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五十三章 通緝。

達人殿堂

 
    

  第五十三章 通緝   身為青龍帝國的護國宗門,擎天宗向來在青龍地界內極具威望。然而在 獲得「暗系天資」的凌非後,聲名更是遠揚四海,放眼中神州各勢力,恐怕 已無有不曉者。   而「極高」聲望下所產生的諸多效應中,便屬諸多弱小勢力前來攀附最 叫擎天宗主苗峰歡喜。每日前來宗門拜訪的特使絡繹不絕,人潮熙攘,讓擎 天宗首嚐名動天下的香甜滋味。   然今日原本該當熱鬧非凡的擎天宗,內外卻皆瀰漫著一股肅重的氛圍。   議事廳之內,苗峰大馬金刀地跨坐太師椅上神情黯淡。他雙目微闔,皺 著蒼白粗濃的老眉捋鬚不語。廳內一班大長老個個低聲交談,時而嘆氣,時 而搖頭,當然,其中也不乏幸災樂禍的人——例如唐玉郎的父親,唐茂。   唐茂是宗內唐家當前的家主,由於是望族之後,又是第一位晉入三段武 王的大長老,是以在擎天宗裡的威望極高,由於掌控著半數的長老團,讓他 在議事廳內擁有著不低的話語權。   此時唐茂正坐在西首之位,他見無人肯上表,逕自輕咳一聲,起身環揖 後,對愁容滿面的宗主苗峰躬身說道:「宗主明鑑,五國仲裁院既已行令天 下,此事斷然無假……」   「唐長老此話何意?」坐在東首之位的苗映,聞言不悅,出言質問道: 「難道你相信一名八歲孩童,能毀數萬人於一夕間麼?」   唐茂低頭一笑,道:「非是唐某信不信,而是五國仲裁院的行文向來不 容質疑,執令此舉,無異挑戰五國仲裁院之威信,要是傳將出去,對我宗恐 非益事。」唐茂不自稱屬下已是大逆,話語之中更充滿釁意,意圖扭曲,在 場以史元為首的長老團一個個臉色鐵青,但礙於唐茂在宗內勢大,卻是敢怒 不敢言。   「你!」苗映柳眉立揚,正欲發難,太師椅上的苗峰卻揮手道:「都給 我住嘴,就知道吵,現在凌非那娃兒正讓五國仲裁院通緝,你們還有心情在 這裡嚼舌根子?還有,我要你們想辦法通知凌非這事辦得怎樣了?他知道自 己被通緝了嗎?現下人在哪裡?」   聞言,議事廳內人人相覷,半晌,苗映擰腰起身,盈盈半福,應道:「 稟宗主,五國仲裁院已經下令,未經許可,任何人皆不得與凌非互通信符, 違者……違者與之同罪。」此話一出,唐茂忍不住「噗嗤」一笑,眾人聞聲 看去,他也不迴避四面投射來地目光,趾高氣昂的模樣叫人牙恨。史元臉色 鐵青,就想破口大罵,但他深知自己口條不好,也許人家就是在等他開口, 好羞辱於他,是以強忍胸中怒火,抿唇不語,只是杉木製的座椅手把卻成了 待罪羔羊,「喀嚓」一聲,讓他捏個全碎。   苗峰仰頭長嘆,隨即問道,又似在自言自語:「哀,一個八歲的娃兒, 再是如何貪玩,也不可能跑去萬里之外的朱雀地界闖禍啊……」      苗映輕嘆,低眉道:「聽管家妹子言,凌非是與云武皇同去的,我們也 想不通他們為何會跑去那麼遠的地方……」      苗映一番話,讓苗峰白眉一抖,突然俯身對女兒苗映細聲問:「女兒啊 ,你說他們會不會搞錯了?凌非才八歲,殺幾個人還成,但是怎麼看也不可 能一夜之間殺了數萬人啊,莫不是云……」   「爹!」苗映剜了苗峰一眼,趕緊打斷苗峰接下來,可能會觸怒六峰的 不當之言,細聲道:「女兒也不相信凌非小小年紀能幹下這等禍事,但…… 哀,現下說什麼都晚了,難道咱還能跟五國仲裁院叫板麼?」   區區一個擎天宗,自然不可能與五國共推的仲裁院叫板。不過苗映這番 話卻給了苗峰一道靈光,他霍然起身,問諸於廳內諸老,興道:「對了!我 們可以承表五國仲裁院說明此事,好讓他們再行思量,指不定當真搞錯了, 人根本就不是凌非那娃殺的,諸位以為如……」   話未完,就聽唐茂哈哈笑道:「宗主以為,上表五國仲裁院與質疑其威 信,可有分別?」苗峰被問得一時語塞,支唔半天,才又坐回太師椅,面色 十分難看。