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五十四章 猩紅危機。

達人殿堂

 
    

  第五十四章 猩紅危機   無盡樹海上,天空萬里無雲,艷陽高掛,然陽光卻透不進底下這一望無垠的 樹海。這間接使得樹海內長年佈滿了各種瘴氣,讓行經的旅人產生幻覺,甚至中 毒而死。而且在陽光長年照射不到的地方,因為各種魔獸屍體腐敗後,逐漸在溼 濘的窪地形成大小不一的沼澤,更讓無盡樹海中潛藏的危險遽增了好幾倍。這也 是為什麼這片樹海佔地極廣,帝國卻完全沒有前進開發的念頭。其實這不難理解 ,畢竟大家都愛惜生命,誰也不願把自己的小命葬送在這種連死了都不會有人來 收屍的鬼地方。   然而杳無人煙的樹海,此刻卻有一名約莫八、九歲的小男孩,突兀的出現在 這本不該有「人」的地方。讓人無法轉睛的是,小男孩正輕鬆寫意地坐在一頭, 目量至少五米高的巨獅背骨之上,而且似乎正在交談——   雖然這更加匪夷所思……   那隻巨獅自然便是咱死神哥地死忠粉絲謝雲無,而那名小男孩便是暌違已久 的死神凌非了,否則,普天下之大,誰能跟一頭饜焰翼獅王說話?   正行經沼澤的翼獅王,每走一步,便踏出一聲「噗嘰」,這讓謝雲無獅臉上 掛滿了嫌惡與無限的憋屈,他嗷叫道:「我就說嘛,我好好一個人幹麻住在那麼 高的岩洞裡,你看這都是些什麼?爛泥巴!這樣我就懂了,難怪這世的我會住在 那麼高的岩洞裡,真是太聰明了我,大哥您說是吧?」   凌非在翼獅王頭頂上輕輕一拍,笑道:「你就走吧,哪那麼多抱怨,你們翼 獅一族都這麼多話麼?怎麼我老覺得這回你轉世之後,話變多了。」   「呃……我,我我……嗚嗚……大哥你怎麼還提呢,一想到你們都變成人, 只有我一個變成獅子我就想哭,也太衰了吧,我也不想變獅子啊,又不是我願意 的,嗷嗚——」謝雲無哀嚎的同時,也沒忘了要摧殘腳下的泥沼,一陣亂踩後, 龐大的獅身竟下陷了幾吋,看來腳下這塊泥巴地不甚牢靠啊。   不過話說回頭,正所謂說者無心,卻是聽者有意。謝雲無一番無心話,卻讓 凌非想起失散多年的徐韻。他心中百感交集,想起伊人不知現在何方,一顆心便 是揪著、痛著,終是忍俊不住,長聲低嘆起來。   「大哥你怎了,長吁短嘆的。」謝雲無扭過獅頭關切,他本是毫無心機之人 ,自是沒想到自己的無心話,卻是牽動了凌非的心扉門鎖。   「沒什麼……只是想起韻兒至今下落不明,不知道她轉世成什麼了……」凌 非慘然一笑:「也許是天上的一隻鳥兒也未可知。」   聽了這話,謝雲無心裡頓生一抹歉意,終是想通了凌非為何傷感,遂安慰道 :「大哥多心了啦,徐韻心地善良,一定吉人天相,老天爺會保佑她的,再怎麼 走霉也不會變成那啥鳥地,肯定還是一名大美女,嘿嘿,興許在哪兒等咱們去找 她呢。」   凌非聞言一怔,他何嘗不想去尋徐韻?但在沒有進入武王境界前,他的感知 力實在微不可道,當日若不是歪打正著,恐怕謝雲無也相認不得。想到此,又嘆 了口氣,索性不再繼續這個話題,說道:「我們已經走了十餘天了,怎地一隻魔 獸也沒瞧見?」想起當日被萬獸踐踏的情景,凌非心裡不由生起疑竇重雲。   謝雲無昂起獅首,挺胸道:「大哥你這話就說的太沒水平了,我可是堂堂七 星獸王吶,當然是萬獸避易啊。讓那些個小畜牲嗅到我這一身氣味,那還不一個 個嚇的屁滾尿流失了魂,老早便逃之夭夭、有多遠滾多遠勒,誰吃飽活膩了敢來 橫臂擋道?想讓我一口咬碎啊?哈哈哈!」謝雲無說得驕傲自得,堪堪找回了一 點變成翼師王的底氣,凌非看了心覺有趣,也笑了起來。   說話間,謝雲無獅步邁出,沼地卻陡然泥陷尺深,事來突然,加之腳下被這 麼一拐,龐大的獅身頓時失去平衡向右傾倒!   坐於背上的凌非發現不對,右手在獅背上一撐,凌空翻轉了一圈,「啪噠」 一聲,人已輕輕落在左側的泥沼之上,抬頭便見謝雲無摔入泥裡,濺起大片泥花 ,模樣十足的狼狽。   雖然跌了個狗吃屎,但身強體壯的翼獅王謝雲無,自是毫髮無傷,只不過這 七星獸王的名頭似乎有些「名不符實」,讓得牠爬起後,又氣又糗,嗷聲大罵: 「哪個王八蛋沒事在這裡挖這麼大一坑,想害死誰啊!讓我抓到非咬碎他不可, 你奶奶的!」雖然說得齜牙裂嘴,又是張牙舞爪的,但看在凌非眼裡,卻是逗極 了,忍不住搖頭抿笑,正欲開口,心中卻猛地一震,一股異樣感覺浮現,致使他 迅然回頭,就見背後那片因瘴氣瀰漫而始終灰濛濛的樹林深處,似乎有著一雙帶 著危險的銳芒正在暗地裡窺探著他們。   