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十四章 擎天宗。

達人殿堂

 
    

  第十四章 擎天宗   凌非點頭道:「我也只是猜測,否則我實在想不出可以解釋這六十八具屍 體仍在此處的理由。」   史元一想也是,如果真有魔獸路經此地,哪裡還可能留下這些屍體,早讓 魔獸吃光啃盡了,所以對於凌非這個僅有六歲的孩童所推測的可能,卻也是沒 有半分質疑的,畢竟幾日相處下來,對於凌非過人的才智和機敏,史元早已領 教和佩服。   又聽凌非說道:「史元叔叔,我們到驛站裡看看,也許爺爺就在裡頭也不 一定。」對於尋找凌君南,凌非並不死心,更不想放棄!   史元本就敬重這位退役老將,現在知道他很可能尚在人世,當然不可能放 過找尋他的機會,當即便一口答道:「對,凌老將軍也許正在驛站裡療傷,走 ,我們進去找找!」說著,史元大步流星的就朝驛站裡走去。   兩人走在那曾經熱鬧一時的驛站街頭,這裡除了眷下一地的清冷外,什麼 也沒有留下。街道兩旁原本的簡易攤位都已頹靡傾倒,驛館的大門還停留在那 一晚臨別時的樣子,失去符陣維持的驛站內不時吹來幾許冷風,吹的人心中唏 噓,更吹的那門扉吱呀作響,驛館裡曾經一房難求的盛況早已不再,凌非和史 元對視了一眼,都在彼此眼裡看見一股落寞。   凌非說道:「史元叔叔,驛站裡唯一能休息的地方便是驛館,如果爺爺真 在此,想必也會到驛館裡休息,我們一間一間找,別漏掉了。」凌非可不想和 凌君南失之交臂。   史元一拍胸脯道:「哈哈,哪裡需要一間間找,交給叔叔,看叔叔怎麼幫 你找!」說罷,史元長提一口氣,接著大聲喊道:「凌、老、將、軍……你、 的、寶、貝、孫、子、凌、非、來、看、你、啦!」   史元吼聲如雷震天,整個驛站都讓這一吼震的嘎嘎亂響,等了片刻,驛站 裡仍然靜悄悄、一點動靜也沒有,史元撓了撓頭看向凌非,說道:「好像沒人 ……」   凌非沉默了片刻,才失望的說道:「看來爺爺並不在驛站裡。」凌非知道 ,光是史元那一吼,基本只要還是個活人就肯定要跳出來的,可現在別說是驛 館,就是整座驛站也仍然是靜悄悄的一點聲息也沒有。   史元見凌非很是失落,急忙說道:「要不叔叔再找找,可能凌老將軍一時 沒聽見我喊他。」   凌非聞言倍覺溫暖,不過他心裡已經有答案了,搖頭嘆道:「不用了史元 叔叔,以爺爺的脾性,他如果在這裡,不用我們找,他也早就在驛站口等我們 了。」   史元也不知道怎麼辦,撓著頭問道:「那現在咋辦?要不我們先到擎天宗 ,叔叔再請執令派人幫忙找尋,可能很快就能找到也說不一定。」史元說的執 令便是苗映。   凌非心中稍一計較,也覺得這不失為一個好辦法,可他心底還是抱著一絲 可能,如果凌君南還活著,或許會回到這個驛站來,於是說道:「史元叔叔, 我想在這裡等一天,如果還是沒有爺爺的消息,我們再上擎天宗。」   對於凌非的要求,史元自然是答應的,他雖然不精明,但也能感受到凌非 此刻的心情。   見凌非小小的身影,坐在驛館門前對著天空發呆,史元也不知道說啥好, 而且現在嘴裡渴的要命,再不喝點水,大概就得渴死了。好在驛館裡雖然沒有 糧食,卻有儲水,史元拿了兩個用獸皮製成的水袋裝滿水,一個遞給凌非,一 個則是放在空間儲物袋內以備不時之需,自己則拿起水瓢往水缸裡撈,大口大 口毫不客氣的往嘴裡送,直到喝足了,然後才走到驛館前的小空地上取出火符 來生火,準備弄個烤犀肉來吃。   