也無怪他惱,方才正在興頭上,卻讓人給澆了大盆冷水,任誰都 不會高興,只是唐茂這番話也不無道理,是以苗峰雖然心胸惱怒,卻不能任 意而發,否則堂堂一宗之主,卻沒有接納諫言的心胸,這事要傳了出去,只 怕有損威名。   苗峰眉頭深鎖,大嘆一口氣,不耐的問道:「這事到底是怎麼發生的? 怎麼會搞的這般嚴重,你們,你們誰來給我說說!」   苗映本想踏前說明,但無奈手中資料有限,更直白的說,她並不是宗內 負責情報的人,所拿到的也都是二手資料,是以猶疑間,便見唐茂打了一個 四方揖,舉步踏前,稟道:「宗主明鑑,據我等掌握的消息,十天前夜裡, 凌非在朱雀帝國境內的邊境之城與人發生口角,對方欲讓道而行,可……凌 非執意不允。」   「等,等等,執意不允?這是啥跟啥?他才八歲啊,八歲!對方是哪號 人?難不成凌非還能將他留下?」苗峰聽到此處就覺有氣,按正常邏輯說, 怎聽都不對,一個八歲娃兒要怎生留下誰?   唐茂微笑聆聽苗峰的一番牢騷後,搖頭道:「屬下不知,但據消息傳回 ,當時凌非態度堅決,而且……」唐茂略微一頓,側眼瞥向一旁的苗映及史 元,然後才繼續說道:「而且大有寧可錯殺,絕不放過之意……」末字聲落 ,苗峰老臉立變,全場聳然!   未等苗峰開口,史元再也忍不住大罵道:「放你媽的屁!非兒絕對不可 能會有那種想法,老賊你休要含血噴人、污衊我家非兒!」   唐茂斜睨一眼史元,絲毫不以為意,冷笑道:「汙衊?史長老這話說的 忒也重了,老夫不過是據實以承,一切情報都是有憑有據,史長老莫不是信 不過老夫?」   史元早已忍無可忍,此時爆發出來,便難以停止,大罵道:「我呸!老 子就是不信你的鬼話!」唐茂聞言只是嗤笑一聲,便即默然而立,似乎完全 不把史元放在眼裡。   此時苗映向史元擺了擺手,開口對唐茂問道:「唐長老,依你之說,似 知曉人證是誰?」   唐茂聞言輕笑,遂昂首說道:「當然,否則……五國仲裁院又豈會知道 殺人兇手是凌非那小子呢?」唐茂這一說,史元又跳腳了,吼道:「說誰殺 人兇手啊你!」史元吼聲震瓦,在場眾人面面相覷,然而唐茂卻是來個相應 不理,讓史元氣得渾身直顫。   還是苗映細心,聽出了端倪,問道:「唐長老所說的證人是誰?本令也 十分好奇,是什麼樣的證人,竟能讓五國仲裁院決斷如此荒謬之事。」   唐茂微微作揖,微笑道:「遽聞,通報此事者,正是朱雀國境內,藏秘 山莊之主,六通先生。」聞言,苗峰身子猛一顫,心說:「竟是他!」   眾長老不識此人,紛紛相顧,卻皆茫然。以苗映的閱歷,尚也不識藏秘 山莊及六通,但見爹親苗峰神情有異,心中暗忖:「不知這位六通先生究竟 是何來歷,竟叫爹親驚然如斯……」   似是看出眾人不識六通,唐茂情報在握,忽覺自己高人一等,帶著睥睨 地目光,昂首作揖,假意一解眾人心中疑惑,其實卻是抬高自己,微笑道: 「藏秘山莊建莊三百餘年,是當今世上最大的情報網脈,其莊主六通先生博 學多聞,乃人中之龍鳳,更為朱雀帝國裡首屈一指的大博學士。六通先生武 藝超群,可謂文武雙全,以他在江湖上的名望及地位,所訴之言,自然無有 可議,敢請執令是也不是?」唐茂這麼問,無非是針對苗映適才所說「荒謬 」一事,此時突然被問及,竟爾一時答不上來,窘迫之際,忽聞身旁史元怒 道:「我不管他是六通還是七通,有點名望又待如何?難道就能這樣誣害我 家非兒?」   唐茂聞言冷笑一聲,一雙單鳳眼把史元從上到下看了一遍,嘖嘖道:「 史長老,恕老夫直言,不管橫看還是豎看,老夫實在瞧不明白你是哪裡來的 勇氣,竟爾無知如斯,六通先生乃當世武林名家,史長老適才的一番話,若 要傳將出去,那後果……敢請史長老可承擔的起?」     這已經不是第一回唐茂拿相同的話來威嚇眾人,之前是對苗映,現在是 對史元。縱使史元口條再不好,也不至於聽不出蹊蹺,他心裡不服,反唇相 稽道:「這裡間就宗主、執令,還有我們幾個長老團的人,誰要能把什麼話 傳出去?你倒是說說啊?