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楚爾:《皇侯列傳.蓬萊閣主》 第七章 范陽節度使的主題燈節。

達人殿堂

 
    

天寶年間的北京不是現今河北的北京市,當時的北京城指的是太原城,據說北京太原的城市規模,比起西京長安與東京洛陽,可謂有過之而無不及。 而現今河北的北京市在西周時期屬薊國,故最早稱之為薊城,東周時期燕國滅了薊國遷都於薊,於是稱為燕都或燕京。漢朝時期薊城是幽州的首府,南北朝時期幽州改名為燕郡,隋朝廢了燕郡並改幽州為涿郡。在唐武德年間,涿郡又改稱幽州,而涿縣指的是范陽縣,也就是現今河北的保定市。後至唐玄宗天寶年間,再改涿郡為范陽郡,統管張家口以東、秦皇島以西、天津以北這片區域,幽州節度使自此改名為范陽節度使。 范陽節度使安祿山過去一年運氣算是不佳,天寶十載冬季出征契丹原本自認勝券在握,卻因遇上大雨軍心渙散最終大敗而歸。天寶十一載春季,安祿山又集結大軍欲向契丹復仇,但碰到阿布思叛逃因此作罷。但天寶十一載十一月,安祿山突然有著「否極泰來」的感覺,因為李林甫死了。 安祿山自天寶元年當上平盧節度使,一路平步青雲官運亨通,後來更因為拜楊貴妃為義母,並與楊玉環的姊妹們結拜兄弟,更成為李隆基的心腹。直到天寶五年、六年,安祿山回京開會完畢離開宮殿,楊國忠仍溫順待在安祿山身邊當個跟班。安祿山那時對李林甫還表現愛理不理的模樣,這位節度使的膽子確實非常大,完全沒把大唐中書令放在眼裡。 安祿山的膽子大到什麼程度?有一次唐玄宗介紹太子給安祿山認識,安祿山竟然假裝不知禮儀,反問「太子在朝廷是什麼官階?」太子李亨臉都綠了,但李隆基卻笑道:「太子可不是朝廷官員,是『儲君』,文言文聽得懂嗎?」而安祿山莽撞回答:「書讀得太少,聽不懂文言文。」李隆基又耐心解釋:「儲君是王位繼承人,了解吧。」安祿山卻回敬一句名言:「臣愚蠢,從前心中只有陛下一人,不知世上另有儲君。」李隆基竟不知不覺眼眶濕潤,以後皇宮舉行君臣宴會,百官皆坐在樓下,但安祿山不僅與皇室同坐,還有自己的包廂。 直到後來某一回,李林甫宴請安祿山吃飯,無意中提及薊城近期舉辦花燈大會,總共對外採購三仟三佰個燈籠,幾個燈籠自涿縣採買、幾個燈籠自懷安採買、幾個燈籠自天津採買。安祿山在餐宴中差點快要噴飯出來,因為李林甫不僅對北疆的軍力瞭如指掌,就連薊城對外採購燈籠的小道消息也精準掌握。 李林甫在談笑間,總是能事先道破安祿山的心思,使得喝著熱湯的安大人冷汗直冒,整個背部溼透衣襟,安祿山不禁對李林甫敬畏起來。回到范陽,安祿山有股不自在的幻覺,但這可不是安大人的錯覺,因為東方世家的御風者,每隔兩個月就會前往薊城監視。以後安祿山每次返回京城,第一個拜見的人是楊玉環,而第二個拜見的人就是李林甫。 近日,安祿山剛批准一只公文,核准天寶十二載薊城的花燈大會,並指示對范陽周邊城鎮購買六仟六佰個燈籠,他要讓薊城星光燦爛發熱發亮,這光芒可令躺在長安靈堂的李林甫,蔚為驚艷。 天寶十二載,公元七五三年,屬蛇年,又稱小龍年。蛇並非討喜的生肖,一般說來,有關「蛇」的成語皆是負面詭譎,「牛鬼蛇神」就是一例。正月初九深夜,李隆基的密使馬不停蹄來到了薊城。隔日清晨,密使入官府宣布聖旨,范陽節度使安祿山接旨後五天,必須返回到長安城報告北疆軍務,不得有誤。 按照當時慣例,從除夕到元宵皆是新春連假,薊城幹部皆在忙碌花燈大會的準備工作。正月初十下午原本計畫,邀請安大人參加燈會預演彩排,而當地官吏亦擬好燈節講演稿,但安大人整個早上卻在府裡召開幹部緊急會議。吃完午飯,安祿山帶了十名部屬,其中還有個是阿布思以前的手下,眾人隨朝廷密使往石家莊方向出發,快馬加鞭返回京城。 一連馬不停蹄趕了五天路程,正月十四夜間,安祿山終於來到了長安城。但正月十五早上,或許皇室有其他重要燈節行程,所以李隆基並沒有即刻召見安祿山,而楊玉環也沒召見寶貝義子。 安祿山待在京城驛館裡面,外面的元宵燈節好不熱鬧,長安城內擠得車水馬龍。原本安大人該留在薊城,並主持花燈大會與欣賞蛇蠍燈籠高掛,現在反而留在京城不知所措。