折騰了近一個小時總算是把十來斤的犀肉都烤熟了,兩人餓了四天,幾乎 是沒有形象的狂風掃落葉般,將整桌子的肉都給吃了精光,當然大部分是讓史 元給吃了,凌非只有六歲,就是再餓,食量也是有限。   夜裡,兩人坐在驛館門檻上數著星星,凌非突然問道:「史元叔叔,你說 爺爺會上哪去呢?」   史元歪著頭想了想,說道:「我也不知道凌老將軍去哪了,不過既然這裡 找不到他的屍體,那就肯定還活著,只要活著我們遲早都會碰面,就算我們不 找他,他難道還會不來找他的寶貝孫子你嗎?」   這話中聽,凌非笑了笑,起身在驛館大廳裡隨便找個地方躺下就睡,而史 元已是一段武王境界,就是連續幾天不睡也無礙,所以夜裡的警戒工作自然就 是由他來負責,更何況保護凌非本就是史元的責任。   一夜無話。   轉天一早,凌非起了個大早,他希望一睜開眼就能看見凌君南站在他面前 ,不過現實和幻想總是有個差距,爺爺凌君南並沒有出現,反倒是史元早已準 備好一切停當,隨時都能出發。   簡單漱洗後,凌非隨史元離開了南神驛站,憑藉著史元一段武王的實力, 僅僅只花了四天的時間就越過了神葬山,雖然沿途難免會遇上不可迴避的戰鬥 ,但史元一段武王的實力,只要是九星以下的魔獸,就算打不贏也還跑的了。 而後又花了三天的時間通過了西北平原,其間除了吃飯睡覺之外,幾乎都在不 停趕路,總算來到了青龍帝城。   這是一座十分雄偉而堅固的城池,同時亦是整個青龍帝國的首都。三十米 高的城牆、兩米多厚的城壁,足以抵擋所有五星以下的魔獸進攻。   城內人流往來頻繁熱鬧,沿街各式商舖地攤賣的東西也是琳瑯滿目,幾乎 想的到的東西這裡都有的賣,說難聽的,就是買命都成,只不過那些台面下的 勾當,除了錢以外,還需要門路。   凌非和史元走在帝城熱鬧的街道上顯得有些格格不入,不時引來旁人的側 目,因為他兩身上的衣著,就說是狼狽可能還不足以形容,凌非光著上身打著 赤膊,本來連身的長袍只剩下半身還在,不過卻是破爛不堪,腳上的鞋子也早 就丟了,至於史元也沒好到哪裡去,他不僅經歷了和鐵甲犀的激戰,又在後來 遭遇了識界裡的石龍巨蟒,所以身上的衣服也早就不完整,東缺一角、西少一 塊,因此兩人走在繁華的帝城鬧區裡,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是兩個要飯的。   凌非皺眉道:「史元叔叔,我們快成怪物了。」   史元疑問道:「怪物?我們哪裡成怪物了?」   凌非實在佩服史元的遲鈍,他搖了搖頭說道:「你看別人穿的是整整齊齊 、光鮮亮麗,你再看看我們現在這副德性,就說是山裡來的野人我看也沒人會 懷疑。」   經凌非提醒,史元才發現自己和凌非這身衣服實在是又髒又破又臭的,難 怪別人都用奇怪的眼神在看自己,他憨憨一笑道:「你沒說我都沒注意,這樣 吧,前面不遠就有賣衣服的店鋪,叔叔身上還帶了點錢,我們到店裡選幾件衣 服先換上,不然這副模樣也實在不好上擎天宗見人,呵呵。」   凌非嘆了口氣,跟在史元身旁,沒多久來到一家專賣各類服飾的鋪子,兩 人對穿著都沒有什麼特殊的講究,不過凌非在選了一套珍珠白裏的長袍後,又 給自己挑了件罩頭的黑色斗篷,不知道為何,凌非就是對斗篷特別有興趣,在 經過簡單的挑選後,兩人已經換上新衣離開服飾商舖。   走出舖子後,史元說道:「青龍帝城的後山便是我們擎天宗的總壇山門, 我們先去找執令,讓她知道你來了,也趕緊給你測試天資,然後叔叔再請她派 人尋找凌老將軍。」