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世界遺忘的採鹽人」村裡幾乎一半的人有職業傷害「又聾又瞎」 薪水更讓人心酸了

新奇古怪

 
    

都說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衣索比亞共和國的小村莊El Sod的居民,就靠採鹽維生。

這個村莊坐落於死火山邊緣,火山口有一個直徑約1.8公里的鹽湖。幾個世紀以來,村裡的博洛南部族人(Borana)就靠這個鹽湖生存。

 

✪他們每天都要潛入湖中採鹽,再賣到其他地方。鹽湖中的水有強烈的腐蝕性,能夠腐蝕掉衣服和鞋子,所以採鹽人都是赤身裸體下水的。

 

✪​他們每天都要走2.5公里,通過一條羊腸小道到達火山口,還要經過340公尺的下坡,才能來到鹽湖邊。從村莊到達鹽湖,需要走1個小時。

 
 

 

✪​鹽湖中的水能腐蝕衣服,當然也能腐蝕皮膚。為了保護鼻子、耳朵,採鹽人會用塑膠布包裹泥土,做成簡易的耳塞、鼻塞。

但這樣的保護措施效果有限,從事這一行久了,很多人都開始失聰。

廣告

他們的眼睛沒有任何保護措施,失明也很常見。

 

✪​每次下雨後,湖水能稍微稀釋一些,200多個採鹽人紛紛下水採礦,很多孩子也加入其中。

他們的父母當然知道這對孩子來說太危險,但他們沒有辦法,為了活下去,只能任由孩子冒險。

 

✪​第一個下水的人會攜帶長長的木棍,邊走邊探尋湖水深淺,找到相對安全的淺水區後,再收集飽含鹽的淤泥。

 

 

✪​從空中看鹽湖,美得不可思議,但距離近一些就能聞到刺鼻的味道。

黑色的淤泥、深色的湖水,雖然有致命的危險,卻滋養著附近的人。

 

✪​能幹的採鹽人每天能收集好幾趟鹽,從日出一直幹到日落。他們趕著驢到湖邊,收集淤泥後再運回家。

廣告

 

✪​現在越來越多採鹽人成為穆斯林,他們不再赤身裸體下水,更喜歡穿著內衣工作。

採鹽人會一起行動,這樣能夠互相照應,如果有人被卡住發生危險,大家也能幫忙。

 

 

✪​鹽湖中有3種鹽:黑色的鹽可以飼養動物,白色的鹽可以當作食鹽,晶體鹽可以賣出高價。

 

✪​25歲男子Kabich已經從事這一行9年,他的耳朵、鼻子、眼睛都被嚴重腐蝕,不得不休養一年。

就算如此,他的身體也沒有完全好轉,耳朵已經聽不見了。

 

✪​Kabich的腿已經開始潰爛,他知道繼續做採鹽人,情況會越來越糟,但為了賺錢讓孩子上學,他只能咬牙堅持下去。

廣告

他希望兒子長大後能夠有輕鬆體面的工作,不要像自己一樣。

 

 

✪​每袋鹽重50斤,一隻驢一次能運2袋,這些鹽能賣8歐元(約新台幣292元)。

在衣索比亞,這樣的收入很不錯,但為了賺錢,他們犧牲的是自己的健康。

 

✪​每次從鹽湖中出來,他們的皮膚都痛癢難忍,水分蒸發後,就像一尊鹽塑一樣。

當地淡水缺乏,他們每天只能洗一次澡,非常辛苦。

 

✪​博洛南部族的聚居地離鹽湖最近,他們也把這個鹽湖當成了自己的私有財產。

其他部落的人想要在這裡採鹽,可能會爆發武力衝突。

 

 

✪​按照博洛南部族的傳統,最辛苦的工作應該由女人承擔,但採鹽不一樣,女人不會做。

廣告

她們平時不會靠近鹽湖,哪怕撿柴火也會離火山口遠遠的,因為那裡的男人基本都是裸體工作。

 

✪​這就是El Sod的採鹽人。

 

採鹽人太辛苦了,他們無法改變命運,只能靠著鹽湖生活

。看看爺爺、父親殘破的身體,那裡的孩子就能看到自己的未來啊……

來源:YouTube

via boMb01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