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五十五章 溫香軟玉。

達人殿堂

 
    

  第五十五章 溫香軟玉   凌非此時與鐵角銅猿只兩丈不到的距離,那佈滿鋼刺、如精鋼所鍛的大腳丫 幾乎就在咫呎,教人悚慄不已。   凌非很清楚這頭大傢伙正在打量自己,就等自己露出哪怕只是一絲的怯意, 牠便會立刻撲咬過來,好教自己明白誰才是這兒的頭!   不過鐵角銅猿攝於死神之眼的恐怖威壓也沒敢妄動,牠凝視凌非,觀察凌非 ,似乎已將凌非視為首要對手,反而身為七星獸王的謝雲無完全被無視在一旁, 虧得他並不知情,否則不知當何心情了。   再說凌非,他身為死神,身經何止萬戰,眼下情勢之峻豈有不曉的道理?面 對眼前這頭足有七餘米高的龐然巨物自是無所畏懼,倘若換了別人,即便沒有當 場嚇死,恐怕一輩子也就是個神經病了。   話雖如此,但令人無奈的是,凌非此時的修為雖較同齡孩童不知要高出多少 倍,然而要正面迎戰一頭九星獸王裡地高端異獸卻也是痴人夢話。當然,若凌非 施展極元副體,殺滅一頭九星獸王也不過是一抬手間之事,但重點是,此時此刻 ,能嗎?   為了醞聚能一舉突破九段武師的能量,凌非每天積攢不怠,好不容易有了堪 堪接近突破瓶頸的能量,當初卻因為強行施展「極元副體」而消耗殆盡,造成他 的小身板完全超載,終於昏迷七個晝夜才轉醒,但往日所攢下的能量,又豈是短 短七天能夠復原?所以凌非此際除了無法突破九段武師之外,最大的潛在危險便 是體內沒有足夠的能量,以供施展極元副體這部極其損耗內元(能量)的武功。   眼下該當如何?凌非心裡也在盤算。   雖然他不懼肉身毀滅,但始終牽掛娘親管清悅。對管清悅有種難以道明的情 感在心頭縈繞不散,促使他難以放任肉身毀敗,又或者直接捨棄這具身體,另覓 強軀,再以奪舍之法謀之。所以他現在絕不能莽撞,更不能像還在眾神世界裡時 那樣無所畏懼,因為,他已經沒有無所畏懼的權力了,他必須學會保護娘親懷胎 十月賦予他的肉身。   就在凌非思忖應策之際,陡然響徹地震天獅吼灌入耳膜,身為他最忠實的粉 絲,饜燄翼獅王謝雲無明知不敵,卻無論如何也要保凌非周全,獅身一躍,逕向 鐵角銅猿撲去。   電光火石間,鐵角銅猿扭身揮拳,萬鈞之力不偏不倚打在謝雲無耳下,頓時 轟得他滿眼金星、眼歪嘴斜!   但謝雲無歹說也是雄踞一方的七星獸王,獅頭晃了晃立馬回過神來,張口一 「轟」,便是炙熱的滾燄火球!   火球滾燄、彈射旋出,正中鐵角銅猿那結實硬壯、青筋滿佈的銅皮闊膛,登 時爆起火星射濺,燦光奪目。   怎料銅皮精膛渾不懼火,謝雲無最為持傲的攻擊頓失凌厲,正自瞠目,身側 肋骨又中一記結實剛拳。拳力悍猛,恍若萬斤,縱然謝雲無一身鐵打,竟也硬生 生被打折了三根肋骨,疼得牠獅眼陡瞠、張口乾嘔。   凌非見狀,心欲上前幫手,卻苦無相應實力得以為援,正惱火,謝雲無已經 和鐵角銅猿滾打在了一塊!   雖然一星間的差距大若鴻溝,更遑論是兩星。但連番的受挫與重創,終也喚 醒了謝雲無潛藏體內的獸性本能。他似是有神又似無神,只是瘋狂的反撲、撕咬 、裂抓,渾不在乎多處骨折與內臟出血的痛楚,就像垂死掙扎的猛獸,傷雖重, 卻越見勇猛!   兩獸滾鬥,周圍自是難以事外。參天巨樹被撞得接連枝折,片地泥沼也被兩 獸踐踏得更為泥濘,現場幾無完好石木,瘡痍之景教人心驚!   凌非本欲援手,但無奈修為不濟,別說上前幫手,就連自保都是一大考驗, 只能見機向後翻躍,飛身至安全距離處再謀他法救之。   這一場獅猿之爭,從一面倒,到最後的勢均力敵,原因不外乎是謝雲無血液 裡的王者之氣被痛楚所激發,致使他從一路潰敗到重振雄風,但身體所受得創傷 卻不會因此而復原,所以這樣的勢均力敵,其實不過是曇花一現的反撲罷了。   這一點,蹲停在百米外一棵巨木末枝上的凌非再清楚不過。他身經萬戰,任 何形式、情勢都曾經歷過,對於謝雲無此刻的情況自是了然於胸。   見翼獅王謝雲無氣力將盡,生死猶在一線,凌非再顧不得積攢下來的內元, 寧可放棄突破九段武師的契機,也要放手一搏!   但體內元力尚不足以施展極元副體殺滅鐵角銅猿,只堪免強施以短暫數秒的 「死神空間」來助謝雲無脫困,思及此,凌非不再猶豫,一拍枝幹,身若離弦、 箭射而出!   細弱的小身子,便只幾個起落,已經來到鐵皮銅猿十丈之外。   