但那天下午,楊玉環的堂姊虢國夫人,卻主動來拜訪安祿山。 虢國夫人才貌雙全,是當時長安城內最奢華的女人,因為靠著楊玉環而雞犬升天,成為楊家五大權貴之一。虢國夫人是個寡婦,天寶四載,楊國忠與虢國夫人首度見面,兩人就暗通款曲,後來虢國夫人更成為李隆基的秘密情人,接著又和安祿山稱兄道弟。不僅官員升遷可靠這個女人在皇上面前疏通,就連長安城內大小官員府中有親事,虢國夫人還擔任仲介收取媒人錢。 總之,虢國夫人是李隆基的紅牌,掌控長安城內大小情報,只要有錢,她都有辦法達成目標。 「安大人,現今新春假期太平無擾,您一定在納悶為何會被召見回京?」 「祿山愚蠢,確實不解,有勞夫人指點迷津。」 「皇上要您報告北疆軍務只是表面,真正的大事還在後面,這檔事與叛將阿布思很有關係,安大人屆時可要據實以報。」 「阿布思是我唐朝的叛徒,皇天在上,我發誓必將這個走狗碎屍萬段,以報皇上之浩蕩恩寵。但不知夫人所謂真正的大事是指哪件事?」 「公審李林甫。」 大理寺這幾天相當忙碌,刑部人員忙到沒時間參加燈會,因為左丞相陳希烈坐鎮於此,而一場公審大會即將展開。 陳希烈最早是翰林院大學士,天寶五載以「同平章事」拜相。唐玄宗是個喜歡延攬民間人才的好皇帝,而翰林院專門網羅各地有學識的人才,這些大學士通常會擔任皇帝的秘書,也被稱之為「內相」,相對宰相集團則被稱之為「外相」。內相如果擔當得宜並能掌握官場機運,也有機會被提拔進入宰相集團。 不過,多數翰林院大學士終其一生,都是在從事宮廷的文書業務,很少由內相升遷外相。尤其在李林甫當權時期,翰林院大學士想要拜相更加不易。例如天寶元年,有位俠客文人李太白本想待在翰林院謀取官職,卻得罪了兩大權貴李林甫與高力士,最後被趕出長安流浪至江夏,改投道教大學門門下,改名號為李仙人。 陳希烈是個由內相升遷為外相的特殊例子,這與他的老莊學者身分,其實仍有很大關連。李隆基年輕的時候並不相信道教,但自從開元二十五載以來,他極度沉迷法術的相關研究,而陳希烈正是皇宮內講解《老子》、《易經》的專才。開元二十九載,李隆基作了一個奇怪的夢,竟夢見玄元皇帝來陪他談心,於是群臣皆上奏恭賀唐玄宗,諸州道觀皆懸掛玄元畫像。 玄元皇帝是誰?他就是老子尊稱,太上老君是也。陳希烈也跟著其他臣子上奏,太上老君託夢乃是大吉卦象,建議改年號為「天寶」,天賜寶物哉。 陳希烈雖然是柔弱學者出身,但是很懂得以神仙符瑞學說接近李隆基。天寶五載,李林甫鬥垮韋堅、李適之、斐寬等人,朝廷需要啟用新的宰相人選,李林甫便建議提拔門下侍郎陳希烈,以同平章事加入宰相集團。 自從陳希烈拜相之後,他依舊尊奉老子學說,並以無為而治作為原則,只要是李林甫的公文皆以「讚」作回應。即使陳希烈後來官拜門下侍中,成為宰相集團第二代表,仍然唯唯諾諾,只負責簽字。 元宵過後,大理寺審議阿布思與李林甫勾結私黨一案,並由右丞相楊國忠與左丞相陳希烈共同會審。證人范陽節度使安祿山痛斥阿布思忘恩負義,並責怪李林甫染指北疆軍務,圖謀不軌。 陳希烈故作懷疑姿態問道:「李太尉過世兩個多月,至今屍體仍停放靈堂尚未下葬,本案死無對證,安大人的片面證詞,恐難以服眾?」安祿山反而不知該如何回話。不料,李林甫的女婿諫議大夫楊齊宣,竟然大義滅親出面作汙點證人,他曾親耳聽聞李林甫稱阿布思為義子,本案於是罪證確鑿,楊國忠笑了。 隨後,高力士將大理寺的審判證詞上呈給唐玄宗,李隆基的臉色發青又發白,他不能接受李林甫是個混蛋,而這個混蛋竟然在宰相集團工作十九年。李隆基又想起去年王鉷的案件,內心悲痛、感嘆萬千,雖然李林甫已死,但其黨羽不可再留在京城。 「由你去處理李林甫的後事,你該知道如何拿捏。」 「奴才明白。」 -------------------------------------------------------------------------------- 來源 :宋楚爾作品官網:宋楚爾神奇影音文字創意空間,連載經典魔幻小說《皇侯列傳》、《至尊爺重返江湖》,推薦Live演唱會、電影評論與錄音作品。

廣告