凌非並沒告訴史元自己因為吸收了李逸武帝的本命靈珠, 而獲得土系本元的事。   凌非並不覺得像擎天宗這種高度的宗門,會願意派人去幫自己尋找爺爺, 畢竟他自出生以來,很清楚這個聖魔大陸就是一個以能力決定價值的世界,爺 爺凌君南雖是退役將軍,可實力只有八段武師,對擎天宗而言,這樣實力的人 在擎天宗內都不知道有多少個,犯的著勞師動眾就為了幫自己找爺爺?如果真 這樣以為,那就真的是天真到可愛了。   不過凌非對史元的心意從不懷疑,他知道史元就是個直腸子,而且極重信 諾,是個寧可人負他,卻半點不負人的耿正之人,如果自己拿不出相應的價值 ,那麼為自己請命的史元,難保不會遭到宗內門人的白眼,這幾乎是可以想見 的結果,凌非不願意這個一路保護他的叔叔受到這種莫名的冷眼和對待。   他說道:「史元叔叔,找爺爺的事情,還是我自己來吧,我不想麻煩你們 擎天宗的人,他們也沒欠我什麼,而我也沒錢給他們,不需要。」   史元不明白凌非這麼做是為了他,說道:「呃、好吧,你不想麻煩別人, 咱就不麻煩別人唄,有叔叔陪著你找,咱還怕找不到凌老將軍嗎?哈哈!」史 元的笑聲總是無比爽朗,配合他粗曠高大的身形,時常能給凌非一種天塌下來 也有他頂著的感覺。   這話讓凌非心裡一擰,他突然停下腳步,怔怔的看著大步朝前的史元背影 ,心裡莫名的感動,他沒想到史元竟然來到了擎天宗,還是沒少念著要替自己 找尋爺爺凌君南。   不得不說,凌非原以為史元對自己的好,就是一種任務和對爺爺凌君南的 信諾,他以為只要自己到了擎天宗,這一切就會結束,所以他萬沒想到史元卻 早已經將這些事情都一肩扛起了。   史元走出了十幾步,才發現凌非沒跟上,心裡一慌,忙轉身去找,險在凌 非並沒有走丟,只是不知道為何站在後頭發楞,他喊道:「凌非怎麼啦?是不 是腿痠了?」說著又走了回來,說道:「來,叔叔揹你。」   凌非不自覺的濕紅了眼,他悄悄的將斗篷的頭罩拉低,搖頭說道:「我的 腳不酸,史元叔叔,我們走吧,去擎天宗。」   史元愣愣的看著小小的凌非,撓著自己的一顆大平頭,半晌才哈哈笑道: 「哈哈,好,我們回擎天宗。」   青龍帝城十分的龐大,兩人走了許久,終於是來到了青龍帝城的後山,眼 前聳立著一個巨大的拱門,上頭蒼勁龍飛的字跡刻著「擎天宗」三個大字,仰 頭看去,是一排最少千階的石階,兩旁路樹盛茂,滿山的翠綠青蔥,淡淡的檀 香飄送在空氣裡,讓人有種來到世外仙境的感覺。   史元說道:「凌非,這裡就是擎天宗的入口,越過這山頭,就到宗門廣場 了,來,叔叔揹你上去,否則這一千石階可不好走。」   凌非搖搖頭說道:「沒關係,我想自己走。」他實在不想什麼事情都讓人 幫著。   史元怔了怔,才突然笑道:「哈哈,好好,叔叔讓你自己走,哈哈哈,小 傢伙真有個性!哈哈哈!」說著已經大步邁去。   凌非默默的跟在後頭,不過走上了百階後,已經感覺到氣喘吁吁了,可由 於史元將速度刻意放緩,因此不管凌非走的多慢,兩人的距離始終不變。   花了好半天的工夫,凌非才終於是踏上了最後的第一千階,放眼望去,眼 前是一座十分寬廣的石版所鋪平台,史元說過,這裡是他們的宗門廣場。   廣場上到處都有三兩成群的團體,或聊天,或對演武藝,感覺的出這裡十 分的有朝氣,也的確是一個大宗門,因為廣場上的人,凌非粗略一算,沒有一 千也有九百,要知道這些人都是青龍帝國的根本,每逢獸浪來襲時,這些人就 是拯救黎民於水火之中的存在。   