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十五章 親傳弟子。

達人殿堂

 
    

  第十五章 親傳弟子   四周瞬降的靈魂威壓,帶著睥睨蒼生的恐怖氣息,霎那間席捲凌非所在 方圓三丈之地。饒是唐玉郎三段武帥的實力也難以抵擋,一伙三人雙腿莫名 一軟,自然的就跪伏了下去,這是來自靈魂威壓的震攝,是連自己也無法控 制的行為。   唐玉郎臉上帶著錯愕與不解跪伏在地,他不了解、更加不懂發生何事, 只覺得兩條腿直發抖,怎麼也站不起來,而且他更驚惶於四周景物的驟變, 因為死神的氣息籠罩,致使三丈之內盡成了黑白色的世界!   待得他三人回神,四周景物恢復了色調,凌非和史元也早已遠去。唐 玉郎發現四面八方投射而來的譏笑目光,這才發現自己還跪在地上,趕緊 起身,連聲罵道:「他媽的剛剛是怎麼回事?你們說,剛剛是他媽的怎麼 回事?氣死我,氣死我了!竟然敢耍我,讓我丟這麼大的臉,可惡的史元 ,我一定要你好看!」他完全沒想到搞出這離奇之事的元兇,其實是那名 看似人畜無害的六歲小鬼。   再說凌非這邊。   凌非自知死神之力只有甦醒微量,雖然很想教訓那唐玉郎,可也只好 作罷、見好就收。因為他知道這副身體還沒有修練過,用靈魂威壓短暫的 嚇唬嚇唬對方還可以,要真打起來,自己肯定要被打死,所以縱使不願, 也只好拉著史元離開那「短暫的死神空間」。   一路上凌非沉默不語,可史元就懵了,他剛剛也看見了黑白色的世界 ,而且更是身在其中,他知道如果沒有凌非突然拉了他一把,將他拉出了 那三丈方圓之地的話,自己肯定也要和那唐玉郎一樣跪伏在地。   他問道:「凌非你看見了嗎?剛才旁邊的東西全都變成了黑白色的, 真是太神奇了,我活了半輩子也沒見過,不知道是宗內哪個人發出的靈魂 威壓,我竟然連一秒都抵擋不住,完全給震的動彈不得,要不是你把我拉 出來,我現在肯定還跪在那裡向人膜拜呢。」   凌非刻意隱瞞,他搖頭道:「不知道,我剛什麼也沒看見呀。」他知 道自己現在實力低微,如果鋒芒太顯,只會替自己招來麻煩。   史元驚訝道:「什麼?你竟然沒看見?哎,那真是可惜了,那黑白世 界可是奇景啊……」憨厚的史元對凌非的說詞完全沒有起疑。   凌非說道:「史元叔叔,我們還是趕緊去找苗映執令把天資測試了吧 。」他不想繼續在這個問題上糾纏。   史元說道:「啊,對對,我先帶你去找執令,讓那唐玉郎一鬧騰,我 差點忘了。」   兩人越過宗門廣場來到議事廳外,這裡是平日裡議事派令的地方,平 常的時間裡如果沒有意外,身為宗門執令的苗映都會在這裡。她當初會出 現在金戈城是另有要事。   兩名穿著青灰色長袍的武師站在議事廳外負責守衛以及傳令,見到史 元和凌非走來,其中一人上前攔下,說道:「啊,是史元師兄,你不是在 金戈城,怎麼回來了?   史元笑道:「哈哈,我是來找執令交付任務的,執令她在嗎?」   那守衛答道:「喔,執令正和大長老們在裡頭議事,恐怕要請你在這 裡等上一等。」   史元說到:「沒關係沒關係,既然執令和大長老們在議事,那我們就 在這裡等。」   能被發派守衛議事廳的武師實力都在七段以上,而且都是宗門內年輕 一輩的核心弟子。這兩人史元也認識,雖沒有深交,但也沒有交惡,他們 一個叫馮景,一個叫做蔣達,先前將史元攔下之人便是馮景。   他問道:「執令的任務?」