還有,你是拿了人家多少好處,在這裡替他耀武揚 威?」   史元最後一句無心話,卻是說得唐茂臉色連變,心虛的像是被人一語道 破了藏於心中的秘密,但隨即乾笑兩聲,打了個哈哈說道:「史長老的想像 力也忒豐富了,老夫只是就事論事,何況六通先生博學藝高,銘傳江湖豈止 一時,難道不夠資格讓我等尊敬嗎?」這話說得不無道理,是以在場眾人雖 然心中仍有疑竇,卻也無法出言相辯。見議事廳內諸人默然,唐茂信心更盛 ,擰起一張似笑非笑的老臉,側對史元說道:「倘若有天史長老也達到了六 通先生那樣的高度,老夫也自是投以崇敬,絕不敢如某些人一般無知,仍逞 口舌之快,在言語上多做衝撞。」言下之意,便是在暗罵史元無知了,還不 待史元回敬幾句粗話,苗映一扯史元袖擺,起身說道:「既然人證是如此德 高望重的江湖前輩,相信所見所聞亦不有假,雖然其中關竅仍待查明,但如 此聽來,卻是凌非咎由自取了……」苗映的一席話,讓史元瞪大了眼直盯著 她,活像看到了一個從未見過的怪物一樣吃驚,反觀唐茂卻是一派淡然,頜 首而笑。   史元幾乎要跳了起來,卻讓苗映一把按下,旋即便聽苗映說道:「今天 的會議就開到這邊,都散去吧。」眾長老沒料到會議才剛開始,卻突然中斷 了,一個個面面相覷,但這過程也沒有持續太久,短暫的幾個眼神交換後, 便依言退了下去,魚貫而出。唯獨史元仍怔怔的盯著苗映,似乎在等她給自 己一個解釋。   見眾人都已離去,苗映才又緩緩坐下。此時不僅史元心中不解,連一直 坐於太師椅上的苗峰也繞有興趣的看著自己的女兒,似乎同史元一樣,在等 她說什麼來。   苗映輕嘆一聲,說道:「別那樣看我好麼?」苗峰聞言哈哈大笑,只是 史元卻半點也笑不出來,仍是看著苗映不發一語。   見此,苗映解釋道:「史元你也別氣,我同你一樣心裡都不舒坦,相信 我爹也是。但是以唐茂的個性,料他也沒那個膽子瞎扯胡謅,而且對象還是 那樣威名遠播的前輩高人,所以凌非在邊境之城裡闖下的禍事恐怕是無假了 ,雖然我也從未聽過六通此人,不過……」說到這裡,苗映將目光向苗峰投 去,嗔道:「爹,你還想置身事外麼?你肯定識得那六通先生罷?」   苗峰先是笑了笑,才點頭嘆道:「的確,朱雀帝國境內確實有一個地方 就叫藏祕山莊,而莊主也正是六通先生。正如唐茂說的那樣,六通可謂是中 神州裡最負盛名的情報頭子,聽聞藏祕山莊內藏盡天下諸祕,在那裡可以利 用等值的東西向他交換你想要的情報,所以漸漸的,藏祕山莊就成了各大宗 門間取得特殊情報所仰賴的重要管道,因此不管是黑道還是白道,都會給藏 祕山莊幾分薄面,所以六通之名,可以說在江湖上擲地有聲啊……今天便是 因為目睹凌非殺人的人證是他,所以五國仲裁院才會決斷的如此快速,雖然 聽了不甘,但,唉,以他藏祕山莊莊主的身分,又豈會欺一幼兒?就如苗映 說的,這事裡僅管還有什麼我們不知道的地方,凌非那娃兒在邊境之城殺人 的事也決計不會有假,現在通緝的令文已經發出,不管凌非現下在哪,相信 很快便會被緝拿歸案了,我們現在所能做的,也就是在他被緝拿歸案後,去 探望探望他,也去替他求個情,希望五國仲裁院能看在凌非身懷傳說天資的 份兒上免他死罪,否則,否則……唉——我也不知道怎麼辦了。」   靜靜的聽完後,史元即使心中更加不甘,但事實好像便如苗峰說的那樣 ,別說自己無力改變,就是傾全宗之力也無法撼動五國仲裁院的決議。只是 史元心裡五味雜陳,卻不知回頭要如何向管清悅說明此事,如此緝文,如此 絕死之罪,該當怎生開口啊…… -------------------------------------------------------------------------------------------------------------- 來源 :寂寞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