟吟笑問︰「小弟弟,你怎麼會一個人在這?你媽媽呢? 」說著,瞅了眼謝雲無,好奇道:「好漂亮的饜燄翼獅獸,是你的『守護獸』嗎 ?師父說我是天底下年紀最小的『役獸使』,沒想到你比我還小,真的好厲害。 」少女說著,便如大姊姊般,伸手就要來摸凌非腦袋,卻讓凌非向後一仰避了開 去。   在聖魔大陸裡,「役獸使」已經十分罕見。他們始於早年的獸宗,但由於近 年來獸宗凋零花謝,更受噬魂宗所控制,許多原有的技藝便逐漸遺落,導致宗門 沒落,教人唏噓。   自凌非目睹少女竟能在死神空間內自由行動,幾乎便篤定了她便是徐韻的事 實。但即便是九成把握,也仍屬猜測,遂勉力壓下心頭悸動,回答道︰「他不是 我的守護獸,他是我朋友。」   「朋……朋友?」凌非的回答讓少女十分訝異,對她而言,魔獸只是僕役, 只是負責保護自己的保鏢,是以訝然道:「你不是役獸使嗎?」   凌非搖頭道︰「我不知道你說的役獸使是什麼。」   這次少女更吃驚了,她杏眼陡然大睜,活像在看著什麼極不可思議的事物, 小心翼翼的又問道︰「那你……你們契約了?天呀,我一定要帶你回去給師父見 上一見,竟然有非役獸使的人能和七星獸王契約,若不讓師父親眼見著,他定說 我胡謅,走,你和我回去見見我師父,包管讓他嚇一大跳!」少女笑聲咯咯,伸 手便將凌非牽起,也不管人家願不願意,徑向林間霧中行去。   「等、等等,我朋友傷的不輕,不能放他獨自在這。」凌非出乎意料的甩開 眼前這位極有可能是徐韻轉世的女孩,在他心中,愛情與友情都是不能拋棄的。   雖然讓凌非給甩開,不過少女也不怎上心,更多的是對凌非與謝雲無間的微 妙關係感到興趣,她回眸一瞥,抿嘴微笑。旋即舉起纖手打了聲響指,令道︰「 安安,把牠抬回去。」安安自然便是鐵角銅猿了,牠一得令,以為自己聽錯了, 「唔!」了一聲,臉上全是問號。   見鐵角銅猿面露疑惑,少女抿嘴笑道︰「我要求師父給牠治療,你趕緊把牠 抬起來,韻兒一個人可抬不了這大塊頭。」   鐵角銅猿這回總算聽明白了,一跨步,便將謝雲無拽了起來,巨臂一撐,直 接將渾身是傷的謝雲無扛在了肩上,同時還不忘扭頭對謝雲無吹了一鼻子熱氣, 那意思不言而喻。   但謝雲無也是心高氣傲的主,哪裡受得此氣,正待發作,卻聽凌非以心靈說 道︰「現下身子要緊,等傷勢痊癒了後,你只管再與那銅猿較量一番便是。」只 得忍下氣來作罷。   見一切就緒,少女便再牽起凌非,說道︰「你放心,安安很乖的。」那言下 之意卻似在說「不會再揍牠了」,讓得凌非哭笑不得,忍不住瞅向謝雲無,果然 見牠滿臉通紅,不知是羞還是憤。   兩人原本是步行而去,但只行出了數里,少女便略顯體力不支,所以兩人一 獅,最後都讓鐵角銅猿帶了上。牠身為九星獸王,加之天生適於林間,行將起來 自是快如疾風。   此時凌非與少女皆坐於銅猿掌上,不知基於什麼情懷,竟爾相對無話,直至 片刻後,才由少女打破沉默,宛若風撥銀鈴般的聲音清脆悅耳,微笑說道:「我 叫秦韻,你呢?你叫什麼名字?總不能一直管你叫小弟弟罷,呵呵。」   凌非早已從她與銅猿方才的對話中知曉了她叫韻兒,所以這時再聽,也就沒 了太多震撼,只不過更加確定了此女身分罷了,他莞爾笑答:「我叫凌非。」   「凌非……」秦韻反覆咀嚼凌非名字,似是努力回想什麼,只是歪著頭想了 片刻,還是沒能想起什麼來。又見凌非雙目放光,直勾勾的盯著自己瞧,不禁噗 嗤笑道:「哪有人像你這般看人的,多沒禮貌……」說著小臉一紅,嗔道:「你 長大後若要再這麼盯著人家女孩兒瞧,怕要讓人當成什麼了,以後不許再這般, 知道麼?」話裡句間,儼然是個小大人、小姐姐。   凌非只道她是憶起什麼了,萬分期待下,才會望著出神,此時聽罷,不禁失 望,僵笑不語。   秦韻沒發現凌非神情上的細微變化,接著說道:「你的名字好生耳熟,真奇 怪,在哪兒聽過呢……」   此番聽來,凌非也重新整理了略微紊亂的思緒。「是了,韻兒識得的是『非 人』,而非『凌非』,既然如此,她與我才第一次見面,怎會覺得耳熟?