馮景有些驚訝,因為任務一般都是由「宗 務院」指派的。   史元一條腸子通到底,說話從來是有啥說啥,直接就回答道:「是啊 ,執令前些日子在金戈城要我將這孩子帶回宗門,我這是來覆命的。」   馮景和蔣達兩人對視一眼,不約而同都把目光落在一旁那身高不到一 米二,全身罩著一席黑色斗篷的凌非身上。   上下打量一番後,蔣達才好奇問道:「史元師兄,執令為什麼會要你 把這小傢伙帶來宗內啊?可以說給咱們兄弟聽聽嗎?實在好奇。」蔣達會 這麼說,是因為他和馮景都沒有發現凌非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史元笑道:「哎,這又不是啥秘密不能說的,這孩子叫作凌非,是金 戈城凌家,凌君南老將軍的愛孫,前陣子金戈城六測大典上,凌非因為測 不出天資,執令覺得是金戈城宗門支部裡的墨晶石級別太低,所以才測不 出來,因此要我們將他帶回來宗門內,用高級墨晶石重新測試過。」   兩人也不是傻子,聽史元說的,那意思就是執令認為凌非這孩子的天 資是特殊天資,因為支部的低級墨晶石不能測出的天資也只有三種,那就 是雷、光、暗三種了,所以此時兩人再看凌非的眼神都不一樣了。   就在這時,議事廳的大門打開,幾個頭髮鬍鬚白的老者從內中依序走 出,他們的實力都在武王層次,是宗內的真正高手,不過就是年紀都有些 大了,畢竟要修練到武王並不容易,除非擁有極好的資質,或者像史元這 樣獲得奇緣,否則修練到武王的高手也得越六十歲,甚至七、八十歲都不 足為奇。   這些大長老在宗門內的權力很大,所以長時間下來,也變得有些眼高 於頂,故此當他們走出議事廳時。並沒有多看史元和凌非一眼,幾乎可以 說是視若無睹的從史元和凌非身邊走過,反倒是史元必須躬身送迎。   待得這些老傢伙都離開後,馮景才進去通報,然後請史元和凌非入內 。   走進議事廳,就見苗映坐於正央高位上,還沒等史元說話,苗映便說 道:「這一路辛苦你了史元。」   史元躬身道:「史元幸不辱使命,已經將凌老將軍的愛孫凌非帶回。 」他說到這裡,微微一頓,說道:「可是我們遭遇四星魔獸鐵甲犀襲擊, 凌老將軍他……」   苗映直接打斷史元的話,說道:「我知道,可惜我昨天才收到消息, 原來南神驛站遭到魔獸攻擊,你和凌非能平安回來實屬萬幸,只是凌老將 軍枉送性命,卻是本座始料未及的……」   原本在旁不發一語的凌非突然開口道:「我爺爺沒死。」   苗映柳眉一皺:「凌老將軍沒死?」他轉而看向史元。   史元趕緊點頭道:「是,我們在殺死那四星鐵甲犀之後,有再回南神 驛站,本來是打算將凌老將軍好好安葬,可我們並沒有找到凌老將軍的屍 體……」史元一五一十的將那天的情況說給苗映聽。   苗映聰明如雪,只聽了大概,便已經知道凌君南肯定讓路過的高人救 走了,只是讓他訝異的是,史元竟然說「在殺死四星鐵甲犀之後,有再回 南神驛站。」這讓苗映如何不震驚?   要知道史元在苗映的映象中,只達到土系九段武師,怎麼也不可能打 死四星鐵甲犀,就算讓他在過程中晉級一段武帥,也同樣不可能獨力擊殺 一頭四星鐵甲犀,那簡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苗映問道:「是哪方高手助你擊殺四星鐵甲犀的?」按聖魔大陸裡的 淺規則,凡是有宗門的人受到外人幫助而完成任務者,宗門即使不送禮, 也得派人或者找機會口頭致謝,並且留下一個人情,他日若對方有損宗門 利益,也能藉此化消不予追究或者減輕其害。   