凌非並沒有第一時間展開死神之眼的神通,而是「噓」了一聲,他不敢將目 光稍有移開,只是壓低聲音向謝雲無問道:「雲無……你確定級別在你之下的魔 獸,都會自動遠離嗎?」   一直便有恃無恐的謝雲無,不知是沒有察覺異樣,還是太過於自信,依舊大 咧咧地不管不顧的昂聲說道:「那是當然,只要一嗅到我身上的氣味,便沒有不 怕死的敢接近咱們!」聞言,凌非心頭更是緊揪。   如果謝雲無所說無誤,級別比他這個七星獸王還低的絕計不會出現,那也就 是說,盤踞在林葉深處的那雙銳利的猩紅,比之謝雲無……   想通此點,凌非心頭一跳,一直與彼方對峙而視的瞳孔猛然一張,死神之眼 便在此時倏然開啟!   擁有洞穿一切阻礙的死神之眼,頓時以銳不可擋之勢,目光穿越了重霧瘴氣 ,直將那隱身暗處的「異物」看了個一清二楚——   對方似乎被死神之眼的稅光逼急,竟是自動現身來。幾乎是同時,一個絲毫 不比謝雲無小的龐然巨物在黑暗中一閃,再出現時,竟已在謝雲無頭頂,這讓凌 非無比震驚,難道這大傢伙也會飛不成?   還未待凌非的身體做出任何反應,那龐然巨物迅捷的身形已經從頭頂落下, 此時凌非的死神之眼正自開啟狀態中,自是對所有動靜一目了然。雖然身體的反 應跟不上,但開聲提醒還是行的,他趕緊大喝道:「快閃開!」   以謝雲無七星獸王的感知力,在凌非出聲提醒時,也亦覺不對,但身為七星 獸王的驕傲和尊嚴,豈容牠迴避任何挑釁?謝雲無昂首怒吼,一團濃焰在反射神 經作用下,已然自咽喉深處噴湧而出,熾熱的火球霎時自翼獅王的血盆大口裡疾 射出去,轟向天際!   說時遲那時更快!   直徑逾米的滾焰火球直逼急速下撲而來的巨大黑影,就在兩者幾乎迎頭撞上 的須臾之間,龐然黑影大手向前一拂,硬是將滾燙的火球掃向一邊!   受到巨力掃蕩的火球登時偏了準頭,逕向右方茂林射去,烈焰四射間,諾大 的一片林地已成火海。   於此同時,龐大的黑影已經撲至謝雲無頭頂丈逾,在快不及眨眼的速度下, 謝雲無只覺眼前一黑,劇烈的痛楚自獅頭傳遍全身,五米高的身軀竟被對方一拳 砸的飛離地面,橫摔出去,壓倒大片林木!   頭痛欲裂的謝雲無在泥沼裡連連滾出了好幾圈,還未起身,就聞連串的昂聲 咆嘯,那聲音震耳欲聾,久久回盪,好像在向他的敵人示威一般。   謝雲無忍痛掙扎起,定睛瞧去,自己方才所立處,現在竟站著一頭無比巨大 的「猩猩」。在謝雲無從血脈裡所傳承的記憶中,他明白眼前這個大傢伙和自己 一樣都是擁有世代血脈傳承的高端異獸,更知道這傢伙的厲害,當下心頭上的那 股驕傲便是萎了幾分,同時也更警惕了起來,因為他已經明白凌非適才那句問話 的用意——   這傢伙比自己還要強大啊!   真正是大白天活見鬼了,謝雲無在心中連聲暗罵著。要知道獸王在這片大陸 裡是何其崇高的存在,更遑論是七星等級的獸王,那已可謂是能夠橫行而走的了 ,誰想才剛剛吸收完父母的精元出來闖蕩,就讓牠這個尊貴驕傲的翼獅王碰了一 個大釘子,這讓咱謝雲無不禁懷疑起自己所傳承的記憶是否有誤,怎地如此稀少 的獸王這麼容易便給自己撞了上,還是頭星級在自己之上的強大「鐵角銅猿」!   思忖不過一瞬,謝雲無現在所擔心的並不是自己,畢竟即使那鐵角銅猿要比 自己強大不少,終究是不會飛的主,若鐵了心要逃,也不是不可能。但是眼下真 正情急的卻是鐵角銅猿腳邊的凌非啊!   以凌非此際的修為,哪裡頂的住鐵角銅猿的隨手一揮、隨便一踢?那還不當 場被踢成肉泥?想到此,謝雲無心中就急,但此情勢,卻又不容牠有絲毫的妄動 ,深怕稍有刺激,那鐵角銅猿便要立時發難,就算是無心波及,只怕凌非也要分 筋錯骨,血濺當場!   三者各立三方,卻是三樣心思。謝雲無憂心凌非安危,卻不知鐵角銅猿此刻 也是滿心戒備,牠雖比謝雲無這頭七星翼獅王還要強上兩星,卻對凌非那對深邃 如墨的眼瞳忌憚萬分。   在謝雲無看來,鐵角銅猿似是正與自己勢成對峙,然而實際上鐵角銅猿真正 對峙的目標卻是——凌非!  -------------------------------------------------------------------------------------------------------------- 來源 :寂寞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