難道她 真在哪裡聽過我的名字?」思及此,心頭不禁湧起一抹不安,似乎有什麼事情正 待發生。   正思出了神,就聞少女笑問:「想什麼呢?都走神了。」   凌非搖頭道:「沒什麼,只是好奇姑娘在哪裡聽過在下的名字而已。」誰知 少女秦韻竟突然曲起食指,往凌非腦袋上敲了一下,抿笑道:「要叫我姐姐,你 才幾歲而已,學人家說得什麼話,還在下呢。」讓秦韻一說,凌非想起自己才方 八歲,不禁臉紅起來,模樣十足的可愛,讓秦韻的好感又更增一分。   兩人在鐵角銅猿掌上,隨著上下起落不住搖晃,見周圍景象飛如潑畫,便可 想見銅猿行速何等之迅。不多時,鐵角銅猿仰天咆吼、穿林而出,原是瀰漫沼氣 瘴霧、全片灰濛的景象竟是倏然明亮。   陽光刺眼,秦韻抬手搭目,彎彎的月眉微微蹙起,但心情卻不似影響,轉頭 對凌非微笑道︰「我們到了。」但話才方出口,卻見凌非宛若不受乍來的強光影 響,正專注的端詳四方,讓秦韻漂亮地臉蛋覆上了一層訝異之色。   畢竟從黑轉明,人類的眼睛總會需要一些適應的時間。然聰明如秦韻,卻萬 想不到凌非天賦異稟,死神之眼豈是凡瞳可與之並論,自然不能以常理測度了。   此時凌非四方打量,眼前竟無半點瘴氣迷霧,而是半壁水龍倒瀉而下,底下 長年經水衝瀑,原本的窪地現已成了一池碧潭。兩旁茂林環抱,地成方圓,在滿 佈瘴氣毒霧的無盡樹海內獨樹一格,煞有世外仙境之美,讓人為之驚嘆。   只不過滿目所見,除了傾瀉而下的白瀑以及深潭,四野之內卻哪裡有簡房雅 居,又或寶廊闊殿。暗忖︰「難道此處尚有玄機?」心念一動,死神之眼倏然開 啟,神通所及,任何機關再難暗藏!   原來瀑布下衝所濺起的水花之後,竟是一處暗門石洞,再看潭邊輕舟妥備, 想來便是路徑。心想這秦韻的師父忒也用心,連居所也能建得如此巧藏,不過凌 非並不欲將所見說破,畢竟人家既將居所建於隱密之處,必是不願傳揚顯露,況 且死神之眼乃凌非絕秘之事,若將機關說破,難免惹來風波。   果然銅猿幾步行到放有輕舟的潭邊,然後便將凌秦二人小心放下。秦韻挽起 凌非,微笑之餘,精緻的臉蛋露出一絲狡黠,也不多說,便是一口氣跳下木舟! 兩人雖輕,但仍是讓木舟晃得厲害,險些就要翻將過去。凌非乃萬戰之雄,自不 會懼這區區潭水,加上心中早有所料,臉上自是一派從容。   秦韻原是想小小捉弄一回,怎料凌非竟是如此鎮定,絲毫不顯慌亂,不禁笑 問︰「你不怕呀?」   或許是失散的時日太久了,對於秦韻的調皮,凌非不僅沒有生氣,反倒覺得 可愛,微笑道︰「姑……姐姐尚且不驚,我又何以為懼?」其實不管是稱姑娘又 或姐姐,都教凌非倍感彆扭。   秦韻一向覺得自己已經是個小大人,沒想今天竟冒出一個年紀比她還小,行 事作風卻比她還像大人的小鬼頭,不禁咯咯直笑,她熟練的撐起竹篙拄水徐行, 半晌才道︰「我師父性子特別,等會兒他要問你話來,你可得小心回答,否則可 有你罪受的……」見凌非小臉微怔,才又得意笑道︰「你也別怕,有我在呢,師 父最是疼我,只要我同他說幾句好話,他未必拿你怎樣的。而且他要知道你竟能 與七星獸王契約,只怕要拿你當寶貝,哪裡捨得罰你呢。」   這話起初聽來還好,但說到後來卻有些古怪,凌非忍不住問︰「罰我?我與 他素昧平生,更遑論舊日無怨、近日無仇,他為何要罰我?」   秦韻本來捲起長袖,露出一雙藕臂撐篙滑水前行,忽聽凌非問來,忍不住噗 哧笑道︰「我師父個性孤僻,平時最忌外人打擾,你此番登堂入室而來,你說該 罰不該罰?」凌非聽了差點沒暈倒,這不是搭上賊船了麼? -------------------------------------------------------------------------------------------------------------- 來源 :寂寞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