若沒有他們,獸浪則將淹沒帝城,屆時必定生靈塗炭,血流成河、屍堆成 山!   所以帝國對於這些人都是十分尊敬,或者說忍讓。   這時前方迎面走來三人,身上穿的都是深藍色長袍,腰間佩掛的腰牌和史 元很像,可上頭卻是寫著武帥,凌非知道,這些人的樣子就是來找事的。   站在中間,一名相對年輕,約莫二十七、八歲的男子將史元和凌非攔了下 來,說道:「這不是史元師兄嗎?怎麼看見師弟也不打聲招呼?」   史元寒著臉說道:「唐玉郎!」   那叫唐玉郎的男子笑道:「史元師兄今天怎麼這麼有興致?竟然大老遠從 金戈城跑回來?對了,我記得……你不是說過沒有晉級『武帥』就不回來嗎? 」他的目光掃向史元腰上的身分腰牌,那上頭依然寫著『武師』二字,然後笑 道:「難道史元師兄晉級武帥了?哈哈哈,那真要恭喜你呢,想當初我二十歲 晉級『武帥』時,史元師兄才達到了九段武師,沒想到時間過的真快啊,八年 了,總算皇天不負苦心人,史元師兄也終於要晉級武帥了是嗎?」他根本不認 為史元能晉級武帥,因為史元的腰牌上分明寫著「武師」,所以唐玉郎才敢如 此大放厥詞。   史元說道:「我現在沒空和你在這瞎扯,我任務在身,還要找執令覆命, 你別在這礙事!」說完牽著凌非就要走。   唐玉郎本就是來找事的,哪裡這麼容易放史元過去,他伸手攔道:「慢, 呵呵,咱們師兄弟這麼多年沒見,敘敘舊還不行嗎?」他將目光落在凌非身上 ,問道:「這小傢伙是誰?難道是史元師兄在外面和哪個女人生的兒子?」   史元聞言,氣的整張臉都脹紅了,可眼前這人的父親是宗門內的大長老, 而且宗門也不允許門人私鬥,再加上自己口條又不好,打架還行,吵架卻是完 全不行,是以圓目怒張,竟是一時不知道如何應答。   此時一旁斗篷下的凌非卻冷冷說道:「史元叔叔,何必和幾個小輩計較, 我們走吧。」凌非直接無視擋路的三人,舉步就要從中穿過。   史元沒想到凌非會突然這麼說這麼做,不過他還是跟了上去,可唐玉郎雖 是讓凌非說的一愣,卻並沒想讓過,他本就是來找事的,怎麼可能就此甘休, 出手就要去掀凌非頭罩。   史元大叫道:「你幹什麼!」   事發突然,跟在後頭的史元全沒想到唐玉郎堂堂一個武帥,竟會對一個六 歲的孩童動手,是以完全沒有提防,凌非的頭罩就讓唐玉郎一把掀了開!   之後就聽唐玉郎笑道:「小傢伙沒人管教,就讓你唐叔叔代你那不成材的 爹娘好好教訓教訓你!」   史元咬著牙怒視唐玉郎說道:「你敢!」   他已經準備只要唐玉郎敢對凌非動手,他就要出手教訓這個渾蛋!   可沒想到凌非卻冷冷說道:「你試試。」這讓史元也懵了,心道:「怎麼 還去點火呢?怕火燒的還不夠旺嗎?我暈!」   唐玉郎原本只是出言恐嚇,沒想凌非無視自己,還出言挑釁!這要忍了下 去,以後還怎麼在人前抬頭?一伸手就要給凌非幾個耳刮子,誰想一股濃烈的 死亡之氣猛然間自凌非眼瞳內擴散而開,方圓三丈之內,一切景物盡皆失色, 完全的黑和純粹的白兩相對立,在這片黑白的世界裡,所有的聲音都消失了, 只留下滿目的死寂,給人一種無法壓抑的窒息感,沒有人知道,那正是死神獨 有的氣息! -------------------------------------------------------------------------------------------------------------- 來源 :寂寞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