他本可在百米外的樹梢上便直接施展「死神空間」來縛住鐵角銅猿,但無奈 刻下力有所逮,心怕貿然施展會落得功潰收場,只得飛身欺近,以求萬全!   他目光鎖定,死神之眼瞬間凝凍,目標正是幾欲扒開獅口的鐵角銅猿!   就在死神空間即將開啟時,一陣清脆如鈴的嬌俏女聲遠遠傳來,凌非心神一 凜,倏然回首,遠處林下,曼妙影姿綽約珊珊,精巧細緻的臉上掛著一絲惶恐, 卻又帶著一點慍怒,一名白衣勝雪,衣袂飄飄的少女正蓮步踏來。   死神之眼正是開至極限的階段,任何靜動盡在眼底。少女一篷烏溜溜的長髮 直曳到地,細看時,才發現她竟是裸足林間,似渾不意腳下泥濘污穢,恰有出淤 泥而不染之態,極目望去,凌非竟爾愕然,那少女——   面對兩大魔獸相互搏殺的畫面,少女卻完全沒有顯露出半點驚恐,反而輕姿 步來,直至與凌非錯身而過時,才美眸輕移,淺淺一笑,頓時勾起凌非埋葬已久 的記憶,那長風拂過的少女幽香,隨風滑過凌非鼻尖,讓得他幾欲神醉。   便只那麼一瞬的驚艷,待要開口喊住,白衣少女卻已若風盈拂,在自己這天 下無雙的死神之眼面前走過。   「!」   凌非回神大驚!   且不說自己因何失神,但前面再去,便是兩獸怒搏之處,凡人豈可冒近?那 不是拿生命開玩笑嗎?   待要喝止,卻先聞少女怪嗔道:「安安快住手!」聲音如鈴,清脆悅耳,凌 非凝目看去,恰見少女雙手叉腰的生氣模樣,加之那身發育未全,待脫稚氣的身 子,實在說不出的俏皮可愛,竟把要說的話給忘了,半晌才驚覺,趕緊喊道:「 不要靠近,那裡很危險!」誰知少女渾然不懼,反而回眸一笑。凌非看了心急, 正待設法,卻見驚人景象!   那鐵角銅猿竟是聞聲立止,一把將遍體鱗傷的謝雲無扔開,然後便是乖巧的 走到少女身側。   凌非完全傻眼,還不及思索,乍變又生!   被揍得很慘的謝雲無,貌似已經失了神,純粹倚靠本能在反擊。原本被鐵角 銅猿肌肉有力的雙臂箝制住,忽被拋開,等於束縛頓解,立時便掙扎起身反撲回 去!   早已失神瘋狂的謝雲無,哪裡分的清誰是誰,本能的見人就撲、見人就咬。 眼前白衣少女所立之處,正巧便在兩獸之間,謝雲無這一撲擊,可謂三方色變!   鐵角銅猿沒料到這頭被牠欺負得很慘的翼獅王,竟爾瘋狂如斯,待要擋身已 是不及,除了不甘地怒吼,再無他法!   眼睜睜看著龐大的翼獅王朝自己撲來,白衣少女原本清麗的面色瞬間刷白, 十丈之距對身高五米的七星翼獅王豈是阻礙?身子一振,已經來到少女丈許之外 ,只要舉爪一掃,少女便要骨肉碎離!   便在千鈞一髮之際,所有人獸眼前忽地白光乍閃,四周景物瞬間化為黑白, 正是死神空間籠罩而下!   謝雲無雖不受死神空間影響,但原本瘋狂的神智也因為忽閃的白光而復明過 來,舉起的獅爪頓時凝在半空,斗大的獅眼這才看清了自己原以為的目標,竟是 一名氣質婉約,年紀不過十一、二歲的白衣少女!   再說凌非。他在危急時刻施展死神空間純屬下意識的反應,是以才一施展, 便暗叫「完了」!因為謝雲無的靈魂裡有他的死神本源之力,根本不受死神空間 約束,但儘管懊悔也已太遲,只待獅爪掃落,白衣少女即刻便會香消玉殞,從一 朵清蓮變作一灘爛肉。   然而,就在謝雲無錯愕,凌非懊悔的同時,卻見少女驚惶的向後節退,最後 「哎呀」一聲腳下踉蹌地栽進凌非懷裡!   於此同時,凌非體內的元力也終於告罄,死神空間只堪堪維持了三秒便消失 無跡。便在所有人獸都還搞不清楚狀況下,凌非元力耗盡,竟也雙腿一軟,向後 跌去,就這麼與懷裡的小佳人抱了滿懷!   溫香軟玉醉人神馳,便是死神也難以抗拒。   雖未昏厥,卻寧願昏厥。死神哪裡這麼親近過除了娘親管清悅以外的女子? 正不知所措,白衣少女卻先他一步驚喊出來,手忙腳亂的欲從凌非懷裡掙扎起身 ,卻不料越是掙扎,越是深陷!   原來兩人都忘了腳下是一片泥沼,原本還能站立片刻,經他倆這麼一折騰, 泥土混水一鬆,便開始向下沉去,這一來便將兩人包裹得越發深緊,怎麼也掙脫 不開。 -------------------------------------------------------------------------------------------------------------- 來源 :寂寞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