史元讓苗映問的一愣,他不太懂苗映的意思,支唔半晌才說道:「沒 有人幫忙,我是自己打死的。」   苗映美眸倏然張大,她突然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說道:「怎麼可能, 不可能,你九段武師如何殺死四星鐵甲犀?」說話同時,苗映隱隱催動元 功,靈魂之力從瞳孔擴散出去,在接觸到史元的瞬間,靈魂之力猛然縮回 ,驚疑道:「一段武王?你……你怎麼會是一段武王?」   史元知道自己這樣突然飛速晉級,任誰也要吃大驚,於是只好詳細的 將那天識界裡的事情說了一遍,這才讓苗映連連點頭。   苗映說道:「沒想到你們竟然能找到識界……嗯,凌非,你爺爺應該 是讓路過的高人給救了,這點幾乎可以肯定,你不要太擔心。」見凌非點 頭,才繼續說道:「你先隨我去測試天資,然後我安排你在擎天宗內修煉 ,可以幫助你更快掌握禪武合一。」   凌非說道:「我不需要師父。」他稚嫩的童音說起這話,實在讓人有 些啼笑皆非。   苗映好奇問道:「哦?那你打算怎麼修煉?要知道沒有師父領門,很 多地方可能都會無法領會,這對你的進境會是一種阻礙的。」   凌非指了指一旁的史元,道:「我如果有不懂得,我可以問史元叔叔 ,而且我需要的只有基礎的原理,其他的,我可以自行領悟。」   苗映從來也沒見過口氣如此狂傲的六歲孩子,不過她當初見識過凌非 那種連墨晶石也當機的天資,稍一想,也就釋懷了,心說:「也許這孩子 是真正百年難見的武學奇才。」   苗映轉而對史元說道:「史元,那以後凌非這孩子就交給你囉?你可 得好好指點於他。」   史元高興的大笑道:「哈哈,執令妳放心,我一定把我知道的全部都 教他。」   苗映看出史元和凌非的感情似乎不錯,所以對於自己這樣的安排,也 十分滿意,她點頭道:「凌非你跟我來,我先帶你去測試天資,嗯,史元 你也來。」   在苗映的帶領下,三人來到了宗門廣場之上,這裡依舊是三五成群的 各自對練或者分享心得。   眾人見苗映帶著史元和一個孩子走來,紛紛讓道,不過心裡卻很好奇 ,所以很自然的都圍了過來。   苗映帶著凌非兩人來到廣場中央,這裡有一顆五米高的墨晶石,這是 一顆高級墨晶石,苗映轉身對凌非說道:「測試的方法你知道,我就不多 說了。」   凌非點了點頭,不過他心裡有些猶豫,如果測出土系天資,那就會讓 人當作最差的天資,這裡圍觀的人至少上千,對凌非而言,他不喜歡讓自 己出糗,前世如此,當死神的時候也是如此,所以凌非並沒有立即將小手 放入墨晶石上的小洞之中,而是站在墨晶石前面暗暗盤算。   見凌非沒有動作,苗映也是好奇,不過既然凌非已經到了擎天宗,苗 映並不心急,是以仍舊站立一旁耐心等待。   圍觀的宗門弟子也是開始低聲議論起來,其中一人便是那唐玉郎,他 目視凌非,可卻是對身旁的人說道:「那小鬼好像是來測試天資的?」   他身旁的武師說道:「是,剛才聽人說,那小鬼好像是擁有天之眼的 神童。」      唐玉郎眉毛一挑,轉頭問道:「天之眼?真有這種人?我還以為是傳 說……」   這時凌非已經想清楚了,他知道現在自己還小,在羽翼未豐之前,如 果鋒芒太露反而是壞事,不過也不能讓人把自己當笨蛋,只要有史元這個 武王在身邊,他並不覺得在擎天宗裡還有誰能傷害的了自己,於是小臉上 微微一笑,將手放入了墨晶石上的小洞中。   