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十三章 土龍之力。

達人殿堂

 
    

  第十三章 土龍之力   沒等凌非回神,整個山體內部突地一陣猛烈搖晃,巨大的落石不停從山體 內落下,史元曾經聽說過這是識界崩塌的跡象,大叫道:「不好,識界好像要 崩塌了!」他趕緊一個搶身抱起凌非就往外跑。   其實史元也不知道該如何面對識界的崩塌,畢竟他和凌非一樣,都是頭一 次來到識界之中,對於識界的具體了解並不會比凌非多上多少,只是下意識的 抱起凌非向外狂奔。   還沒衝出山體內部,整個識界突然猛地收縮,接著眼前強烈白光一閃,識 界陡然消失,史元只覺得眼前倏地一黑,兩人又回到了早前的那座山洞之中!   凌非說道:「我們好像回到之前那個山洞了。」死神之眼已經分辨出所在 之處。   此時山洞依然通黑目不視物,可史元已經今非昔比,他此刻已然是一段武 王,身體各項素質不可同日而語,故此雖然洞中漆黑如墨,可卻已經能隱約視 物,至少和之前九段武師時相比,能見度獲得了大幅的提升。   他直到看清了四周,確認已經回到了之前那座洞窟後,才終於是長舒了一 口氣說道:「呼,我還以為我們完了,哈哈,想不到又跑回來這裡了。」   凌非從史元身上爬下,笑道:「史元叔叔,你似乎也得到不少好處呢。」   史元先是一怔,半晌才撓著頭尷尬笑道:「哈哈,凌非你發現啦?哎,說 起來我自己也不信,沒想到我這輩子竟然能晉級到武王,真是……哎,我都不 知道說什麼才好了,總之真的要感謝李武帝,要不是吸收了他那顆本命靈珠裡 的能量,我這輩子估計也就九段武師再難前進了。」史元十分感歎。   凌非嘻嘻一笑,對於本命靈珠可以讓人迅速提升晉級,他有了想法,不過 識界畢竟可遇而不可求,如果想打著殺死超級強者後,再進入其識界中奪取本 命靈珠提升自己的這種主意,實在是有些不切實際,畢竟超級強者個個都不是 軟柿子,要將其擊殺談何容易?不過有關識界這件事情,凌非還是覺得有必要 多打聽,畢竟那本命靈珠就好像一顆超級大還丹,實在讓人垂涎啊!   凌非仔細檢查四周後發現,原本那條泥濘的甬道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 一面土牆,前方再無進路,看來那條濕濘的泥路也是識界的一部份,他轉頭對 史元說道:「史元叔叔,我看這裡距離洞口不遠,也不知道那鐵甲犀還在不在 ,你剛晉級,境界還不穩定,需要些時間穩定境界,待境界穩定後,相信憑你 一段武王的實力要擊殺那頭鐵甲犀不是問題,我們就等到你境界穩定後再出去 吧!」   凌非是死神轉世,對於武功的了解十分精深透徹,所以他一眼就看出史元 的武王境界並不穩定,如果不好好靜心穩定境界,輕者被打回原形,重者走火 入魔,所以他不得不提醒。   史元聽完凌非一席話,先是點點頭,然後又突然一怔,問道:「你怎麼懂 得這些?天才也不帶這樣的吧,連這都能無師自通嗎我暈!」   聽史元話中之意,也就是隨口問問罷了,並不是真的要深究此事,凌非心 裡明白,所以笑了笑,並不打算回答,只是說道:「史元叔叔,你就先在這裡 靜心穩定境界,我到洞口附近看看那鐵甲犀還在不在。」   史元雖然擔心,但他知道穩定境界十分重要,千萬怠忽不得,只好叮囑道 :「好,你別走遠啊,小心那隻鐵甲犀,別太靠近。」說話間,凌非已經走遠 ,史元搖了搖頭,也盤腿坐下開始穩定境界。   凌非來到洞口附近一探,就看見鐵甲犀十分耐性的蹲坐在洞口前,牠打算 守株待兔。一看見凌非身影在洞裡出現,那鐵甲犀立刻就瘋了,紅著眼就往洞 口撞,直把山洞撞的搖搖晃晃!   凌非也不理他,開始凝神內視起自己,他發現自己確實獲得了土系天資, 因為那股象徵著土系天資的本源正在經脈之中游走,這讓凌非十分憋屈。他雖 然瞧不起所謂的五大特殊天資,可好歹人家那也是極其稀有珍貴的特殊天資, 怎麼也好過現在游走在體內的這個土系本源吧?   無奈搖了搖頭,凌非坐在地上又是一陣長吁短嘆,心想:「當初還瞧不起 那胖小子的土系天資,現在可好,把自己也整成了土系,唉……」   想著想著,越想越是鬱悶,凌非索性不管那體內的土之力了,他催動元功 ,開始調動在識界裡甦醒的微量死神之力,霎時周身黑色氣流湧動,死亡之氣 瞬即從凌非那雙黑白分晰的眼瞳中擴散出去。   雖只微量,卻依舊是濃郁精純的死亡氣息,那正兀自衝撞洞口的鐵甲犀猛 然接觸到擴散而開的死亡之氣,瞳孔瞬的一縮,竟是連退了好幾步,怔怔的看 著洞內的凌非,卻是不敢再向洞口靠近半步,可鐵甲犀誓要為子報仇,雖是忌 憚凌非所散發出來的死亡之氣,卻也不肯離開。   凌非閉目凝神內視,沒發現鐵甲犀的異常舉動,不過卻是靈光乍閃,他突 然異想天開的伸手一彈指,一點土色靈光在指尖閃現,正是體內土之力本源, 看著指尖上晃亮的土之力本源,凌非嘴角微微揚起,心想:「不知道土之力本 源能不能和我的力量結合?」   心念一動,一顆只有黃豆般大小,卻不停極速旋繞的黑色圓球從凌非眉心 處緩緩出現,然後依著凌非的意念逐漸飄向指尖上的土之力本源,最後兩者重 疊在一起,激射出駭人的黑色激光,看的凌非也是驚訝不已,片刻後,指尖上 的土之力本源消失了,替而代之的是凌非的死神之力本源,這讓凌非有些失望 ,因為留下的只有死神之力本源,那土之力本源想必是被死神之力吞噬了。   想想也罷了,吞噬就吞噬了吧,反正自己也不喜歡那土之力,消失了也好 ,想到此,凌非也不難過,直接便調回死神之力本源回到眉心裡。可死神之力 本源才剛回到眉心處,凌非卻猛然一驚,因為他發現回來的死神之力竟有了異 變,他趕緊凝神內視,這才知道原來土之力本源並沒有消失,而是讓死神之力 本源吸入其內,仔細一看就能看見土之力本源正游移在象徵死神之力本源的那 顆黑色圓球之中。   凌非心下大喜,趕緊彈指調出土之力本源,結果卻是出人意表,指尖處竟 是出現一顆帶著黑色氣旋的土之力本源!   這個發現實在讓凌非震驚不已,或者說高興不已,他沒想到自己的的死神 之力本源竟能夠吸納聖魔大陸裡的十大本源之力,而且更讓他驚喜的是吸納後 的土之力本源,已經不再是原本的土之力本源,而是連凌非也叫不出名字的全 新本源之力,凌非太開心了,他忍不住哈哈大笑,沒想到瞎貓也能撞到死耗子 ,真正的歪打正著!   凌非身為武功天下第一的死神,對武學上的理解和變通力,絕對是天才中 的天才,所以當他發現死神之力本源能夠吸納土之力本源後,他就已經知道其 他九種本源也同樣能夠被死神之力本源所吸納,這幾乎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了 ,所以凌非十分高興,因為他發現吸收了土之力本源的死神之力,竟然在質上 得到了提升,不僅能單獨使用死神之力,也能單獨使用異變後的土之力,這樣 的變化對追求武學顛峰的凌非來說,無疑就是一個天大的發現。   凌非想了想,新的土之力本源該叫什麼才好?他在洞中來回踱步,不過他 向來是最討厭取名的,除非是一些讓他很滿意的武功招式,否則幾乎都是無名 之招,不過異變的全新土之力絕對夠格讓凌非費思想名。   足足想了兩個多時辰,凌非才終於決定這種全新土之力,就叫做「土龍之 力」!   此時洞外猛然下起黃豆般的大雨,凌非想起爺爺凌君南,本來雀躍的心情 頓時覆上一層陰影,他想去給爺爺凌君南收屍,不想他曝屍荒野,可史元的境 界需要時間穩定,沒有個三、四天只怕是不行的,所以凌非只好耐著性子繼續 的等待。   洞外的雨越下越大,絲毫沒有停歇的跡象,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了,凌非起 身走到洞內探視史元,見他仍自盤膝入定,凌非知道不容驚擾,於是又退回到 洞口附近席地而坐。   這一坐便坐到了早上,此時雨已停,已經可以看見投射進來的陽光,洞內 頓時讓陽光照的通亮,凌非覺得實在有些餓了,可史元穩定境界最少還需兩天 ,無奈下只好繼續耐著性子等待。   時間飛逝,等到了第四天早上,凌非才終於等到史元穩定完境界。   史元一走出來就大笑道:「哈哈,全身充滿力量的感覺真棒啊!」才說完 ,就看見凌非苦著張小臉蹲坐在洞口附近,史元問道:「咦?小傢伙想爺爺啦 ?」   凌非站起身子,抱怨道:「是啊,是有想我爺爺,不過我現在更想吃東西 ,史元叔叔,我都三天沒吃東西了,你想餓死我啊?」   史元這一聽才發現自己已經入定三天了,滿臉歉意,不好意思道:「呃哈 、哈哈……對不起對不起,叔叔現在就去給你找吃的來!」