墨晶石接觸到凌非的小手,便自然的開始測試凌非的天資,可土之力 本源早已讓死神之力本元給吞噬而變成了土龍之力,而且還是讓死神之力 所包覆在裡頭的土龍之力,是以在受到死神之力本源的影響下,墨晶石根 本就測不到土之力本源的任何波動,片刻後還是一點反應都沒有,這讓苗 映皺起了眉頭,她不能理解為什麼連高級墨晶石也沒反應,而一旁圍觀的 宗門弟子更是個個拉長著脖子等著看凌非的天資是什麼,可等了半天,竟 然是一點動靜也沒有,這是怎麼回事?   便在所有人疑惑之際,凌非暗暗催動體內死神之力,倏然,死神之力 灌入墨晶石內,激射出張狂的黑色氣流,猶如一條黑龍般盤繞於墨晶石上 ,而凌非身披的黑色斗篷也因為死神之力的影響,無風自動,飄逸翻飛, 看得眾人是目瞪口呆,一個個下巴幾乎都掉了!   在擎天宗裡,還沒有人見過暗之力,所以凌非這一手,直接讓所有人 將死神之力當做了暗之力,就連身為執令的苗映也完全相信眼前這就是傳 說中,最恐怖的暗之力天資,她完全驚呆了,原本就美麗絕塵的苗映,此 時那種驚訝的表情,更是迷倒眾生啊!   片刻後,苗映才回過神來,她本想細查墨晶石所反映出來的信息,可 她發現除了盤繞迴旋在墨晶石上的那條黑龍之外,墨晶石並沒有釋出任何 信息,苗映不解這是何原由,但當她看見由黑色氣流所凝的黑龍時,心中 早已認定凌非是暗系天資,是以仍就按照慣例,朗聲說道:「凌非,暗系 天資,強度九級!」她從來也沒見過有六歲孩童的天資氣息能凝成龍形, 所以直接給出墨晶石所能測得的最高九級強度。   苗映這話一出口,全場嘩然!   唐玉郎直接怪叫一聲,「我靠!竟然是暗系天資,還九級?見鬼了我 ,擁有天之眼就這麼妖孽嗎?」   和唐玉郎相同想法的人在這廣場上並不少,不過他們多半都還是想和 凌非交好,畢竟能擁有特殊天資的孩子,長大後都是聖魔大陸裡的風雲人 物,更何況眼前這個小鬼還是暗系天資的擁有者,以後的成就肯定更加可 怕驚人,所以能夠交好就交好,就算不能交好,也不能得罪,否則就得斬 草除根,不然讓他順利長成以後,自己難道還有活路?這道理在場的人都 明白,所以立刻就湧上一堆人向凌非自我介紹、噓寒問暖。   苗映說道:「凌非從今天起,就是我們擎天宗的親傳弟子,他沒有師 父,全由史元一段武王全權指導,你們可別見他年紀小就想欺負人家。」 說完,轉身對負責看守墨晶石的灰袍年輕弟子說道:「你讓人給凌非製作 腰牌,另外幫史元武王換上新的腰牌和衣服,從今天以後,史元正式成為 擎天宗的大長老。」說完,苗映白袖一揮,飛身踏虛而去,就這麼凌空走 向擎天宗後的高塔,最後消失在眾人眼前。   苗映剛才那一席話,幾乎把整個廣場的擎天宗弟子震的滿眼金星,其 中最為震撼的莫過於早前才和史元發生言語衝突的唐玉郎,他聽到苗映說 史元是一段武王的時候,幾乎軟腳,好在兩旁的武師即時攙住他,才沒讓 他在眾人面前摔倒,只聽唐玉郎口中喃喃道:「一段武王……竟然是一段 武王……」 -------------------------------------------------------------------------------------------------------------- 來源 :寂寞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