說完大步就要往洞 外走去,卻突然看見洞外蹲伏著一頭鐵甲犀,驚問道:「哇……這隻怎麼還在 ?」   凌非無奈的聳聳肩道:「放心,牠很快就不在了。」   史元好奇道:「你怎麼知道?」   這一問,頓時讓凌非一陣無語,怔了半晌才搖頭嘆道:「因為史元叔叔你 很快就會去把牠宰了不是嗎?」   史元這才醒悟過來,撓著頭訕笑道:「哈哈……叔叔這就去,這就去……」 說完大步流星的走出洞外。   那鐵甲犀見有人走出,立馬就衝了過來,打算直接將史元撞飛!   可史元現在可不是之前那個九段武師,而是貨真價實的一段武王,要擊殺 一頭四星鐵甲犀並非難事,他見鐵甲犀撞來,拔出掛背刀猛然向前一揮,一道 十幾米長的刀氣凌空劈出,霎時破開土層,碎石併飛!   鐵甲犀似乎感覺到史元這刀的威力,趕緊扭身急閃,可畢竟身體巨大,加 上處在前衝的慣性下,竟是沒能完全閃避掉,「嘶」的一聲,刀氣裂地劃過, 鐵甲犀的一節尾巴直接被削斷,痛的牠鮮血直噴、連聲哀嚎!   史元本想試試武王的威力到了什麼層次,沒想到一刀竟功,直接破了鐵甲 犀那堅硬的甲冑將他一節尾巴斬落,這一擊下,史元更添信心,他立刻掄起手 中長刀朝鐵甲犀衝了過去。   鐵甲犀受到重挫,雖心知不敵,可他一心想復仇,卻是沒有絲毫退卻之意 ,直接就和史元硬撼起來!   史元的武王實力在任何國家都是高端武力的存在,實力絕對不容小覷,況 且一個四星魔獸的破壞力並不及一個一段武王,兩相一較下,勝負立判!   只見史元手中長刀狂舞,頓時刀氣縱橫,劈山斷石,刀氣所過之處,竟無 完物,鐵甲犀身體龐大,更是難以迴避這密如天網的刀氣,只是掙扎了片刻, 就讓史元斬成了八塊,成為史元晉級武王後的第一個試刀者!   見史元將鐵甲犀斬於刀下,凌非帶著笑容走出洞外,拍手道:「史元叔叔 好俊的功夫,三兩下就將那鐵甲犀大卸八塊了。」   史元收刀走回說道:「還不多虧了你發現那識界,否則我們倆加起來也不 夠那鐵甲犀撞一下。」   凌非點頭說道:「史元叔叔,我想回驛站看看。」   史元知道凌非定是想回去給他爺爺收屍,點頭道:「好,這裡距離驛站也 不遠,我們就回驛站看看,順便給凌老將軍安個墓好好埋葬。」   臨走前,史元割下鐵甲犀身上最嫩的幾處肉,放在了腰間的空間儲物袋內 ,然後抱起凌非就往驛站疾馳而去,速度之快,遠遠超乎史元自己的想像,畢 竟武王和武師怎麼也差了兩個境界,不管是攻擊力、防禦力,還是速度,都是 不可同日而語。   兩人不多時便回到了滿目瘡痍的驛站外,史元停下腳步將凌非放了下來, 兩人憑著當日的記憶在恍如廢墟的驛站外一陣翻找,可就是沒有找到凌君南的 屍體,這讓史元百思不得其解,因為據他所知,鐵甲犀這種魔獸是草食性的, 並不吃人,所以絕對不會在殺死凌君南後吃了他的屍體,而經過一場大雨,地 面上的足跡都已經模糊,完全看不出是否有其他魔獸來過此地。   不過史元心裡很清楚,這裡是神葬山的入山口,偶而有魔獸在這裡經過並 不奇怪,更何況那天死在這裡的人數至少有數十人,血腥之氣很容易引來魔獸 ,所以凌君南被吃掉、屍骨無存的機會實在很大。   他看了看仍彎著腰在四下裡尋找凌君南屍體的凌非,心裡陡然一陣發酸, 也不知道該怎麼去安慰凌非,只好默默的跟在後頭。   可這時凌非忽然直起腰桿來說道:「怎麼只有爺爺不見了?」   史元不解,問道:「什麼意思?」他本就憨厚,腦子動的沒有凌非快。   凌非解釋道:「如果是魔獸叼走了爺爺,那麼這遍地的屍體又怎麼還會在 這?我剛剛算過了,這裡合共六十八具屍體,那天我在哨台上看的仔細,除卻 爺爺和那丁海平以外,當場死亡的人就超過六十人,也就是說那天死亡的人數 和這裡的屍體數量幾乎一致,如果有魔獸來過,又怎麼會只叼走了爺爺而放任 這六十八具屍體曝曬至今?史元叔叔不覺得事有蹊蹺嗎?」   史元努力的消化凌非長串的解釋後,才終於明白,問道:「你……你是說 ,凌老將軍沒有死?」 -------------------------------------------------------------------------------------------------------------- 來源 :寂寞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